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是黑天鹅还是灰犀牛?

孟晚舟抗拒引渡理由不足,中共没掌握委内瑞拉局势

导语

  • 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说孟晚舟有充分理由抗拒被美国引渡,的确可以被孟的律师引用,但如果美国司法文件认真的话,可以击碎辨解,因为提出引渡符合“双重犯罪”的条件本来就存在:欺诈。同时,川普的言论并没有实施干预。

  • 杨恒钧这个时候前往中国是勇敢的行为,今年与1989年六四事件前相同的是形势很紧张,不同的是中共进行了“一级战备”作防范。很显然,中共是要利用杨警示天下,与杨有没有罪无关。

  • 中共对委内瑞拉局势的含糊说法,显示他们对情报的掌握没有信心,也不想大声与美国对立。俄国倒是明确很多,之前也有可带核导头的战机前往。美国仓促承认并没有控制实权的临时总统,但美国与委军将领没有关系,美国也不大可能派出地面部队。而军队,仍是决定性力量。

Episode 2019/01/24 of 点点今天事 features:

  1. Canadian ambassador John McCallum spoke at a press conference that the extradition of Meng Wanzhou was flawed. Pin Ho @nyhopin of @MingjingNews finds his remark unpersuasive. Ho thinks if implemented, it would undermine the independence of Canada’s judicial process, a core value of on which Canada prides itself. (01:16)

  2. The recent detention of Chinese-Australian writer Yang Hengjun has caught much attention. Ho thinks it's brave of Yang to visit China in 2019, the year of "risks and difficulties" as per Xi's comments during the senior officials' seminar. Details surrounding Yang's case are still murky, but Ho thinks it's an act by the govt. to silence other independent voices preemptively. (9:28)

  3.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continues to pick sides between Venezuela's two potential leaders. Ho thinks the fact that the US immediately threw support behind opposition leader Guaido shows an attempt to establish closer relationship. (17:04).

  4. Ho thinks the vagueness of Chinese govt's response to Guaido suggests it's taking a wait-and-see approach. Also, Moscow stood steadily behind Maduro and condemned foreign powers for "military intervention". (25:53)

    Like what you see? Subscribe to our Youtube playlist to receive every new episode as soon as it comes out.

    Can’t fit watching each episode into your busy schedule? Check out our flashcards and mind maps, made available at no additional charge to subscribers of “点点今天事/點點今天事” Telegram channel.

——Bianca 卓娴 (@BiancaMingJing)

Give a gift subscription

关于“孟晚舟会否被引渡”的几种意见

大家好。在一个健康的正常的民主国家,司法当然是独立运作的,但是司法完全不受政治干扰吗?

最近就华为的财务长孟晚舟女士的案件,美国的总统川普先生和加拿大驻中国的大使麦家廉先生先后发表了看法。川普总统说,他在国家利益需要的时候,他可以干预孟晚舟的案件,而麦家廉大使说,现在有很充分的理由去让孟晚舟不被引渡。

这两位政治人物的讲话,使我们产生了一些疑惑:政治家,政治人物有多大程度,有多大的权力,可以影响到司法的运作?未来,孟晚舟这个案件的进展将会展示给大家看。美国和加拿大的司法,和中国司法的差别在哪些地方?

昨天还是前天,网上对这位加拿大驻中国的大使的看法表示了一些非议,甚至讲出了一些他的政治动机:说他是跟中文媒体讲的,讲中国人喜欢听的,来缓解现在加拿大政府所面临的来自中国的压力;同时,他夫人是华人;或者他又想在华人多的选区里面选什么什么国会议员——种种猜测。

这一些政治的背景或动机我们先且不说,我们单说他所提供的这几个法律的理由。比如说,有政治因素,因为川普讲自己可能去干预;可以引用法外治权的合法性;可以因为加拿大没有参加制裁伊朗的条款。这几个理由,当然会成为孟晚舟女士的律师去抗辩,去不接受美国引渡孟晚舟要求,因为不符合法理。这些作为理由都是可以拿来使用的。

