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版 | 中国股市使希望再升,过度投机制造黑洞

中国股市使希望再升,过度投机制造黑洞,商人失望经济学家看衰的真实与误判;美国动作太急后患无穷,委国重新选举解套;川金终战共识可成,东北亚和平在望

内容梗概

  • 尽管中国经济学家普遍看衰,企业家也觉得前途无望。但放在世界框架看,中国市场不象中国人自认的那么不堪。中美贸易战也使很多人误判,他们既希望川普给中共压力,又不相信贸易谈判会达成协议。

  • 他们有理由不信任自已的政府,很多中国人并不真正掌握美国政治的实际运作,即使他们在美国呆了很久甚至有很好的学术训练,有的呆在中国也看了不少美国问题的书籍。

  • 这不仅仅因为川普多变,而是,美国政客始终受制于波动的经济、股市。同时,很多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手在华府搅拌,总统也会受到随时横来的影响。

  • 川普团队在加拿大、墨西哥、日本、韩国面前可以强势,对方也不得不委屈。但他们并不真正能控制中共,一方面是中共比较强壮,另一方面,双方思维不在同一频道。 美国谈判团队成员都是精英,但他们是临时组合,彼此不卖帐,阵营老是变化。中共领队始终是刘鹤,而且习近平信任他有了约半个世纪。

  • 中国股市的问题之一是炒作痕迹太明显,人的贪婪反映在股市上。中国股市这一批非常精明的投机商,在现有的法律、市场经济机制下,是对付不了的,这是中国股市的另一个层次的问题。我们对中国的经济发展始终有一个巨大的担心疑惑,就是它没有法律的支撑,没有良性政治体制的支撑。从长期来讲,我对中国的经济还是有非常多的担忧,并非一马平川。

  • 委内瑞拉问题是不是有更好方式解决?比如在国际压力之下形成强的力量,要求委内瑞拉进行公正、公开的、可监督的选举。这样一来,给了瓜伊多机会,给了马杜罗机会,也给了委内瑞拉老百姓一个重新选择机会。这种压力应该来自美国、中国、俄罗斯、欧盟、日本还有印度,包括南美的集团,大家一起给马杜罗施压进行重新选举。如果美国放下身段改变方式,不是简单粗暴地摧毁马杜罗,也许有更好解套机会。

  • 川金会值得期待。整体来讲,我觉得他们是往和平方向迈进了更好一步。终战协定有可能会达成。停战协定当年是在板门店签的,有四个国家参与,中国、南韩、北韩、美国,主导方是美国和北韩。也许习近平、川普、文在寅、金正恩四人可在三八线的板门店见面,签订终战协定。


想要获得邮报全文和更多专享精彩内容?请点击下面按钮,订阅《点点今天事》每日邮报:

身边有关心新闻时政的朋友?请点击下面按钮,赠送《点点今天事》每日邮报给他人。

Give a gift subscription


在网友的倾力支持下,何频在过去几个月中出版完成了《点点今天事》系列丛书(共4卷),分别是: 《强人对强人》、《习近平家族与川普贸易战》、《习近平要做什么样的皇帝》、《中国风险:黑天鹅与灰犀牛》。 欢迎感兴趣的朋友前往电子书商店购买。


贸易谈判告一段落 中国股市闻风大涨

大家好,今天讲三个题目:第一,中国的股市,中美贸易战;第二,委内瑞拉的局势会恶化到什么程度,有没有更好的方式来避免恶劣的局势继续蔓延下去;第三,马上要举行第二次川金第二次会谈,对这个会有什么样的特别的期待。

长期看《点点今天事》的人都很清楚,在过去这几个月里面,我被网友质疑的很多点,其中有一点就是关于中国的股市问题。当然,其它的质疑点已经大家看到了,基本上已经兑现了。很多质疑我的网友不见了,只有个别的网友在来信表示歉意,或者是表示佩服。其实这都是没什么,因为从事新闻评论、从事新闻报道,我们总是会犯各种各样的错误;对了也没什么了不起,错了要请大家原谅。

