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急转弯!习近平高调开条件,私下骂体制;川普低调唱史诗,抱怨受制国内

坦率地说,昨天的《点点今天事》是最近几天我谈中美关系自认为比较有价值的节目。事实上,这些天的《点点今天事》也好,《想点就点》也好,展开了一些大家可能开始感觉到匪夷所思的中美关系的变化。这些变化,现在在日本大阪,将会揭示出我们过去这些天的报导和分析哪一些错了,哪一些对了。

这一次的G20会议,习近平和川普的会谈有几个前提条件——美国需要停止增加关税;美国需要解除对华为的禁令;对美国的采购单,无论是大豆还是牛肉,不能超过去年12月份所列下订单的数额。这三个条件是习近平来参加G20会议的前提条件,要么他就不去参加这个会议了。

过去这些天,习近平在中国内部遭受到的质疑和反弹的力量并不小。虽然他被认为是「定于一尊」,但是他的权力不可能渗透到每一个角落。从政治生态来讲,中国的政治体制才是真正的决定力量。习近平只是比过去的胡锦涛、江泽民更有一些个人的权力和权威。但是这种权力和权威真正要渗透到每一个角落,按照他个人意愿去行事,几乎是不可能的。

事实上,习近平非常清楚,他真正的对手不是川普。虽然川普的作风是那么不定,但是很多话毕竟讲的是明白话。在中共体制内对习近平的攻击——借习近平的思路,借习近平的价值,借习近平的各种讲话来进一步扩大化——所以有人说叫「高级黑」,有人说叫「低级红」。不管是红还是黑,对于网友来讲,对于很多中国的学术界、思想界有独立思想的人来讲,习近平是很难以原谅的。是因为正是在他统治下的这些年,中国政治的倒退,中国政治的窒息,人权的倒退是非常的明显。所以人们很容易把这些责任放在「不准妄议中央」又「定于一尊」的习近平身上。习近平的很多意外事故,比如说讲错字,比如说他背书单等等,都会被中国网友们经常拿来嘲弄。

习近平不断被塑造成一个学识不高又刚愎自用,同时又是思想左倾的人。但是,对于接触过他的一些西方官员未必是那么一种印象。有一位跟习近平有过接触的人说,习近平在私底下是不看讲稿的,他是跟大家聊天那样的随意。这种方式不但使你感觉到亲切,而且发现他掌握的事情,尤其是一些冷门的事物、冷门的系统,好像掌握得蛮精到;而且经常介绍那些与会者,尤其是外国友人的时候,他好像还可以娓娓道来;更重要的是,这位见过习近平的西方人说,习近平在私底下经常猛烈地谴责中共的体制。是的,中国最大的问题、最根本的问题就是这个体制。中国的领导人塑造了这个体制,这个体制最终又在牵制习近平;而这个体制的恶,无数的阴谋诡计隐藏在某一些角落,随时会出来会咬你一口。

在过去这些天,习近平和他最信赖的刘鹤成为中美贸易战的「投降派」,所以习近平非常高调地开出了这些条件——这些条件看起来匪夷所思,但是没有这些条件,习近平没办法有他的面子。所谓的面子就是维护他的权力,如果没有权力,习近平什么都没有了。他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上台的时候先巩固军队,先去杀掉官场的一些威风,一些张狂之气——这使他给人的感觉是有一种强人的味道。

强人要维持强人的形象,其实往往是很艰难的。因为强人会使政治显得比较刚性,而刚性只要出现某一些意外的事情,很有可能就产生断裂。所以习近平迟迟的不肯宣布什么时候或者愿不愿意参加大阪的G20会议。对于G20会议,如果习近平不参加,当然是G20会议的巨大损失。因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之一,或者说是最大的市场,或者说在某种程度上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引擎之一,或者说主要的引擎。对于习近平来讲,不参加这个G20会议,他就缺了一个登上世界舞台的机会。这就为他党内的那些一直对他有异议声音的人提供了更多的炮弹。

中美关系如果在他手上弄不好的话,人们有无数的理由可以指控他——别看民粹主义、民族主义的那些话讲得很轻浮、很狂妄,实际上体制内和体制外的精英都很清楚:搞不好中美关系,中国不能说彻底亡国亡党,至少这种危机比原有的不知道扩大了多少倍。所以习近平带着极其焦虑的心情参加这个峰会,他要赌一把——摆出强硬的姿态,看川普会不会接受。