但是很显然,我不相信这位大使,或者是他后面的总理杜鲁多先生,可以因为现在加拿大面临的这样一种政治压力,就会放弃加拿大的独立的司法原则。如果加拿大这一次司法受制于政治的影响而受到伤害的话,那很显然加拿大受的损失绝对不是几个加拿大人被中国政府抓捕或判死刑的问题,而是加拿大的价值体系的崩溃问题。

从这个意义来讲,要看加拿大是否还有一些其它的法律支持加拿大的总理政府,在面临外交问题的时候,可以有一些超越加拿大司法的独特的权力,就像美国的总统川普一样的,他在处理外交事务方面的一些司法问题,总统有可能有一些特权。这就是我们对西方的法律可能还缺乏了解的一个原因。但是呢,就这位大使所讲的话,以我浅薄的法律常识,我虽然认为他提出的三条可以作为抗辩理由未必成立。

因为,美国总统川普的讲话,只是他个人的一个讲话,只是他作为总统身份的一个讲话,他并没有真正去伤害和影响到正在进行的司法运作。如果有,你就会有更多的理由去进行政治上的推理,但现在还没到那个地步。

加拿大可以因为它没有参加制裁伊朗的条款法律条款作为而拒绝接受美国要求引渡孟晚舟的理由。因为在引渡法里面,往往要引入一种叫“双重涉嫌犯罪”原则。

什么叫双重涉嫌犯罪原则呢?就是说被引渡的当事人的所在国,比如说加拿大或者是其它地方,他所涉嫌的罪名和在要求引渡的那个国家罪名是一致的。那这也太容易了,这位大使钻了这个空子,说,你看,加拿大我没参加制裁伊朗,所以我不能接受你的引渡请求。

但是问题是,美国的司法部在要求引渡孟晚舟的时候,它只会用这一个涉嫌罪名吗?比如说,用不确实的消息或者是虚假的消息误导金融机构。这是个罪名美国有,加拿大也有,所以引渡孟晚舟女士如果美国司法部认真一点的话,找到一个美国和加拿大的共同的罪名、罪行就可以引渡。

现在这个案件,有人说要审判很多年,有人说,这个事情就是不了了之,等等等等。我对这个进展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因为这个里面的审讯过程有很多的证据我们现在不知道。现在突然又有消息出来了,说孟晚舟有第八本护照,这个在法律上怎么去认定它?是有利于她还是不利于她,还是根本没什么用,不是什么决定性的因素?

首先,孟晚舟是否被引渡是一个程序性的行为,而不是对孟晚舟有罪和没罪的审判。而且,在两国中间法律可以接轨的情况之下,这个程序是可以不需要花那么多时间的。所以,我可以说呢,如果法官做出一个比较明快的判断:只要程序上基本符合,那孟晚舟引渡到美国来,他是可以做出这个决定的。

当然,这个引渡令最终要经过加拿大司法部长复核,他要审核一下。那么他审核的时候当然找出一些政治的理由,或者时间的理由让它拖一拖。然后,我不知道他具体怎么态度。司法部长就算是下达了命令,孟晚舟的律师也可以进行抗辩,但是这个抗辩的时间长短也是取决于加拿大政府的。

如我说讲,孟晚舟这个案件的审理,在加拿大的聆讯,主要是一些程序的问题,而不是一个认定它有罪和没罪的范畴,所以她的审讯不会在细节上纠缠太长。这个后来我也看到了,为什么当时对待孟晚舟的举证,法官采取比较宽容的态度?这是因为它是个程序性的听讯会,不是一个最终有罪没罪那种非常严肃的审理。