我今天还写了一个tweet,过去我们确实对的有点太多了一点。但是呢我们不要有任何的骄傲,有什么了不起的?错误就在前面等待我们。所以等到我犯错误的那一天,请大家原谅;我讲对了,也没有必要赞扬,因为就那么回事吧。新闻嘛,总是有对有错,而且对也很多错也很多。

讲到中国的股市之所以遭到网友的批评,我认为不是网友的责任。在过去的半年一年或者是更长时间,几乎来自于中国大陆的企业家,或者是经济学家,或者是其他的学者,或者是其他的人物都跟我陈述了、或者是控诉了中共当局的一系列的在经济政策方面的倒行逆施,描述了中国经济的现在的惨状。说中国完了,完了,经济上如果看不到希望,大乱在即,后来的中美贸易战就是说又是雪上加霜。虽然有的人寄希望于川普推动中国的变革,另外一些人还是认为中美贸易战吃亏的是中方,所以中国的经济会更加悲惨。

还有一些人就是说:哎,何频,你谈什么都可以。你谈中国的人事啊政治变化啊,那是你专长。几十年都证明了你是无数次经过了跟大家的博弈,最终你赢了,一次一次都是你赢了;国际局势,你在海外你了解情况,你可能也是比我们了解资讯多一点。但是股市这个事情,你不炒股,你不懂得中国股市的肮脏黑暗炒作。

这个网友批评的很对,其实不仅仅是我对中国的股市后面的黑箱操作不了解,我其实在美国都没有炒过股,都完全不懂得股市什么平仓啊什么什么这些词,我都不知道。但是我当时候之所以大胆地做出对中国的股市有可能会回升的判断,并不是因为堵堵一把压一把,蒙对了蒙错了,不是的,也不是因为我有什么特别内幕的消息。而是因为我把中国的经济放在国际态势的大环境里面,把中国的经济放在中美贸易关系的这个框架里面,我把中国经济放在一个国际各个国家的国民、市场潜力进行多重的在我脑子里连接所产生的一个综合性的结果。

这些我在《点点今天事》里面反复讲了,作为一个中国人,作为一个了解中国国民性、国家政治或者是国家社会生活的人,对我们这个国家、对我们的这个民众、对我们这个政府所存在的问题,那是非常沮丧,有时候会非常的悲伤。中国现在这个政治体制还如此地僵化、如此地跟时代背道而驰;国民性里面很多的问题,中国人好像很丢脸等等等等。但是,如果你把中国的这些问题放在国际上的大的态势里面去看,也许你就不会对中国的情况那么的悲观;如果你把中国放在一个比较长的框架里面进行数据分析,也许就不像大家看到的那样没有希望。所以当时候,我一个没有经济常识的人,没有股市常识的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门外汉,但是我都敢跟中国当时出来的经济学家、企业家进行争论。

当然,争论最后面是不欢而散。他们说,你这个完全没有经济常识,你这个也不了解中国的情况……那当然只好就说让未来来证明吧!那么现在的情况显示出来,昨天、今天中国的股市大涨。有些人看到这种情况,甚至觉得涨得太厉害了。实际上在过去的一年以来,中国的股市在全世界300多支股市里面好像表现得都是最好的,或者说是最好之一的,整个的曲线都可以看得出来。经济学家他们做了一些分析,我没有做分析。那昨天的股市只是一种刺激性的结果,因为川普讲了3月1号不加税,那么90天大限不存在。

