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复兴是春秋大梦

中共为何总有大难临头的恐慌?金正恩习近平耍了川普?军事干预委内瑞拉遭反对

内容梗概

  • 不少人认为川普正被习近平、金正恩牵着鼻子走,急于与中共达成贸易协议,再次与金正恩见面也难以真正落实无核化。 川普没有办法更激进,不只是他需要胜利来支撑他在国内政治的力量,更重要的是,习近平和金正恩都有个人安危问题,承诺结构性改变和立即弃核,他们害怕失去安全屏障,让步有极限。

  • 朝鲜很长的历史都是被大国打压、操纵,韩战其实是一场代理地战争,真正敌对双方是中美,背后是苏联。 金正恩用极具风险的手法,才获得美国另眼看待。他的希望是摆脱经济困境,又不致政权崩溃,不可能有征服他国之心。至于习近平,经济成就一度使中共变得很放纵、骄横,中华复兴的口号显示了帝国大梦。 从人类文明史的角度,中国是个小农之国,从来没有成为文明的先锋。

  • 中国的侵略史,只是欺负周边更弱势的族裔或小国,从来没有远征与强国较量天下,宽阔版图反而是外侵者带来的。 中共抑制不住的强国心态反映在电影「战狼」上,也只是从中国边境拳打脚踢,到非洲落后小国的胡作非为。

  • 中华复兴之梦梦的是什么呢?没有人说得清,有人说是习近平想复兴失败了的社会主义,更是引人疑惑。 但是,贸易战、一带一路问题四出,重挫了中共急于全球扩张的野心。 更重要的在于,国内民众的敌意,使中共安全感越来越差。何况今年是1989年六四事件30周年,异议人士有了聚集的共同信号。

  • 现在,中共启动了最近30年来最严厉的维稳机制。人脸识别技术、即时追踪系统还不够,现在在北京坐地铁,随行小包甚至手机也要被检查。 问题是,这种恐惧感没有尽头。只要中国不走上民主化,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 但是,川普还没有力量使其加快变色。


    想要获得邮报全文和更多专享精彩内容?请点击下面按钮,订阅《点点今天事》每日邮报:

    Subscribe now

    身边有关心新闻时政的朋友?请点击下面按钮,赠送《点点今天事》每日邮报给他人。

    Give a gift subscription


    在网友的倾力支持下,何频在过去几个月中出版完成了《点点今天事》系列丛书(共4卷),分别是: 《强人对强人》、《习近平家族与川普贸易战》、《习近平要做什么样的皇帝》、《中国风险:黑天鹅与灰犀牛》。 欢迎感兴趣的朋友前往电子书商店购买。


    人类的暴力史可以终结

    「现在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糟糕的时代。」这一句经典的名言应该过时了,现在就是人类历史上最好的时代。人类的文明史其实不如叫它「人类的残暴史」,出于生存的需要,出于价值观的需要,出于宗教的需要,意识形态的需要,以个人的名义,以家族的名义,以部落的名义,以国家的名义,以意识形态的名义,以宗教的名义,人类彼此仇恨,互相残杀。这样一种暴力的历史,固然一步一步推进了人类的文明的演化,但是人类付出的代价实在太沉重。

    到了二战期间,美国的原子弹从根本上终结了人类的「暴力史」。虽然仇恨依然存在,恩怨依然存在,战争也并没有完全远去。但是,暴力作为一个主流的价值已经被人们抛弃了,和平成为了人类的主流。因为有了和平,所以有了自由,有了民主和自由价值观的成长,这就是暴力历史最终换来的人类的共识,或者叫「普世价值」。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普世价值,人们在处理这些恩怨,在处理这些仇恨,处理这些敌对的时候,就比较容易使大家形成共识。尤其是在冷战以后,这种情况越来越美好。无论是非洲还是巴尔干半岛,还是中东到最近讲到很多的南美,从整体来讲,人类的因为暴力的冲突所失去的生命、所产生的危机、所造成的祸害,越来越少、越来越小。

    我们看到了委内瑞拉最近的一种变化,这种变化我注意到了网上网友的反应。这种网友的反应和早几年之前那些阿拉伯世界茉莉花事件相比,大家显得更加的冷静和成熟。虽然还有一些激情的人,虽然还有一些满怀期待的人,但是这样一种情绪并没有使很多网友完全失去理性,人家学会了更认真的甄别消息的来源。所以我说谣言在这一次委内瑞拉的事件中间没有发挥作用。在twitter上面偶尔有人看到多少多少军人叛变,实际上我们很清楚就知道,数字到现在为止也就是两三百名。跟马杜罗的十二万军队相比,那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一个小的数字。我们也看到,早一段时间说马杜罗要逃跑了——马杜罗是可能随时逃跑,我不是说他不会逃跑。而只是说他准备逃跑了,飞机都准备好了,这个谣言也没有发生很大的作用。

