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打法有了变化,基辛格的说法值得注意,中美贸易战会打出新关系

茅于轼先生说中美之争是政治制度之争,中国不少人希望借中美贸易战争,推动中国结构性变化。然而,川普最近的态度似有变化,基辛格则提出了中美可能建立新型经济关系。

导语

  • 茅于轼先生说中美之争是政治制度之争。中国不少人希望借中美贸易战争,推动中国结构性变化。然而,川普最近的态度似有变化,基辛格则提出了中美可能建立新型经济关系。

  • 在克林顿时期、奥巴马时期,江泽民、习近平曾提出中美之间建立战略合作伙伴的新型大国关系。为什么1979年年中美建交之后,中美关系具体是什么始终不能确定?美越战争、朝鲜战争、国共战争,是中(共)美三次正面或隐藏的军事交战,涉及伤亡数百万,但结果是什么呢?

  • 最近在美国引起争执的从叙利亚撤军,其实映照的美国的外交、军事行为受总统更换,内政变化影响,往往缺乏连贯性,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烂尾楼」。那么中美关系呢?

引言:新年致谢各位网友

大家好,大家新年好。

新年的第一声,我必须感谢每一位网友。感谢那些很痛苦地忍受了我的口音的网友。感谢那些过去一年,不断给我打咖啡的网友。我并不像外界所传闻的那样有很多钱。事实上我们是非常艰难地在运作。每一份广告的收入,每一份网友给我们点击的广告,或者是每一位网友给我们的赞赏,给我们的咖啡,都是我们能够继续发展的动力。当然,也是我们今天能够生存的基础。也感谢很多网友不断地给我的节目,给明镜的节目批评意见。

我的节目只是个人观点。《点点今天事》这个名字,就意思着是“蜻蜓点水”。或者说,就是我们上网“点一点”而已,未必那么准确。而且未必是那么正确,所以网友的不同的意见,就算是听起来可能有一点刺耳,看起来有一点刺眼,但是纠正了《点点今天事》的这个节目本身可能的偏执,本身有的浅薄,或者是本身有的很多的盲点。所以希望新的一年,有更多的网友给我提出不同的意见,没有任何问题。而且,我们应该给予不同网友的不同意见更多机会的展示。

在一些网友的帮助之下,我的年轻的同事的帮助之下,《点点今天事》有可能演变成为一个每天都有的文字版。我最近看了他们整理的文字版,可能是他们修改了我的一些原来表达的意思,读起来是那么地流畅,而且读起来觉得还蛮有观点。我们进行了很简单的测试,其实现在还没有开始,也许在二月份春节期间可能会推出来。所以《点点今天事》的文字版应该比《点点今天事》的录像版更好一些,因为那可能更加流畅,也看不出那么啰嗦,或者说,表达可能更准确一点。当然,我是没有时间看文字版的,文字版如果有一些跟我讲的不一样,谁承担责任?这个还是讲不清楚。开玩笑,大家可以对照来看。

利益还是道义,谁主导建交以来的美中关系?

最近我的节目,老是把两个人并列一起讨论。一个就是习近平,一个就是川普,因为这两位领导人,都具有特别的个性。这两位领导人领导着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国家。而且,这两个国家的关系,也在不确定的状况中。这两位领导人的命运和他们的政治选项也在不确定中间。所以,我经常把两位领导人并列起来讨论,因为好像这世界上,要讨论政治的发展,几乎离不开这两位领导人每一天的言行。不过今天不讨论两位领导人,我今天讨论两国关系。

1979年,当时的美国总统卡特完成了基辛格和尼克松开始时候的中美关系的秘密谈判,实现了中美建交。后来,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也访问美国,中美关系被认为是“正常化”了。但是我认为,这恰恰是中美关系“不正常化”的四十年。因为美国出于自己的利益,无论是出于自己的战略利益,还是自己的经济利益,放弃了一个它长期的盟友——中华民国,选择了一个专制的、极权的政权。这个政权在当时造成中国民众大量死亡——无论是政治迫害致死,还是饥饿致死,还是没有正常的医疗,让民众过早地失去了他们的生命。