关于这个,《点点今天事》里面第二天就讲了:阿根廷的会议一号一开完,二号我就讲了,二号和三号连续两天讲,90天不是大限。因为中美的关系不仅仅是一个贸易关系的问题,是一个长期竞争关系的问题,而且全世界经济是彼此联系在一起,谁离开谁其实都是不行的,都可能有很大的负面效应。中美这两个当量如此巨大的国家,如果真的撕破脸开贸易战,那一种后果不亚于一次灾难,未来会引爆世界上很多的矛盾。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大家知道,讲希特勒纳粹、讲意大利法西斯等等等等。但是实际上它的根本上的诱因,如果没有1929年华尔街股市的崩盘,那么希特勒的政党就未必会在选举中间赢。之前的选举他再努力,又有了他的伙伴宣传部长戈培尔,也没有办法挽救他选举的糟糕的状况,甚至比之前没有写这个《我的奋斗》、没有戈培尔、没有精心地准备还要糟糕,所以有时候叫「时势造英雄」嘛。那个时势是德国人已经日子好过了,生活已经改变了,从一战的阴影里面慢慢走出来了,所以希特勒他们的政党没有表现出他们的竞争力。哎,华尔街股市一崩盘就给了他机会了:德国没有钱了,出现了很大的经济的惨状,经济会影响政治连贯反应,这和经济是连在一起的。

我现在还很少看到一个生意做的很不错的国际商人不懂政治的。我所认识的很多商人里面,对政治理解的程度远远超过政客,甚至可以说超过学者,当然那很多网友更不用说了。很多学者是做一些学术性的后面研究是可以的,当时未必有真正的对政治有深刻的哲学的理解。那商人他是非常理解的,因为这两个东西是连在一起的,很多商人对政治的透彻程度是另我非常地佩服。

那我回过头讲,不可想象中美贸易打这个仗,这是我一直讲的。但是,由于中美这种长期的竞争关系,不要认为一下子打完就没有了,未来的纠纷还有的多了。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新的国际关系的框架,这个框架用热战来描述当然是不可能的、不现实的;用冷战描述也是错的,我已经跟大家反复反复讲了很多次。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讲,我说中国的经济远远被人们低估了。有人说经济和股市完全没有关系,不是的。经济有时候表现出来的不仅仅是经济指数,有时候经济的力量表现在有没有信心。有了信心,它就必然反映在股市上面来。

当然,中国股市的问题我也明白一点,就是炒作痕迹太明显,中国人的贪婪太及时反映在股市上面。所以任何一个再健康的股市,被中国人这样去炒作、这样去精密去算计,这个股市都会完。所以中国的股市这一批非常精明的投机商,以现有的这样一种法律机制、现有的市场经济的机制是对付不了的,这是中国股市的另外一个层次的问题。我们对中国的经济发展始终有一个巨大的担心、巨大的疑惑,就是它没有法律的支撑,没有政治体制给它的一个支撑。所以从长期来讲,我对中国的经济还是有非常多的担忧,并不是一下子就会一马平川。所以从整体来讲,它的回升可能还是要温和的回升。

昨天的股市正是一个疾速的情绪性的反映:突然欣喜的发现:哇!原来大家都估计错了,那些唱衰的经济学家们都错了,那些股市分析家都错了,那些自媒体哗众取宠的自媒体都错了。自媒体,我也属于一个自媒体,其实我还是放在媒体的一个框架里面。我不是贬低自媒体的同行,自媒体的哗众取宠实在是太严重,博眼球嘛。我也需要博眼球,但是博眼球如果劣质化的话,那是非常糟糕的状况。但是有的人他就喜欢打鸡血,你没有办法:打了鸡血,然后一次判断失误,第二次判断失误,第三次判断失误……还是不检讨一下自己。你要自媒体去检视自己是没可能的,但是给自己一些多的判断的来源,那是有必要的。


如何使您的推特内容更加吸引人?除了您自己写推文外,另外一个办法是:自己去选择、转推权威机构或专业媒体的内容,担任挑稿的总编,传播您想传播的内容。

聚合了全球权威媒体的新闻全包: 六度新闻端。

全新版本,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委内瑞拉:避刀兵纾解困局

第二个问题是委内瑞拉。委内瑞拉的局势大家已经没有像早几天那么亢奋,因为多数人就认为,唉呀,瓜伊多这么被承认临时总统,马杜罗就时日无多,马上就要逃跑。大家都看到现场直播的节目嘛,我跟小平在看现场的画面。小平同学说,马杜罗马上就准备要逃跑了。当时我就从瓜伊多宣布自己为临时总统时的那个现场画面判断出来了,我说你看看瓜伊多旁边那个人,没有强势的军人,没有强势集团领导人。按道理来讲,马杜罗当了这么多年的总统,积怨甚多啊,政敌甚多啊。查韦斯一下台,留下了一大堆的问题,那很多人对这个马杜罗是不满意的,无论是军方还是文官,居然没有几个人站到瓜伊多这边。所以我非常怀疑瓜伊多的统合能力,我说他需要更多的能力去集合老百姓的力量去反对马杜罗,游行示威势力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持续性,24小时、48小时、72小时……持续这样一个运作,结果瓜伊多没有这个运作能力。

