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的危局与习近平的围局;赵乐际的未定之天

与赵正永正同抓的官员们;新清华帮和新温洲人,胡和平与徐令义

导语

  • 众人皆说2019年的中国是危险的一年,不仅仅经济哀声遍野,众多周年聚合在一起,可能引发一系列大事。今天是赵紫阳先生去世14周年的忌日,中共的紧张十几年来最为严重,显示他们对2019年已经开始“特别维稳”。

  • 与此同时,西安官变还在未定之天。 1月15日,落马的其实不只是前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陕西省副省长陈国强、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翟四虎、商洛市委书记陈俊之前几小时被带走。是否只是一时问话,还是去了难回?

  • 回头看,胡和平、刘国中到西安,赵正永、娄勤俭、景俊海调离,为徐令义迅速完成报告,提供了保障。 徐令义为蔡奇取代郭金龙,陈敏尔取代孙政才提供过及时的巡视报告。

  • 孙政才与赵乐际都有一个特别的优势:年轻。 这个优势使孙政才有了灭顶之灾,而赵乐际也陷入不可知的未来。 2019年开局便是戏,是习近平的危局吗?先让大家看到的一盘权力围棋。

逢九之年,习近平将深陷危局?

大家好。今天很寒冷,但是阳光如此灿烂,忍不住做一期《点点今天事》。当然,我有理由不要做得那么长,因为不能太辛苦每一天帮助《点点今天事》配字幕的网友。

虽然阳光灿烂,心情其实还是并不舒坦,因为今天是赵紫阳先生的祭日。一晃眼,十四年过去了。十四年之后,赵紫阳先生仍然不得安息,而赵紫阳先生不安息,中共就没办法安宁。今天在北京赵紫阳的故居,很多的平民老百姓没办法实现他们的心愿,没办法在这一天去向赵紫阳先生表达敬意。不止几十个——应该是几百个——警察阻拦了他们。这种情况是十几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

中共似乎也有道理,因为每逢到九的年份,中共似乎都特别地紧张。在1988年的时候,我在北京的京华宾馆跟很多朋友一起开一个会,当时就预见到了1989年可能出现大危机。

因为1989年,有很多的数字9,是历史的记忆。它有时候埋在历史的尘埃中间,但是当政治不稳定的时候,数字9就成为了一个重新唤醒人们记忆,集中政治力量的一个信号。一晃30年过去了,到了2019年,是六四大屠杀30年。还有很多含义,中越战争40年,还有很多其它纪念日。

这于中共来讲,不仅1988年,1989年情况真的是很不妙——经济的下滑,社会的失控,整个人们的心里面好像都在期待着一种变化,又好像担心某一种变化。所以2019年,对于习近平来讲,很多人用了一个词——危局。不知道这个危局将会怎么收场。

有一些事情是可以预见的。2019年1月17日,那是赵紫阳的祭日,是可以预见到的。2019年的6月4号,那是可以预见到的。2019年的10月1日,那是可以预见到的紧张的日子。当然还有很多其它的紧张日子。

政治是利益的分配与再分配,斗争在所难免

但是,有很多事情是预见不到的,它只是很巧妙地跟这些符号连接在一起。中国只要一天不走向法治,一天不走向民主,社会的动荡就永远存在,危机就永远存在。2019我不知道这一关能不能过去,就算过去了,明年一样的是危机。

你就看看,无论是英国还是美国,政治斗争是多么地残酷。在民主的机制如此成熟的国家,政治斗争都这么残酷。你去想一想,没有规则的中国,这个政治斗争又是怎么一个形态呢?人们说,哎哟,民主有了问题。是的,民主是有了问题,难道专制可以解决民主的问题吗?那是不可能的。

就像早几年华尔街出现了“占领华尔街”运动,我去了一些包围华尔街的地方,抗议示威的地方。不止是纽约的华尔街,在其它地方也有这样的集会。我当时候就有一个感慨,这个感慨就是什么呢?华尔街是罪恶之街,是应该占领它,是应该逼迫它去改变,但是问题是,如果没有华尔街,又能怎么样呢?难道回到社会主义去吗?

