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培养了多少战狼?中国未来还要期待吗?

今天是我这些天来心情最难受的一天。早上我打开一个视频,有一个年轻的学生居然把一个小小的自由女神的雕像打翻在地,马上就有两位两个年轻学生就质问他为什么这样做。这位年轻的学生很显然是中国大陆的学生,我不知道他是在香港还是在海外的某一个场所,你可以看到一面墙,那个墙上面是贴满了留言,支持香港民众要求进行普选的诉求。另外几位质问他的年轻人很显然是香港的学生,但是那个大陆学生还拿起一个板凳,好像一副要决斗的样子。这个场景我一天都没办法从我脑海里洗掉。

我后来又看了来自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现场的一个比较长的视频。一批香港的学生在谴责中共侵犯新疆的人权,希望香港的诉求进行双普选,希望得到支持,而且还有香港的学生在进行静坐。但是,很快有中国大陆的学生对他们的行动进行了干扰斥责和辱骂,甚至后来还发生了肢体冲突。在发生肢体冲突之后,我看到了有不少人在围观,然后有人就开始放起了中国的国歌。大家都知道,中国的国歌有很强的政治意识形态色彩,甚至带有一种鼓吹暴力革命的因素。在这样一种力量之下,我看到香港学生显得是那么的无力。

这些场景使我一天都没办法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我很难相信这些年轻的中国大陆的留学生的行为一定是受到了某一种具体的指引,我更相信他们很有可能就是一种自发的行为,这恰恰是我感到特别可怕的地方。

这些年来,中国大陆经济的发展使很多家庭的小孩能够有机会到欧洲、美国、澳大利亚,到很多地方留学。他们是那么的年轻,他们是那么的朝气蓬勃,而且他们有的人非常的聪明。我看到他们有一种特别的欣喜,我希望他们到西方来不仅是学习一些基本的知识,学习他们专业的课程,成为一些优秀的专业人才,我也希望他们能够在自由的世界里面能够接受一些多元的价值观——未必要变成一个反共或者是民主人士,而是应该在西方学会一种包容,学会一种理解。

但是,我见到越来越多的这样的事例。在他们中间,也有极少数特别优秀的孩子,他们带有一种很欣赏的目光看待着身处的世界,而且带有一种期待,希望能够了解西方社会的更多问题——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他们有时候也跟我来讨论或者批评美国、加拿大或者在其它国家看到的一些问题、一些不足。另一方面,他们也知道美国的长处,美国的有中国没有的法治系统,没有的一种特别专业的精神,没有的一种包容的多元文化特征,没有的一种言论自由。但是很遗憾,这样既带有一种批判的精神,同时又带有一种学习的精神的孩子太少太少。我所听到的看到的小留学生,他们还没有成年就在这里读中学,但是在课堂里面只要涉及到台湾西藏或者是香港,他们不由自主地会在课堂上站出来质问。

在美国的一些私立学校或者公立学校,一些对别的国家文化感兴趣的一些美国孩子,即算是华裔的孩子,其实他们对中国的很多问题都是一知半解。什么西藏啦,什么新疆啦,什么台湾啦,什么香港啦,什么人权啦,什么民族问题啦,维权啦,了解的非常少。他们经常会被来自于中国的学生给吓坏了——这些孩子在讲到香港台湾新疆或者西藏的时候,充满着一种仇恨的眼光,一种慷慨激昂的感觉。使那些美国的孩子或者华裔的孩子感觉到,为什么他们要那么地要维护某一个事情,完全不像一个充满着期待充满着乐观、充满着包容、充满着求知的样子,完全像一个一个小战狼。

我听到一些孩子跟我描述,他们见到的来自中国的小孩,除了学习课程非常努力,他们很少跟其他族裔的同学进行交流,无论是韩国的日本的还是华裔的,也包括白人或者非裔人。他们经常是三五几个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出去活动,一起去餐馆,甚至在课堂上面他们基本上都集中在一起。好像他们到这里来就只是学习老师给他们的知识,对其它的事情不但没有多大的兴趣,甚至还经常带着鄙视的眼光或者口气说,美国太落后了。

这种情况在大学里面就显得更加严重。在纽约,在洛杉矶,在波士顿,在其它很多的城市,我去一些中餐馆,或者跟朋友有时候去一下比较好的餐厅,经常会看到一些年轻的孩子在那里就餐。他们可以大吃大喝,然后听到他们的高声讲话。看到年轻的面孔你特别觉得他们是充满着朝气,但是一听到他们讲的那种话语,看到他们那么一种做派,我们就会经常发出一种感慨:哇,就在十几二十年以前,同样是一批留学生,他们当时候一下课除了泡图书馆去赶紧完成作业以外,另外一个事情就去餐馆或者其它地方打工。那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勤工俭学,而且不但是来自于中国大陆的留学生是那样,那个时候来自于香港、台湾、澳门的留学生也是这样,学生在这边一边工作一边读书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而且,那个时候的学生跟各种族裔的学生很愿意交流。

