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嫡系陈敏尔很尴尬,将责任推给薄熙来孙政才,重庆GDP落后全国

  
0:00
-20:56

一度被认为是习近平接班人的陈敏尔很尴尬,重庆2018年GDP只有6%,低於全国平均值。而中共官媒为之解脱,说是薄熙来、王立军打压民营经济,孙政才懒政怠政所致。 事实当然不是这样,在贺国强、汪洋之後迎来的薄熙来,能将重庆GDP拉到17%多,主要原因在於黄奇帆利用土地储备,建立八大融资平台,获得巨额投资。但固定投资额占GDP比值在2015年到了98%。 这种疯狂的低质高速增长必然难以为继。但是,连续将两任市委书记打成贪官,其团队的人马遭到毁灭性打击,人心惶惶,无人出力也是重要背景。 就个人魅力、能力、人气而言,陈敏尔也比薄熙来甚至孙政才相差甚远。 还是有人看好陈敏尔的未来,就因为他是习近平的嫡系?

陈敏尔:曾经炙手可热 如今掉入泥潭

习近平的嫡系陈敏尔现在有一点尴尬,因为重庆在他主政期间GDP的增长2018年是6%,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陈敏尔早几年那是非常热门的人物,因为他被认为是习近平的接班人。他早年是从绍兴一步一步走上来,当过绍兴的常务副市长,后来成为《浙江日报》的社长,这时候,习近平的文章听说就是他当社长期间发的比较多,后来成为《之江新语》的一个主要来源。

陈敏尔成为浙江省委宣传部长,后来接替赵克志成为贵州省省长。没有想到几年之后,赵克志这样一个贵州省委书记反而没有成为政治局委员。而陈敏尔先是接替了赵克志的职务,赵克志调到河北,当了河北省委书记,现在是公安部长、国务委员,也属于国家二级领导人。相比之下,陈敏尔是成为贵州省委书记,那简直是一时炙热到什么程度。这样一个贵州这样偏僻的省份,不但引来了全国各地的投资者,而且引来了国际的投资者。因为大家都看重他,传说他有可能会成为中共未来的总书记。虽然十九大他没有进政治局常委,但是他还是进了政治局委员,而且把他放到了一个四个直辖市里最艰难一个直辖市。这个直辖市考验着陈敏尔的能力,考验着他的智慧,也可能决定了他未来会不会成为中共的一个主要领导人,或者是领导层里面的人之一。

重庆本来属于四川的一个重要的城市,后来变成了一个直辖市,已经出了好几个政治局委员,甚至出了两个常委。贺国强从福建就这么到重庆,经过几年以后,当过中组部长然后成为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汪洋从重庆以后到了广东,然后从广东升到了北京当副总理、政治局委员,现在是全国政协主席、政治局常委。这一次两会期间他和习近平互动比较多,也引起很多议论。

薄熙来的重庆奇迹

现在重庆现在出现这样一个GDP的下滑,当然可以找到很多理由。中国新闻周刊(中新社办的一个刊物,现在中新社不知道归属哪个部门。因为侨办已经是名存实亡,已经成为统战部下面的一个机构,中新社是不是也变成了统战部的一个媒体,我没有去查,也没有去问中新社的朋友)就做了一个解释,或者是为陈敏尔做了一个解脱:之所以重庆GDP下滑,就是因为过去在薄熙来时代、王立军时代,他们打击民营经济;到了孙政才时代,又是懒政怠政、不作为,所以就引起了这些后患;而且个别领导人在过去的GDP里面作假,所以现在是挤水,挤水孙政才薄熙来他们遗留的问题。

是不是事实呢?严格意义来讲,是一部分事实,但是根本的原因不在这里。根本的原因不在于是打击民营经济,这个讲错了。而是在薄熙来、黄奇帆时期,是GDP本身的不正常,不是泡沫或者是作假的问题。那么在2007年开始的薄熙来时期,前任汪洋执政的时候,GDP的增长就已经达到14%、15%,已经比较高了。2007年薄熙来就很快把它变成了15%,两年以后升到了最近几十年以来重庆GDP增长最高的速度,17%点多,那是2010年。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种状况?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薄熙来的个人魅力,他的领导才干,他所制造的重庆这么一个巨大的气场,所以很多的投资者都赶往重庆去投资。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在那个时候,黄奇帆去重庆之后做了一个关键性的动作,就是土地储备。大家都知道,土地储备是地方财政发财的一个最主要来源。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靠两个支柱:一就是银行的钱,第二就是土地。银行的钱是从中央来,土地也是从地方来。地方政府不能往中央要钱,那怎么搞到钱呢?重庆地方政府采取的方式,就是建立了八大融资平台,以政府土地作为担保。

