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展示了彈性,香港普選多大可能

对局势的不同解读本身也会对局势的发展起某一种关键作用。在过去这几个星期以来,我一直强调的一点就是香港有没有失控,我一直坚持认为几个月以来香港的民众和学生的游行抗议的主流是和平理性的,而且他们追求的目标是很有分寸、很有可行性。

有一些人跟我的看法不一样。上个星期,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在公布新的国防白皮书的记者会上被问到解放军在什么情况下会介入到香港事务中间,国防部的发言人说请大家去看香港的驻军法。后来,我注意到西方的媒体就此解读为中共是在对香港发生游行抗议以来最严厉的警告,甚至明示中共有可能要动用军队来介入香港的事务。

我当时候认为这完全是一个错误的解读。恰恰相反,国防部发言人是非常温和地提醒大家看驻军法,而驻军法在解放军介入香港有相当明确的界线,解放军驻扎香港主要的目的是防务。

在过去几十年中间,除了1989年的六四事件,一般中国的群体抗争活动动用的几乎都是警察。当然,有一支军队叫武装警察,它不是正式的军队。正式的军队介入镇压群体抗争事件在1989年的六四事件以后出现的比较少。

在89年六四之后,我就曾经在一篇文章里阐述,除非具有极度的危险性,未来中共动用军队介入城市的群体事件的可能性非常之小。1989年动用军队镇压市民和学生不仅是做了一个非常糟糕的错误决定,使解放军的名声从此也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而且使中共至今为止都没有能够恢复一个正常国家的名声,没办法洗脱六四大屠杀的巨大阴影。

后来30年的情势证实了我当时候判断,武装警察成为镇压民众的运动的主体。你想一想,在中国大陆内部都是用武警来处理群体事件,在香港这样一个国际城市,解放军怎么会轻而易举介入到香港的纷争中间?而且香港是中国的政治特区,这个政治特区不仅是中国单方面所赋予的权利,也是国际社会共同参与建立的一国两制和基本法——虽然名义上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法,但实际上参与推动这个法律的最后形成,有国际社会当时候的努力,有香港民众、香港社会精英的参与,也有中共官方等各方面的参与。以香港的国际地位和对中国的重要性,中国怎么会轻而易举动用武力?很不幸,这样一种解读在过去这些天一直出现在很多媒体上。

昨天,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召开的记者会又有人提到这个问题。这一次港澳办的官员就变得更加谨慎,基本上不愿意讨论这个问题,所以外界就没办法继续讲解放军会多大程度上介入到香港事务中间。不过,西方的媒体和海外的一些媒体仍然是强调了港澳办的记者会上对暴力行为的否定和斥责,似乎中共表现了非常强硬的姿态。

其实,对中国的体制和中共的语言系统有了解的人会清楚地看出,这个所谓的记者会实际上并不是一个重大政策的宣示,也不是类似1989年4月26号《人民日报》的社论,给当时的学生运动非常严厉的定性。这个记者会更多的强调的是反对暴力,同时是支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然后划出了几条所谓的「红线」——在这个红线之下,大家非常清楚的看到,跟内地的民众相比,香港的民众是有非常大的争取自己权利的空间。因为香港具有独立的司法地位,法院的终审权也不是在北京,也不是像殖民地时代在英国伦敦,而是在香港自己手里。香港拥有的出版自由、新闻自由和其它方面的自由,是中国内地的民众根本不敢想象的。

法治和自由是香港今天成为世界上最重要最自由的经济城市的最有力的支柱。香港经济的这种地位,不仅使香港民众过着比内地更幸福、更富有的生活,而且使香港成为中国吸收外资最重要的管道,占有中国外资六七成之多。而且,在中美、中国和欧洲以及其它一些民主国家的关系出现冲突对立的情况之下,香港作为一个跟全世界很多民主国家都有着非常密切关系的城市,对于中国而言,它的战略地位是非常的重要。

昨天港澳办的记者会显示出北京对香港仍然是重视,而且给予特别的尊重——只要不把香港变成一个反共的基地,渗透影响内地的老百姓,不去挑战中央政府的权威,维护中国的主权——这几项对于香港一般民众来讲根本就不是问题。

今天香港的民众不是挑战中央的权威,也不是挑战中共,更不想把香港变成所谓的反共的前哨阵地。香港民众主流的声音就是希望特区和北京政府遵守基本法——这恰恰是北京一直倡导大家要遵守的。现在香港民众恰恰是遵守基本法的「港人治港」的原则,落实基本法所确定的普选。

从昨天记者会的整体情况看,如果你做一些仔细认真的符合实际的研究的话,你可以看到,如果习近平是在主导港澳事务,那么香港还是具有比较大的弹性空间。这个时候他们开一个记者会,显示出可能在一定时间之内,北京未必会针对香港的事情要开最高决策层会议,至少在短期之内看不出来。如果这个会在可见的将来要召开,那么它没有必要在召开具有决策性的或者是进行比较大的政策调整的会议之前匆匆忙忙开这么一个记者会。

从记者会的内容看起来,我觉得中共关于香港决策的会议未来一段时间也未必开。他们对香港现的状况虽然有所担忧,但是整体来讲,情况不像媒体或者有些人所描述的那么严重。这个记者会一方面是对暴力予以谴责,希望大家不管有什么理由都不能进行暴力行为——这不仅包括冲击中联办,冲击立法会,也当然包括元朗发生的白衣人有组织地对市民施暴行为的反对——虽然没有明确这么讲,但是反对香港出现暴力冲突是记者会的很重要的内容。

