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会跳入陷阱?不是失控,是对局势的误判!

最近香港局势的发展,出于不同角度信息的流传,对局势的不同解读和判断,使香港局势变得特别诡异起来。

中国国防部发表中国国防白皮书的时候,有人提出了关于香港的驻军问题,问到香港的解放军会不会介入香港的事务。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只是照搬先前官方的说辞,谴责那些破坏香港中联办、冲击香港立法会的人。这些谈话很显然并不符合全部的事实,但一些媒体对此的解读造成另外一种令人担忧的状况——解放军在什么情况之下会介入到香港的事务中间。

今天早上,我还看到了台湾媒体引述游客所拍到的照片,说解放军出现在香港的一些地方。这些消息的流传和中国军方例行性的解释,就引起了大家特别的担忧:是不是如果游行抗议示威继续下去,那香港会不会重演1989年的六四事件?美国国务院刚刚也对中国国防部发言人的讲话表示了这样的担忧。

这种担忧实际上是对今天香港局势误判的一个结果,也有可能是基于西方的一些媒体不准确地描述了今天香港的局势。像《纽约时报》,甚至包括《南华早报》最开始的报导,在我看起来是很不准确的,只是他们主观上的推理性的报导。

香港一个多月以来的民众的抗议活动,即算是发生了冲击占领立法会的情况,即算是对中联办的国徽泼了墨水扔了鸡蛋,对于稍微了解政治活动表达的人都清楚,这种行为在和平抗议示威中间都是有可能发生的。而且,立法会被占领和中联办的国徽被涂污都不属于非常严重的情况,都没有出现真正严重的毁坏,也没有出现人的伤亡,根本谈不上是严重的不可原谅的暴力行为。

恰恰相反,那些亲共的团体或者某一些黑社会团体殴打了和平抗议示威的市民和学生,他们才是真正的施暴者,而且产生了恶劣后果——不仅有40多人受伤,还使香港的局势引发担忧。

警察的一些过激行为,这些行为正在在追究、在阻止,香港警务的最高官员也做出了解释。而发生在元朗的事件,最初警察没有及时有效地抑制这些暴力行为,后来在各界舆论的压力之下,香港的警方迅速抓捕了十几名所谓的白衣人;香港的律政司也表态会随时跟进这个案件的调查,支持香港警方把这个案件调查清楚。这是香港现在仍然拥有独立司法,仍然对自由保障的表现。

大家现在很清楚,这一个多月的游行示威虽然出现了一些激进的行为,这都是很正常的应激反应。如果这些激进人士触犯了香港法律,香港的警察和香港的政府所收集的证据足够可以对有些人进行起诉——即便这种起诉其实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因为这是一场政治态度的宣示,而不是一般性的涉及暴力的刑事犯罪。我曾经讲过要政治化地处理这个事情,尽量的宽宏大量。当然,对财产和人员造成了伤害,是应该追究一定的责任。

这一次市民占领立法会时间非常之短,破坏非常之少。台湾当年的太阳花运动占领立法院那么长时间,造成那么大的波动,都没有引发台湾的军队介入镇压这些学生。香港今天的状况,无论是在立法会还是在中联办门口所发生的事情,香港这么多的警察有足够的能力去应对这个事情。

香港民众坚持了理性和平的原则,这一点根本没有改变。他们的诉求并没有去挑战中共整体的政治体制,只是希望在香港基本法范围内实现港人治港。今天香港的生活秩序、经济秩序和政治秩序很大程度都没有被破坏,香港仍然是在有效的运作。

游行示威还会继续,继续坚守和平理性的原则,要求林郑月娥为过去这段时间所造成香港的冲突承担政治责任,使用更加明确地法律语言撤销法律修订,然后香港要进入政治改革的讨论。很显然,过去22年来香港经过了几任的特区首长,每一任都面临香港非常大的压力和批评,后来不得不下台或者放弃连任,这就显示出特首产生的设计需要进行修正。

香港特首执政这种执政的困难,根本上解决的方式就是回到当时候那么多政治人物、贤达、学者共同参与制定的香港基本法。最好的方式是通过一个普选的能够真实的代表香港各个阶层的利益立法会让普选的立法会,特区行政长官的候选人在遵守香港基本法原则之下才能有被选举的资格。如果北京政府有足够的理由认为胜选的人是不爱国的,是违反香港基本法的,北京有一票否决权。

总之,只有通过这样一种政治的变化,让香港的老百姓承担应有的责任,让香港老百姓行使他们应有的权利,让香港的特首受到应有的尊严,只有直选他才可以被赋予足够的合法性,同时得到有效的监督。

如今的香港,无论是从哪一个条件都比殖民地时期要好,更比1997年的情况还好。法治的香港有独立的终审系统,军队对香港免于被侵略也显示足够的能力,外交由北京政府统一来管理。香港是中国最重要的一个政治特区,而这个政治特区不仅是中国人的,而且是全世界这么多的优秀人才——他们是香港的居民,或者是在香港工作和生活——共同打造了维护了香港这样一个世界的明珠。它的经济地位,它独特的关税区地位和自由市场经济的力量,对中国非常具有帮助作用。

现在中共的各种媒体对香港局势片面偏颇的描述,一些西方媒体过分地对一些问题的解读,使北京对香港的政策有可能面临一个陷阱——有可能会被认为今天的香港真正失控了。让香港失控确实是一些人的政治目标,有些人希望以此来达到自己担任特首或者是由自己的人来控制香港的目的。这些人来自于香港的建制派,来自于香港的亲共团体;也有一些人希望香港失控,最终使北京能够出兵把香港摧毁,进而波及到中国大陆,使台上的习近平面对更多的国内国际压力。

站在习近平反对者的角度来讲,希望香港失控来实现他们的目标。这些人有的是中共内部的人,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够把习近平拉下去或者很难堪。如果按照正常的权力运作和一般可以控制的社会环境,在中共体制内要挑战习近平很不容易;另外是期待着中国产生政治变化的人,他们希望香港的游行示威能够最终引诱中共使用激进的手段,从而使香港在国际社会成为一个巨大的话题。

如果中共派出军队进行镇压或者维持秩序,那么香港的自由市场的地位当然会丧失,香港的独立司法和自由也会毁掉,西方社会毫无疑问的会参与制裁香港,甚至取消香港被国际社会所认可的地位——这也是各种各样的人希望达到的目标,就是香港失控——诱使习近平做出这样的判断。

这是一个巨大的陷阱,习近平会不会跳入这个陷阱呢?这就要看他的团队是怎么判断香港的局势,今天香港的诉求是挑战了中共的领导,还是最终帮助了中国不但有效的掌握香港,同时让香港人民通过投票和参与更加爱护香港,最终对中国内地的经济发展和政治都是有很好的帮助。

情况没有那么危险,情况并没有失控,但是香港的危险就在于对香港局势的误判,这种误判是各方面都对香港赋予不同的政治投射。在这个复杂的政治投射中间,如果习近平不能保持冷静的头脑和判断,那他最终就会掉入这个陷阱中间,付出的代价将不止是他一个人,不止是香港和中国,甚至不止亚洲,对世界都会产生波动影响。

香港这个地方是中国的领土,但是对亚洲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也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金融城市之一。珍惜香港才是真正符合各方利益,是应该共同努力的目标。香港今天的局势一些人出于自己的目的,出于误判,出于扭曲事实。如果处理的不好,未来最终的政治后果和责任都得由习近平来承担。

我希望我的这番讲话不仅是给关注香港前途和命运的网友们听的,我同时也希望能让北京的决策层知道:今天的香港没有那么危险,香港真正的危险是对香港局势的误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