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的话没人听,习近平言行可胡闹

中国GDP的下跌创造了27年来最低的记录,川普总统很快就有了反应,他认为这是他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今天《华尔街日报》也登出来了,很多的美国企业开始撤离中国,川普总统也说有成千上万的企业离开中国。

在过去一年中间,一些经济学者或者是专栏作家也有过一些预言,认为中国的经济随时有可能出现比较大的崩溃。我并不是从事研究工作的,甚至可以说不是从事经济报道的——虽然我在比较小的时候曾经做过经济新闻方面的报道编辑,但是那是一个非常遥远的事情。不过我在去年年底,第三季度还是第四季度的时候曾经跟大家做过一个预言,我说我并不懂中国的股市,也不是中国股市的投资者,但是根据当时候中国股市的情况以及中国政策大体上的走向,我觉得有可能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出现比较大的回升。今年年初,应该是第一季度,中国的股市确实出现了回升——当时批评我的网友也没有再说话了。甚至中国股市当时候的状况是全世界股市的最好的一支股票的表现,在当时候看起来是这样的。

我并没有能力比较长期的去估算股市的某种进展。所以今天有网友说,你再说一说中国的股市吧。坦率地说,我失去了这方面的能力,因为我最近没有做这方面的一些基础性的研究。但是,我觉得川普总统这种说法很显然是自我的一种鼓吹,其实情况不是这样。

中美贸易战对中国有没有影响呢?我认为是有影响,而且这个影响会非常深刻。但是这种深刻到什么时候显现,可能要几年之后,甚至十几年以后,才能看得出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的长期破坏性的作用,而不是像川普总统讲的,刚刚出来的GDP的数字和中美贸易战有必然关系。

贸易战最开始形成的波浪型的影响,首先影响的是美国的进口商,然后影响的是美国的消费者,然后会影响到美国进口商是不是要重新选择中国的商品。这样的话,就会造成产业链的重新调整,但是这需要一些时间。像《华尔街日报》今天所披露这样,即算是有很多的企业想离开中国,中国的投资环境变得糟糕了,中国的营业状况变得糟糕了,或者是中国的成本增加了,加上中美贸易战等等因素在一起,使美国——不仅是美国,港台和其它国家的一些制造业都早就有做出某一些转移方面的打算。中美贸易战固然是加深了他们的这种决定,但是要想这些产业最终完成他们产业转移,那还是需要相当一段时间。

之所以说中国GDP现在创造的27年以来最低的状况不是跟贸易战有必然关系,因为事实上,这些年来中国的GDP就是在持续下降。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的经济就是基本上除了在2011年、2012年出现过一个短暂的回升,一直是在往下走。这种下行可以从很多层面去检视它,一方面我们认为是一种经济规律。中国已经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持续增长,任何一个国家或者是一个阶段性的经济增长都是有它时间的局限性,不可能永久的持续性的高速增长下去;另外,由于中国经济的增长造成了中国政策的自我迷失,使中国政府开始变得狂妄挥霍自大,开始不是那么的严肃认真的面对经济规律,而且没有意识到这个经济规律很有可能在相当一段时间就回不来了,甚至可以说不太可能回来了。

在过去这些年,中国的领导人迷恋于自己权力对经济的杠杆作用,所以到处撒钱,到处做投资,到处是大手笔。无论是开各种各样的国际会议,还是搞什么一带一路等等。这样一种挥霍,或者是中国的繁荣,或者是中国的工程,掩盖了中国经济本身已经出现的规律性的变化。而且,这个过程中间的政策迷失,使中共感觉到由政府控制的计划经济应该越来越扮演重要的角色。所以,计划经济的回归,在胡耀邦的后期,在习近平上台之后就越来越变成中国的一个政治现实——本来应该让这些年经济的高速发展所培养出的一批民营企业家、民营经济来扮演重要的角色,去应对各种危机——而不是由僵硬的虽然庞大的国有企业来应对。但是,中国的政策恰恰是往国有企业倾斜,在经济开始出现衰落情况的时候,仍然是鼓吹所谓的国进民退;中美贸易战之后所出现的「自力更生」,都是由习近平主导而产生的恶性效果。

