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案件:华为与中共表现两重天

孟晚舟被捕之后,华为的反应与任正非的讲话,都表现了一个世界大企业的风度。相比之下,中共外交系统却是气势汹汹,甚至以乱抓人、乱判人死刑报复,明显在印证华为与中共的特殊关系,这其中有没有外界不知的内情?

导语

  • 孟晚舟女士的引渡听证会,更多是程序上的辩论,除非美国提交的引渡文件有不可忽视的漏洞,否则孟被引渡到纽约不用太长时间。

  • 孟晚舟被捕之后,华为的反应与任正非的讲话,都表现了一个世界大企业的风度,相比之下,中共外交系统却是气势凶凶,中共甚至以乱抓人、乱判人死刑报复,明显在印证华为与中共的特殊关系,这其中有没有外界不知的内情?

  • 加拿大很长时间是中共外交缓冲地带,为什么习近平不访问,为什么这次闹到了死角?加拿大华人又是如何站位? 川普会不会干预此案?他有权力吗?

引言:大新闻背后的加拿大政治报界

大家好。昨天加拿大的《环球邮报》引述加拿大驻美国大使的话说,美国已经确认将会即将引渡华为的财务长孟晚舟女士。从加拿大到美国,这条消息引起很多人的关注。

首先,加拿大驻美国大使这个身份,毫无疑问是很权威的,因为他就是代表美国多方进行交流的,是在加拿大最高的全权代表,所以他的话有很高的可信度。尽管现在美国的政府很多部门关门了,但是,因为1月30号是美国向加拿大引渡孟晚舟最后期限,所以时间无论如何不能拖下去。也就是说,在未来几天之内,美国会向加拿大发出引渡令,这种可能性非常大。

《环球邮报》也是一份非常受尊重的,久负盛名的加拿大媒体,说它是加拿大第一号媒体也不为过。加拿大全国性的报纸,历史最悠久的是《环球邮报》。它曾经有一位非常优秀的华裔记者叫黄明珍。在1980年代时候,曾经是驻北京的记者,表现非常优秀,尤其在1989年六四大屠杀中间,有一系列优秀的报导。

当时加拿大的华人经常都跟我讲,这个黄明珍的情况,以她为骄傲。不过呢,最近也有一些华裔记者表现出他们的专业精神,像《多伦多星报》的记者赵淇欣女士。好像同时在温哥华也拥有一份叫《温哥华星报》。

她原来好像是法新社驻北京的记者,后来是空气的原因还是什么原因,回到了加拿大。与黄明珍一样,她也是一个非常专业的华裔女记者。《多伦多星报》(<Toronto Star>),好像是在加拿大算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但是相比严肃性来讲,《多伦多星报》介于《太阳报》和《环球邮报》之间。

有两份全国性严肃性的政治大报——《环球邮报》历史很悠久,总部是在多伦多;另外一份报纸是叫《国家邮报》,好像总部是在加拿大的首都渥太华。但是相比之下,它就年轻很多。当然《国家邮报》好像偶尔也出来一些受人关注的国际新闻。

孟晚舟这个事情,自从发生以来就引起各方面的活动,而通过各方面的表现呢,我们也可以看到全球不同的政治生态和外交生态。

华为在此次危机中的专业表现

这个事情发生了以后,我们看到了中国外交部的表态和华为的表态。从华为的官方一系列的表态,到最近的任正非先生的谈话,都可以显示出来华为不愧为是一个国际大型企业——不但表现出应有的职业气质与大气,而且很有专业的精神。

就算是他们的最重要的领导人物之一被加拿大司法逮捕并司法拘留,而且现在属于保释——自我设置监狱的保释在外,美国马上又要引渡孟晚舟,但华为的表态从开始到现在表现都是有分寸的,都是尊重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的,而且相信加拿大和美国法律会给予公正的审判。这是作为一个国际性企业的最专业的标准的反映,尽管他们内心世界不管怎么煎熬。

表现令人尊重的,还包括任正非先生的讲话。虽然我没有看全文,但是从媒体所摘录的部分来看,我觉得不管它的背景最终证明是什么样,华为能够走到今天,与这位非常杰出的领导人密切相关。

华为是不是一个间谍机构,我们已经看到了非常多的媒体报导。但是从这些媒体报导里面,我们也很清楚地看到一点,任何间谍的指控都没有通过司法最终认定,包括最近在波兰被捕王伟晶先生,对他的司法审判都没有进行。

华为当然与他进行了切割,认为这是王伟晶个人的事务,违反了华为一个雇员应该遵守的规范。同时呢,王伟晶先生自己也做出了辩护,他说他不是间谍。那么他是不是间谍,波兰方面在三个月左右就应该让我们看到司法很明显的进程。

