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不能讲政治也不能讲经济;冯小刚周强露面,气坏崔永元,习近平何时下手;反港独证明两制失败,香港衰落难救

  
0:00
-18:43

今年两会的主调是“讲政治”,但是没有人敢自由地讨论任何政治话题,除非你重複习近平所讲的,或者吹捧习近平。 可以“讲经济”吗?当然也不能,谁敢讲今天中国经济困境,相当一部分责任是当今发出一系列错误的信号所致?百分之六的增长率成了一道安全线。 “二次复查”!进入北京的一切人与物的待遇,就连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下榻的宾馆,都得用蓝铁网围住入口。 异议人士仍受监控,但是高瑜、鲍彤、胡佳这些著名人士都没有依往年那样“被旅游”了。 因为,维稳经费不够花了。 3月2日政协开幕式上,汪洋发言强调“反港独”,是肯定“港独”已经成势,还是承认“一国两制”已经失败?

人大政协两会:政治的木偶戏

北京人大政协开会了,有人叫它「二会」,有人叫它「两会」。不管二会和两会,政协先开会。从第一天政协的开幕式上,我们看到了什么呢?有人说看到了冯小刚,冯小刚是中国一位很著名的电影导演,他拍过很多很受观众喜爱的电影或者是电视剧,但是我很少看。

美国一名著名的政客罗杰・斯通(RogerStoneJr.),现在正在等待法庭的审判,他是川普总统多年的好友。我多次讲过,如果你要了解美国政治的肮脏,尤其是当代政治的可耻,请一定要了解罗杰・斯通的作为。这个政客最著名的一句话是「臭名昭著比没有名好」。

我不是引用这句话来讲冯小刚,我是说冯小刚去年跟崔永元的这一番争斗,确实使我有了兴趣在旅行中间看了一部他的电影《芳华》。听说这部电影使很多的观众眼泪哗哗,但是我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怎么也很难以摆脱出我自己定下的概念:我一开始我就感觉到这个电影是非常的概念化,非常的装腔作势,以至于最后的场景本来应该感动的,我怎么都感动不起来。我觉得有时候的高雅,有时候的沉思,有时候故意的低调,实际上完全是你设计。生活中间的冯小刚是这样的吗?他捧红的这些著名的影星是这样的吗?去年的一场查税的风波,已经把他们的真实的情况展示出来了。有人说当时候的冯小刚到了美国洛杉矶避风,这个事情没有得到冯小刚和官方的任何回应。

今天,冯小刚露面了,而崔永元不见了。崔永元其实早几天露了一下面,当时候我的一个《点点今天事》的评判是:党叫他露面他就露面,党不叫他露面他就不露面。之所以叫他露面,是不能让他成为大家都寻找的民间英雄;让他消失,也就是不能让他那么自如。那冯小刚露面了以后,他会自如吗?他今天面对记者,会去露齿回击一下崔永元吗?我不知道他讲了什么,我不知道那些记者有没有从他们口里面讲几句话出来。

另外一个人物,似乎也是崔永元的对手,或者至少是崔永元揭露出来的一个政治人物——最高人民法院的院长周强。从早一段时间社交媒体看和崔永元所透露的讯息看,似乎周强危在旦夕。周强危在旦夕并不奇怪,他不仅是涉及到陕西的千亿资产的矿产案,也涉及到他被举报怎么去干预法院的独立审判。这一种状况在中国从最高人民法院到省高级人民法院、到市人民中级法院、到其他的基层法院,比比皆是。我讲过,要拿下周强的根本原因是他的政治的原因,因为他是共青团势力的一个残余的代表。但是想一想,也没有那么迫在眉睫。因为很简单,共青团的势力早就崩溃了。何况要拿下一个副国级的领导人,时间可能不像想象的那么迅速。还记得吗?当年拿下周永康、拿下令计划,或者是拿下其他一个传闻已久的一个部长、一个副国家领导人,来来回回有的长达几年,有的也要几个月时间。那周强现在能有所作为吗?当然没办法有所作为。作为共青团势力,他不敢有任何真正的动作。作为一个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在这样一种由党决定司法的状况之下,他那个所谓的首席中国的大法官能够和美国的最高法院法官比吗?他也就是一个政客而已。只是历史上是要他变成一个过客、过路的政客,还是在未来某一个时间点发生作用,还是说有一天习近平突然想了「斩草除根」,要把周强拉下去,也就是在一念之间。

