3月29日 給會員的信

親愛的會員:

也許人生最美妙的結局,就是有一天不再醒來。

但是,我還是醒來了,在與朋友分享新一天的新奇時,慢慢將昏昏沉沉驅散。

這也許是過去兩年中,睡得最踏實的日子,今天睜開眼睛時,居然11點了。

這些天,與同事們溝通工作的改進與新的計劃,變得更忙碌,即使到凌晨二三點,我還是希望找些紀錄片來看,例如王永慶公司在德州的污染,威朗製藥的金融欺窄......

有限的疫情信息,是朋友們給我轉來的。對媒體的報導,我也只是挑選1-2家美國媒體掃一下眼。當然,明鏡的內容還是要看一部分的。

我的一些朋友大不相同,他們比我更熱心於捕捉新聞細節。雖然我是職業媒體人,但是,我更願意做預警工作。

你知道,我不那麼迎合受眾。媒體人固然需要觀眾,但是,相當多的觀眾已經被信息扭曲,價值也可能被誤導,迎合他們的结果必定是惡俗循環。

從1980年代初,我便質疑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從包產到戶,到教育改革、法制建設,我認為中國這樣走,將使中國融入文明世界變得更艱難。

我認為,從長遠看,鄧對中國與世界的傷害,遠遠不是毛澤東能比的。

2015年,我所講的中國病毒對世界的侵蝕,而且懷疑西方沒有抵抗能力,只不過是我思考的一個節點。

我並不慶幸自己的預測力,只是

用一些大家可以見證的事,與大家尋找發現大眾的盲點。

從朝鮮、伊朗、委內瑞拉,到中美貿易戰、新冠病毒,我的觀點不少與主流相反。不止是中文世界對比,顯示的是我對世界的理解,我不驕傲的是我是中國人,而是,對世界之局的掌握,是正常人應有的能力。

這個能力不是基於智力或知識,而是很多事情如果呈現在更寬闊、更長遠的空間與時間中,就可以使其更清晰。

正如我們的人生,糾纏於某個人、某件事,可能會使你不可自拔。如果走出去呢?世界很可能是明亮的。再回首,那件事、那個人,只是你人生中的一個拐點,而且要慶幸過去。

其實,當下全球的危機也是如此。太多令人心碎的事,會傷害你的心智。

作為媒體人,我知道這個時候,需要的不只是呈現希望。而且,要告訴大家,這個希望是真實的。

從老婦種下人類第一顆野果籽,那是文明的種子,也伴隨了病毒的基因。隨之而來的是,人類幾乎毀滅於第一次規模性病毒侵襲。

面對漫長的人類演化史,我很容易輕視那些歷史傳奇,更多的是敬畏科學與上帝。

我看到,科學之神拿的是生物病毒,上帝握的是人心惡毒。這是對人的性命與內心的歷練,如果將一切摧毀,科學與上帝自己也就不存。

是的,這不是末日,這只是我們人生中的一個拐點。這個時候,我們展望未來日子,只會更有幸福之感。

告訴你吧,不要相信全球生產鏈會斷裂,也不要以為全球會大蕭條,更不要擔心世界大戰,那是政客的宣傳單、學者的論文。

如果你在檢視一下1918年、1929年,或者14世紀的黑死病,你可以發現,歐洲文藝復興與美國進步運動,在這些災難之後,奠定了文明的基礎。

而這些基礎,使生物病毒、人心惡毒只能變異,否則難以生存。

世界會很不一樣,但會更珍惜生命與親友之情、更心痛醫護人員、更尊重科學、更敬畏上帝,各國也會更友好地合作。

很顯然,我這些話,與時下的論調有些不同。

我不是安慰你,我是這樣希望。我從來相信,未來是希望培養的。

何頻

2020年3月29日,長島

Loading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