那华为是不是一个间谍机构?华为是不是中国军方的机构?华为有没有违反美国的长臂法?有没有违反联合国的一些禁令或者是国际上某一些规则?通过孟晚舟这个案件的审理,我们会有非常好的机会来认定,而不是简单地通过一个政府部门的报告,或者是媒体的报导去认定。

我们也更习惯于像华为一样的,我们尊重和相信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它们独立的审判。虽然加拿大的法律和美国的法律不可能是完美的,不可能是每一个案子审定就一定是符合我们的预期,或者是符合公众的标准,但是它们独立运作的能力,独立运作的精神是解决加拿大和美国各种问题的一个基础,同时也是因为有了这种独立的司法,使他们能够和现在的国际政治文明进行接轨。也正是因为两国之间的法律基本原则接轨,这也使加拿大政府可以遵从了美国当时逮捕孟晚舟的要求。

在未来的审讯中间,除非加拿大的法官发现美国引渡令是有一些问题的,否则加拿大很可能同意将孟晚舟引渡到美国。至于孟晚舟最终有没有罪或者是怎么审理,这个不可能是通过加拿大这么一个引渡法庭的庭讯就能够完全甄别的。

美国的司法不像中国的司法,都是一些模糊含糊其词的东西。中国法官可能会让非常重大的案子一两天就审判出来。美国的法律程序本身就会走漫长的日子,那具体的审判,有时候日子就要更长。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和加拿大的很多司法都采取这种和解的原则——主要是节省司法资源。

在这种审判情况之下,加拿大的引渡法庭它所引的原则,还不是说确定孟晚舟女士有没有罪,而是加拿大和美国之间的这种引渡关系符不符合引用到孟晚舟女士身上来。

首先,美加有一些原则是接轨的,比如说加拿大是一个没有死刑的国家,那么它就要确保孟晚舟要被引渡以后免于被判死刑。这就类似于规范的对接,是未来庭讯的一个看点。他们将要在法庭上面进行辩论的内容,当然我不知道。孟晚舟女士的律师团队有没有准备好?有没有从一些法律的程序上找出加拿大执法的问题?找出加拿大司法的问题?或者找出美国引渡孟晚舟女士的法律条文中,或者从它的指控中间,有没有程序上的问题?

程序上的瑕玼是孟晚舟女士能不能免于被引渡的根本法律依据。此案是在2月6号左右进行聆讯。那么,这个引渡令一旦发出来以后,我们将会从这个聆讯里面看到更多的法律细节。

穷形尽相的的中国政府与官员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对孟晚舟女士的处理,完全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完全丧失了外交应有的礼仪和风范。所以,我曾经批评过这个外交部在中国外交事务的行为,完全像一个“断交部”。当然以现在中国这种大国,没有几个国家敢跟中国断交,除非有一些小国,为了金钱的原因倒向台湾,否则的话不太可能跟中国断交。

但是中国外交部这种恶劣态度,无论是从外交部长王毅,还是从中国驻加拿大的卢大使,还是外交部的发言人,一副一副地无视法律无视别国基本上的独立司法这么一种政治文明的状况,用非常野蛮粗暴的语言来对待加拿大。

这种行为,又加上了对加拿大公民进行了报复性的逮捕——一位前外交官,现在的商人被无辜地逮捕,还有一位本来已经被轻判的人,在二审期间居然加重了,把他变成一个死刑。同时,用非常野蛮粗暴的语言来对待加拿大。这样一种行为使人非常怀疑,使人非常惊讶。这是因为中国的外交官完全没有一点现代文明意识?还是他们有意地把华为这个案件炒作成让全世界都知道的事件?

都知道华为好像跟中国政府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否则的话,用如此的重手去救一个被西方国家抓捕的中国公民,这不是第一例。这样的例子多了,从司法的瑕疵来讲,有一些时候在西方国家被逮捕的中国公民比孟晚舟女士更容易找出破绽出来,而中国的外交部似乎没有使那么大的力去营救。

为什么在孟晚舟这个事情上使这么大的力呢?好像比当年对赖昌星要引渡回中国去用力还要大,这一点就使人有疑惑。这点疑惑是什么原因呢?是有意地把华为和中国政府绑在一起?还是他们觉得孟晚舟不能去美国引渡——孟晚舟如果在美国被审判了,那就非常不利——孟晚舟好像在法律上要泄露出什么东西出来。

中国的紧张的原因在什么地方?现在还是个谜。它最近几年一贯的粗暴已经习惯了?因为最近几年中国有钱了,企业财大气粗了?还是还有其它原因?