    美国发出了它强有力的声音:川普演讲、彭斯演讲、国务卿发表讲话、安全顾问出来讲话……到现在为止,全世界已经越来越多的国家承认了新的临时总统瓜伊多,但是离要超过承认马杜罗政权好像还有一些差距。这样一种僵局使我们更冷静的洞察各自在里面角色的动机,也更容易洞察委内瑞拉的危机到底在什么地方。它是一个人道的危机?是一个经济的危机?还是一场政治的危机?

    像昨天我们的记者就访问了一位对委内瑞拉非常有研究的学者,他好像是一个组织的秘书,他的观点听起来很有专业水准,他就说委内瑞拉本质来讲现在是经济危机。这个当然是有他的一番道理,当然在我看起来经济危机只是一种诱因,或者是政治危机的结果,或者是和政治危机互相融合在一起。但是有一点肯定的就是,委内瑞拉的选举和它政治的腐败已经好几年了,经济的危机也是好几年了,现在是美国不能忍受了,希望结束这个危机,所以才出来了匆匆忙忙承认瓜伊多为临时总统。我也指出了它的矛盾性和粗糙性,事实也证明了,24小时并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昨天美国的副总统彭斯去了哥伦比亚,利马集团(The Lima Group)并没有支持军事干预委内瑞拉政局的决定。所以那个决定谴责了马杜罗政权的问题,马杜罗本人的问题,而且提请国际的刑事法庭来审查和调查这个事情。从这个意义来讲,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推动,因为不是用军事的手段而是用法律的手段和政治的手段来解决问题。这个集团主要是由美洲一些国家组成,包括支持马杜罗的墨西哥,不过墨西哥好像这次没有去。这个组织这个集团的国家组织起来,就是专门要解决委内瑞拉的政治危机。委内瑞拉的危机既是一种理想的结果,也是它经济出现变化的一种结果,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好的方式就是在国际舆论、国际力量的监督之下,重新进行可以被民众接受被国际社会接受,符合专业的民主标准的重新选举。马杜罗在他的执政期间,有多少违反了法律、触犯了法律,未来法律可以追究他。他也有可能会选上总统,也有可能不会选上总统,不管怎么样,只有通过和平的手段来解决委内瑞拉的问题,才会使后患不会那么多。虽然美国已经有所动议,某一些军事上的行动也开始在酝酿和准备中间,但是昨天在哥伦比亚这个会议,我觉得中南美洲这些国家发挥了它们主流价值观的一种努力:尽最大的可能性,用和平来解决问题。


    如何使您的推特内容更加吸引人?除了您自己写推文外,另外一个办法是:自己去选择、转推权威机构或专业媒体的内容,担任挑稿的总编,传播您想传播的内容。

    聚合了全球权威媒体的新闻全包: 六度新闻端。

    全新版本,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越南川金会:各自的历史伤痛

    事实上,川普总统在解决朝鲜危机的时候,已经建立了很好的范本。而且这一次选在河内川普飞到亚洲去见金正恩,而且选在河内是一个非常合适的地点。因为在河内这个地方,在越南这块土地上,美国曾经付出非常惨痛的代价。基于抗日的需要,它最开始支持了胡志明的独立,后来因为法国戴高乐的要求妥协了。因为戴高乐说,如果你要站在越共的一边,那么对不起了,我就会站到斯大林一边。美国吓坏了,所以只好撤除了对越共的支持。但是没有想到,法国很容易就被越共打得落花流水,等法国撤出了以后,美国接了这个烂摊子。

    那个时候,美国的战略性预期就是认为如果让越共成功了,那整个东南亚最终可能就会演化成为一个巨大的共产党阵营的版图,同样的这种情况也会发生在朝鲜半岛。所以跟金正恩的见面在河内也好,朝鲜也好,都具有非常大的象征意义。当年造成了几百万人的伤亡的战争,换来的是什么?用和平的手段来讨论和解决问题。虽然这个过程可能比较曲折、比较艰难,总比付出人们的生命代价更好。川普在国会讲他避免了一场战争,我觉得有所夸张,但是实在也是值得期许。这也就是我当时候判断出来朝鲜为什么不会发生大的战争的可能性,因为彼此的伤害更重。

