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表弟的身份被确认,澳洲媒体揭底:私人飞机上的豪客

今天,澳大利亚几个主要的媒体披露了一桩涉及中国人洗钱、赌博、性交易、中共的统战案件,尤其还牵涉到当今中国的最高领导人。过去的十几个小时,我一直在仔细对照一些材料,最终确认这个被披露的中共太子党似的人物就是习近平的表弟,舅舅齐锐新的公子齐明。

齐明曾经担任中国几家重要公司的董事长或者总经理,比如中兴旗下一个公司的董事长——就是去年被川普总统下令制裁,习近平为此还打电话给川普求情,后来又解除制裁的公司。另一家公司是视讯公司。

这个涉案的齐明的身份也已经确认,他是1958年4月份出生的,大概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移民澳大利亚,是澳大利亚的公民。

这个报导是由澳大利亚最重要最有影响力的一家媒体的《悉尼晨报》,还有另外一家媒体加上著名的电视节目《60分钟》发出的。从《60分钟》所展示的画面看,好像一个恐怖片,好像一个间谍片——在豪华的私人飞机上,一批中国人被检查,然后有一些金钱,有一些赌博的画面——很多电影里的元素在《60分钟》的节目里都展示出来。

《悉尼晨报》还做了更多的文字描述,涉及另外一个主要的人物叫周九明。周九明居住的澳大利亚一个豪华住宅据说价值1500万,这个数字对于周九明先生来讲似乎不是一个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他是澳大利亚湖北同乡会的会长,湖北商会的会长,还是一个很有名的机构华星艺术团的主席。这个华星艺术团曾经试图组织中国的一个意识形态的歌剧到澳大利亚来演出,就是鼎鼎有名的《洪湖赤卫队》。这样一个意识形态的歌剧遭到澳大利亚的其它华人社区抵制,不知道这个剧最终能否在澳大利亚演出。

周九明先生被认为是中共使领馆的座上宾,是一个鼎鼎有名的爱国侨领。在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领导人的名单里面,你也可以找到这个名字。但是,今天《悉尼晨报》和澳大利亚其它媒体披露出来,周九明居然有另外一个身份——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知名单上的人。用中共的话来说,他是被通缉的人,外逃经济犯,若干年前在武汉涉及经济罪案。

澳大利亚反洗钱的资料显示出来,周九明和澳大利亚的赌场「皇冠假期」有非常密切的关系,他甚至有一个代号叫「唐人街先生」。周九明为中国很多豪华赌客的中介,一下子使澳大利亚皇冠假期赌场的营业额以亿为单位增长,使他在赌场得到特别的尊重。

周九明有一个很厉害的保镖,原澳大利亚特种部队的成员,停职以后就成为了周九明的保镖——他同时又是另一位不经常露面的更重要的人物的保镖——齐明先生。他们经常坐着豪华飞机高额的赌博,据披露,齐明每一年花在赌场上的钱就有几百万甚至更多,甚至还涉及到一个妓院的老板。

这些故事连接在一起,对于现在怀疑中共的势力渗透到澳大利亚,怀疑移民到澳大利亚的华人中有一些角色会伤害到澳大利亚的金融体制或者是涉及到澳大利亚其它的事务增加了想象。澳大利亚也抓紧了对这些人的调查,但目前好像并没有进行司法起诉。

齐明这个名字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线中。2015年明镜的《内幕》杂志和我们的一些出版物就曾经引用习近平的姐姐习桥桥的话说,「习近平为了反腐,把自己的表弟都抓起来了」。当时传说齐明从中南海出来不久就被拿下——齐明这个名字就被我们记住了。

没有想到,几年之后齐明又出现在澳大利亚。至少在2016年澳大利亚的一次紧急搜捕行动中,当时候齐明就在私人飞机上。也就是说,2015年齐明实际上并没有在中国呆多长时间,我们在中国的司法文件中也找不到齐明的影子,也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出他在中国的哪个机构被起诉。

齐明被抓是真的还是假的呢?香港一些杂志曾经披露,在香港的四季酒店就出现过齐明的影子,这是真的吗?肯定的是,这个齐明是澳大利亚公民,1958年4月生,是习近平真正的表弟。

齐明的父亲叫齐锐新,又名齐步,他的姐姐齐心就是习近平的母亲,齐心上面还有个姐姐齐云,这三姊妹年纪轻轻就离开了父亲上了太行山参加中共的革命。父亲齐厚之是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的高材生,当过国民党的县长,也担任过军队里面的一些职务。

齐锐新原来的名字叫齐步,但是在部队里面一听到「齐步走」,就觉得不大合适,后来改为齐锐新。他是1927年生,后来他去东北工作了一段时间,1955年留学苏联,后来一直在中国冶金系统工作,去过好几个公司,包括鞍钢等等。

七八十年代的时候,他在冶金系统、基建工程兵系统和黄金系统任职。当时的黄金系统是三块招牌——冶金部黄金局、基建工程兵,还有一个中国黄金总公司。齐锐新三个职务,其实一个人、一回事。后来基建工程兵分裂出来了,现在鼎鼎有名的跟美国一直在争斗的一家公司的老总也就是基建工程兵里面转出来的,就是任正非。

黄金部队从基建工程兵剥离出来以后转入了武警系列,齐锐新成为一个穿军装的人,他成为了中国武警黄金部队的政委,同时他也是中国黄金公司的党委书记,也是冶金局的党委书记。他似乎更喜欢武警政委的职务,所以他经常到各地去考察。1987年4月份在四川考察的时候突然咳嗽,紧急送到医院去救治,后来转到解放军总参的305医院。1987年10月24号因肺癌去世。

父亲的去世并没有影响齐明后来的发展。齐明本身长得比较英俊魁梧,曾经是武警第一政委李振军——也就是他爸爸的上司的下属。李振军的夫人贺捷生是贺龙的女儿,曾经在基建工程兵报社当过记者和编辑,跟齐锐新很早就认识,甚至齐明还叫贺捷生妈妈。贺捷生曾经为齐锐新的传记和后来的事迹做了很多推广。

齐明正是因为跟很多高官子弟认识,不仅仅只有他的表哥习近平——那时候的习近平的影响地位跟今天相比还相差得很遥远。如果他知道他的表哥将来会是中共的最高领导人,他还会不会移民澳大利亚呢?其实这也不奇怪,习远平不也移民澳大利亚了嘛。

齐明在中国是怎么经商使获得了如此巨大的财富?他在中国是不是真的因为涉嫌经济犯罪被抓?现在没有任何官方的证据,只是有一些社会的传闻。即算是澳大利亚今天的报导披露了这么多令人惊心的细节,至今为止都没有形成真正的司法诉讼。

齐明先生现在在哪里呢?他还在澳大利亚吗?还是在香港?还是在北京?现在这些情况都没有最后的认定。

今天这些消息传来,这样一个涉及到这么多金额而且是赌博,还联系到妓院、洗钱,这些复杂的事情都集中到齐明的身上,不仅仅是对齐明未来的生活和发展都会造成比较大的影响,这样一个故事也会迅速传遍中国,甚至对习近平也会形成某一些影响。

这些情况之前习近平难道就不知道吗?这个不是我能够回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