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不是1989年的邓小平或赵紫阳,他在中美贸易战和香港的定力兑换了权力

今年一开始的时候,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就坦承了中国今年面对的问题,他用了「黑天鹅」和「灰犀牛」来代描述2019年所面对不确定局势的恐慌或者担忧。国际上的很多中国问题专家都认可这么一种对今年中共处境的描述——今年中共所面对的是1989年以来最严重的局面。

但是,时间已经过去了八个月,人们换来的就是《人民日报》的头版头条所出现的「人民领袖爱人民」。这种说法被新加坡的《海峡时报》认为是北戴河会议的一个结论——通过中美贸易战,通过香港动荡不安的局势,习近平所谓的「战略定力」恰恰使他换取他权力的巩固,所以他才有机会成为所谓的「人民领袖」。

虽然今年的局势极其的严峻,但是习近平的处境跟1989年的邓小平和赵紫阳都有很大的不同。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当时候中共高层内部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分化和对立。在今天,中国的体制内毫无疑问也存在着对习近平不满的人,各个系统里面也隐藏了很多前面几位领导人留下的人马——江泽民也好,曾庆红也好,胡锦涛也好,还有一些其他元老们所安插的人马——这些人马相对习近平的团队而言,基本上都是不堪一击。

习近平自己的人马,从军队到地方、从地方到中央的这种控制的严密程度,不要说超过胡锦涛时期、江泽民时期、邓小平时期,甚至可以说超过毛泽东时期。尽管习近平的部下工作的手法和品质表现得经常令人大跌眼镜,不过权力毕竟控制在他们手中,他们不是用权力来纠正他们的错误,而是权力来掩盖错误。

我见到了一些习近平的支持者,他们说习近平虽然被一些自由派人士嘲笑,甚至他也被一些中共的精英阶层看不起,但是事实上习近平的战略定力确实是非凡。看看中美贸易战,明明习近平是处于劣势,中国是处于劣势,可就这样一种打打停停、停停打打中间,反而显得更加焦虑着急的是川普。

川普总统不断说更多的企业离开了中国,中国的经济一塌糊涂,美国的经济蒸蒸日上——川普在很大程度上讲的是事实,中国的经济确实一塌糊涂,美国经济的基本面确实很好——是不是有那么多的企业离开了中国呢?那倒未必。美国的企业至少有90%以上或者是90%左右并没有决定离开中国,更不用说其它的国家。

中国的经济非常的糟糕,不过也没有达到一些认为中国经济陷入到即时崩溃或者很快就要崩溃的局面。经过一段时间的较量之后川普总统发现,即算是他吹捧习近平,即算是他在大阪会议上确实做出了让步,中共并没有兑现所谓的购买大量的农产品,甚至也没有向之前在阿根廷会议上所承诺的阻止芬太尼出口到美国。

这种玩弄川普总统的做法使川普总统非常的愤怒,从而也增加了川普团队里面鹰派的力量和机会,使川普总统用更强有力的手段来对付中国。也就是说,今天川普对中美贸易战所使用的手段是原来人们都很难想象的。

中共的领导人不会把这个责任放在习近平身上,他们反而认为是川普总统过份的急躁和不确定。中共内部反复讲的就是不知道川普总统哪一句话是真的,或者是你答应他之后,川普是更加有更多的要求还是说他就此就算了。

相比之下,习近平具有「战略定力」,基本上不为川普的言论所动,甚至今天《华尔街日报》的一位记者的推文讲到一点——中国并没有把自己的火力全部使用出来,至少没有对中国国内的经济使用非常大的力气来刺激经济的发展来抵消中美贸易战。中共认为中美贸易战将是一场长期的战争,需要做更长时间的规划,不能一开始就把子弹全部打光。而川普总统从关税的角度来讲,他能够打出的子弹已经差不多了,或者是基本上打光了,除非他在子弹本身换成另外一个炮弹——把征收关税的额度变成50%、60%、100%,或者是百分之多少。