    从河内的历史记忆中间我们也看到,美国当时候之所以处于最终这么一种状况,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是美国政治的腐败,也包括美国政治是个多元力量。那个时候人权的力量开始兴起,很多的大学生或者是青年意识到自己最终也避免不了要上战场,所以多种因素加在一起,反对越战运动的牵制成为了一个潮流。那个时候的美国社会冲突、政治肮脏的黑暗,其实比现在不知道要严重多少。所以有人说,2019年或者现在的美国是美国内战以来最糟糕的情况,这是哗众取宠,这是造成一种极端主义行为的煽动。其实看一看历史,五十年代的美国,六十年代的美国,七十年代的美国,甚至更早一些时间的美国,在很多的时候,跟今天相比都不知道要糟糕多少。

    今天的美国虽然有很多的纷争,虽然有了极右和极左的对立,但是你看一看,川普和中国的贸易谈判,贸易代表仍然要接受国会的质询;川普是堂堂的大总统,他的私人律师还要到国务院去听证,独立的司法发挥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媒体被川普骂得那么厉害,假新闻假新闻,媒体人仍然坚持批评川普、监督川普。川普到现在为止封了哪家媒体吗?他一度去赶走一个记者后来法官又把它判回去了,记者又回去了。你说一个总统的权力有多大?在法治和现代文明面前,在新闻自由和独立司法面前,总统也不得不要认输、让步,这就是今天的美国。这是我们不需要那么极端地悲观,不需要那么极端地描述的一个很重要的基础。而且恰恰要相反,我们要防止这样一种极端的言论变成一种极端的情绪,而这种极端的情绪,恰恰是使我们失去理性的很重要的原因。

    回头讲到越战。刚才只是讲到了美国因素的演变,当时美国国内自己政治的问题,权力斗争、国内民粹兴起、反战情绪高涨,另外一个方面是,当时的中国、苏联、包括朝鲜,都给予了越共强有力的支持。但是多方在参与越战的时候,跟这个朝鲜战争有了很大的差别:朝鲜战争的时候,中国还打着一个志愿军的旗号。到了越战的时候,连志愿军都不敢打了,只好穿上了越南的服装,伪装成各种各样的形式。因为那个时候,无论是中国苏联还是朝鲜,都不想明目张胆地直接跟美国较量,因为那很有可能会引起一场世界大战。而防止世界大战,是二战以后全世界领袖的共同的努力。

    所以,我从这个意义来讲,不管人们对川普有什么样的看法,对金正恩有什么样的看法,这两位领导人能够走到一起为和平而努力,我们就应该支持、应该期待。网上有很多对金正恩的讽刺、挖苦,这些事情呢,也是正常之举。那川普在美国可能是被讽刺和挖苦得最多的一个人,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是我也要跟大家提醒一点,不是金正恩把习近平玩弄了,更不是金正恩把川普玩弄了,不是这样的。我们稍微了解一点朝鲜的历史就知道,这样一个民族,这样一个国家,一直被大国所侮辱、所玩弄、所欺负。从日本到美国、到中国、到苏联,都是在想尽一切办法在操纵朝鲜。如果你是作为一个朝鲜人,作为一个韩国人,你站在他们的角度去看看韩国被欺负的历史,你就会理解今天的韩国为什么会那么强劲地经济增长,为什么还会出现严重的内在的很多问题,为什么南北韩没有统一,为什么北韩要制造核武器,然后又要来坐下谈判——这反映了一个民族小国的挣扎,一个半岛国家的努力,当然有他们的冒险。

    金正恩固然有了核武器,使他进行的一场巨大的赌博,用这种赌博赢得了美国对它的关注,赢得了这样一个国家从一个流氓的小国、一个平庸和封闭的小国,很有可能就会参与到世界的主流系统之中来。这就是通过谈判,而不是通过战争。核武器什么时候彻底销毁?现在有很多人很悲观。但是从我看起来,这已经是往那个方向走了,而且走的方向是一个正确的方向。现在需要的是从历史上、从意识形态、从形势来讲,要终战,终止这个战争。所谓的终战协定要逐步地解除对朝鲜的经济的制裁,也要求朝鲜对销毁核武器有一个具体的日程表,而且受到有效的监督。美国和朝鲜的关系应该有更加顺畅的沟通机制,互设办事处也好,最终互设大使馆,有更好的更及时的沟通。

