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敢不敢放习近平鸽子,中美贸易战形势有些逆转;孟晚舟华为官司输的机率大,需要发出的是信号

  
0:00
-19:26

中共在中美贸易战中一直居于劣势,其中一个原因是中国经济糟糕。但川普应当知道,其结果是中国进口美国商品能力下降,去年12月降了50%。 而减税刺激了美国消费需求,进口量增加,从而使与中国贸易逆差数字爬到更高。 美国商务部新公布的数字,显示减税政策的良性效应没有发生,赤字到是达到2008年来最糟糕的状况。 这不完全是川普政策所致,与全球经济下行有关。但结果是:美国经济的情况,使川普不是没有焦虑,而是与习近平比多少的问题。 另一方面,孟晚舟和华为状告加拿大政府和美国政府,从判例来看胜算机率并不大。这不是绝地反击,这是为了赢得时间和发出强有力的信息。 时间可能给出扭转局势的机会,而信息是希望世界各国听到:华为敢挑战美国,是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川普新政双升赤字,功过是非仍需观察

大家好。

任何创造历史的人物,其实都会给历史带来很多后遗症,所以,对历史人物的评价看你是从哪一个角度说。不同的角度总是会得出一些完全相反的结论。

现在,川普还不是一个历史人物,虽然他可能会在历史上有很重要的一笔,因为他今天正在改变美国和世界的历史。一方面是美国形成的强大的力量;另一方面是川普本人的理念和他的个性。现在出现了两个完全对立的阵营,一个叫反川,黑川普,一个叫粉川,支持川普。在网络上也是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标签。大家如果仔细看《点点今天事》就很清楚:我有时候是支持川普的勇敢,因为川普总统这样一个政治素人,他会比传统上的成长出来的官僚,从政客成长出来的政治家更勇敢,更不讲究规范,所以他会对官僚体系带来很大改变,改变原来的一些游戏规则。但是,另外一方面,我又经常的对他的一些政策给予批评。比如说,我认为他的税收的政策和中美贸易战,还有国际关系上的多头出击,都有非常严重的问题。严重的不是后遗症,而是立即就有一些负面的效果。

我曾经批评过他的降税、减税的制度,那是很容易得到老百姓支持的,也是很多政客在竞选的时候最喜欢喊的一个口号,但实际上当他真正坐上台以后,他们很少会进行真正的减税。但是呢,川普总统上台以后,他说,他要一个一个实现他竞选时候的诺言,所以他真正实现了减税。但是,我说他减税的时间不对,时间不对的一个根本原因是,减税就是要减轻老百姓的负担,刺激经济的发展,然后形成政府更好的营收,去平衡收支。当然,促使降低政府的开支,也是减税的理由之一。但是一般情况之下,减税往往用在经济不太好的情况之下,用来刺激经济。这就是为什么李克强总理在他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里面,提出了两万亿的减税的目标。当然,很多人怀疑他能不能实现这一点。川普是一个很具有执行力的总统,他真正实行了减税。但是减税的结果是什么呢?不仅是锦上添花,它会造成一系列的经济的连锁反应。连锁反应是什么?昨天,美国商业部公布了一个报告,就是美国的贸易赤字已经达到了2008年以来最高峰。

这样一种贸易赤字的提升,原因当然是有多方面的。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老百姓手里有钱了,增加了收入,那你对世界各地货物的进口能力增强了。那么你当然进口贸易跟出口贸易就有可能形成一个反衬——相比之下,别的国家在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之下,在全球经济衰退的情况之下,它的贸易从美国进口可能是相反的,萎缩了。像去年12月份中国从美国进口下降了多少?下降了50%. 反过来呢?中国的商品货物到美国的进口反而增加了。所以,美国的贸易逆差进一步扩大。所以,有人说,这个中美贸易战打了半天,美国其实是一个输家。而且,这样一种状况下去,当政府的税收减少,又没有办法通过其它的经济的高速增长,来使这个税收得以平衡,那么政府就只好借钱,所以政府的债务就变得更重,财政赤字会变得更重。这些数字最终又会影响到世界经济的平衡、互动。对全球的经济其实都是一个不利的信号。所以,我才讲,美国的经济基本面没有问题,高科技仍然发挥了它在全球市场的扩张力,但是当全球的经济出问题,尤其是中国的经济如果出问题,美国最后也会受到伤害。

大国小鲜不容任性,语言作派应当三思

正是因为我对背景这样的分析,所以我才讲出来川普总统最后其实是非常着急地要达成中美贸易协定。但是,这个中美贸易协定川普总统也讲了。早几天彭佩奥这个国务卿也讲了,如果不是一个完美的,符合美国利益的,或者是比较好的贸易协定,他就不签了。但是,我就打赌一点,中美贸易协定,你三月不签,四月也得签。你不会像跟金正恩见面那样可以任性地离开,不是那么简单。而且,和金正恩见面,任性地离开,已经带来了负面的效果。虽然川普总统在美国得到了名声,给了习近平一些压力,也给了金正恩压力,但是在压力之下,有时候人们的行为更加缺乏理性——听说金正恩又开始有一点导弹核试验的动作了。这个消息不是那么简单,因为要启动一个核试验,要启动一个导弹的试验,不是说一两天回去就可以做得了。而且这个消息来自于向来对北韩的消息很不准确的,南韩的一些媒体。当然川普讲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会非常非常失望。我希望而且相信,朝美之间不管出现什么样的风波,坐下来谈而不是战争,这是一个大的方向。