川普也知道习近平现在的经济很困难,不但经济下滑的很厉害,西方的资本家、企业家也在想尽一切办法和中国进行切割。所以川普讲了很多次,在中美贸易谈判中间,中国已经打趴下了。在川普这些气壮如牛的强势领导人形象的话语下,其实我们也看到了美国隐藏的危机——它的经济状况并不是像它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繁荣,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现在已经降到最低;就业的情况仍然良好,但是华尔街的股市在中美谈判崩裂之后跌了5%。这些经济指数对于西方的政治家来讲是极为关键的。满足老百姓的要求而不是增加老百姓的负担,不为政敌提供借口,也不能让民众来抱怨。实际上,根据经济学家的计算,已经加的税使美国每一户家庭都要增加开支831块钱。

毫无疑问,2000多亿的关税加上去,对美国经济造成了相当大的伤害;对于中国经济更是更大的伤害、更大的混乱。产业链的混乱现在还没有完全形成一个巨大的波浪,如果这个波浪来临,对美国的经济,对中国的经济,对世界的经济都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如果加了3000亿呢?情况当然会更加失控、更加严重。

对于川普来讲,作为一个总统他要安抚民众,他要尽可能地实现他以前的竞选诺言。但是,他现在面临一个更艰难境况——他有多大的把握赢得下一届的美国总统大选。虽然总统连任是一个相当大概率的事情,但是现在的美国比以前更加具有分裂感,更具有一种对抗的状况,川普实际上比上一次竞选美国总统还来得更加艰难,更加恐慌,更加没有把握。所以让经济继续繁荣,让美国的经济不受到更大的冲击,在他竞选总统之前,避免美国停止这种繁荣的状况。跟成功连任相比,向中国强势的显示出他的力量,和那些鹰派站在一起打击抑制中国的崛起,好像就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至少不是那么急迫了。

川普自己也承认,在鸽派和鹰派之间,他是中间派。川普的敌人是公开的,川普的敌人也是内部的。在国内,他有反对派对他的牵制;白宫内部,有鹰派和鸽派——这些派别跟习近平面对的情况有很大的不同,川普都知道大致是些什么人,而习近平是不知道的。

对于他们两位来讲,他们是谈判的对手,其实他们彼此还真不是敌人。他们真正的敌人都是在各自的内部——鹰派的人等待着川普翻船,想推出更强势的鹰派人物上去;而对于习近平来讲,党内早就出现对他的反弹,早就对他的一系列的经济政策、政治政策、外交政策都有着不满,而且他们的利益在习近平时候受到了伤害——所以他们各自的团队都在等待着川普和习近平的失败。

习近平和川普非常清楚,他们不能失败,他们希望在大阪G20的会议上「王对王 出惊喜」——这就是我一直跟大家讲的「王对王 有惊喜」。惊喜终于可能来了,虽然现在还没有公开,很有可能川普就不会对3000亿加关税,也很有可能对华为的制裁减弱甚至取消,也很有可能川普先让习近平赶紧把去年12月份的订单先兑现,其它的订单再说。这是一种小协议,这种小协议跟真正达成远大的像川普所讲的「史诗般的协议」还相差甚远。

川普希望未来六个月能够达成协议,他能够实现吗?有人并不是那么乐观,有人说是两年;有人说这场竞争关系不结束,这些协议实际上只是阶段性的协议,最终协议的达成还会更加漫长,很有可能会十五年甚至二十年——一直到中美关系最终竞争出老大和老二,或者是老二和老大相差非常远,远到不足以挑战老大的这种状况。

情况在迅速地演变,每天都有很多的变化。这样的变化可能不如原来那些寄希望于川普给予中共压力、倒逼中共变革,希望在没有任何力量能改变中共的情况之下,期待中国变革的人给了川普这样的希望。现在可能大家要沮丧一点,失望一点。但是对于很多美国的商人、美国的投资家,对于中国的一些官僚和商人来讲,中美关系如果继续恶化下去,继续失控下去,最终真正脱钩,实际上很有可能就真要一分为二。这种一分为二虽然不像冷战那样真正有一堵墙,也不像热战那样有真刀真枪,但是对美国人的伤害可能也是真实的。

总而言之,中美现在的贸易关系,对习近平还是川普来讲,无论是他们讲我有能力来应对这个危机,或者是我有力量可以把对方打趴下,事实上,各自的经都非常难念,各自的经济危机都非常的严重,各自的内部的政敌都一直紧紧地盯住他们。所以他们一方面要做出一副全面作战的样子,另一方面腾出来一只手,紧紧的握住对方。了不起呀!「你是我的好朋友」不是一句戏言,那是他们内心真正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