    从这个意义来讲,我认为川普和金正恩都是非常了不起的政治人物。不要去在意一个火车占用了中国几天,也不要去在乎那个很荒谬的很可笑的场景,保镖围着金正恩的坐驾跟着跑。这些事情大家可以玩笑一下、讽刺一下,这也没什么。网友发泄一下情绪、娱乐一下也没有什么。但是从历史的大潮来讲,我觉得川普两度放下身段去亚洲见金正恩,从这个意义来讲,这是绝对需要肯定的。金正恩已经在过去这些时间也已经放下屠刀,没有进行导弹和核武器试验,这也是值得肯定的。

    中共需要拥抱现代文明主流

    当然,我们中国人更多的是关注我们中国会有怎么样一种变化。我们已经注意到,或者是有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经济改革开放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条件,改变了我们生存的状况,使我们有更宽阔的视野。但是我们要意识到,中国真正要变成一个强国,变成一个文明的国家,在国际上得到应有的尊重,这需要中国要成为一个接受主流文明价值的国家,而不是独一无二的打出所谓的复兴中华的认知。复兴中华是一个完全老旧的没有真正文明色彩,而且很荒谬的令人可疑的政治的口号。要文艺复兴到黑暗时代,要复兴到秦朝明朝清朝唐朝?那都是非常荒谬的。加入文明社会,成为世界文明的一个主要的力量,是中国的唯一的一个选择,唯一的一个机会。要想在中国复兴社会主义,那绝对是与人类文明为敌、与世界为敌。要建立一个独特的自我封闭的同时又想得到世界好处的中国共产党的独裁统治,那等于是给自己带上一个包袱、一个灾难。

    由于既得利益的绑架,由于中共领导人自己本身的利益和眼光,由于经济改革开放增加了中共统治的力量,中国在过去几年不但是嚣张、猖狂,而且还自己迷失了方向。一系列的经济政策、政治政策,包括对舆论的限制、控制,包括对人权的侵犯,大家都看得很清楚。所以很多人对中国已经失望了,很多人对中共已经绝望了,不再对中共给予一些希望。在这样一种情况之下,中共已经开始尝到世界上对它反击的力量。川普的贸易战,彭斯的讲话,欧洲国家的一些提法,其实已经成为了很多国家的共同的一个对中共行为的一种怀疑、一种抵制。虽然这种抵制还存在着各自利益的算计,还远远还没有形成一种强大的统一的阵营,但是这样一种压力,实际上显示出来了。过去几年,中共借助经济的力量,去试图所谓复兴社会主义,所谓的中华复兴,所谓的中国特色,都是极其荒谬的,而且使自己的本来应该宽阔的路越走越窄。所以,我们看到川普的中美贸易战使中共一下子恐慌,看到习近平那样亲自去给川普念一个一个清单,甚至可能习近平最终还要委屈一下,当然现在他还没有做好最后的决定。但是原则上很有可能要到美国来递交投降书、认清单书。中美贸易战我为什么说川普是一个赢家?因为从本质来讲,就是中共投降嘛,中共认清单嘛。

    很多网友对川普表示失望,我不知道失望在什么地方。是因为原来你对川普本身的很多的奢望是不切现实的,并不了解美国的经济状况,并不了解现在世界的经济状况,也不了解美国的政治框架,也不了解川普本人。当然,把川普本人的个性放在这个里面是考量的一个原因,但不是根本的原因。是大的形势决定了川普现在的选择是最合理的,这是川普他自我的一种认知。那我们很多人当然希望川普能够加把力,要求中共开放互联网,要求中共开放新闻自由,要求中共建立市场经济,要求中共不要侵犯人权,这些都是一种合理的压力。我们应该要求川普这样和那样,但是川普自己选择怎么样,川普不仅有他个人的利益的考虑,更重要的是美国利益的考虑。

    但就算是这样一步的推动,也暴露出中共自己本身的一种困境。不能说把中共打趴下了,但中共确实意识到自己的短板。我们不仅仅看到国际社会对中共体制的一种疑惑,川普的这样一种压力的作用,就算是在中国大陆,现在中共采取了这么严密的技术,什么人脸识别了,什么及时维稳反应了等等。你看看,它在杭州开个会,上海开一个会,青岛开一个会,搞得那样一种兵临城下的感觉,那一种非常恐慌的感觉。你们不觉得它多么紧张和空虚么?每一年开这么一个两会,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的会马上又要开了,紧张又加强了。今年又是越战四十年了,六四三十周年了,然后就是中共建政七十年了,还有很多什么什么多少年,把中国搞得多么紧张,对吧?它不是出于一种反恐的需要啊,而是出于自己的正常的安全的保障啊!