不过,川普团队里面确实开始酝酿更多的手段来对中共施加压力。比如在台湾问题方面,川普团队里面就开始有了更多的想法——可能台湾更多的官员可以前往美国,更高级别的人可能会被邀请,甚至出售给台湾的F16和之前的装甲车还不够,还要给更高级别的、更重要的军事装备,甚至有人考虑F35,也有人说这样的动议未必能够通得过。但是,试图提升台美之间的关系来反制中共成为川普团队内部讨论的一个话题。

甚至有人提出来说香港也是一个可以考虑的选项,今天香港混乱的局势使川普总统也看到了机会。情况是像川普总统讲的那样,中美贸易战使中共不敢对香港无所顾忌,还是川普总统为了中美贸易不愿意对香港施加很大压力?我们注意到,川普总统基本上是比较温和地对待香港问题。

不管怎么样,中美贸易战的战局从原来的中共完全处于劣势到现在的习近平好像是老神在在,而川普不断地发推,不断地讲话,不断地发出子弹。谁更焦虑,谁更迫不急待地想恢复谈判甚至想达成协议,其实大家好像看得越来越清楚了。像我之前几天讲的,中共表面上老神在在的后果,实际上会更加激怒川普,会更加恶化中美之间的关系,从而丧失中共自己和美国合作的更多的机会——现在习近平的团队没人告诉他。

香港问题也是一样的,香港的问题本来跟任何民主国家任何自由民主社会一样的,政客和民众之间有博弈,但是政客和民众都各有妥协和让步,妥协让步是文明社会的一个基本特征。大家看到了,所谓香港人提出来的「五大诉求」,只不过是追求香港落实「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并不存在什么所谓的颜色革命,什么恐怖主义特征,什么台美在后面进行操纵。

中共的宣传机器它就这么强行的加上这些标签,中共的这个体制它就是强行的让局势变得越来越恶化,就是拒绝让步,强硬回应,而从来不习惯作出妥协——甚至从来没有向人民做出妥协的中共政权也授意香港的特首林郑月娥也采取强硬措施。这样就使香港的抗议民众更加沮丧,也更加愤怒,使一些人就有了激进的理由,甚至这种激进也得到相当民众的支持。

中共内部的某一些派系——不知道是习近平本人的派系还是前朝所遗留下来的某一些派系——他们总是以刺激香港民众的做法让局势更加失控,而这样做法的效果就和香港的这些激进人士形成了一种合力,使本来可以通过平和的理性的对话的方式可以解决的问题,后面变成了硬碰硬。

对于香港的抗议者而言,暴力激进的对抗固然不应该提倡和鼓励,可如果不激进不暴力他们会看到香港的未来吗?他们认为一样的是绝望,一样的是看不到未来。如果妥协让步了投降了,而对方不做出任何的妥协让步,那么香港只是另外一种死法而已——有人叫它「温水煮青蛙」,有人说它「慢死」。所以,有一些不甘于面对这种局面的香港年轻人和市民就变得更加勇敢起来,甚至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

习近平到现在为止没有对香港的局势发表非常清晰的看法,就像他对中美贸易战也没有公开发表非常清晰的看法一样的。这种作为在中共体制内部也被认为是「战略定力」,习近平通过这种战略定力,使中共内部的一些人对他表示更加钦佩——这个人能够在这样一种危险的局面中间能够有如此的定力,那确实可以「定于一尊」。

跟中美关系一样,香港这一种不对话、不妥协、不让步的官方立场,让香港变得没有希望、没有未来。

这种「战略定力」是定力吗?从现在看来,习近平的权力并没有像外界有些人希望的那样——在北戴河他遭到了批评、围攻,体制内一些改良派会给他施加压力——事实上这一切没有发生,真正发生的是习近平的权力在这个过程中间越来越巩固。

独裁者和极权者的一个危险就在于,当他的权力越来越巩固的时候,如果他不找到合适的机会释放他的权力,那么权力之大最终一定会把他毁掉,这就是独裁者的宿命。以为用强硬的手段表现自己权力威严的时候,它实际上在每一个地方都把问题给潜伏起来、培育起来,最终就不知道在哪一天哪一个情形之下,突然就变成了黑天鹅或者是灰犀牛。

2019年过去了八个月,虽然习近平个人的权力越来越稳定、越来越巩固,甚至越来越集中,但是他的这种「战略定力」培养了无数的黑天鹅和灰犀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