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承认金融战中国难有招架之力;取决川普是否全开攻

这个星期,中国的最高领导层的官员们将会相继回到北京。也许从周末开始,这些领导人慢慢就开始公开露面,这意味着所谓的「北戴河时间」结束了。我们现在不用「北戴河会议」,因为我们不知道北戴河开了什么形式的会议,所以我们用「北戴河时间」来说明它。之所以有这个「北戴河时间」,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太热了,所以很多人就前往北戴河去渡假。其实还有一些地方比北戴河更加清凉,这就是在黑龙江省的伊春市。

最近几天,这个一百多万人口的城市引起外界的注意。有四十位中国重量级的经济学家,尤其是担任过重要金融系统官职的一些人物,来为现在中国所面临的金融战争提供自己的一些看法。由于这个会议有一部分是闭门进行,所以我们没办法得知他们在会议上是怎么坦诚地讲到中国金融在面临着战争情况下将会采取哪一些措施。但是从公开的信息,尤其是前任的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先生的讲话,我们很显然可以看到一点,那就是中国对贸易战往金融战转移的趋势已经有所准备。

在过去几个月中间,中国已经开始进行的更大幅度的提早开放中国金融领域。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的世界经济危机,使中国领导人一度感到非常侥幸,由于中国金融系统的封闭性,使亚洲的金融危机没有对中国的金融体系造成很大冲击。当华尔街的股市出现问题或者世界金融危机的时候,中国由于跟国际社会在金融体系的接轨程度很低,使中国免于了这一场世界性的金融危机。

中美贸易战争使越来越多的经济家或者是政治人物认为,如果中国继续采取这样一种保守的金融政策,不但使人民币丧失了成为更强势的货币在国际社会显示出自己力量的机会,同时也使中国没办法真正走向经济全球化。由于金融体系没有跟国际社会接轨,使中国所谓的经济全球化实际上还是排除在经济体系之外。

正如习近平主席在圣彼得堡所讲的,中美关系现在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他讲的更多是在贸易体系、外交体系、政治和其它领域,他没有讲到金融领域。正是因为金融领域没有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所以中国在金融领域面对来自美国的压力的招架之力实际上是很小的。

关于这一点,周小川先生的观点已经透露出来,中国现在将会更大幅度的提早开放金融体系,之前那种自认为安全保守的金融体系被认为不再安全,认为只有更大幅度地开放金融体系才使中国的经济和金融力量更多的跟世界捆绑在一起,同时强化人民币本身的结算能力。

我们知道,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上并不是完全被排除在金融体系之外,它也是世界上五种拥有特别提款权的货币之一。由于中国在一带一路的推行,在某一些国家和地区人民币还是有一定的结算能力。周小川先生承认的这点,恰恰印证了早一段时间我讲的世界的金融体系是以美国为主导的金融体系,美国居于毫无疑问的控制地位。再者,虽然人民币有了国际上的一定的地位,但是跟美元的霸主地位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当金融战争真正发生的时候,实际上中国是没有招架之力的,只有被摧毁的可能性。

我认为这种可能性比较低的原因是,如果中国的金融体系被美国完全摧毁,那就意味着世界的供应链会出现巨大的问题,就像如果中美贸易战真正全面不顾一切后果开打,那对中国和美国的经济都一定会产生影响,当然,对于中国的经济来讲是更具有被摧毁性。对于美国来讲,即便在没有全面性的贸易战争情况下,经济学家和各大银行预估美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已经很高了。

早一段时间,在去除了中美贸易因素的情况之下,美国经济提早衰退的可能性是36%。我刚看了几个小时之前路透社所发布的消息,由于中国的因素加入进来,那么这种提早衰退的可能性增加到45%。当然,经济学家也好,各种银行的数据也好,永远只是给我们一个参考,而不是一定的结论。但是至少说明,一些经济观察者或者政治逻辑的观察者认为中美贸易战对美国的经济不产生影响很显然是不正确的。

这一点恰恰是我一年来多反反复复跟大家提醒的。中美贸易战一旦开打,就会对美国经济产生影响,对中国经济那更不用说,对亚洲经济、世界经济最后面都会产生波浪性的影响。因此,川普总统还是比较有节制地打这一场贸易战,虽然贸易战的关税子弹已经被川普总统打光了,但是川普总统毕竟加的税是10%,而不是40%、50%或者80%。

基于这种考虑,金融战方面美国也将会继续采取比较保守的策略,而不是完全失控的方式。早些天美国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这样一种说法即算是在美国内部,也被一些经济学家和各种政治人物或者经济官员提出质疑,而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经否决了美国这种指控。这使美国对中国的汇率操纵国的指控只具有政治上的涵义,而不具有以货币操纵国的名义采取真正实质性的制裁或者打击中国的动作。而且,也引来一些经济学家美国财政部的批评。

就像跟美国联储会一样,美国财政部更多的是具有专业性技术性的部门,它们更多的是尊重市场本身的反应。比如说利息的调整,虽然川普作为美国的总统,他的思考点和目的与联储会所产生的冲突,我们恰恰发现了美国联储会那种独立性之强,对降息本身一直坚守了他们的原则。早一段时间四任的前美国联储会主席联合发表公开信,希望现任的美联储主鲍威尔能够顶住压力。到目前为止,鲍威尔在川普总统强势的要求之下始终表示了他的独立性。如果在九月份甚至明年出现降息,那就意味着美国的经济需要通过降息这种手段来调整防止美国的经济衰退。

汇率自我调整的机制就像人的生理一样,它是一种正常机能的调整。汇率操纵国的指控更多的是一种专业性的表现,而不是一种政治性的出击。当人民币出现贬值的时候,川普认为这是中共想利用货币的贬值来对冲新增加的关税,使川普非常着急,一怒之下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很显然,正是他的压力之下,美国财政部作出非专业性的判断——这种判断使美国财政部的权威性也受到一种伤害。

这种情况也透露出来,中美之间如果在贸易战陷入长期的僵局,中国坚决不作出让步,而美国需要表示出它的强势力量的时候,川普总统很有可能会动用金融系统的力量打击中国——虽然这种打击在我看起来也不会完全失控,就像人民币的贬值也不会完全失控一样。这几天反反复复地调节,有时候可能是中共试图想玩弄一下或者是想测试一下市场的反应,另一方面也是给自己释放某一些压力。如果人民币真正放纵贬值的话,那对于本已经丧失信心的中国经济有更大的打击,使中国的进口能力减弱,使以人民币所掌握的资产进一步贬值,它所产生的负面效果也是非常之大的。

货币无论是升值或贬值,都不只是发挥单一的功能,这种调节的功能更多的是应该基于市场的反应,而不是基于政治的干预。如果政治家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过多干预货币本身的话,那造成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