很显然,现在的情况产生变化了。不仅是读私立中学的孩子对民族问题是特别特别的敏感,对国土的问题特别的敏感,就是他们读了大学甚至读了研究生,他们也没办法去接受西方媒体关于中国西藏新疆的报导。甚至他们没办法去接受新疆逃亡出来的人、西藏那些流亡者所诉说的在中国怎么受到打压,他们经常在各种场合进行辩论。

而这一次发展到了肢体冲突,一种如此强势的作风。当我看到那个年轻的孩子举一个音箱,里面放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起来!起来!然后我再看到旁边那些本来在围观的很显然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年轻的女留学生和男留学生,他们一个个在跟着那个节奏在唱歌,甚至在叫喊——那种心情我难以言表,这是我在最近一段时间最难受的一天。

我并不希望他们能够走向反共的或者是反中国的道路,其实他们是根本不了解今天香港的情况是怎么回事,他们就贸然地说,这是港独,这是分裂中国。

在我的几次节目中间,无论是《想点就点》还是《点点今天事》,我都反复跟大家讲清楚,反复跟大家诉说,香港主张港独其实是极少数人,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呼吁北京政府、呼吁香港政府面对现在香港政治的困境,落实基本法,落实一国两制,让香港走向原来基本法所规定的赋予香港人的权利,实行港人治港,实现双普选。让代表民众利益的立法代表们是通过选举产生的,让代表香港特区政府的特区首长是通过选举产生的。通过这样一种方式,同时这些被选举出来的特区首长最终是要经过北京的中央政府所认可。我甚至说,在政治改革方案中间,可以在候选人的规定里面要求一个基本的条件。比如说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香港基本法,反对或者是不从事独立的活动,这些都可以作为一个必要的条件,因为政治就需要妥协。不让香港走向独立,让北京政府放心,也是可以做出妥协的一个条件,这些都是可以展开讨论的。

就是我这么一种讲话,甚至被一些——虽然不多——但是我还是看到一些很显然是来自于留学生的声音。我并不认为他们一定是五毛,但是正是因为不是五毛,他们对香港今天的和平理性示威的活动的攻击,这种完全不能接受的姿态,使我真正是痛心。

香港这条道路怎么走,是不是一定要双普选或者是只能单普选,或者是分阶段进行普选,或者是有一个时间表的普选,其实都是可以讨论的。但是,我看到的一些声音居然说:解放军可以出动了,因为香港完全失控了,不能允许香港的港独往哪个方向发展。而这些声音来自于年轻的一代,他们的声音也许不是被领事馆或者是其它政治势力所左右,而是他们自己独立发出的声音。但是这种声音并不是经过真正独立理性的思考,而是他们的独立的这样一种声音,是中共体制的一部分,是他们从幼儿园、从家庭、从小学中学到大学每一个阶段接受的中共灌输给他们的价值观。

这种价值观就是战狼,这种价值观就是对其他族裔思想观点的排斥,甚至是一种敌对——这还不是针对其他的族裔,因为香港人就是中国人。即算是同为中国人,只是因为他们使用的语言是广东话,都会采取一种极度鄙视甚至对立的姿态。

不仅仅是六四死难者们的灵魂没办法安息,今天主要的元凶,无论是邓小平杨尚昆和李鹏,都没有得到应有的清算,没有被审判。我们可以说中国的政权还是那么残暴,还是没有改变。但是至少我们年轻的一代人他们更应该有更明亮的内心世界,有更明亮的眼睛。

但是,我们看到的是中国最优秀的一批人才,他们能够到海外来留学,他们的智力和心智应该算是正常的,应该属于优良的——但是他们现在对文明世界是如此地敌对。你说中国的未来真正是我们所期待的未来吗?即算是有一天中国这个体制解体了,由这样一批从小心智就被扭曲的年轻人未来主导中国,你说中国将是一个怎么样的中国呢?

我感觉到很悲哀,我感觉到很痛心,我希望这种现象是短暂的,我希望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当他们年纪更大,经历了更多的事情,他们能够恢复到一个人正常的心智——作为一个年轻人,应该用更包容的心态去迎接世界上各种各样的思潮,而不是排斥,而不是敌对,而不是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