两会维稳:气氛肃杀 经费吃紧

这一次的人大和政协会议,大家都已经看到了,这是三十年来最紧张的一次人大政协会议。三十年就是1989年「六四事件」的三十年,人大政协代表们住的宾馆旁边,不仅是有了很多的木马,而且有了蓝色的铁丝网包围在大门的进出口。听说今年动用了上百万的军人警察还有业余的保安人员或者是侦查队员,去进行这一次两会的安全维护。「二次检」,什么叫二次检?你坐火车坐飞机还是客车进入北京,都需要两次检查。所有的邮件、邮包两次检查,所有的异议人士进行两次安保——不止两次安保,三次安保都不止。有的门口已经站了很多人,天空实行「飞行禁止」。哎呀,其实这个飞行禁止你也不用禁止,本来中国的天空就控制在解放军手中。

回头说到异议人士。大家注意到一个现象没有?今年的异议人士无论是胡佳、鲍彤还是高瑜,这样几个鼎鼎大名的人物似乎还留在北京。为什么留在北京?不是因为对他们的监控放松了,而是没钱了。本来每一年紧张的日子、敏感的日子要异议人士出去的时候,要派2-3个警察去陪同,还要当地的警方配合,前后机票花费都是政府来出钱。今年没得钱咯,所以异议人士也只能就地监控。

这样一种紧张的气氛,这样一种压抑的状况,居然习近平的嫡系——北京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蔡奇,跟大家说要「讲政治」!哇,讲政治,你说今年的两会谁胆敢讲政治呀?崔永元敢讲么?周强敢讲么?还有哪一个人出来敢讲?你告诉我,讲什么政治啊?媒体控制得还文化大革命都不如,紧张的状况比毛泽东开会、比邓小平开会搞得还紧张。你说谁能讲政治啊?告诉我讲什么政治啊?那当然,在开幕式上领导人可以讲政治。

反港独:一国两制 痛心疾首

今年的政协会议上跟往年的政协会有一个最大的不同,是什么?以前的政协开幕式上反台独,反得是非常地有气势,下面的掌声也特别地热烈。今年的掌声我没有听,大家听出来热烈了么?最重要的还不在于掌声热不热烈,而在于又增加了一个更大的「反独」——反港独。唉呀,反港独。我怎么都没有想到,1997年香港主权回归以后,香港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对香港当时的一国两制还表达了某一种的信心,我认为香港的自由和法治,香港的经济力量和特殊的作用,正是「一国两制」之所以实行的根本原因。因为承认香港的制度优越于内地的制度,所以才采取了一个比内地更特殊的「一国两制」。

但是在1997年的时候,当时我接受亚洲周刊的采访讲过:如果有一天明镜在香港不能存在了,或者消失了,证明香港的新闻自由有了问题。因为当时的报导说,大家都开始撤离香港,而明镜出版集团、明镜新闻集团开始进入香港。确确实实,在九七年之后,香港保持了很自由的出版和新闻环境。我不仅仅是办了一个出版社,而是办了多个出版社。不仅仅办了一本杂志,办了十本杂志之多,没有人对我们实行打压和干扰。

但是,香港的这种自由,受到了两股力量对它的伤害。一种就是从业者放松了对自己的专业要求,恶性竞争无所不用其极,编造各种虚假的报导。另外一方面是更重要的,就是中共用了各种势力来对新闻出版者利诱、施压,甚至把书店一个一个关掉,发行商一个一个倒闭。香港的机场曾经是明镜杂志销售量最好的地方,现在几乎都已经被完全地摧毁。香港新闻的出版的自由的环境被摧毁了,那香港的自由的价值又在什么地方呢?香港曾经是亚洲的金融中心,亚洲的营运中心,亚洲的转运中心,但是随着亚洲其它的国家逐步地开放,香港的地位下降了,香港的投机家减少了。而香港人没有利用当年非常优越的环境和条件让香港成功地转型,更重要的是一批香港人,不惜出卖香港自己的利益,不仅仅是在香港胡作非为,而且想尽一切办法向北京谄媚,让北京想尽一切办法来摧毁香港今天的自由、法治,甚至经济的这种优越的条件。香港衰落了,香港没落了。

在这个时候,一批香港的年轻人感觉到不能这样堕落下去,所以他们打出了香港独立这个口号。我从来没有支持过香港独立,我现在也不支持香港独立。但是我能够理解那批香港年轻人,他们的失望,他们的愤怒。香港的希望在哪里?他们看不到希望。所以他们希望香港能不能让我们自己来治理?让我们自己来承担责任?香港独立的出现是英国人在后面搞鬼么?是美国人在后面搞鬼么?是年轻人出了问题么?不是的。香港独立运动的出现,恰恰是一国两治的失败。就算是在港英政府时期,人们有很多的愤怒,也甚至出现过暴动,也没有出现过如此的「香港独立」这样的一个口号。香港独立口号的出现很多人是有责任,但是这个责任首当其冲的是中共自己,自己有意和无意地破坏了香港的一国两制,自己忍耐不住地破坏了香港的自由、法治的环境,我为香港叹息。

