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与习近平都在解套,各自都有一批人鼓动他俩肉搏;第三种世界大战:贸易战正进行

人类一直在争论,第三次世界大战什么时候会爆发。其实,自从美国在日本扔下原子弹后,以热战为主要特征的战争永远不会到来——因为战争即意味着人类的毁灭。 一战二战可以合并归纳为第一种形态的世界大战,即热战。

冷战,是第二种形态的世界大战,以物理隔离为主要特征。冷战的产生,基于对热战的恐惧,在不同政治制度、意识形态之间达到恐怖平衡、和平竞争。

现在我们看到的由中美贸易争端所引发的贸易战,其实是人类历史上第三种形态的战争。这不仅由中美两国竞争引发,而且是全球化过程中寻求公平规则而导致的必然结果。 这种战争形态与冷战、热战均有本质不同。

贸易战将会呈现怎样的过程和结果?现在,大家都没有足够的把握,包括川普和习近平本人。

第三种世界大战

我们正在看到的中美贸易战不是孤立的两个国家的竞争关系。无论是制度的竞争还是两个国家争霸天下的战争,以贸易形式为争端的不仅仅是中美之间,将会引起一系列的全球性的连锁反应。我可以这么说,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三种形态的战争。

我们一直以来都掉入了这么一种思维的逻辑——什么时候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事实上,人类文明的历史基本上就是一个暴力的历史,而暴力的历史不断由于兵器的提升、人类智慧的提升,利益争端程度的提高,最终引爆了历史上世界的两次热战。其实在我看起来,其实可以并为第一种形式的世界大战。这种大战以美国人在日本扔下两颗原子弹而终结,那种终结就意味着人类知道,不能爆发世界性的热战。那种热战的爆发,必然是大家都会毁灭。

正是因为这一种对世界热战的恐惧,所以出现了冷战。冷战就是一种恐怖的平衡,是一种不同制度的和平的竞争,最后以苏联和社会主义的失败基本上终结,为冷战画了一个句号。这样一种以柏林墙为标志的崩溃,意味着冷战这种各自的隔离的形态是愚蠢的。但冷战结束以后,很多政治学家没有能够准确地掌握历史的趋势,这些了不起的政治学者奉献给世界的恰恰是一些他们错误的学术。无论是福山的「历史的终结」已经是一个笑话,而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那是给种族冲突和宗教冲突和极端分子提供了理论的依据。不仅是这样,更重要的是并没有真正地把握这个世界发生的新的趋势,过分地强调了宗教文明之间的差异。

事实上,冷战之后的世界上的合作和冲突,本质来讲是进入了贸易领域。所以我觉得,如果简略地划归世界文明的争端,应该是列为第三种世界大战。第一种世界大战是热战,第二种世界大战是傻乎乎的柏林墙这种物理隔绝的冷战,现在的形态是世界贸易大战。

盘算优劣 未顾后果

中美之间的这一种贸易争端,从简单的来讲,背后是中美的竞争造成的。你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给每一个国家的行为赋予合理性和不合理性,你可以简单地认为这两个国家是在争夺天下——就算是涉及的层面很多,都是在这样一种争霸天下之下所衍生的。各种各样分支的争端,包括某一些意识形态,包含着某一种制度,也包含着某一种文化。但是,相比制度、文化、信仰,甚至相比国与国之间,更重要的是贸易之间的争端。现在只是由中美之间引爆而已,而这些争端未来将会蔓延到全球的产业链、全球的贸易链。它怎么会发展?有怎样的效应?最终结果怎么样?我相信无论是习近平主席还是川普总统,都未必有真正的把握或者是有真正的预见。

他们现在看到的或者正在盘算的是各自的优势,各自的劣势。虽然他们口头上各自讲的话语不一样,像川普总统昨天又是急不可待地发表了推文,这个推文里面你既可以看到川普总统非常坦率的一方面——他直接把话挑明了,你们不要有一个妄想,以为下一届我当不上总统,你们再来签贸易协定。如果我要当了总统,我在那个时候会更狠,而且我肯定会当上总统。其实川普总统能不能连任只有上帝知道,因为未来发生什么事我们还不能完全确定。过去川普的行为给自己埋下什么障碍,有没有人会发现这个炸弹,这个我们也不知道。所以对未来的事情没有一个绝对的把握,只是根据现在的趋势来讲川普当选的可能性比较大,连任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就算是连任,川普所讲的美国经济形势一片大好能不能持续下去?这都是随时都有问号,有时候的崩溃和经济危机未必一定有使大家能够共同感受到的预警,只有到了后来发生的时候,大家才知道原来有这么一个预报,原来有这么一个理由。