杨恒均被捕昭示2019年紧张气氛

这几天,另外一个事情引起大家特别的关注。澳大利亚的华人杨恒均先生,前往中国旅行的时候被中国的国家安全部门拘捕。杨恒均先生是一个在海外非常活跃,在中国大陆也非常活跃的一个主张民主的作家。他自己叫自己“民主小贩”,虽然知名度很高。

他的老师我也认识,他的澳大利亚的老师叫冯崇义。我接触过很多次冯先生。他是非常优秀的,而且为人很好的一位华人教授。但是,我对他这个学生杨恒均倒不是真的很熟悉。

在2016年,曾经有过短暂的公开接触:他开一个什么会,要我去讲几句话,然后我们又做一个采访,他介绍了一个人给我们采访,如此而已,跟他接触很少。听说他最近几年活跃在纽约,在纽约有很多活动,做什么事情我都不是很清楚,因为我不大参加社区的活动或者是民主、人权等运动。有媒体来问我,我真是不清楚。

但是有几点是必须要强调的:以杨恒均先生对中国政治的了解的程度,以他曾经在中国失踪的状况,在现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前往中国去旅行真是有一番勇气——确实是很勇敢。今年是2019年,是六四大屠杀30周年,也是中共建政70周年,而且经济下滑得如此严重,社会矛盾冲突很大。

中共在今年政法系统的会议,公安部长的会议,到习近平在前几天的省部级的主要领导干部的专题研讨班,都显示出来2019年对于中共来讲是充满风险的一年。所以,习近平才说,既要防止黑天鹅,又要防止灰犀牛,就是大概率和小概率的事件都要防备。

研究六四的学者陈小雅,本来她长期都是有出国访问的自由,都没有问题,突然之间就不能出国了。早一段时间的赵紫阳的祭日,1月17号,原来很多的民众是可以去的,但今年是如临大敌。我在几次节目里讲了,今年对异议人士的打压,对维权人士的打压,对民主人士的打压,或者对敏感人物的打压会达到一个高峰。

这有一点类似于1988年,或类似于1989年,但是有一点不同,1988年和1989年六四大屠杀之前,中国政府当时各种对待民众的抗议和反抗,游行示威的手段是比较松弛的。你可以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也可以说是高层之间有一些分歧。你也可以说呢,他们是没有经过这样一种大的“动乱”的一种心理准备,那个时候在天安门广场,他们说我们为什么要开枪啊?

有些内部的人讲,就是因为没有经验,橡皮子弹不够,只好开真枪了。那时候的学生,那个时候的知识分子也比较喜欢签名,喜欢聚会。然后学生也喜欢动不动就上个街了。

但是今天的情况,虽然非常地险恶,甚至民众,或者是一部分精英人士对政府的失望,那跟88年不能比。88年怎么讲,都还抱有一种希望,现在很多知识分子或者很多的民主人士,对中共已经不抱有希望了。彼此的敌意已经增加了。

但是,中共的准备,也是前所未有地增加了。这就是我跟大家讲的,2019年是非常紧张的一年,很多人可能会受到更多的打压。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相信杨恒均他是清楚这一点的。他能够去,很显然他是有一番雄心壮志,或者说,他认为他没什么事。所以,不管怎么样,希望安全部门或者是什么司法部门,找他只是问一问话,了解一些情况,发现没什么事,就放了。

但是呢,情况有一点不妙在于什么呢?在于今年的情况跟早几年杨恒均一度失踪的情况又有一点不同。今年的情况很特殊,中共是不是要通过杨恒均这个案子,进一步警示那些想有所动作的异议人士?多种因素都是存在的。

所以,对杨的处境,他在后面会怎么样,我没有能力去预估。因为,他的情况我不是很清楚,那么,他如此回到中国大陆去,我相信是有一番他的道理。但是,根据2019年这种政治的风险的情况来看,中共如果把杨恒均当成一个眼中钉的话,那有没有可能把他作为一个样板,来警示其他人?大家还要继续看。