这一笔账,美国人全部忘记,中国政府也尽量地掩盖。正是因为美国承认了当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让一批年轻的学子到美国,到西方学习,才有了后来的经济发展。所以,有一些美国人认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美国有很大的功劳。正是因为美国的这种促进,才使今天的中国变得如此强大起来——这样一种说法也不能说完全不是事实,但是要把这种说法当成美国人的恩赐,就是过分地简单。如果美国人真的是那么有远见,如果美国人真正有那么大的道德力量,那么应该是四十年来逼迫中国政府在人权方面改进,逼迫中国政府走向政治民主。当然,美国人是做了一些文章的。有很多很善良的美国人,很多有人权观念的美国人也促进了中国的民主:很多政治异议人士能够流亡美国——在1989年,将近十万的中国留学生和他们的家属,得到美国的政治庇护。魏京生、王丹、王军涛等等一批人由于美国政府的特殊要求而被中国政府送到了美国,从而避免了在监狱里面煎熬。这都是值得感激美国人的地方。

但是从整体来讲,正是由于美国对中国政府的帮助,使中国政府今天有了足够的本钱和美国较量。所以,有人说,中国这是恩将仇报。也有人说,这是美国人自食其果。

摇摆多变的美国外交政策

但是,其实我把历史稍微放长一点,就会发现,美国人在它的国际关系中间有各种错乱与摇摆。不要说最近,大家已经看到了,甚至美国国防部长自己都辞职,那就是美国总统川普要从叙利亚撤军。

叙利亚并没有走向和平,也没有走向民主。为什么川普要着急从叙利亚撤军呢?为什么美国人有人反对呢?这就是美国政治的多元性。它的内部的不同的声音出现在国际舞台时候,使美国的国际行为有时候就是错乱,有时候就是不统一,有时候就是半途而废。最近一段时间的《点点今天事》经常点到美越战争。美越战争经历了好几任总统,经过了反反复复,一时又干劲儿冲天,一时要急于清理战场,继续撤退,一时又觉得还要继续打下去。结果,将近六万美国人的生命丧失了;结果将近,甚至超过两百万(有人说三百万)越南人的生命丧失了;结果越南从一个原来还可以南北分治——一半社会主义,一半资本主义国家——变成了完全由共产党控制。而历史滑稽与吊诡的是:最开始胡志明在北越的支持者,不是法国人,不是中国人,而是美国人。当胡志明宣布他的政权成立的那个舞台上,旁边站了一个白人,那个白人就是美国人。而同样,这样一个战争后面所隐藏的不仅是美国和越南的战争,而是越南后面隐藏着苏联和中国。在中国的官方文件中间并没有大张旗鼓地出现过抗美援越。但是实际上都知道,北越的一些军队就是中国人,北越的装备武器很多人就是中国提供的。北越很多的战斗力,军人的战斗能力,就是中国人培训的,更不用说很多的战备物资、粮食这些事情。所谓的美越战争,严格意义上也可以解释成为中国和美国在越南战场上的彼此较量。没有一个统计数字显示中国人在美越战争中间死了多少人。就算是在更早一些时间的朝鲜半岛,中国人跟美国人的军事战争中间死去了多少?不知道。十万?二十万?三十万?有人说是五十万。五十万那不是抽象的数字,那是五十万的家庭,那是五十万人,或者是一百万人,几百万人,永远永远的伤痛。美国在那次战争中间死了多少人?三万人?五万人?六万人?还有英国人、土耳其人、加拿大人、新西兰人在朝鲜半岛死亡,南韩死了多少人?十几万吧。北韩死了多少人,二十多万吧?这些数字,跟越战相比,统计没有那么精确。但是中国和美国,实打实地在朝鲜半岛上进行了肉搏,进行了刺刀对刺刀。所以有时候讲中美关系友好的时候忘记了这么一幕。