由于习近平不仅掌握了党政军的大权,而且他是经济系统两大系统的最高领导者——一个就是财经委员会,现实的财经政策他可以拥有最高的决策权力;另外一个就是体制的变革,他是整个体制变革、深化改革的最高领导者。这两大权力把本来由国务院的行使权力变得更加弱小了。国务院本来的很多部委总理就没有这个权力,比如说政法系统,比如说外交系统,现在连财经系统都被总书记拿走了。这样就使本来学经济也未必真正懂得经济市场的李克强更加没有人听他的话。当然,就经济本身的学问来讲,李克强当然是超过习近平。但是,李克强的话没人听。李克强鼓励发展民间经济,李克强主张贷款向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倾斜,但实际上在真正落实过程中间,这些官僚系统都知道北京谁说了算,中央谁说了算,当然不是李克强总理说了算。这样一个弱势的总理,实际上在真正的中国政治过程中间连扮演替罪羊的角色都没有。因为大家都知道,造成这些问题的不是李克强,李克强鼓吹一下稍微具有一点点市场经济概念的政策行为,在执行过程中间都被扭曲了。比如说今年李克强所鼓吹的像支持民间企业发展的政策,尤其是经济信贷方面,没有落实下去。

中国的产业很多部分实际上已经变成了家族,这些家族利用他们的权力和经济力量,又以国有经济或者某一些新型经济的面目出现,而这后面的力量巨大无比。这是中国真正的贪腐集团,近平上台虽然反腐败反得很响亮,其实真正的腐败集团他根本就没有动过。这些腐败集团以他们的特权,甚至利用政治正确、利用民族主义、利用意识形态阻止了西方资本的进入,更加打压了纯正的民有经济的发展和志愿。加上之前的经济周期律,经过一段时间的经济增长以后,本来要寻找新的发展动力源,但是中国经济错失了这个机会,所以从2008年到现在其实一直在走向下滑。由于中国GDP数字的虚假性,人们容易被大的工程项目所迷惑,或者说被一些繁荣现象所迷惑。

任何一个帝国,任何一个大国,不是突然之间崩溃的。这种情况在电影、小说里面,在历史传说中间,当然是由于某一个突发事件使它产生了一个质的变化。实际上在这个质的戏剧化出现之前,它是一个非常缓慢的消耗过程,我叫它「帝国消耗」。就像美国这样的一个国家,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个伟大强大的国家,如果一个很糟糕的总统上来,这个国家也足以消耗很长时间。只有到若干年以后人们才会发现,哇!他的错误政策造成这么多问题,但是他的错误政策也未必使这个国家一下子走向崩溃。

欧洲也是一样的,原来传统的帝国也是一样的,沙皇时候也是一样的,那么这个中共的时代也是一样的。当军队掌握在它手里,警察掌握在它手里,政策资源掌握在它手里,各个系统都是由它说了算,这个过程中间它有无数的野蛮行为,无数可耻的动作,无数荒谬的言行——它会造成很大的伤害或者长远的伤害,但是由于这个帝国过于庞大,所以它要消耗起来,要彻底把它的能量全部消耗而光也不是那么容易。

在这个角度来讲,除非有一些特别重大事件的引发不可控制的局面,以今天中共领导人的对权术的了解,中共领导人的资源掌握程度,你要经济一下子产生完全失控的状况,像当年老蒋的时候国民党垮台的状况,像有一些国家货币迅速地贬值造成政权最后面崩溃的现象,在中国不是那么容易的产生。

所以,我们在讲今天GDP的这样一个27年最低的状况,很多人只是很简单的像川普总统一样的联想到中美贸易战,其实你仔细把这个图表简单的展示,你就会发现其实中国的经济下滑已经很多年了。这样一个缓慢的变化过程很多人并没有真正的感受到,而有一些人感受到了,他因为过分的敏感又夸大了这个危机,事实上这个危机并不一定到来。人们就在这个过程中间慢慢变得麻木起来,然后它就会继续的消耗下去。

中国现在的经济实际上是失去了它真正的动力,中美贸易战会增加它一部分政治能量,这种政治能量最终会转化成一种经济行为。如果中美贸易战真正持续下去,那么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原来那种游刃有余的进入世界各个角落的经济能力就会越来越多的受到影响。不仅仅是在美国,在未来的欧洲甚至其它国家都会受到这样一些阻力。而全球化过程中间由于产业链的重新调整,后面的严重状况会一步一步侵蚀而来,这种侵蚀又在中共现在这种完全不可理喻的政治口号之下的国家行为越来越多,几乎很难相信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状况还会回来,而且未来下滑的趋势几乎难以阻挡。

中国经济的冬天今天不是最糟糕的,有一些人说,今年是未来糟糕状况之下的最好的一年,我认为这个判断是相当的精准。中国的经济从长期来讲,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经济的衰退已经不可抵挡的来临。某一个阶段的数据可能会好一点,但是那也只是一个短暂的现象。长期来讲,黄金时代已经在中国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