有一些支持川普的人,或者叫川粉——现在都流行只要是某个人的粉,他讲的任何话我都可以绝对地相信。但是,对于媒体的分析者来讲,我们当然看到了川普有他非常直率的一方面,但是还有无数个错误的判断。就贸易战本身,对他的推文稍微有一点历史记忆的人都会知道,他讲过很多的话,什么贸易战很容易赢啊,贸易战是个伟大的协定啦,很快会达成贸易协定啦等等,他都讲了。这不是在批评川普,而是说形势有时候就是在不断地产生变化,所以川普现在有他的优势,但是也很清楚有他的劣势。因为他也受制于美国国内的各种力量对他的牵制、影响或者是推动。国际社会就算是民主自由的阵营,也未必全部地跟他站在一起。因为美国有些行为就是比较霸道,或者比较粗糙,或者说它没有办法没有能力照顾所有人的要求。所以加拿大也好,欧洲也好,很多国家对美国有意见,持严重的批评的态度,它未必真正听美国的话,都站在美国这一边。

中共「不惜一切代价」:不可控的毁灭

虽然中美贸易之间贸易量非常之大,但是也没有大到说没有中美贸易好像中国就活不下去了,全球毕竟还有比较大的市场。这句「活不活得下去」实际上是一句气话,要是真的没有中美贸易,那对中国的打击是没办法想象的。因为它不是孤立的一个贸易额的问题,是涉及的层面太多。而且不止是中间的产业链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一个信心的问题。面对美国的某一些霸道行为,为什么某一些国家最终接受了美国的一些压力?就是因为美国确确实实在全球具有独一无二的军事投射能力、控制能力,科学技术的领先能力,在很多方面的优势是具有压倒性的或者是具有绝对的比重。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中国和美国由于贸易的这种失控,最终引起双方关系重新回归到类似于冷战的形态,那对于中国不仅仅是经济的问题,不仅是科技的问题,也不仅是现在的问题——那将对中国这样一种崛起的势头必定是毁灭性的阻挡,习近平要达到所谓的一百年的什么目标就必定是实现不了的。而且,各种社会危机必定会引爆出来,或者说一定程度上会爆发出来,人们的信心会受到摧毁性的打击,资金外资会纷纷逃离中国,很多的大型的投资的企业会外离中国。

虽然中国现在有巨大的充满着活力的消费市场,但是这个消费市场和全球的经济的循环是连接在一起的,是相辅相成的,它不是简单地像外汇那样你能够控制一下,或者像互联网这样建一个防火墙就可以隔离的。那种隔离也会引发消费信心的崩溃,相比一个自由的具有创新精神的美国市场,中国的市场还远远没有真正形成良性的循环。所以现在去陷害习近平的人,就像美国陷害川普的人一样的——没关系,我们有足够的优势,我们可以跟对方战斗,不惜一切代价。什么叫不惜一切代价呀?!任何事情,如果不惜一切代价,你拿到那个结果是什么呢?而且这个代价谁来付?谁来控制连锁反应?

美国的极端主义:「中美脱钩」

美国现在在鼓吹「中美脱钩」,这一种中美脱钩,对于美国未来的国际地位、全球的领袖地位,对于美国的经济,也许没有中国来得那么具有摧毁性,但是毫无疑问地,美国那种强劲的经济增长的势头会大大减弱,美国不得不花费更多的力量和资源再进行热兵器的提升,更多的经费用在军力的投入。这不像当年把军火卖给英国,利用热兵器的生产形成一个良性的工业基础,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但是中美之间这样一种失去理性的控制有没有可能呢?有!因为中美各自和我们人类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一批极端分子,不管以什么名义毁灭对手是他们一种冲动。这样一种冲动,他们就会进入一种自我实现的一种恶性循环之中。而且,极端主义极端的情绪摧毁对方的这种冲动,往往是具有蛊惑人心的力量。所以,很长时间人类都是悲剧的最终造成世界热战的那一种惨状。多少人失去生命,多少国家被毁灭,就是那种结果。冷战虽然很笨,用了一种物理的隔绝,当时的对立也造成了人类多少的亲情也被隔离,丧失了多年的人类本来应有的发展机会,但总算是避免了热战的那种惨烈的结果。

现在人类进入了全球化的合作时代,也进入了全球化的冲突时代、摩擦时代,这一种摩擦和冲突,文化、制度、宗教,这些分支式的冲突本质上是贸易为核心的冲突。这一种冲突会不会在不断地争夺过程中间,最终形成一个理性的能够大家遵守规范的全球性的贸易生态出来?还是在这个过程中间,互相伤害互相破坏,互相用极端的手段,最终大家都是失败者?战争的本质是没有真正的赢家,因为任何赢家它都要付出非常大的代价,除非你把那些伤亡者不算在内,除非你把那些付出代价的人不算在内,只算你的荣耀,只算你掠夺的土地,只算你为了后来所占有的好处。只要一算代价,你就知道没有真正的赢家。

贸易谈判未入死局

现在刘鹤回去讲的三点分歧,如果仔细看一看,其实这三点分歧都是为中美贸易未来寻找共识或者是解套提供了可能性。因为这三点都是可以达成协议,不是本质上的冲突。文本的平衡无非就是表述的差异,何况有中英文版本所提供的机会;所谓购买量的大小那也是可以找到一个中间点;所谓的加税的取消,是你算10%取消还是算25%取消?这个一旦贸易协定达成,那是可以达成共识的。