因为,中共就是一个黑箱作业,不像孟晚舟女士这样的案件,我们可以通过公开的司法的审理去了解每一个阶段的进行。了解当事人的权利。中共通过1989年六四事件,通过苏联和东欧的变化,已经建立了,可能在世界上都是少有的,高度紧张的,防备各种意外事情发生的机制。

委内瑞拉:民主支撑下的民粹,民智造就成的民生

很多国家就没有像中共有这么强的权力,有这以多的资源,而且由于政体和民众的素质及背景不同,所以,总是有很多的地方,很多的国家的动荡不安。正在发生的委内瑞拉的这样一种政治的变化,我们还不能精确地说它是一场政变,但是,它是一场政治的变化。这一场政治的变化,每一分每一秒都可能会出乎意料之外。

委内瑞拉和中国的政体有非常大的不同。它在军事独裁政府之前,它就有一个选举,这个选举叫选美。所以,有人说,委内瑞拉的民主是从选美开始的。

现在军事独裁政府已经被推翻六十年,昨天前天是他们的纪念日,在这个纪念日里面出现了比较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未来几天会不会继续出现游行示威,我们还要继续观察。但是,在这个独裁政府被推翻之前,就有了选美,这个选美使委内瑞拉成为全世界没有任何国家可以比的,拥有那么多的环球小姐的冠军。因为,在这个国家,选美已经成为了一个巨大的产业,也成为了一个国家曾经繁荣的一个象征。

后来这个国家,由南美最富有的国家一直堕落下去,经济一塌糊涂,发展到现在是通货膨胀。早几天通货膨胀百分之多少?不是百分之百,是百分之一百万,后来发行了新的货币,那新的货币跟旧的货币一比,是十万比一。他们说,那个钱比洗手间的纸还不值钱。在津巴布韦是这种情况,在委内瑞拉也是这种情况。但是,选美仍然是这个国家人民的幻想。

通过选美,有很多的女孩子麻雀变凤凰;通过选美,人们有一种心理满足;通过选美,形成了一个晋升的基础;通过选美,形成了一个产业的链条。

但是,选美一点都没有使这个国家的女性受到尊重。恰恰相反,这个国家虽然有独立的司法,也属于一个民主政体的国家,但是这个国家一年死亡在家庭暴力方面的女性达到五百人,甚至更多。全国三千一百多万人口的国家,只有两个对女性提供家暴庇护的场所,而女性的未成年人的怀孕率,在南美国家是最高的。

繁荣的后面,有时候就隐藏着腐败。这一种情况在南美特别地明显。南美曾经出过经济陷阱的问题,有些国家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经济高速增长,然后就下滑到一定程度,从此以后就起不来——有时候是产业的问题,有时候是资源出了问题。

委内瑞拉就是全球石油价格一下跌,它的资源的优势就丧失了。所以,很多人在几十年以前就提出来,说中国经济的发展,要防止“南美的陷阱”。

实际上南美的陷阱,不光是“经济陷阱”,“政治陷阱”也是这样的。南美是很多国家的殖民地,欧洲很多国家的殖民地,西班牙、葡萄牙、英国,还有美国在后面支持。但是,它的民主总是搞得不伦不类。

推翻这个独裁政权六十年以后,委内瑞拉的政治反而出现了动荡,行使了这么多年的民主,民主并没有表现出它应有的纠错机制。民主反而给了民粹主义一个强有力的支撑。然后,培养了查韦斯这样的民粹英雄——以民主名义的独裁者。

委国动荡:各方的态度及干预可能性

昨天,我还跟陈小平先生在节目里面,已经对这些事情进行了一些介绍,我们了解到的委内瑞拉的情况很少,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对委内瑞拉的评估,底气不那么足。

我昨天跟陈小平博士就有一些分歧。我认为,昨天宣布的瓜伊多议长,他宣布成为临时的总统,虽然得到了美国、巴西、加拿大、欧盟等几十个国家的立即认可,其实,这种认可也没什么奇怪的。因为这些国家恰恰是那些不认可现在的总统马杜罗第二个任期的国家。