中美贸易也是这么一种背景之下的较量。但是,由于中国的意识形态跟人类文明背道而驰,中国又有一种强有力的竞争力在表现出来,所以美国的焦虑实际上也是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很多西方国家的共同焦虑。但是中国的市场体量这么大,经济力量这么强,而且中国出现了一批非常优秀的企业家,一批懂得西方,懂得国际规范的技术官僚,而且在中国的这些企业里面,他们有资金、有能力、有吸引力,找到了很多优秀的,专业的国际人才。你看看昨天孟晚舟女士在加拿大跟加拿大政府要打官司,去引渡听讯,你都可以发现中国企业的财力。她找出了一个非常豪华的阵容。

我们用了“豪华的阵容”,有一些网友就不满,认为用这样的一个褒义词去形容孟晚舟不大好。其实啊,用词用语,以后在《点点今天事》我要跟大家讨论一下,用词用语的一个技巧,或者是文明的规范,或者是彼此之间的一种尊重,未必一定要用很糟糕的词。尤其是新闻用语,要尽可能少用形容词。

但是呢,在某时候用一个形容词,未必是大家所想象的那么单一的信息。我非常欣赏一些美国朋友的讲话。他们就说,你作为一个公众人物,讲话的时候,如果你没有学会,或者还没有想到怎么讲好话,那你就不要开口。因为,语言这个事情,传递的就是一个文明的信息,传递的就是一种,我们在这个世界做人应有的境界。你很难会喜欢一个满口脏话的人。别人整天这么脏语,你很难会听得很舒服。所以,川普总统是一个少有的美国政客里面讲话比较直接,或者有时候讲话教人受不了的人。

但是,他也会经常用很多好的词去赞美别人。从整体来讲,我对川普使用的语言是已经有所批评了。我觉得有的地方真的是过分,而且反映了他的某一种境界。你看,早几天,希拉里女士,说她不要选了,然后,川普总统发一个推,又损一下——这都是没有必要的。但是,有人就说,你不喜欢川普吗?你不喜欢川普的风格吗?那你是不喜欢美国人!你就看喜欢哪一种美国人。《华尔街日报》这一篇文章,我不以为然。说你不喜欢川普就是不喜欢美国人,其实,川普这样的美国人,也是在美国这个世界里面某一个阶层,某一类职业的代表。其实,你真正跟一般美国人打交道,无论是教授、学者还是官僚,还是在社会上跟公众人物一般交往,多半情况之下,大家都会使用比较友好的语言,哪怕谈不上优雅。

美加政府权责明朗,华为反击胜少负多

那么,这个孟晚舟女士和这个华为,昨天相继显示出来他们在法律上,要在独立的司法体制之下来争取自己权利的这么一个努力。这是一个勇敢的行为。其实,讲老实话,我是非常乐于看到他们这样一种诉讼。因为,通过孟晚舟女士这样一种诉讼,我们很多人在过海关的时候,就知道了更多的权益。华为昨天在德州联邦法院向美国政府发起诉讼,认为美国政府、美国国会违反了宪法,因为违反了三权分立的原则,把一个没有通过任何法律认定的产品,或者一个公司的产品,在《美国国防授权法案》上这么一个明确点名。这个,他们认为是违反宪章,违反宪法,违反法律公平的原则。

那么,孟晚舟女士的这个诉讼和华为的诉讼,我大概了解一下他们诉讼的内容。当然我不是法律专家,但根据我对一些案例的了解和一般常识的判断,其实两个案子胜诉的机率都非常低。孟晚案的案件,在加拿大的海关进去的时候是被24小时的监视系统所录制。,这样一个录制的过程中,海关官员们的行为,都有一个非常严肃的作业程序。那么,在这样的作业程序和我们平时所说,一个警察偷偷地,或者说没有录像,把人打一顿,这种滥用警察权力是不一样的。

当然,这个里面就是说,跟后面被逮捕人应有的权利——沉默的权利和请律师的权利——产生了某一种冲突,聪明的律师们,找到了这样的一个空子,或者说一个问题,然后进行这个追诉。但是,我讲过,海关,仍然有它某一种独特的权力,跟其它一般正常的社会环境是不太一样的。另外就是,我刚才讲了,这种行为,完全被24小时监控。所以,作业的程序应该大体上符合加拿大的法律的规范和行政部门的执法系统的规范。所以呢,这个官司,我觉得要打赢,真的是非常困难。