所以,我们讨论民主社会的问题,不是为了专制政权去辩护,而是恰恰相反,是要修正民主社会的问题。民主社会所存在的问题恰恰是通过公开的政党之争,通过公开的民众的参与,进行的政治的博弈,最终能够找到大家的共识,最终能够避免国家和社会大的危机。而专制社会呢,它有能力把一切的问题用暴力掩盖下来,但是它一旦爆发,它还以暴力的方式来进行的可能性非常大。

而那些政治人物,就不是那么简单地进监狱了,很可能有更大的危险。所以,专制政权它始终不能解决一个问题,就是自己何时何地安全着陆的问题。民众也非常清楚这一点。这些年,这么多的专制政权转型的过程中间很不顺利,说明专制政权积累的问题,不可能通过民主社会的转型一下子就解决。

但是你说,专制社会不往民主社会转型,又往哪里去转型呢?民主政治也好,专制政治也好,是政治,就有权力斗争。很多人厌恶政治,就是厌恶权力斗争。其实权力斗争就是力量的博弈,通过力量的博弈找到一种结局,找到一种方法,所以厌恶权力斗争实际上你是厌恶利益。你能够厌恶利益吗?很多的利益的分配,很多利益的获取和丢失,就是和政治有关,所以我们不能离开这个政治。而政治的核心,就是权力斗争,所以我早些年,从事权力斗争的研究,从事人与人之间打架的研究,我的一些朋友就批评我:哎呀,你有时间能不能不要研究这么庸俗的问题?以你的水平,以你的能力,你应该研究其它东西更有成就啊。

我觉得人类现在最根本的问题还是一个打架的问题,最根本的问题还是一个政治不够进化,不够文明的问题。要把打架的问题研究好了,那其它的事情是不是更顺畅一些呢?但是其实啊,人们讲是这么讲,尤其是中国的知识分子,喜欢高雅,不喜欢低俗,因为权力斗争确实低俗。

但是,实际上真正的权力斗争来了,大家又兴致勃勃了,又开始看他这些人是怎么打架的。你看最近,陕西这么一个地方,平时候大家也不是怎么特别关注吧,突然之间大家关注起来,因为大家希望通过这么一个打架,这么一个权力的博弈,这么一个斗争能找到一个政治变化的轨迹。

“秦岭天梯”是怎么搭成的

要讲起这一次陕西这个事情啊,是一个正在进行的“西安事变”。但是这个“西安事变”变得怎么样,现在大家还在揣测之中,还在推理之中。其实那一天啊,15号吧,还是16号,好像是15号,原来的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先生被抓了。

这一次好像没有给他讲是跟哪几个女人有关系,哪几个腐败行为,好像没有这么明确。能够看到的罪行,能够涉嫌对他的指控,主要是讲他没有执行习主席的指令。所以很多政治评论家就开始解释了:这是习近平为了政治立威,反腐败已经取得压倒性胜利,但是现在还是有一些对攻,还是有一些人不认真执行习主席的指令。所以,赵正永一个批示执行不得力,也要被拿下去。

当然不是那么简单嘛!这个里面牵涉到后面就是利益,就是权力腐败的整个关系网嘛!其实在那一天,15号,同时还抓了不少人呐。想一想,有几个人大家可能没有注意到,因为中共现在也没有公布,也许抓了以后还放出来,也许进去以后就出不来了。

一个是叫陈国强,陈国强是什么人,陕西省的副省长。还有两个人,一个人叫陈俊,女性官员,是商洛市委书记,当过商洛市市长。还有一个是翟四虎,陕西省的劳动资源人事资源厅厅长,是陕西省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这两个人被抓了,也没有公布。

这三个人跟这些案子又有什么关系呢?要讲起来,陈俊是商洛市委书记,那么她会跟谁牵扯在一起呢?跟魏民洲连在一起,因为魏民洲听说就是商洛这么爬升上来的。他一步一步爬升上来,搭上了令计划,更重要的是搭上了赵乐际,然后就成为了赵乐际时候的一个大管家。

这个陈国强呢?陈国强是安徽宿州的吧,是谁的老乡?是赵正永的老乡。他这个老乡不是赵正永把他从安徽调过来的,他本来就在西安读书,就是一个慢慢没有什么太大机会的一般性的官员。但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他攀上了新来的政法委书记,来了一个后来成为副省长,后来成为省长,后来成为省委书记的陕西一号人物,赵正永。

这个老乡就起了作用了,他那个时候跑到美国西维吉尼亚大学,进修了三个月还是六个月,他还写到了简历里面去。到这些美国的大学所谓“进修”,官员会带一个翻译,带一个秘书,甚至有的还带一个厨师。所谓进修,就是到中餐馆去吃中餐,然后到处去赌场混一混,一下子几个月就过去了,简历上有这么一个经历。但是陈国强有了这个经历以后,他居然有了爬升的本钱,然后他就一步一步升上来了——先是升为陕西省政府的副秘书长,后来成了陕西省的政府的秘书长。

