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突然將香港與貿易掛鈎,習近平残存的機會

昨天讲到川普给习近平空间,习近平会不会给香港空间。十几个小时之后,川普总统就香港问题发表他的最新看法,第一次把香港问题和中美贸易谈判联接在一起。他说,如果要达成中美贸易协定,那就先人道地处理香港的问题吧。然后他赞扬了习近平,认为习近平现在面临着很艰难的选择,但是他是一个伟大的领导者,他爱戴他的人民,希望他能够迅速地人道地处理香港的问题,甚至还暗示他们可以就此举行一场峰会。

这是川普总统自从香港发生抗争运动以来第一次发表令人鼓舞的讲话。中共的宣传工具指控香港出现的这些问题是美国充当了黑手的角色,但是略微了解一点情况的人都知道,过去一段时间,川普不但不关心香港的事务,其实亚洲的很多冲突他都没有给予关注。他的两个战略同盟国——韩国和日本这么大的冲突,他似乎没有讲过什么;印度和巴基斯坦,一个是印太战略的同盟军,一个是美国解决阿富汗问题的合作伙伴巴基斯坦。这两个国家产生冲突,川普总统似乎也没有讲过什么话。一方面,川普总统是个和平主义者,他并不想用极端手段或军事手段,不想轻易介入别国的事务;另一方面,这也使美国在亚洲丧失它的领袖地位。

对于很多追求民主和自由的人而言,美国是他们最重要的靠山,这个靠山未必是物质上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很长时间,人们对川普总统在香港事务方面的这种暧昧性的讲话非常的失望,他现在为什么突然之间又改变了一些态度呢?

仔细看一看,其实川普总统还是很温和的,而且给了习近平主席非常大的空间。香港事务在川普总统看起来仍然是中国自己的内部事务,作为一个美国的总统,他希望人道地处理香港的问题,因为他已经意识到香港的问题正在朝非人道的方向在走。

本来依据「一国两制」的原则,香港除了国土防务和外交,其它行政事务都是香港人自己来处理。但是由于过去这些年《香港基本法》被破坏,通过黑箱操作所产生的不能真实反映民意的特区首长,在民众和北京之间,经常选择了讨好北京,甚至还采取了「揣摩圣意」的方式来讨好北京。这使特区首长越来越失去民众的信任,最后面甚至跟民众对立起来。

不管怎么样,这些事情完全是在一个有别于内地的法律体系之下进行的,本来香港的抗议民众也并没有把矛头对准北京或者是习近平。几个星期以前,中国国务办港澳发言人在第一次记者会的时候还是采取了温和的姿态。但是最近一两个星期,香港的局势急剧的恶化,其根本原因还不在于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的傲慢愚蠢、不能善待民意,也不会跟民众交流,更主要的是港澳系统的官员引火上身,把矛头引到了北京。

北京的宣传工具几可以乎用「疯狂」来形容他们的行为,他们用片面的而且恶毒的语言来描述香港民众的呼声,甚至用「暴徒」、「颜色革命」、「恐怖主义」这些极端夸张的用辞来形容民众的自由诉求。这种舆论又引导蛊惑了中国内地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把追求双普选的香港民众当成是分裂分子、港独分子。而事实上,港人的政治诉求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香港独立,而且坚持了这么长时间的抗议示威基本上都是和平理性的,他们恰恰是元朗白衣人事件中遭到暴力迫害的一方。

在中共的宣传工具中间,把香港的抗议运动扭曲成为极端主义的暴力行为,甚至把一些学生的激进行为诬陷夸大。这样做的结果,就使香港的问题不但变得难以和解,甚至引导香港民众意识到香港问题的症结在北京。这完全违背香港的基本法和「一国两制」的精神。

这些决定是从哪里来的呢?是港澳系统做出的还是习近平的决定和指示呢?不管是从何而来,总之它都使香港变得更加难以和解,变得更加的对立。北京暗示甚至明示一种声音,要用军队的力量粉碎这些所谓的暴徒,所谓的极端主义。它不知道,这样做的结果必然是毁灭香港,最终要毁灭中共自己的利益。

我始终疑问,这是恶性的政治体制的必然结果,还是有人给习近平设的圈套、陷阱,或者说这就是习近平本人的想法。现在香港的局势变得越来越敌对,没有人跟市民来对话,没有人对学生安抚,反而是不断制造对立和仇恨。我始终不明白,这样一种毁灭明明对它没有任何好处,它为什么这样做呢?