华为要在德州起诉联邦,对联邦政府进行起诉。其实呢,也是胜算非常低,它不是一个简单的有罪推定和无罪推定的问题。我曾经讲过,世界上还没有一个政府,用非常明确的,法定的语言来证明华为的产品是一个间谍的产品。但是呢,这些政府,它确实有理由来怀疑。你这个华为在中国政府这样一样法律和政治环境之下,有可能会伤害美国的国家利益,伤害到美国的国家安全。而这一点,恰恰是美国在使用法律的时候,把一些宽松的权力授予给联邦政府。联邦政府提出一个条款,其中一个职责就是负责国家安全。那么,它不是对一个公民有罪和没罪的判定问题,而是说,我作为美国政府,我认为这个产品是有问题的,至少是我怀疑它是有问题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不采购它,应该是不违反公平的法则。我曾经讲过,美国的总统,美国的联邦政府,它们在很多方面享有着某一些特权。这和一般意义上的公民和企业的权利,有一点不太一样。刚才讲孟晚舟的事情也是一样的。

华为讼案显巨头底气,美加政府昭法律尊严

以华为的经济能力,找的律师团队很有专业水准。当然,律师事务所也是一个商业机构,它要挣钱;另一方面呢,我们知道,这个诉讼的法律目的,就是为了拖延时间,为了给自己找到新的生机。因为最初希望通过柔情的手段,去感动美国政府或者加拿大政府。同时,中共用强力的手段施压给加拿大政府也没用。最终发现,法律是在美国或加拿大这样的法治里面维护自己权利最好的一个武器。但是呢,这个需要钱,需要时间,而华为和孟晚舟,他们需要的就是时间。希望形势产生某一种变化,希望国际形势产生某一种变化。而且,通过这样一种高调的法律诉讼行为,主要也给世界上的人看一看——你看,你看,我华为敢跟美国政府打官司,证明我就没有问题,对吧?这实际上是一种信心之战,一种时间之战。这是我看他们去打这一场未必赢的官司的一个根本理由。

当然,我是希望华为他们赢,更重要的还不是因为同为中国人希望他们赢,而是作为一个观察者,我希望他们赢。因为,他们赢了以后,就证明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是如此地独立,当然,输了也不证明美国和加拿大的法律不独立。但是,至少呢,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而且呢,制约公权力、制约政府,这恰恰是法律人士、公民,民间社会应该努力的一个目标。但是,可能未来呢,我们还需要看。因为,有时候我们了解的都是一般意义上的案例,我们了解的都是一般性的情况,总是会有很多新的变数会出来。

结语

“任何创造历史的人物,其实都会给历史带来很多后遗症,所以,对历史人物的评价看你是从哪一个角度说。不同的角度总是会得出一些完全相反的结论。

这样一种状况下去,政府的税收减少,又没有办法通过其它的经济的高速增长,来使这个税收得以平衡,那么政府就只好借钱,所以政府的债务就变得更重,财政赤字会变得更重。这些数字最终又会影响到世界经济的平衡、互动。这对全球的经济其实是一个不利的信号。

我希望而且相信,朝美之间不管出现什么样的风波,坐下来谈而不是战争,这是一个大的方向。

我非常欣赏一些美国朋友的讲话。他们就说,你作为一个公众人物,讲话的时候,如果你没有学会,或者还没有想到怎么讲好话,那你就不要开口。因为,语言这个事情,传递的就是一个文明的信息,传递的就是一种,我们在这个世界做人应有的境界。法律是在美国或加拿大这样的法治里面维护自己权利最好的一个武器。但是呢,这个需要钱,需要时间,而华为和孟晚舟,他们需要的就是时间。

海关,仍然有它某一种独特的权力,跟其它一般正常的社会环境是不太一样的。美国的总统,美国的联邦政府,它们在很多方面享有着某一些特权。这和一般意义上的公民和企业的权利,有一点不太一样。

华为通过这种高调的法律诉讼行为,主要也给世界上的人看一看——你看,你看,我华为敢跟美国政府打官司,证明我就没有问题,对吧?这实际上是一种信心之战,时间之战。这是我看他们打这一场未必赢的官司的一个根本理由。”

——何频(@nyhopin)

背景资料和相关报道

点点今天事 | 何频:川普为何要见习近平,美加政治干预孟晚舟案的法界,委内瑞拉僵局可变乱局(20190131)


明镜焦点|华为下一个告谁?孟晚舟起诉加拿大政府,华为起诉美国政府(20190307)


明镜焦点|控美国入侵系统又褫夺公权,华为逆袭胜算多少?(20190307)


明镜现场 | 薇仁 卓娴:孟晚舟出庭从容,豪华律师阵容解读(20190306)


明镜连线 | 孟晚舟反诉是为赢得同情还是拖延时间?(20190305)


华尔街焦点|川普关税战失策?美国贸易逆差创10年新高(2019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