一个魏民洲是省委秘书长,一个陈国强是省政府秘书长。两个大管家在一起,那个时候,先是赵乐际的天下,赵乐际自己进京以后,把天下留给了他的搭档赵正永。赵正永当然是一手遮天啊。

这个魏民洲,上面就是周永康,令计划这一批的关系,再加上后来赵乐际,加上栗战书等等,当然最后面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人物,就是习近平。所以陕西那几年,那真是——和浙江和上海和福建一样的——升官很容易。一个一个从陕西平步青云,因为背景实在太强了。先有魏民洲扯上令计划这些人,后有赵乐际,后有栗战书,有习近平,你说这能不升官吗?

但是没有想到,这个后面有一个布局,有一个网也在布局之中。

这个布局啊,开始大家怎么会注意到呢?一个胡和平,一个刘国中。

刘国中跑过来,从吉林省省长任上调到陕西,当了省长,而原来从西安出去的景俊海,成为吉林省省长。他们这种职务的调动非常有趣。当然,景俊海不是从陕西直接调过去的,他是从中宣部那个职务调过去的。但他原来的根据地还是陕西,而在陕西原来的一些官员,现在有的成为了天津市市长——虽然之前在工商局待了九年,但也是陕西省出去的。

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就是娄勤俭,调升了。他这一次,可不是在陕西省升上省委书记了,而是到江苏当了省委书记,升了官。似乎是平安了,似乎是没有问题了,而赵正永这个时候呢,又自然地按照正常的对退二线的省委书记们的安排,到了全国人大,当了一个内务司法委员会的副主任。

“新清华帮”和“新温州人”

好像这一切都顺理成章,而在这个时候,从浙江过来了一个省委书记胡和平。他在浙江也就是镀镀金——熟悉一下浙江系统的情况,对他是很有帮助的。他后面有一个非常闪亮的关系,那就是陈希,因为,他是清华大学的党委书记。

现在清华大学的清华帮,可不是当年朱镕基时候的清华帮啊。那个时候的清华帮还是彼此只是同一个学校毕业的同学而已——吴邦国,黄菊,朱镕基等等一系列的这种关系。谈不谈得上清华帮,还很难说。

现在的清华帮,北京的市长陈吉宁,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中组部部长陈希。大家看到的,是真正的清华帮的时代了。

胡和平到了陕西的时候,大家也没有觉得是这样,也就是来镀镀金嘛。胡和平,也没有看到他在清华大学党委书记任上的时候怎么样怎么样。当然,只要是陈希的人,只要是习近平的人,那就是到这样的一个省来镀镀金。

没有想到,把娄勤俭拿走,把刘国中和胡和平拿过来,是为了稳住阵脚。能稳住多少不知道,但至少是我自己的人到了这个地盘。我到了这个地盘,我就有了我法理的基础。这个法理,其实就是“党理”的基础——有“党理”的基础来控制陕西的地盘。

然后,我再派一个人来,这个人是谁?徐令义。

徐令义是温州人,他来自温州。在温州的人都非常熟悉一个人物——刘英。刘英1942年在温州(被)杀害。实际上,他是江西瑞金人,跑到浙江去搞地下工作,成为了浙江地下的省委书记。但是,共产党自己人叛变,刘英被国民党给抓住并杀掉了。刘英有一个遗腹子,叫刘锡荣。我也不知道刘锡荣是哪一年生的(编辑注:1942年),不知道他是遗腹子还是刚出生。总之,刘英有一个孩子,叫刘锡荣。

刘锡荣后来在温州一步一步发展起来,因为他有烈士子弟的这个背景,加上又是浙江的这样一种背景,慢慢慢慢就提升成为中纪委副书记,尉健行的副手。后来到了吴官正时期,刘还是中纪委副书记。

他在中纪委任上,表现比较平庸。但是,他有一个秘书后来成为大名鼎鼎的人物,这就是吴小晖——刘锡荣连自己的秘书都没有保得住。

但是,温州在这个时候又出了一个中纪委副书记。这一个副书记,可是不一样:当兵出身,也是一个大笔杆子,跟赵正永其实也差不多。赵正永是靠笔杆子后来读了中南矿冶学院,一步一步这么爬升上来,成为一方的省委书记。