两会代表可以讲什么

我也为北京开会的这些代表们叹息。你不能讲政治,你又能讲经济么?想一想,你能讲什么经济呀?今天中国经济出现的下滑的问题,固然有它自然的一些规律、经济发展的一个正常的调整;但另外一方面,难道不是过去几年习近平讲的「国有企业做大做强」,不就还是民意各种时隐时现的「国进民意」这样一种声音,造成的经济学家的失望,造成企业家的一种恐慌?大家纷纷地要逃离中国,或者说「算了,退休了,这一辈子看不到新的希望了」。很多企业家、经济学家,他们对中国的官场认识是敏锐的,是真实的。虽然我跟他们有所争议,我说中国的经济被他们低估了,中国的股市有可能回升。但是,我还是同意他们的部分看法,中国的经济结构存在一个决定性的缺陷,经济仍然操控在党的手中,经济控制在党的手中,政治控制在党的手中。

我前面讲了,讲政治实际上是让大家不讲政治。有人说可以讲经济,你真正可以讲经济么?你真正可以讲经济今天之所以出现这些问题的根由在什么地方么?党要承担什么责任?习近平要承担什么责任?能讲经济么?能讲经济的指标GDP不能设于高于6%的水平么?因为那很有可能是根本达不到的一个目标。但是对于党看起来,如果低于百分之六的经济指标,是不是社会的信心进一步丧失,人们更加没有希望?更加使中共感觉到紧张呢?6%还是不是6%,这种经济大家能讲么?不能讲政治,不能讲经济,不能讲社会,也不能讲国际问题:能讲中美贸易战么?能讲中加现在的关系为什么变得这么恶劣么?讲可以讲,只要你按照习近平的口径讲,那当然可以讲。不过,如果要按照习近平的口径讲,那还讲什么讲呢?

结语

“要拿下周强的根本原因是他的政治的原因,因为他是共青团势力的一个残余的代表。但是想一想,也没有那么迫在眉睫。因为很简单,共青团的势力早就崩溃了。那周强现在能有所作为吗?当然没办法有所作为。作为共青团势力,他不敢有任何真正的动作。他也就是一个政客而已。只是历史上是要他变成一个过客、过路的政客,还是在未来某一个时间点发生作用,还是说有一天习近平突然想了「斩草除根」,要把周强拉下去,也就是在一念之间。

今年的异议人士无论是胡佳、鲍彤还是高瑜,这样几个鼎鼎大名的人物似乎还留在北京。为什么留在北京?不是因为对他们的监控放松了,而是没钱了。本来每一年紧张的日子、敏感的日子要异议人士出去的时候,要派2-3个警察去陪同,还要当地的警方配合,前后机票花费都是政府来出钱。今年没得钱咯,所以异议人士也只能就地监控。

我从来没有支持过香港独立,我现在也不支持香港独立。但是我能够理解那批香港年轻人,他们的失望,他们的愤怒。香港的希望在哪里?他们看不到希望。所以他们希望香港能不能让我们自己来治理?让我们自己来承担责任?香港独立的出现是英国人在后面搞鬼么?是美国人在后面搞鬼么?是年轻人出了问题么?不是的。香港独立运动的出现,恰恰是一国两治的失败。就算是在港英政府时期,人们有很多的愤怒,也甚至出现过暴动,也没有出现过如此的「香港独立」这样的一个口号。香港独立口号的出现很多人是有责任,但是这个责任首当其冲的是中共自己,自己有意和无意地破坏了香港的一国两制,自己忍耐不住地破坏了香港的自由、法治的环境,我为香港叹息。

讲政治实际上是让大家不讲政治。有人说可以讲经济,你真正可以讲经济么?你真正可以讲经济今天之所以出现这些问题的根由在什么地方么?党要承担什么责任?习近平要承担什么责任?能讲经济的指标GDP不能设于高于6%的水平么?不能讲政治,不能讲经济,不能讲社会,也不能讲国际问题:能讲中美贸易战么?能讲中加现在的关系为什么变得这么恶劣么?讲可以讲,只要你按照习近平的口径讲,那当然可以讲。不过,如果要按照习近平的口径讲,那还讲什么讲呢?”

——何频(@nyhopin)


背景资料和相关报道

点点今天事 | 何频:被收放的崔永元;故意失败的川普,习近平怕不怕(20190301)

明镜焦点 | 北京如临大敌,两会启动最严维稳(20190303)

中国新闻 | 两会代表不满集中针对习近平;人民代表怕人民,北京铁丝网下开两会(20190303-2)

明镜要报 | 两会不满集中习近平;定调:只谈经济,莫提政治;北京风声鹤唳,启动最严维稳(20190304)

明镜专访 | 程翔 何频 陈小平:香港之变 - 痛心疾首 完整版(2019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