但是,这些国家之所以在一个临时政府,也不能叫临时政府,临时总统,还没有真正有效地控制这个国家的情况之下就承认这个总统,是因为它们急迫希望通过这一场的变革,能够使独裁者下台,能够使委内瑞拉的民主重新表现出它的品质。或者说,站在美国的利益的角度来讲,要使自己在南美收复失地,或者使自己跟中共阵地争夺中不居于下风,要开始扳回一城,那委内瑞拉就反映了美国的川普总统、彭斯副总统想需要推翻现在政权的急迫心情。

但是我讲了,现在的总统马杜罗,他仍然控制了司法,仍然控制了执法,仍然控制了政府,仍然控制了军队。虽然委内瑞拉的军队也不多,一个三千多万人的国家,十二万左右的军人。但是呢,就算是军人之间有一些零星的对马杜罗的叛变,支持新的政权,只要他的国防部长和他的军事的主要的将领固守,那马杜罗就有机会。

除非未来一段时间,他们看马杜罗政权要垮掉了,急于跳船,那当然,马杜罗很快就是里外夹击。但如果他们认为,只有跟马杜罗在一起,那局面发展还很难讲。

我们应该注意到,虽然有这么多的国家认可的新的临时总统,但是之前认可马杜罗的第二个任期的合法性的国家,也有一百一十多个,数量也不少。在这些国家里面,有中国,有俄罗斯,中国我们当然知道,这跟它的南美战略有关,要利用委内瑞拉的一些资源。或者说呢,在某种程度上,查韦斯成为了一个反美的急先锋以后,他们觉得是某种意识形态,其实意识形态也谈不上了——人家是民主国家。或者,站在反美的角度讲,有这么一个刺头,去挑战一下美国挺好的——中国有这么一种心理。

但是,从中国外交部的表态来看,似乎有一点模棱两可:在宪法之下,你们解决纠纷……这种东西,有一点也反映出来,中国现在这个国家安全委员会也好,中央外事委员会也好,或者是各路专家也好,他们对委内瑞拉这个政权没有把握度。因为没有把握度,所以才讲出一些模棱两可的话。但是就算是模棱两可的话,它也是没有承认新的临时政府和新的临时总统。俄罗斯站在了现任总统马杜罗的一边。

所以,我觉得这个局面也有可能会形成一个僵局。就算是马杜罗他没有胆量去抓捕议长,这个议长仍然会组织一批人去反抗和示威。但是,这个80后的小伙子,他毕竟没有行政资源给他支持,如果有一些零星的军队背叛了,然后或者是在更多的外援的帮助之下,那也许会夺得局面。当然,更主要的是靠马杜罗内部分裂才有可能促成瓜伊多这一点。

美国的角色呢?除了现在要承认新的临时总统,那对于现在的马杜罗来讲确实是致命的一击,因为这就意味着美国可以控制委内瑞拉的资产,它就不给现在的政府,而给这个新的临时的总统了。所以,马杜罗的日子啊,跟查韦斯那个时候还是不同,因为那个时候毕竟没有临时总统出来。

但是,美国会不会利用某一种借口或理由,派兵到委内瑞拉去呢?我觉得可能性应该也是很低。有的网友提出来,一个空降师。因为,美国也曾经在南美一些国家产生变化的时候,也找到某一种名义进入了这个国家,比如海地。

但是你真正进入了以后,不是说军事上能不能控制这个国家的问题,或者一时能不能支持一个傀儡政权的问题,而在于呢,这个国家怎么办?这个国家的国民的经济怎么办?它的政治的品质怎么建立起来?不是那么容易的。

派地面部队,风险大不说了,关键是有没有达到这样一种程度,让美国的民意会支持美国去派兵去?而且,中共我知道没有什么军事力量给予委内瑞拉太大的支持,但是俄罗斯是给了。俄罗斯是曾经有两架战机,可以载核导弹的战机,参加了委内瑞拉的军事演习还是军事活动。有没有飞走我也不知道,军事专家们会去了解一下。

