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金融战开打,比贸易战更伤!

几个月以前,美国政府宣布中国不是货币操纵国,但是今天美国财政部宣布中国是货币操纵国。怎么回事呢?

长达一年的中美贸易战,经过反反复复几个回合,川普总统发现他没有办法逼迫习近平做出让步——尽管川普总统自己做出了不少让步,中国好像在这个战争中间越打越强硬——大阪元首会议上川普所做出的一系列让步并没有得到北京很好的回报;中美贸易谈判在上海重新又恢复了,事实上什么都没有,甚至可以说不欢而散;川普要求那么单一的要求中国尽快买一些农产品,中国居然都是别别扭扭,以至于川普总统原本计划在前往俄亥俄跟他那些农民兄弟说「我给你们带来了订单」都没能实现。

今年一月份川普总统接见农民代表们所讲的话:通过中美贸易战,我会给你们带来更大的订单——很显然没有。川普非常的愤怒,以至于不听其他的内阁成员——无论是财政部长还是贸易代表,无论是经济委员会主席还是安全顾问,甚至来不及等他的内阁成员跟中方去通报一声,自己就发了一个tweet:给3000亿加了10%。虽然是10%不是25%,但是就贸易本身,他的子弹已经打完了,因为没有更多的贸易额了。他说未来可能在10%变成25%,加码而已。

通过这一年来的中美贸易战,中国已经遭受了很大的痛苦——伤害了中国原来的产业链,进一步打击了本身就已经处于调整和下滑的中国经济;而美国也有那么多的贸易公司和商会给川普总统压力,说中美贸易战打了半天,我们受到了伤害;甚至被认为很亲近支持川普的媒体福克斯新闻也在采访川普总统和他的经济顾问纳瓦罗的时候告诉川普,这些多缴的税实际上是由美国消费者来买单。这就是贸易战,贸易战就是互相伤害的战争,没有某一方一定会觉得占有上风,除非达成某一种共识。只要是战争,受到的伤害只是大小而已。

莱特希泽的单边贸易谈判试图使美国能够最大幅度的获取利益的方式也开始被一些人质疑,认为莱特希泽的这个理论假设可能根本就是错的,因为在实际的贸易战争中间他交出的成绩单并不是那么令人满意。正是因为中国可能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中国显得更加强硬。

我仍然认为中国没有胆量全面性地反制美国,不仅是它本身的力量没办法跟美国匹配,而是真正反制起来,自己的经济受到更大伤害,一旦跟美国的经济出现更严重的对立,伤害最大的就是中国。但是,中国不进行反制又不行,没有颜面不说,也使美国感觉到太好欺负了。所以在星期一的时候,它略微放纵了下了自己——让人民币出现了某一种自由的调整。

过去这些年中国的经济出现了问题,也没有让货币过份地贬值,因为担心会引起美国的反制。中国恰恰是通过操纵汇率的方式使汇率满足了美国的要求,使人民币表现出不符合市场规律的保持强劲的优势。

在今年四月份,美国宣布中国不是汇率操纵国。事实上,人民币贬值恰恰可能更符合它本身应有的价值。所以当中国想利用人民币报复一下美国的时候,与其说是操纵,不如说是适度的放纵。但是这样一种放纵,美国愤怒了,川普愤怒了——今天一大早川普就发推批评中国操纵了货币。

根据美国的法律,对汇率操纵国的惩罚一般是很模糊的。之所以说模糊,有一些条款在一般性惩罚过程中间未必可以发挥作用,比如说限制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前往中国投资,实际上这个公司早就在1989年六四大屠杀之后被美国政府限制了,也就是说这个惩罚不再发挥作用;还有就是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进行协商讨论,要怎么去限制中国的行为。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是美国政府的一部分,它在之前的报告中间也把中国列为不是货币操纵国;美国即算是在实行这些制裁的时候,也需要长达一年的两国的磋商讨论,除非中国不愿意改进,那个时候你才可以采取相应的措施。

这些措施在大家看起来是比较虚的,如果在中国和美国之间的金融战过程中间中国决定采取更强大的反制措施——真正较量起来,美国一旦动用起它全球的金融控制力,那对中国的全球经济是毁灭性打击。全世界的金融控制系统是掌握在美国人手中,全球的金融结算系统是美元结算,而且通过这几个系统,美国可以对中国在全球的某一些资产进行冻结,它也可以要求别的国家这样来做,甚至还阻止中国在国际社会的某一种商业行为。要是这样严厉起来就不得了,中国的经济在国际上就没办法做了,就没有外贸和国际商务了。那样的话,无异于美国向中国宣战,中国在很多的国际领域也会通过其它手段跟美国进行对抗,那才是真正的撕破脸皮。

我们知道,贸易战在某一种程度上还是物理战,因为它看得见,鞋子帽子,手机电脑,毕竟是商品,只要是物理的事情还可以有一定的控制度。但是金融战争是数字战,数字的魔术相比贸易的物理就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了。它是可以轻而易举毁灭你一切经济的风暴,它的力量一旦发作起来就是全面的失控。

我觉得中美贸易的争端远远没有达到要进行全面金融战的地步,这仅仅是一种姿态的表现。人民币汇率中共是可以对它进行调节——就像星期一的时候,中国说它要采取措施使人民币怎么怎么样——那恰恰等于是一个认罪书,承认自己是个操纵汇率的国家。如果你通过操控汇率的手段使人民币不继续地没有控制的贬值,这又恰恰符合美国利益,而符合美国利益的事情美国当然不会指责你操纵汇率。

所以,这是个魔术,而这个魔术变化中间你可以发现什么叫正义,什么叫邪恶,或者说正义和邪恶可能根本就分不清楚——就像操纵和不操纵的罪名。如果你对我没有利,那你就操纵罪;如果你的操纵对我有利,你就是非操纵罪。

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争牵涉到了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重新塑造,牵涉到了全球贸易系统的重新改变,那一场战争不仅是会影响到中国和美国,未来也会影响到世界的经济。所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其它的国际组织,或者其它很多国家,甚至在贸易战中得到好处的越南,也不断地发出声音希望中美贸易战尽快停止。因为那是一个没有真正赢家的战争,除非能达成一个完全符合利益的贸易协定,否则在这个过程中间都是输家。

而金融战呢,你可以有力量把对方摧毁,美国有这个强大的力量。但是你这样把别人逼向死地,别人就会在其它地方捅你刀子。基于这种认知,我认为金融战也只是点到为止。真正开战起来,中国的经济将比现在不止要艰难多少。而华尔街持续这么长时间的股市上涨、经济的繁荣也会受到很大的打击,全世界的经济也会受到更大的波及。

所以,现在的战争还只是心理战,远远没有达到实质性的程度。我相信,不管是鹰派也好鸽派也好,不管是保守派也好改革派也好,他们最终还属于我们可以理性判断的对象,而不是头脑一发热情绪就失控——一旦失控,我们无法想象世界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