当时我就讲出来,很奇怪美国怎么会承认一个没有实际控制权力的人为总统,而且是合法政府呢?虽然叫临时总统。后来我才发现,整个美国的设计和推动是非常幼稚、粗糙、天真,甚至可以说是无知的。因为他们只准备了一个24小时的方案,认为这么一承认瓜伊多为临时总统,然后一制裁马杜罗,马杜罗只有逃跑,老百姓马上就上街,24小时解决问题——基本就没有预备方案。后来博尔顿露出一个纸板出来,媒体赶紧炒作说要派兵五千人还是五万人到哥伦比亚。其实大家天真了,真正的机密的东西他会那么发出来么?虽然川普的班子是一个草台班子,很多人确实是挂个经济学家的头衔,并不真正懂经济;有的挂个战略学家的头衔并不真正懂战略。但也不至于那么粗糙吧?下面还是一套专业班子的嘛!怎么会亮出一个那个出兵名单呢?那当然是心理战嘛,但是心理战没有用。

我也跟大家讲了,委内瑞拉是有一定的新闻自由,有一定的社交自由。人们对新闻有了基本上的一种甄别能力,不是那么容易地受谣言控制,谣言在这一次的委内瑞拉的政变中间没有那么扮演重要的作用。当然,中文的社交媒体有明镜一直坚持报导,美国的消息,委内瑞拉的消息,俄罗斯的消息,中国的消息……我们都给大家放出来,由大家去判断。消息来源多元的时候,大家就自然有自己的判断力了。委内瑞拉也是一样的,老百姓不会那么轻而易举上当。所以事实上,除了马杜罗的既得利益集团,有一些民众是发自于真心的去支持瓜伊多,也有一些民众可能发自真心地去支持马杜罗。这才使瓜伊多能够集合的力量单薄,也没办法在民众里面得到绝大多数的支持。如果支持的话,那马杜罗真垮台了。

后来美国又采取了更多的措施:人道物资军用飞机运过去,然后还举行了巨星的演唱会,这是最能够吸引老百姓的。你说这个人道物资是不要钱的嘛,你们来拉嘛,你说这有多大的吸引力呀?美国在国际上的援助是比较吝啬的,一方面是它的资金有限,第二个是对国际上的灾难援助,美国政府拿的钱是比较少的。但是这一次这么积极地给委内瑞拉人道支持,那是因为前一个阶段24小时推翻没有成功,所以想用人道救援的物资、用巨星演唱会去动员民众,还有一个美国的明星的议员卢比奥亲自到哥伦比亚前线现场。23号那是非常关键的一天,如果委内瑞拉的老百姓跟到那里去抢那些人道救援物资,那军队反水——结果到了现在为止还没几个人反水。

所以,委内瑞拉这个局势情况要比我们想象要复杂和多元很多。现在有川普总统在迈阿密对委内瑞拉裔的一些激动人心的演讲,还有副总统彭斯这个主干将主导这个事情。好像有一些国际的精准打击是由彭斯副总统来领导,之前去了欧洲围堵华为,现在又回到了美国,今天到了哥伦比亚要召集南美国家开会,瓜伊多也去了。那这一次看有多大的效果能够推动马杜罗进一步感觉到危险,然后逃跑算了,或者投降算了。你看蓬佩奥也讲了嘛,马杜罗末日无多。我可以想见,美国这个大棒那当然不是开玩笑,那真是一个大棒,马杜罗的日子那简直是内外交困。

