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投降派也要裝“鷹派”,美國鷹派讓川普無法舉起大棒

美國貿易代表和財政部長終於和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和商務部長鐘山通了電話。有趣的是,此前的電話談判鈡山并未出現。這次意外出現,是增加劉鶴的力量?還是其他願意?

鐘山是習近平在浙江的老部下,嚴格意義上是個服裝商。他對國際貿易談判并不是那麽熟悉。這個關頭,黨爲什麽要派他高調參與談判,而不是之前所傳言的俞建華扮演更明顯的角色?當然,一方面是對等緣故:鐘山是部長,而俞建華只是副部長。

目前,沒有什麽意外的好消息或特別的壞消息傳來。中美貿易談判,我此前講過,將會變成一個長期性的糾纏。今天庫德羅似乎呼應了我的説法。他説中美貿易談判可能“永遠不會達成協議”。

爲什麽會出現這種情況?很多川普總統的支持者不願意面對:川普在G20會議上做出了很大的讓步。後來的情況越來越明顯:妥協讓步的主要是川普,習近平反而非常謹慎,甚至表現出了某種强硬的姿態。連最容易的農產品訂單,也變成了某種“釣魚”方式:川普讓步一點,中國便多購買一些農產品。

這似乎與阿根廷的會面有很大不同。當時,習近平準備了40多頁的貿易協議問題。爲什麽後來情勢變了?我認爲:美國鷹派太急於乘勝追擊,要把中國逼向死角。寄希望於從結構上徹底改變中國,提出了一些中國根本不可能接受的條件,低估了中國經濟、全球供應鏈千絲萬縷的影響和聯係,本質上是“書生論政”。

其實,中美貿易的不平衡問題并沒有那麽複雜。并不像川普總統所言:中國占了多大的便宜云云。美國是一個以創新為主要價值的國家,在過去全球化的過程中,美國的創新能力得以充分發揮,汲取了最大的價值。中國當然從WTO和全球體系獲利,也理應理順兩國貿易關係中不對等之処。

然而面對美國鷹派的不斷加碼,習近平“認清單”的軟化立場在黨内引起反彈。他選擇轉而强硬,是無奈之舉,也是自保選擇。中共權力鬥爭的基本特徵是:對外强硬的一派總是容易占上風。如果强硬派和溫和派各占一半,最高領導人選擇强硬派,政治風險更小。

中美貿易談判的本質是什麽?政治局委員達成了共識:就是美國在壓制中國崛起。這個共識一旦達成,妥協就失去了意義。從現實角度,他們認爲:與其被美國逼上死路,不如放手一搏。如果無限讓步下去,連政權也會受到威脅。

美國鷹派沒有想到的是,美國國内企業——這些全球產業鏈上的關鍵節點,首先遭到了貿易戰的打擊。這些美國企業寫信給川普和其他官員,提出訴求,希望儘快解決中美貿易摩擦。川普心裏當然明白:他面臨2020年大選,需要穩定國内基本盤。聯邦政府的農業補助畢竟不是長久之策。

川普面臨著真實的經濟壓力,他也越來越感受到中美貿易的相互捆綁。在這種情況下,他做出讓步也不足爲奇。中美貿易戰一旦失控,美國當然會受到巨大傷害——這是沒有任何疑問的。即使美國可以把生產鏈轉移到中國之外的其他地區,這個調整也伴隨了强烈的陣痛。

這種糾纏會相當長期化。但是,雙方還在對話,并沒有撕破臉,川普和習近平還是“好朋友”。這樣複雜而看似矛盾的關係讓僵局不至失控,但短期内也很難看到轉機。

因此我半開玩笑:禍都是鷹派引起的!中國鷹派把習近平放在火上烤,讓他無從讓步妥協;而美國鷹派高估了自己的實力,固化了中國破釜沉舟的强硬決心,讓川普無法舉起大棒讓中國“就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