川普总统所实行的两千亿的真正实施的期限,虽然从法律来讲已经生效,但是给了三到四个星期的弹性的时间,也是为双方达成共识提供了一个灵活的设计。虽然双方有讲硬话,但实际上双方也给自己留下了台阶。因为只有这样一种贸易的协定,对现在川普总统希望维持的市场的繁荣、股市的不至于崩溃提供了一个有利的基础;而对于习近平来讲也避免了一场大的经济危机,甚至避免了一场可能引发的对他本人和对中共政权的政治危机。从这个意义来讲,中美贸易协定仍然有非常大的可能性在惊险之中最终达成,或者是相应的替代方案,而避免一场正面的全面的交战。但是,如果这种理性的判断是错误的话,如果非理性上场,那就是一个不可想像和不可确定的未来。

不管是达成贸易协议还是达不成贸易协议,中美的贸易的争端和竞争将是长期的,而且不仅是在中美之间,中欧之间、欧美之间、美国与其它国之间,也不会因为一时达成的贸易协定争端就会停止。以贸易为特征的世界性的大战,最终是回归理性还是走向毁灭,还需要相当一段时间才能落幕、才能印证。所以,这就给了我们观察人类文明史上第三种形态的战争提供了机会。

结语

“我们正在看到的中美贸易战不是孤立的两个国家的竞争关系。无论是制度的竞争还是两个国家争霸天下的战争,以贸易形式为争端的不仅仅是中美之间将会引起一系列的全球性的连锁反应,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三种形态的战争。

如果简略地划归世界文明的争端,应该是列为第三种世界大战。第一种世界大战是热战,第二种世界大战是傻乎乎的柏林墙这种物理隔绝的冷战,现在的形态是世界贸易大战。

中美之间的这一种贸易争端,从简单的来讲,背后是中美的竞争造成的。相比制度、文化、信仰,甚至相比国与国之间,更重要的是贸易之间的争端。现在只是由中美之间引爆而已,而这些争端未来将会蔓延到全球的产业链、全球的贸易链。它怎么会发展?有怎样的效应?最终结果怎么样?我相信无论是习近平主席还是川普总统,都未必有真正的把握或者是有真正的预见。

要是真的没有中美贸易,那对中国的打击是没办法想象的。不止是中间的产业链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一个信心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中国和美国由于贸易的这种失控,最终引起双方关系重新回归到类似于冷战的形态,那将对中国这样一种崛起的势头必定是毁灭性的阻挡,各种社会危机必定会引爆出来,人们的信心会受到摧毁性的打击,资金外资会纷纷逃离中国,很多的大型的投资的企业会外离中国。

美国现在在鼓吹「中美脱钩」,这一种中美脱钩,对于美国未来的国际地位、全球的领袖地位,对于美国的经济,也许没有中国来得那么具有摧毁性,但是毫无疑问地,美国那种强劲的经济增长的势头会大大减弱,美国不得不花费更多的力量和资源再进行热兵器的提升,更多的经费用在军力的投入。中美之间这样一种失去理性的控制有没有可能呢?有!因为中美各自和我们人类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一批极端分子,不管以什么名义毁灭对手是他们一种冲动。这样一种冲动,他们就会进入一种自我实现的一种恶性循环之中。而且,极端主义极端的情绪摧毁对方的这种冲动,往往是具有蛊惑人心的力量。所以,很长时间人类都是悲剧的最终造成世界热战的那一种惨状。”

——何频(@MJTVHoPin)


背景资料和相关报道

点点今天事 | 习近平不惜一战非常危险,川普这个做法很聪明!川普习近平不能确定加税引发的连锁反应;在六月峰会前的压力:避免更大的贸易战(何频:20190511)

明镜要报 | 川普再发推:是中国先动的手,关税拿来补贴美国农民;习近平被左右两派挤压,鹰派说亮出三张王牌中国必赢,鸽派主张妥协;黄奇帆是个人洞见,还是派系代言(20190513)

点点今天事 | 习近平与川普的心理战:悬崖边的把戏和误判,谁不担心真崩溃?(何频:20190509)

今天大新闻 | 习近平来信,川普又赢了,刘鹤赴晚餐,全世界盯着;中共市场派内部对习不满公开化,黄奇帆憋不住了;中国准备持久贸易战,美国威胁“脱钩弃习”(20190510)

今天大新闻 | 川普给了习近平四周期限,习近平如何接招?刘鹤这趟无功而返?不!有内幕;习近平自信走钢丝,身边谁是保守派?川普为了连任的豪赌?预测-协议何时达成还是全面开战(20190510)

明镜要报 | 有了应对方案,中共仍担心引发信心丧失;知识分子盼川普催发政变;贸易战后,接着开打汇率战;黄奇帆说中国急需营商环境(2019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