但是,还有一点原因,这跟加拿大本身也是有关系。加拿大是一个民主国家,它的政党经常进行轮替,而政党们对中国的态度,这几十年来是一下子好,一下子又不好。在六四大屠杀以后,或者是在中美建交之前,其实加拿大都成为中共非常重要的,对美国和中南美洲或者甚至是全球外交的一个缓冲地带。

六四事件以后,中共很多的高级领导人不能到美国来访问。但是,他们访问了加拿大。甚至因为不能到美国来,于是不得不经过加拿大再飞到墨西哥。当然,飞机从美国领空飞过,也可以说是对美国进行了飞行访问。这些人,至少我所知道的常委里面,就有朱镕基、李鹏、乔石。那么,到了后来,加拿大有一个总理对中国的外交有很多的批评,引起中国政府对加拿大的态度的变化。

而且呢,中国的外交部长王毅,在加拿大的一番讲话,还记得么?痛斥一个记者怎么怎么样。那一副脸色呀,我作为一个中国人,真的是感觉到很羞耻。

训斥记者,就是一个流氓政治家的基本表演——邓小平是这样,江泽民是这样,李肇星当大使的时候,也是这样。王毅也学了这一套。记者这个行业,每天要对付很多新闻。有的记者还很年轻,有的记者对采访的事情未必那么地了解,有些记者,一下子一天要跑好几场,他们会问很多的问题,未必一定是专家,未必一定是学者。有时候,记者就是代表一个无知的民众去问的,代表不了解情况的人问的。问题当然不专业,这个是很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这个时候,一些政客就高高在上去训斥这个记者。

我经常对每一个训斥记者的官员感到非常地不满,非常地愤怒。那么,我们看到了中加关系的恶劣的程度。最近几年不仅仅是孟晚舟事件,就是在孟晚舟事件之前,加拿大的特鲁多总理对中共已经表现出非常友好的姿态。但是呢,习近平去南美这么多国家很多次了,去美国也好几次了,但原来中共最高领导人经常选择访问的加拿大,习近平竟然没有去过。

向“亲”还是向“理”?部分加籍华人身口不一

加拿大的移民的华人在中加关系中间,其实已经成为了一个夹心饼。本来这些华人是基于安全的原因,基于他们向往更舒适的生活环境的原因,或者基于其它的某一些经济原因到了加拿大。

入籍加拿大,本来就是应该认同加拿大的法律,认同加拿大的价值,在对加拿大的价值认同基础之上,你当然发表任何言论。这都是自由的,没有问题,就像孟晚舟女士的保释令,有一些人在外面为孟晚舟女士喊冤,认为她是被冤枉的,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在法庭之外,你表达言论没有问题,你去支持孟晚舟也好,去反对孟晚舟也好,没有问题。但是,有些人举起了五星红旗,如果有的人过多地引入中国政府的力量,就使加拿大的华人在加拿大的角色就变得令人疑惑起来。

你是移民加拿大,遵守了加拿大的法律,是以加拿大为你的荣耀和遵守的第一个国家?还是你认为你的母国,你曾经生活过的中国才是你最重要的靠山呢?在这样一种人格分裂的状况中间,不仅仅使自己的角色尴尬起来,同时也使加拿大人感觉到疑惑。

当然,我相信,加拿大的法律和美国的法律是一样的,对言论相当地宽容,一般不予追究。但是,那些言论对整体华人的形象当然是有一种伤害。同时,你在中加关系恶化的情况之下,你这个加拿大的华人,你跑回中国去,你会不会成为中国的人质呢?会不会在中国又觉得担惊受怕,怕中国政府收拾你呢?

所以,华人的移民,在新一拨的移民里面,跟过去国家的移民有很大不同,过多地跟原来的国家的纠葛,使他没办法真正沉下来,成为一个当地的居民,融入当地的主流价值、主流生活。其实移民自己回也回不去:要么你就真正放弃加拿大身份,觉得那个加拿大天气太冷了,不像原来想像得那么好,放弃加拿大身份回到中国去生活,这也算人生的一个选择。但是,如果你选举了加拿大,然后又心向中国,那确实人格比较分裂。

孟案牵动大家一起“提高知识水平”

那么加拿大的孟晚舟的这个案子,按照我的理解,按照我的初步估计,从程序上来讲,加拿大应该提不出特别的理由去反对孟晚舟被引渡到美国。在技术上来讲,除非现在川普政府很不认真,川普政府现在缺人手,因为川普政府现在也在关门期间,影响了正常的运作。或者说,出现了非常多的法律瑕疵,让加拿大的法官认为孟晚舟不能被引渡。否则的话,被引渡的可能性是非常之大的。