但是如果马杜罗就这么坚持下去,他有他的行政运作系统、军队系统,有他的行政的资源,他还在统治这个国家,不会因为一个经济制裁就可以解决的。虽然美国准备了更大的大棒,委内瑞拉的日子会变得更艰难。但是正是因为美国这个政策的矛盾性——一方面说委内瑞拉的老百姓日子非常苦,要给予人道救援;另一方面又给予委内瑞拉经济制裁,使委内瑞拉政府没有更多的资源去维护它的政权,同时也没办法去让老百姓过得更好。一方面说马杜罗这个政权是非常选举出来的,是不能被承认的;但是另一方面又承认了一个完全没有法律程序的自己说是总统的瓜伊多为临时总统。这种彼此矛盾的政策没有达到它的战略目的,就使一个危机越来越逼近。

早几天我专门讲了一集,就是关于委内瑞拉的军事危机。美国出兵南美,快进快出的事情多了去了。94年出兵了海地,之前跟古巴呀格林纳达呀很多国家,明着暗着来了很多次。美国人很聪明,从来不在那个地方久待,南美那个地方比中东还难过,为什么难过?美国大兵和美国政府自己很清楚。那么怎么用兵本来这个事情是不应该提上议事日程,但是最后面可能不得不采取非常极端的手段。当时我就说了,如果采取这种极端的手段,那伤害得最大的是委内瑞拉的老百姓。可能最终你可以把马杜罗抓起来,或者把他毙掉,或者让他匆匆地逃跑,都有可能的。但是,老百姓始终是要承受长期的原来这个政权所积累的一系列的问题,一下子是不可能消解的。那样的话,美国快刀斩乱麻,最终大家说这是你美国做的事情。这也是美国从门罗主义以来,在南美政策方面长期没有办法把中南美洲美国化的一个历史渊源,不是到今天就一下子变得比较清澈起来。所以用兵还须三思。

先不说怎么用兵,那委内瑞拉问题是不是有更好的方式来解决呢?我觉得其实政治家就应该务实一点,政治家就应该学会妥协。虽然美国讲话讲得够狠了,马杜罗你必须下台,你必须怎么怎么样,你来日无多了。实际上更好的方式是怎么样呢?就是在国际的压力之下形成一个强大的力量,然后要求委内瑞拉进行公正的、公开的、可以监督的重新选举。这样一来给了瓜伊多机会,给了马杜罗机会,也给了委内瑞拉的老百姓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这样一种压力应该来自美国、中国、俄罗斯、欧盟、日本还有印度。我早几天讲了,印度是委内瑞拉的一个救星,印度进口委内瑞拉的原油比中国美国还要多。现在包括南美的这些集团,大家一起来给马杜罗施加压力进行重新选举,既然大家都这么认为你这个选举有问题,那咱们就重新选举一次。委内瑞拉结束暴力革命以后,虽然它的政权往社会主义方向走,法治、民主、自由、人权都有很大程度的破坏,但是它整体的基本上的框架还存在。如果是美国放下身段改变一种方式,不是简单粗暴地去摧毁马杜罗,而是让委内瑞拉进行重新选举,这个事情也许就有一个更好的解套的机会。

川金二会:值得鼓励和期待

我简短地讲一下川金会,未来几天必须还要讲。川金会我讲了很多次,首先我认为川金会是值得期待的,无论是金正恩还是川普,这两位不管他们个性,不管他们的政治目标和其它的算盘,他们能够一次又一次地走到一起进行和平的会谈,这都是值得鼓励和推动的。确确实实,由于有了川普和金正恩的第一次在新加坡的会谈,两国的关系、东北亚的局势没有那么紧张了,朝鲜也确实没有进行导弹和核武器的试验了。所以,这个不能不说这是川普和金正恩的功劳。那么他们这一次去能不能达成什么协议,能多大程度上达成什么样的具体成果,现在还不能完全评估出来,希望有更好的惊喜的一种结果。从整体来讲,我觉得他们肯定是往和平方向迈进了更好的一步。至少像我《点点今天事》早几天讲的,终战协定有可能会达成。终战协定就是从形式上去确定两国不处于战争状况。这个停战协定当年是在板门店签的,有四个国家参与,有中国、南韩、北韩、美国。当然主导方是美国和北韩,所以有人说由他们两个人声明也可以,但是希望四国领导人最后面能够在板门店终结朝鲜战争。