总之,朝鲜和越南这两场战争中都有中共和美国的身影,直接地参战和间接地参战。再把时间推移一点,四十年代,中国进行了残酷的自相残杀。就像南越和北越的自相残杀一样的,中国人打中国人。但是中国人打中国人的背后,有两个强大的力量。如果没有苏联的帮助,中共怎么可能在东北站稳脚跟?如果没有苏联的军事援助和推动,解放军的大炮,解放军的飞机,他们比国民党还要精良,还要具有杀伤力的重型武器又是从哪里来的?成建制的军队又是从哪里来的?我们小时候看到的文章,我们所得到的教育就是“国民党拿的都是美式装备”。我们也看到了蒋介石的夫人宋美龄在美国国会的那一个震惊四座的演讲。美国人当然帮助了国民党的这场内战,帮助了中国人的自相残杀,就跟苏联人一样的。但是,美国人跟苏联人不同,至少到中苏交恶之前,苏联对中国的帮助是有持久性,而且非常地坚强。而美国人对国民党的帮助呢?是三心二意。有一点像美越战争,有一点像最近几十年美国陷入的中东战争。

以当时美国的力量,足以跟中共进行对抗。长江以南守不住,那不是简单的民心问题,更重要的是,国民党也缺乏真正抵抗的军事装备。美国人为什么不给国民党那么坚强的支持呢?是简单的国民党的腐败么?不是那么简单。朝鲜战争的时候,为什么那场战争只是在朝鲜战场上打呢?以美军的装备,以它的武器威力,足够可以打过鸭绿江啊。甚至它当时的战斗机的能力,轻而易举飞到北京,甚至飞到中国的南方,都没有问题啊。为什么?出于战略利益。

同样,所谓的中美关系正常化,邓小平去美国访问,是在1979年。1972年基辛格和尼克松,他们的中国之行不是因为感觉到中国人很可怜,他们被毛泽东所迫害了,所以才中美关系正常化,不是的!他们是要利用中国来制约苏联:一方面是要防止中国与苏联重新和好,那样对当时美国的战略格局大大不利,另一方面又希望中美关系和好,就是对苏联更大的威胁。事实上,中美关系友好对冷战结束真的有那么重要么?或者说,对于冷战的角力起了关键性的作用么?如果熟悉一下国际战略改变的人都知道,苏联的崩溃是它自己发展的内在逻辑出了问题,和中国没有关系。如果跟中国没有关系,那基辛格、尼克松他们的他们的战略思想就是错的。

在政治行为中间,有很多是不过脑子的行为,而有一些行为是过了脑子变成了政治的战略思想。如果你要看40年来或者是50年来,美国的政治思想的发展,在历任总统里面,恰恰尼克松就是比较罕见的具有战略思想的人。如今在美国的政坛上,在政治思想舞台上,或者说在国际关系上,你不得不去学习的基辛格的国际关系理论。这两位所谓的具有国际观的美国领导人成全了今天的中国。

中共政权的演变与中美制度竞争

现在,我们把镜头拉到今天。很多的中国人,不能说很多,这个词应该不准确,有一些中国人,或者是我所看到的中国人,他们觉得今天的老百姓努力了——有维权,有抗争,也有1989年的学生运动——但是,这些努力都在中共这种强力的打压之下,要么就是流亡,要么就在监狱里面,要么就是死了,要么就是,你不得不让自己不再发出声音。民众的反抗是非常有限的。

中共的体制,在毛泽东时代,还有内部的挣扎;在邓小平时代,还有元老们的制约;在江泽民时代,它的翅膀还没有真正硬起来,它又不得不接受邓小平所立下的规则,他要交出他的权力;胡锦涛,那当然只是一个纯粹的过渡人物,到了习近平手中,他现在取消了任期制,又成为了一个,不能说终身吧,但是至少从法律意义来讲已经没办法限制他任期的一个领导人。习近平推行了一系列的政治管控,使人们感觉到,中国政治的内在的走向良性的变化的可能性非常小。

这个时候所出现的川普,就给了很多中国人一个希望。因为川普不仅是要改变美国的秩序、美国的很多政策,同时,他也向美国人民发出他的承诺,要改变世界很多秩序,要让美国优先——而中国在美国的优先的政治之下,就成为了首先需要较量的对象。所以,有一些中国人寄希望于川普给中共压力,迫使中国要走向变革。