如果这一切的决定来自于习近平,那么香港就等待着无法收回的失败和悲惨的结果,会有市民和学生可能要献出更多的鲜血;如果这一切只是港澳系统的官员所做出来的,那么还有机会习近平现身把一切改变。

只有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才可能取信于民众,取信于国际社会。而只有双普选,才会真正的落实香港的一国两制。香港从主权来讲,毫无疑问是中国的一部分,是不允许独立、不允许分割的一部分。香港的繁荣,香港的自由,香港作为国际最具有金融能力的城市之一,是国际社会共同努力的结果。你摧毁了香港,实际上也是把自己残忍的面目暴露给国际社会,国际社会不仅一定会在未来制裁你,而且没办法信任你。

现在香港还有机会,因为香港还没有产生大规模的暴力冲突,香港并没有完全失控,也用不着什么军队或者武警到香港来。香港仍然是有法治的基石,香港仍然是有自由的空气,香港仍然是可以讲道理的地方。看看那些绝望的年轻人,如果坐下来,他们一定会跟你来进行谈判和对话,来最终完成一个妥协的方案。

如果中国的事情不需要外国插手,那当然是最好的。但是你不让别人插手,不让别人关注,你首先要学会尊重自己的民众。当北京轻易的把那些和平抗议示威的人喊成暴徒的时候,它不知道,只有暴政才会把抗议的人们当成暴徒。无论是立法会的冲击,还是发生在中联办的国徽被涂污,或者在机场里面出现的围攻两个男子,或者使一些旅客不能正常旅行,这些行为都是极少数人的行为,你可以依照法律提起诉讼,但是你不能把整个运动推向跟你完全敌对的方向。以中共今天的暴力能力,以香港警察的这样的半军事化力量,这一些抗议者都会轻而易举被拿下,根本不可能把香港毁灭。

香港今天所存在的冲突和问题,恰恰是香港特区政府和北京港澳领导系统长期无视民意、只会跟权贵集团勾结在一起造成的,使那些年轻人根本看不到希望,根本没有出路,所以他们宁愿一死也要有尊严,也要证明他们曾经为自由争取过。现在北京的这些领导者,他们发出一个又一个令人如此痛心的过度用辞来描述这些年轻的孩子,他们不仅是把香港的孩子推向极端和对立面,实际上,中共港澳系统的官员、中共这些宣传工具的所谓记者和主播们,他们也是把自己推向了极端。

香港还有机会,考验习近平的时候到了。川普给了他空间,川普尊重他作为中国领导人自己处理国内事务的权利。过去几个月,国际社会对香港的事情指手画脚非常少,但是一旦中共把香港问题变得失控,最终以暴力冲突收场——你当然可以取得胜利——血肉之躯能够挡得住子弹吗?血肉之躯能够挡得住你的装甲车吗?当然不能,你们当然可以取得胜利。但是那些死亡者,那些被你们伤心的人,永远不会从历史上被抹掉。同时,你们所造成的根本没办法修复的灾难,就跟1989年的六四大屠杀至今都缠绕着你们一样,永远不会被遗忘。

如果习近平这一次用残忍的手段对付这些和平抗议者,那习近平不仅是把川普给他的尊重毁掉了,把自己的空间毁掉了,也把未来中国的空间也毁掉了。习近平的空间已经不多了,过去这些年,他已经消耗了人们对他的期望。他自己不知道,可能旁那些拍马屁的人不知道,他的亲友也可能不能跟他讲。习近平的名声已经没办法跟江泽民、胡锦涛比,人们对他的仇恨已经变得如此之深,对他的厌恶和敌意如此之深。像我这样一个一直对他抱有期望的人经常都感觉到尴尬,我经常都感觉到羞耻。但是,我仍然对习近平抱有期望,因为这是中国转型的最小成本。

香港事情的处理是扭转习近平个人形象的一个机会,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告诉他,或者他自己知不知道,这是他残存的机会,希望不要丧失这个机会。我不相信残暴是你的初心,我不相信,我希望你证明给大家看,你的初心是善良的、是宽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