重庆是一个工业性的城市,储备的土地比较多。当时候黄奇帆就把这部份土地用低价以政府把它据为己有,把其他的小开发商一个一个打发掉,然后政府用这个四十万亩土地作为抵押进行这么一个融资平台。八大融资平台建立了,然后让其它部门、其它区县参与这个游戏,但是平台的债务由这个八大融资平台进行统一管理。这样的话,就没有出现像原来其它省市那样出现的非常混乱的状况。温家宝那个四万亿出来以后,各个地方争相的要钱弄钱,建立了各自融资平台,都变得非常混乱。重庆在黄奇帆薄熙来领导之下控制得比较好,这个融资平台吸引了巨大的投资,但是也使固定投资的比例继续地攀高。在汪洋时代算比较正常的,固定投资的比例在GDP里面大概占70%。到了后来薄熙来时代占了90%几,到了GDP增长达到17%的那一年好像是已经达到了98%点几,已经是非常之高了。这样一个靠投资来拉动GDP的增长,实际上使经济发展没办法真正持续下去,这个才是泡沫的根本原因。

那个时候,薄熙来的唱红打黑虽然打击了民营经济、民营企业,但不是一个主要的原因。现在不要借这个原因来把罪错算在王立军或薄熙来头上。因为民营经济在当时的情况之下,尤其是到了习近平时代,打压民营经济是一个全国性的政策。在薄熙来时代,打压民营经济还没有达到后来习近平上台时候这么一种严重的程度,国进民退的口号还没有那么完全反映出来,没有喊出来。薄熙来时候这样一种追求经济高速的增长当时也是一种全国性的现象,因为有了这样的融资平台,用融资的名义往中央要钱,以融资的名义吸引各种投资,加上薄熙来本身的人气,那当然就造成了这样一个高速的增长。

薄熙来这个人确确实实有超过一般人的脑子,我一些朋友跟他相当地熟,早期也参与了一些重庆的投资。举一个例子来说,我的朋友当时准备投资高尔夫球场,中央有一些政策,比如说有多少多少洞才可以,不能建太大的高尔夫球场。如果你建得太大的话就不能批准,因为占用土地太多。朋友参与去投资的时候,说建高尔夫球场太小了,不行。薄熙来说没问题呀,我们符合中央的要求,把三个小的高尔夫球场建起来,然后彼此再连在一起,既没有违背中央的政策,同时又满足了你们的投资要求规模。大家明白了吧?就是说他把三个小的各自符合中央政策的高尔夫球场连在一起建。当然,后来有没有建起来我也没管这个事。但是我的朋友就特别赞扬,薄熙来了不起。他确实有一些创新的精神,他确实非常地勤奋,也确确实实能够把各路的关系拉上来,很有人气,他能够凝聚人气。至于他做得对不对,有没有被监督,最终他个人的作风怎么样,那是另外一个话题。所以当时GDP的高速增长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的人气,然后加上黄奇帆的想法和做法。两个人结合在一起,就实现了GDP这样一个高速增长。

孙政才的重庆困境

到了孙政才时期,孙政才实际上是非常难为的。因为当时重庆整个人气没有了,而且要清理薄熙来的余毒。什么余毒啊?就是把薄熙来原来在重庆干活的这些干部官员一个一个抓起来,一个一个调职,一个一个让他们退休或者停职检查。你去想一想,重庆那么一个班子是在薄熙来时候建立起来的,你现在孙政才要把这个班子给抄掉,孙政才怎么能够有所作为呢?很难啊。所以孙政才学谁的办法?学张德江的办法——表面上批判薄熙来,实际上还没有把薄熙来的这些势力,薄熙来用的这些人全部给清理掉,清理得比较少、比较慢。可是张德江在这里只是过渡了一下就可以走啊,孙政才留下来了。你也不能不有所作为,也不敢大作为,因为大作为也出差错。但是没有想到,他名声太大,被认为是未来的总理人选,甚至是总书记人选,这一下子最终也被敲掉了。

元气大伤:陈敏尔的光环不管用

重庆短短几年先后敲掉两个书记,你说下面的官员谁不人心惶惶?有哪一个投资商人敢到这么一个不确定的地方来投资啊?陈敏尔就算是有很多的光环,有很多的希望,很多人也不敢再像对贵州那个地方那么大的一个冒险。一个是重庆这个盘子太大,不像贵州那个地方投资本来就不多,你扔点钱、扔点项目去还可以听到水的响声。你在重庆就比较困难,重庆原来的盘子就比较大。所以这也是陈敏尔很难为的一个地方,这也就是很多地方进行对一把手的惩罚、反贪,把他们抓起来造成的一个后果。

