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盼望王岐山救火,他却穿着拖鞋运动裤教训美国人:中美是文明冲突,中国肯定超过西方!

早几天《洛杉矶时报》披露了一个消息。最近,一个由与中国打交道有长期经验的美国经济学家和贸易专家组成的私人团体前往北京,期待他们与中国政府官员进行通常的技术交流。相反,中国的一个“政治局委员”对他们耳提面命了近一个小时,将美中关系描述为“文明的冲突”,并吹嘘中国由政府控制的体系远远优于西方的“地中海文化”,后者内部会产生分歧,而外交政策太侵略性。这位接待官员说:在这场文明的冲突中,中国会取得最终胜利。

消息一出,读者纷纷猜测:这位政治局委员是谁?当时我猜到,讲出“文明的冲突”这样的说法,又如此个性化的官员,很可能是王岐山。可能是洛杉矶时报文章写错了,不是现任“政治局委员”,应该是现任“国家副主席”、前任“政治局委员”王岐山。

今天 《华盛顿邮报》的文章印证了我的猜测。文章写道,最近,当一群美国经济学家去位于北京的共产党总部的一个亭院拜访王岐山时,这位中国国家副主席没有心情向他的客人请教提问。相反,穿着运动服和拖鞋的王岐山向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学者们进行了一个哲学性的、长达一小时的讲座,他在讲话中断言:中国远超西方,中国至高无上。他首先提醒他的访客,苏格拉底和孔子是同时代的人,然后他谈到欧洲如何渐渐变成一个个小而破碎的国家,而中国成为一个庞大而强有力的帝国。他对西方的“弱点”的批评也包括现今的美国。

这样一番狂妄、自信的语言,很符合王岐山的性格。王岐山是个喜欢读书的人,他聪明、会思考。中国政治局里面很少有人像他这样。但是,王岐山与中国许多读书人一样,读了很多权术、历史方面的书,而且把这些与中国当今的现实、与西方世界进行跨时间、跨地域的类比,得出一个个惊人的结论,根本无视现在文明社会的规则。

但是,西方虽然面临很多挑战、民主制度虽然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基本的文明价值观是存在的。然而,法律的独立精神、司法运作系统、公开透明的竞争选举制度,这些在王岐山看起来都不重要。1989年的时候,他就坚持“以镇压换发展”的观点。

“死20万人,保20年江山”这句话是否出自王岐山之口,目前还有一些争议。有曾经跟他共事、熟悉情况的人跟我证明,这句话来自王岐山。当然,也有人说来自王震。我在1989年在北京的时候,听到的情况也是这样——王震放话:该镇压的镇压,该杀头的杀头,该判刑的判刑。

那么,是有人误传王岐山讲了这样的话,还是王岐山、王震是观点一致?二人显然都属于强硬派。六四镇压后,王岐山仕途一步步崛起,不仅仅做了一个政治局常委、常务副总理的女婿,而且从一个经营管理人才、一个历史爱好者,慢慢掌握了中国金融大权。现在,中国金融系统的主要官员,都是王岐山培养的。

在作为政治局常委期间,他与习近平合作进行了所谓的反贪腐活动,得到了很多人支持,毕竟,中国官僚系统的贪污腐败问题太严重了!

但了解中国政治结构的人都很清楚:习近平王岐山所进行的反复行动,只是皮毛。反的只是那些政治上的异己,而不是接近权力核心的人物。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这些只是假想的政敌。更多被抓的,其实是中共权力系统边缘的人。中国的深层腐败问题,远远不止我们看到的:官员家里藏大笔现金,点钞机也点不完等等。

真正的腐败,存在于权力核心的最高家族。从法律意义上讲,他们的资产以合法的途径,通过投资融资等方式巩固。这些资产不是几千万、几个亿的问题。这些顶尖家族,控制了中国的很多重要行业、关键领域。迄今为止,习近平、王岐山都没有力量,或者说,没有真正聚焦这些贪腐集团。

这场反腐败运动,让王岐山建立了至高无上的地位,说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不为过。他从常委任上退休下来,现在连中央委员都不是,却担任了国家副主席。这个职务到底有什么深层意涵?现在没有标准答案。是习近平想要牵制他,认为如果王岐山无职无权,可能运作的范围更宽阔,会对自己的地位造成威胁?还是说,王岐山掌握了太多人的资料档案,必须让他当国家副主席不可?

我们知道,国家副主席这个职位的权力有巨大的弹性。也许某个突然的机会,他就可能会成为国家元首。王岐山的职位,让人对中国政治有了更多想象的空间。

现在,中美关系已经失控了,中美贸易争端延伸到很多领域。欣赏王岐山的美国人不少。对他的能力有所期待的人也不少。前几天,我注意到著名中国问题观察家利明瞕(Bill Bishop)先生在他的个人推特上提到 :王岐山会打电话吗?

的确,王岐山在中国政治舞台上被称为“救火队长”。在外界看来,他知识丰富、说话坦率、随意幽默,跟美国政商界关系熟络。经常演讲,也经常得到热烈掌声。 但是,王岐山迄今为止还没有打这个电话。

前面提到的美国访问团,从王岐山身上感到了一种狂妄的力量。他没有把中美贸易战的负面影响看在眼里。在他看来,中国力量足以跟美国较量,而且中国必将取胜。

王岐山最近比较活跃。他去巴基斯坦的华为总部参观,算是为处在风口浪尖的华为打了一剂强心剂。他访问欧洲,去了荷兰,因为荷兰的核心技术,与中国发展紧密相关。他访问德国,因为德国是欧洲国家里可以对美国形成某种牵制的国家。

这样频繁活动,王岐山能否达到目的?他是否会有更大的政治力量显现出来?

目前,诡异的北京政局,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