过去这些时间,很多人从不了解川普变成支持川普,很多人一开始对川普可能还持反对的态度,慢慢变成川普的支持者。支持的结果就是当美国越来越多的人怀疑,或者是批评川普的某些政策的时候,中国人里面的一些川普的支持者,仍然坚定地相信川普是一个美国少有的具有伟大使命的总统。他不但帮助美国重新成为伟大的国家,同时,也能够逼迫中国走向良性的变革。

所以,有一些人,包括一些我早上所看到的,受人尊重的茅于轼先生也说:中美之间的竞争,就是政治制度的竞争。而这个是本质的。

如果看过《点点今天事》,大家还记得的话,这样的话讲得更明确,或者是,更加干脆地也出现在《点点今天事》中间。《点点今天事》曾经有一期好像讲的是:中美之间的竞争,是文明与野蛮的竞争。

贸易战打出中美新关系

在某种程度上,川普和美国的压力是会使中国产生变革的。所以在阿根廷的川习会上,习近平交出的是清单——由一个最高领导人自己去交出谈判清单,而且一条一条解释清单,这个在国际的关系史上也是比较少见的。这也就说明习近平真的感受到了来自于美国的压力。

如果他完全跟美国形成对抗,那么中国本身已经下滑的经济,本身已经失去的民心,将会进一步恶化。中国共产党不是原教旨主义的共产党,它更不是宗教的政党,也不是一个民族政党。它是一个只要活下去就可以什么都干得出来的政党。所以,它愿意跟川普妥协。

但是,川普的处境和美国的状况并不像一些中国人善良的愿望。美国是一个多元的国家,各种力量的互相交叉会影响到美国的外交关系,未必川普希望怎样就怎样。何况川普本人,他跟中国的较量,最终是出于意识形态,还是只是出于他一时的经济利益呢?

我回顾中美这样一个不止四十年的关系历史,可以发现,美国有时候是善良的,美国有时候也就是希望中国变得跟美国一样的民主政治制度,但是更多时候,支撑他们的是自己的利益。美国现在的国际关系,不能说是四面楚歌,至少可以说是矛盾重重,而美国的经济,虽然呈现出几十年以来最好的状况,但是美国的经济也受制于心理和它的一些跟中国的经贸关系。因为,今天的国际关系已经互相交叉在一起,尤其是经济关系。一方面中国要受制于美国,希望跟美国搞好关系,但是,另一方面,对于美国总统来讲,如果把中美关系拉上到真正的对抗,那至少会对美国现在已有的,呈现出比较美好的经济状况,产生比较大的影响。

所以,川普为什么急忙忙地要跟习近平通电话?其实他希望,通过跟习近平的通话,稳住美国现在美好的这种经济态势。如果这是川普的出发点,这是川普的目的,那么中美关系未来的发展从长远来讲虽然很难预期,但是从短期来讲,中美关系暂时休战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因为这样一种休战有利于习近平,同时也有利于川普。

而中美关系保持一种不确定,保持一种势头,不要走向一个完全的正常化,是美国的几任总统共同的考虑。从克林顿时候开始,虽然克林顿支持中国加入了WTO,但是,他和当时的江泽民为了新型的战略合作关系,也是进行了很长时间的争执。到了后来江泽民到了美国的时候,这种说法还是变得含含糊糊。到了奥巴马总统的时候,当时不能尽快地进行国事访问,习近平为了见奥巴马,所以,编造一个到南美一个小国访问的机会路过洛杉矶,和奥巴马总统进行一个会面。那个时候的习近平,带来了一个说法,说是希望跟美国“建立新型的大国关系”。但是,奥巴马没有接受——因为他知道,一旦他接受,就意味着美国在某种程度上承认了中国这样一个侵犯人权,对国际秩序产生威胁作用或者搅乱作用,或者说是腐蚀作用的这么一个政权。等于是对这样一个仍然对台湾,对南海造成威胁的政权某种程度的合法化。所以,奥巴马那个时候没有同意习近平所带来的“新型大国关系”。