终战协定是当时《点点今天事》所讲的一个期待,似乎这种期待在慢慢变成一个现实。美国东部的昨天晚上,韩联社白天报道出来说很有可能会签终战协定,或者类似这样的东西,或者达成共识。这就是我为什么早一段时间说习近平、川普、文在寅、金正恩四个人可以在三八线的板门店见面,这是我当时埋下的一个伏笔。好吧,我们期待着他们两位的第二次会谈取得更好的成果。

结语

“作为一个中国人,作为一个了解中国国民性、国家政治或者是国家社会生活的人,对我们这个国家、对我们的这个民众、对我们这个政府所存在的问题,那是非常沮丧,有时候会非常的悲伤。中国现在这个政治体制还如此地僵化、如此地跟时代背道而驰;国民性里面很多的问题,中国人好像很丢脸等等等等。但是,如果你把中国的这些问题放在国际上的大的态势里面去看,也许你就不会对中国的情况那么的悲观;如果你把中国放在一个比较长的框架里面进行数据分析,也许就不像大家看到的那样没有希望。所以当时候,我一个没有经济常识的人,没有股市常识的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门外汉,但是我都敢跟中国当时出来的经济学家、企业家进行争论。

不可想象中美贸易打这个仗,这是我一直讲的。但是,由于中美这种长期的竞争关系,不要认为一下子打完就没有了,未来的纠纷还有的多了。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新的国际关系的框架,这个框架用热战来描述当然是不可能的、不现实的;用冷战描述也是错的,我已经跟大家反复反复讲了很多次。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讲,我说中国的经济远远被人们低估了。

中国股市的问题我也明白一点,就是炒作痕迹太明显,中国人的贪婪太及时反映在股市上面。所以任何一个再健康的股市,被中国人这样去炒作、这样去精密去算计,这个股市都会完。所以中国的股市这一批非常精明的投机商,以现有的这样一种法律机制、现有的市场经济的机制是对付不了的,这是中国股市的另外一个层次的问题。我们对中国的经济发展始终有一个巨大的担心、巨大的疑惑,就是它没有法律的支撑,没有政治体制给它的一个支撑。所以从长期来讲,我对中国的经济还是有非常多的担忧,并不是一下子就会一马平川。所以从整体来讲,它的回升可能还是要温和的回升。

委内瑞拉问题是不是有更好的方式来解决呢?我觉得其实政治家就应该务实一点,政治家就应该学会妥协。实际上更好的方式就是在国际的压力之下形成一个强大的力量,然后要求委内瑞拉进行公正的、公开的、可以监督的重新选举。这样一来给了瓜伊多机会,给了马杜罗机会,也给了委内瑞拉的老百姓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这样一种压力应该来自美国、中国、俄罗斯、欧盟、日本还有印度,包括南美的这些集团,大家一起来给马杜罗施加压力进行重新选举。既然大家都这么认为你这个选举有问题,那咱们就重新选举一次。如果是美国放下身段改变一种方式,不是简单粗暴地去摧毁马杜罗,这个事情也许就有一个更好的解套的机会。”

——何频(@nyhopin)

背景资料和相关报道

点点今天事 | 何频:中国用现金撑股市,更需要失去的信心;美国经济也要调整,川普对华贸易战见好暂收(20190104)

财经全观察 | 全军:川普希望改变中国经济走向,中美协议重在引入美式规则(20190226 第191期)

明镜现场 | 明着向在美委内瑞拉人喊话,川普实则向马杜罗最后通牒(20190218)

新闻时时报|美国副总统彭斯预计25号与瓜伊多会面(20190224)

世界新闻|金正恩抵越南,明与川普一对一会谈;韩媒:美朝已达多项协议;美舰再穿台海兑现印太承诺;教廷第三把手性侵儿童罪成(2019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