另外也是暗示香港的各个亲共团体或者是建制派团体,不要借这个事情来生非,不要借这个事情来挑战林郑月娥。在林郑月娥的下台不做出宣布之前,他们都希望还是能够维护特首的权威——虽然在我们看起来,林郑月娥已经完全丧失了作为特首应有的权威。但是在北京看起来,在找不到可以替代林郑月娥的人选情况下,那就只能继续支持特首,不希望建制派内部继续为这个事情产生分裂,形成对林郑月娥的挑战。

从中共港澳办的记者会里面显示出来,他们对香港在全世界是经济最自由的一个城市的定位是很珍惜的,这种珍惜对他们是有利而无害的。有很多朋友对香港的局势之所以非常的担忧或者绝望,主要的原因是认为中共这样一个政党是不具有任何可信度,而且它的残暴、没有底线或者是缺乏灵活弹性,使很多人没办法对中共抱有希望。

我认为,中共在中国大陆内部由它一个人说了算,没有媒体监督,也没有司法监督,所以它当然可以胡来。但是在香港这个情况不一样,一个稳定的、老百姓很努力工作的、经济技术持续发展的、用法治让香港保持正常运作的香港,它所创造的财富也好,外交和边缘政治的因素也好,等等因素加起来,一国两制的独特的香港政治特区是符合北京利益的。北京现在只是还没有完全想清楚用什么样的阶段来实行普选,既不会使香港出现动乱,同时也把香港的问题责任交给香港人自己来处理。

总之,从记者会里并没有看到北京想更进一步的介入香港的事务,他们还是希望通过特区政府来直接面对香港的各种问题进行解决。

问题就在于通过22年几任特首的历程显示出来,不管是什么品质的、什么能力的、什么关系的特首,在现有的政治框架之下,任何人担任特首实际上都难以作为。最终的结果,无论是董建华、曾荫权、梁正英,到现在的林郑月娥,后阶段不得不被人赶下台或者说得不到民众的真正支持。所以,原来的黑箱式的小圈子式的选取特首的方式是错误的。

香港的问题很多,港澳办记者会这次列了民生等等问题,也强调了民生问题是香港现在产生问题的深层次原因,在很大程度上这种表述是正确的。虽然是深层次原因,但是其中一个根由是香港人没有能够自己做主、没有能够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原则,使香港人有了理由把今天香港存在的各种问题归责于北京,归罪于特首。如果让香港按照基本法的规定,最终进行他们自主的特首选举的话,那么香港存在的这些问题就让香港自己人来承担,要香港人自己来面对,而不是找到其他的借口。

在那种自主的情况之下,香港虽然会出现某一些混乱或者问题,但是由于它的特首跟殖民地时期不一样,也跟97年最开始不断出现的社会动荡不一样,香港民众终于可以自己选自己的特首。而且中国大陆有驻军,有中国外交部特派公使,有中共中央政府的香港联络办公室,有一道铁丝网,而且有海关,有不同于中国大陆内地的很多不同的制度。在这种环境之下,让香港走向普选是完全可能的。

从昨天港澳办的记者会大家应该看到,一方面北京政府没有尊重民意,也可能是不真实的了解民意,对林郑月娥的支持实际上是北京犯的一个很大的政治错误,让林郑月娥下台才对现在的局势有缓和作用。同时,这个记者会强调的三个红线之外,实际上是展示出很大的弹性空间——只要你是在法律的框架之内争取香港的各种事情都是不能完全反对的。而今天香港的法律恰恰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民法,也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其它法律,而是香港独有的香港基本法。

我觉得习近平正在尝试着做出某一些让步,尝试着让香港有更大的理性空间,这就要看香港的民众能不能进行理性的回应。如果香港的民众能够进行理性的回应,一方面继续地抗争,继续地要求香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最近一段时间警察是否跟白衣人有勾结,调查林郑月娥在这个过程中间有没有渎职,或者说她这个过程中间为什么强行推出恶法——如果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能够形成的话,虽然大家可能有不同的意见,但是最终很容易比现在的黑箱作业更容易达成共识。

香港未来成立一个关于政治改革的委员会或者类似的机构,来探索怎么扩大特区首长的候选,尤其是几个特区首长候选人在香港民众面前进行竞选,从而让香港民众选择出他们认为合适的特首。假如这一天来临的话,香港根本性冲突的钥匙可能就已经放到我们手上了,那么就有可能打开一扇门,找到香港新的出路。

所以,我们一方面应该支持香港民众的争取行动,另一方面我们需要强调的是在香港最重要的自由和法治的基础之上和平理性抗争,才是最可能跟各界最后达成共识达成妥协的方式。用暴力和激进的方式不但使问题得不到解决,还有可能政治对手或者是中共的力量来强行打压。

毁掉香港对绝大多数的香港人是不利的,对北京来讲也是不利的。反过来讲,一个和平理性的最终形成的共识,让香港走向普选对谁都有利——对香港民众有利,对香港政府和各界精英有利,对于北京来讲也是有利。所以,我们要继续地推进香港走向和平理性的抗争,我们还是一样尽可能防止暴力冲突的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