但是,现在出现了一个新的说法,就是我看到了四十年以前奠定了中美关系的基辛格博士,最近有一个说法。他说,中美关系,可能要建立一种新型的经济关系。这是一种有趣的说法,他没有讲“新型的大国关系”,讲的是一种“新型的经济关系”,他想让这样一种“新型关系”这个词来取代那个美国人可能很难以接受的“新型大国关系”。“新型大国关系”毕竟就是让美国正式承认中国也是大国——不管怎么样,美国朝野没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所以,以新型的这样一种经济关系,是不是显得更柔和一些呢?

我不知道这个词会不会奠定下来,但是,我知道中国共产党这个政权希望的是给他们时间。因为,他们认为“时间”让他们变得如此地强大。今天,他们受制于美国很多东西。如果给中国共产党更长的“时间”,它对付起美国来,就像今天对付加拿大和对付瑞典一样地比较随意了。

为了讲大家最近可能很热门的中美关系40年,今天的节目稍微长了一点,谢谢大家。

结语

“1979年,当时的美国总统卡特完成了基辛格和尼克松开始时候的中美关系的秘密谈判,实现了中美建交。后来,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也访问美国,被认为中美关系正常化。但是我认为,这恰恰是中美关系不正常化的四十年,因为美国出于自己的利益,无论是出于自己的战略利益,还是自己的经济利益,放弃了一个它长期的盟友——中华民国,选择了一个专制的极权的政权。

叙利亚并没有走向和平,也没有走向民主。为什么川普要着急从叙利亚撤军呢?为什么美国人有人反对呢?这就是美国政治的多元性。它的内部的不同的声音出现在国际舞台时候,使美国的国际行为有时候就是错乱,有时候就是不统一,有时候就是半途而废。

那个时候的习近平,带来了一个说法,说是希望跟美国“建立新型的大国关系”。但是,奥巴马没有接受——因为他知道,一旦他接受,就意味着美国在某种程度上承认了中国这样一个侵犯人权,对国际秩序产生威胁作用的,或者搅乱作用的,或者是腐蚀作用的这么一个政权,等于是对这样一个仍然对台湾,对南海造成威胁的政权某种程度的合法化。所以,奥巴马那个时候没有同意,习近平所带来的“新型大国关系”。

中国共产党这个政权希望的是给他们时间。因为,他们认为“时间”让他们变得如此地强大。今天,他们受制于美国很多东西。如果给中国共产党更长的“时间”,它对付起美国来,就像今天对付加拿大和对付瑞典一样地比较随意了。”

——何频(@nyhopin)

背景资料和相关报道

点点今天事 | 中美打的是文明与野蛮之战,川普将习近平逼往何处,王岐山访美化解危机必功高震主;中共引入伊朗与金正恩的效果,南联盟使馆被炸戏再演?(20180719)


点点今天事 | 何频:别看习近平川普各有姿态,阿根廷峰会都求有成果(20181123)


点点今天事 | 何频:川普习近平阿根廷G20峰会会谈,尼克松孙子出马,中美贸易战要休战?回顾1949、1979以来中美关系历程 打打停停要继续(20181012)



点点今天事 | 何频:川普急着找习近平,华为原罪难洗清(20181229)



点点今天事|何频:川习不得不达成的交易;休战只是喘息,中美贸易战还有得打(20181202)



点点今天事 | 何频:习近平扼杀不同声音,川普拒绝不同声音(20181230)


新闻时时报|基辛格看中美谈判,预言出现“新型经济关系”(20190101)


新闻时时报 | 川普正重新评估从叙利亚撤军(20181231)


订阅和联系方式

激赏明镜:https://www.paypal.me/huopai
明镜火拍:https://www.youtube.com/c/mingjinghuopai
明镜火拍网:http://www.mingjinglive.com
明镜火拍Twitter:https://twitter.com/MingjingLive
明镜火拍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ingjinghuopai/
#《点点今天事》》 主讲人 何频:https://twitter.com/nyh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