当然,川普有权给予特殊的命令,要求司法部不引渡了。这样的话,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孟晚舟松了一口气,加拿大也松了一口气。当然,美国是丢了脸,因为,美国这样严肃地要求一个国家帮你逮捕一个人,然后在后面不了了之。

得承认,美国现在在国际上的声望受到非常大的伤害。这个伤害已经不止是加拿大了,欧洲非常明显,亚洲也非常明显。美国作为一个国际领袖,我不认为现在这种伤害会使它不成为领袖。因为,国际社会还找不出像这样一个国家这么有力量,而且符合人类文明的价值观。虽然它的民主的排名不是在全世界是最顶尖的,但仍然是民主和自由和人权价值最有力量的保护者。要修复美国在国际上的形象,确实是需要花一些时间。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被引渡来了以后,从司法的程序来讲,起诉有问题。那么,孟晚舟的律师可以反击回去。或者,未来的审理过程最终证明孟晚舟女士无罪。或者说,川普可能为了他认为的国家利益,把孟晚舟女士给免予起诉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哪一些事情是符合法律的,哪一些事情是不符合法律的?或者说,在这个法律过程中间,各方是怎么表现的?不仅仅我要需要学习,我相信包括川普在内,包括加拿大的总理,甚至包括一些法律专家,都需要在这个过程中间走一步看一步。因为,有很多法律的案例要被翻出来。有某一些历史的表现,法律的游戏会变得更有趣,或者是更加考虑被告或其他人的相关权益。所以,这是我们能够看到的关于美加司法的最好的一个案例,很多的变数取决于法律过程的推进。

好了,今天的《点点今天事》就到这个地方,谢谢大家。

结语

“从华为的官方一系列的表态,到最近的任正非先生的谈话,都可以显示出来华为不愧为是一个国际大型企业——不但表现出应有的职业气质与大气,而且很有专业的精神。就算是他们的最重要的领导人物之一被加拿大司法逮捕并司法拘留,而且现在属于保释——自我设置监狱的保释在外,美国马上又要引渡孟晚舟,但华为的表态从开始到现在表现都是有分寸的,都是尊重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的,而且相信加拿大和美国法律会给予公正的审判。

中国政府对孟晚舟女士的处理,完全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完全丧失了外交应有的礼仪和风范。无论是从外交部长王毅,还是从中国驻加拿大的卢大使,还是外交部的发言人,一副一副地无视法律无视别国基本上的独立司法这么一种政治文明的状况,用非常野蛮粗暴的语言来对待加拿大。

在六四大屠杀以后,或者是在中美建交之前,其实加拿大都成为中共非常重要的,对美国和中南美洲外交的一个缓冲地带。六四事件以后,中共很多的高级领导人不能到美国来访问。但是,他们访问了加拿大。甚至因为不能到美国来,于是不得不经过加拿大再飞到墨西哥。

华人的移民,在新一拨的移民里面,跟过去国家的移民有很大不同——过多地跟原来的国家的纠葛,使他没办法真正沉下来,成为一个当地的居民,融入当地的主流价值、主流生活。

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哪一些事情是符合法律的,哪一些事情是不符合法律的?或者说,在这个法律过程中间,各方是怎么表现的?不仅仅我要需要学习,我相信包括川普在内,包括加拿大的总理,甚至包括一些法律专家,都需要在这个过程中间走一步看一步。”

——何频(@nyhopin)

背景资料和相关报道

点点今天事 | 何频:谁可以救出孟晚舟?华为将何为,川普是否干预(20181206)



点点今天事 | 何频:孟晚舟案意外走向 - 官商内幕随时曝光,华为与中共紧张,大批权贵恐慌(20181208)



明镜连线|纪硕鸣:美国引渡孟晚舟,北京不会善罢干休(20190122)



明镜书刊 | 孟晚舟案很可能节外生枝,而且枝比干问题还严重(20181222)



明镜焦点 | 回应孟晚舟案和华为危机?习近平:既要斗争又要确保人员安全(20190121)



新闻时时报|若禁华为5G后果自负,中国驻加大使大呛渥太华(20190118)



明镜焦点 | 对孟晚舟案,华为和加拿大立场神奇一致了(20180122)



明镜之声|终于承认!中国逮捕加拿大公民是为了报复;短视频连“弹幕”都要审?!中国模式创造就业岗位;左派学生持续遭打压退学;香港《国歌法》草案争议空降(20190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