    这样一种危机,不仅是反映了中共政策的措施跟民众的真实的关系的程度,而且更重要的是,这种情况随着民智的提升,只会越来越紧张。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中国如果一天不能走向民主化,一天不能让老百姓有自由的选择,一天人权不是在正常的法治的轨道上得到保证,任何的政治强人、任何的政权和组织,都会成为人民最终的敌人。事实上,现在很大的程度上,很多人就是把政权、就是把领导人视为敌人,人们就是给那些比较勇敢的人许多期待。虽然一次一次地绝望,一次一次地失望,但是你看一看,刘晓波的一个葬礼都把他们搞得那么紧张,一个崔永元把法院的院长、把法院的事情给兜一兜,看他们搞得多么紧张。而这样的事情会越来越在酝酿,越来越在成长,中共会越来越紧张。

    希望中共看到人类文明的主流价值在什么地方,试图自己独创一个中国特色这样一种价值?用一句我们中国人经常用的话,一个成语:完全是痴心妄想,白费心机。可能到头来下场会更悲惨,而付出的代价更多。

    结语

    “美国的原子弹从根本上终结了人类的「暴力史」。虽然仇恨依然存在,恩怨依然存在,战争也并没有完全远去。但是,暴力作为一个主流的价值已经被人们抛弃了,和平成为了人类的主流。因为有了和平,所以有了自由,有了民主和自由价值观的成长,这就是暴力历史最终换来的人类的共识,或者叫「普世价值」。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普世价值,人们在处理这些恩怨,在处理这些仇恨,处理这些敌对的时候,就比较容易使大家形成共识。尤其是在冷战以后,这种情况越来越美好。无论是非洲还是巴尔干半岛,还是中东到最近讲到很多的南美,从整体来讲,人类的因为暴力的冲突所失去的生命、所产生的危机、所造成的祸害,越来越少、越来越小。

    今天的美国虽然有很多的纷争,虽然有了极右和极左的对立,但是在法治和现代文明面前,在新闻自由和独立司法面前,总统也不得不要认输、让步,这就是今天的美国。这是我们不需要那么极端地悲观,不需要那么极端地描述的一个很重要的基础。而且恰恰要相反,我们要防止这样一种极端的言论变成一种极端的情绪,而这种极端的情绪,恰恰是使我们失去理性的很重要的原因。

    由于经济改革开放增加了中共统治的力量,中国在过去几年不但是嚣张、猖狂,而且还自己迷失了方向。一系列的经济政策、政治政策,包括对舆论的限制、控制,包括对人权的侵犯,大家都看得很清楚。所以很多人对中国已经失望了,很多人对中共已经绝望了,不再对中共给予一些希望。在这样一种情况之下,中共已经开始尝到世界上对它反击的力量。川普的贸易战,彭斯的讲话,欧洲国家的一些提法,其实已经成为了很多国家的共同的一个对中共行为的一种怀疑、一种抵制。虽然这种抵制还存在着各自利益的算计,还远远还没有形成一种强大的统一的阵营,但是这样一种压力,实际上显示出来了。过去几年,中共借助经济的力量,去试图所谓复兴社会主义,所谓的中华复兴,所谓的中国特色,都是极其荒谬的,而且使自己的本来应该宽阔的路越走越窄。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种情况随着民智的提升,只会越来越紧张。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中国如果一天不能走向民主化,一天不能让老百姓有自由的选择,一天人权不是在正常的法治的轨道上得到保证,任何的政治强人、任何的政权和组织,都会成为人民最终的敌人。希望中共看到人类文明的主流价值在什么地方,试图自己独创一个中国特色这样一种价值?用一句我们中国人经常用的话,一个成语:完全是痴心妄想,白费心机。可能到头来下场会更悲惨,而付出的代价更多。”

    ——何频(@nyhopin)


    背景资料和相关报道

    明镜连线 | 委内瑞拉是经济危机,“没有人道危机”(20190225)

    川金越南峰会直播 | 颠覆上次模式的“二会”能遂两人心愿?(20190227)

    新闻时时报 | 传美国副总统将宣布具体措施,解决委内瑞拉动荡 (20190225)

    明镜之声 | 如果美中达成协议,川普想从协议中得到什么?美国有无权力要求中国经济结构性改革?王林清电视认罪了,崔永元去哪儿了?(20190226-3)

    纽约看天下 | 魏碧洲:担心川普对中国让步?川金二会不要期望太多(2019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