总之呢,委内瑞拉的这个角色,中共的含糊其辞显示了他们没有把握,也显示了他们在国际外交上仍然想采取一种“赢了我再吃,输赢不确定的时候,我小心一点”的策略。这也显示出来中共不敢跟美国贸然形成敌对。俄罗斯在这方面就勇敢一些。这就是中国外交上有趣的地方。

而美国的力点在哪些地方呢?除了军事海上封闭,除了经济制裁,除了把国际上美国能够控制和影响的一些资产交给临时总统,但是这个临时总统要派人接啊。怎么来接这个钱,他有没有人?或者说空投或者运输某一些武器装备去。或者采取一些其它的手段去分解委内瑞拉的军队——曾经美国在埃及就干过。

但是,埃及的军人是受美国的影响很大,而委内瑞拉的军人好像受美国的影响比较小。总之啊,委内瑞拉的情况我们了解得不够,情况在每一分每一秒产生变化。所以,不仅仅要看《点点今天事》,请随时注意收看明镜电视节目。

谢谢大家。

结语

“孟晚舟这个案件的审理,她在加拿大的审讯不会在细节上纠缠太长。为什么当时对待孟晚舟的举证,法官采取比较宽容的态度?这是因为它是个程序性的听讯会,不是一个最终有罪没罪那种非常严肃的审理。

今年是2019年,是六四大屠杀30周年,也是中共建政70周年,而且经济下滑得如此严重,社会矛盾冲突很大。从今年政法系统的会议、公安部长的会议到习近平在前几天的省部级的主要领导干部的专题研讨班,都显示出来2019年对于中共来讲是充满风险的一年。所以,习近平才说,既要防止黑天鹅,又要防止灰犀牛,就是大概率和小概率的事件都要防备。

实际上南美的陷阱,不光是“经济陷阱”,“政治陷阱”也是这样的。南美是很多国家的殖民地,欧洲很多国家的殖民地,西班牙、葡萄牙、英国,还有美国在后面支持。但是,它的民主总是搞得不伦不类,行使了这么多年的民主,民主并没有表现出它应有的纠错机制。反而给了民粹主义一个强有力的支撑。然后,培养了查韦斯这样的民粹英雄——以民主名义的独裁者。

在某种程度上,查韦斯成为了一个反美的急先锋以后,中共觉得可以利用这种意识形态,其实意识形态也谈不上了——人家是民主国家。或者,站在反美的角度讲,有这么一个刺头,去挑战一下美国挺好的——中国有这么一种心理。

美国的力点在哪些地方呢?除了军事海上封闭,除了经济制裁,除了把国际上美国能够控制和影响的一些资产交给临时总统,或者说空投或者运输某一些武器装备去,或者采取一些其它的手段去分解委内瑞拉的军队——曾经美国在埃及就干过。但是,埃及的军人是受美国的影响很大,而委内瑞拉的军人好像受美国的影响比较小。

——何频(@nyhopin)

背景资料和相关报道

点点今天事 | 何频:孟晚舟案件-华为与中共表现两重天,外界不知的内情(20190122)



明镜现场 | 何频 陈小平:正在进行的委内瑞拉政变(20190123)



明镜人物 | 现总统马杜罗何去何从?和平离开后美国真会保平安?(20190123)



新闻时时报 | 委内瑞拉变天投美国,中国几百亿又是竹篮打水?(20190123)



明镜人物 | 掀翻委内瑞拉政局的“八零后”:胡安·瓜伊多(20190123)



新闻时时报|委内瑞拉总统闹双胞,多国跟进美国承认临时总统;首都城区爆枪击冲突酿16死 (20190124)



明镜焦点 | 委内瑞拉人的真实生活:一杯咖啡的功夫物价大涨(2019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