其实,这种情况在很多年以前在福建就产生过。当年的朱镕基气势汹汹地收拾远华案,一系列的福建的官员,从厦门、福州到省委、省政府,很多部门的官员都被抓进去了或者被审查了,福建的经济后来变得一塌糊涂。后来就得出了一个教训,如果你发现一个地方有贪污腐败问题,市长和市委书记或省长和省委书记都有问题,那就抓省长或者抓市长。这样的话,你大的盘子不会动。但是重庆呢,抓的是市委书记,而且是连续两任市委书记。所以你陈敏尔到那里去谁给他干活?没人干活,没有人敢干活,没人愿意干活。

陈敏尔相对于孙政才和薄熙来,根据我的重庆官场或者商场的朋友讲,个人魅力、能力,对政局的掌握程度,对经济的熟悉的程度,虽然陈敏尔来自浙江,但是不如孙政才,跟薄熙来就没办法比。北京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从成都调过来一个唐良智,现在是重庆市长吧?这个人是在武汉起来的,从襄樊后来到了武汉当市长。因为他在武汉特别重要的一个政绩就是重视工业的发展,他说武汉从张之洞开始就不仅是要重视贸易,也重视工业。然后还从广州市委书记调去了任学锋,任学锋也是从天津到广州,从广州到重庆,让两个副书记——其中一个是市长,一个是专职副书记,来辅助陈敏尔把重庆的经济弄起来。但是薄熙来当年的魅力实在太大,陈敏尔没有这么大的魅力,孙政才虽然魅力不如薄熙来,但是孙政才的才干毕竟在北京混过、中央混过,也在吉林混过,算有一些人脉关系,对经济也有他的一套。

陈敏尔严格意义上是一个宣传干部,是一个政工干部,而重庆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一个经济的问题。重庆这样一个有这么好的工业基础的一个地方,你低于了全国的GDP的增长水平,是怎么都说不过去的。你的汽车现在已经到了一种什么程度?汽车你的支柱性的工业之一,你销售量已经下降了多少?50%还是多少?非常大的一个比例。重庆要怎么振作起来?当然制造泡沫是一个比较快速的方式,中央的某一种政策的倾斜或者是一些特殊的人帮忙,就像陈敏尔在贵州,因为有了一个所谓的接班人之说,所以大家都敢去投资,现在好像重庆还没有达到这样一种程度。所以陈敏尔现在比较尴尬,比较着急。

结语

“陈敏尔是成为贵州省委书记,那简直是一时炙热到什么程度。这样一个贵州这样偏僻的省份,不但引来了全国各地的投资者,而且引来了国际的投资者。因为大家都看重他,传说他有可能会成为中共未来的总书记。现在他到了一个四个直辖市里最艰难一个直辖市,这个直辖市考验着陈敏尔的能力,考验着他的智慧,也可能决定了他未来会不会成为中共的一个主要领导人,或者是领导层里面的人之一。

现在重庆现在出现这样一个GDP的下滑,根本的原因不在于是打击民营经济,这个讲错了。而是在薄熙来、黄奇帆时期,是GDP本身的不正常,不是泡沫或者是作假的问题。薄熙来的个人魅力,他的领导才干,他所制造的重庆这么一个巨大的气场,所以很多的投资者都赶往重庆去投资。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在那个时候,黄奇帆去重庆之后做了一个关键性的动作,就是土地储备。

陈敏尔相对于孙政才和薄熙来,个人魅力、能力,对政局的掌握程度,对经济的熟悉的程度,不如孙政才,跟薄熙来就没办法比。北京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从成都调过来一个唐良智,然后还从广州调去了任学锋来辅助陈敏尔把重庆的经济弄起来。但是薄熙来当年的魅力实在太大,陈敏尔没有这么大的魅力。”

——何频(@nyhopin)

背景资料和相关报道

明镜人物 | 陨落的政治明星:孙政才与薄熙来有何异同?(20180510)

点点今天事 | 何频:王岐山抓住了孙政才什么问题?(20170720)

点点今天事 | 何频:中国政治高速劣质化,消除薄熙来的余毒,习近平的初心是什么初心,政变在什么情况下发生(20180830)

新闻时时报|孙政才落马以来,重庆已查处105名干部(20181014)

点点今天事 | 何频:陈敏尔出任重庆市委书记,凭什么?(2017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