而徐令义呢,也是靠一个笔杆子慢慢这么爬上来,爬升成为浙江省委宣传部的,好像是副部长吧。后来成为省委的副秘书长,主管信访工作,还曾当过浙江信访局局长。

徐令义:直接对习近平负责的纪委官员

按照他的这种背景、资历,也就是在这个厅局级任上退休就拉倒了。没想到,他们来了一个省委书记叫习近平。然后呢,他跟浙江这些本来应该到地市级干部为止的人就有了机会跃升。当时把他安排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单位去了。开始是到国家信访办当一个副组长。那个副组长也就是一个厅局级干部吧?然后跑到中央一个文明办,莫名其妙的单位,解决了他的一个副部级的问题。

然后,这个副部级,就把他弄到中办。其实,到了中办以后干什么呢?当的是钦差大臣——以中纪委的名义,当中共中央办公厅的纪检组组长。实际上成为巡视员,代表习老大到几个比较重要的省市去巡视。

最主要的一个巡视点就是北京市。对北京市委调查之后,写了一个报告。那个报告对郭金龙同志很不利——郭金龙同志很快就下来了。毕竟这个老郭同志也没有什么本事,没有什么能力,在北京也没有建立太多的势力。暂时呢,先把他搁在一边。

但是,徐令义跑到重庆,孙政才的问题就严重了。所以,对重庆市委,他作的这个巡视报告就导致了后来孙政才的落马。

让郭金龙被蔡奇取代,甚至后来拿掉这个孙政才,那徐令义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其实呢,无论是北京的问题,还是重庆的问题,哪里是徐令义这么一个巡视员可以查的呢?他只是知道上面的人需要这样一个报告来处理这些人,而徐令义顺利地完成了这个报告。所以,孙政才就这样被拿下来了。

拿下孙政才,孙政才哪里是一个腐败的问题啊?当然是挡了很多人的路嘛!或者是他抢了很多人的位置嘛!所以,政治野心是拿下孙政才的根本原因。徐令义有了这个功劳,一下子在十九大上就成为了中纪委的副书记。

这个副书记是温州人,跟刘锡荣一样的。但是,历史注定了那个刘英的孩子刘锡荣无所作为。

而今天温州的徐令义就不一样了。因为,这个时候,派他去查陕西秦岭别墅的问题。而且,给了他一个特别的头衔,不是中纪委副书记,而是中央专项整治工作组的组长。也就是说,这个头衔明确地跟大家讲,这和赵乐际没关系,这和中纪委没关系——徐是直接的钦差大臣,直接地向习总书记报告。

“围棋高手”习近平

你回头看看,当时娄勤俭调离西安,景俊海调离陕西,把赵正永退休,安排了胡和平来,然后让徐令义过去。

有人说,2019年习近平面临危局。习近平在与此同时,玩围棋——他建立了一个包围之局,而这个包围之局,就是针对陕西而来。

前面讲了,孙政才下来,是因为孙政才太年轻,政治野心太重。那现在从陕西出去的人里面,赵正永还有什么野心呢?最有希望的,从年龄来的角度来讲,从政治能力的角度来讲,从政治根基来讲,赵乐际都有非常大的优势啊!

而现在在陕西,赵乐际身后面出了这些问题,赵乐际要承担多少责任呢?至少有领导责任吧?至少使他脸上无光吧?但是,这个危局是到此为止吗?是只是魏民洲么?只是西安的市长么?只是魏明洲前面那个西安市市委书记,叫孙清云吗?

现在,陈国强进去了,翟四虎进去了,还有那个陈俊——一系列人进去了。还有哪一些人进去了,现在谁都不知道啊。

大家觉得,以前有了一个赵书记,进京先是成为了中组部部长,给大家乌纱帽。后来,他当中纪委书记,又可以保大家的乌纱帽。

现在大家弄不清楚了,和赵书记的关系是有利于自己的安全还是不利于自己的安全?现在,在这一场新的“西安事变”中间,西安的人都闹不清楚了。但是,西安的故事,肯定还没有结束啊。因为,“新西安事变”还没有解决,这些剧有可能几个月后突然有更大的戏剧出来,也可能还要拖很长时间……

但是,习近平总是被一些人嘲笑,说他学历有这个那个问题啦,说他工农兵学员身份,等等等等。这些人忘了,在他的同学中间有一个围棋高手。

曾有“三平”之说。刘卫平,在军队,现在不知道干什么了,似乎没那么重要。另外一“平”,虽然也不是一个政坛人物,但是,他是一个真正的围棋高手,聂卫平。

习近平,听说也会下围棋,至少他在政治上的围棋下得还是可以的——下了这么一场“围局”:有一些人事的调整,有一些人事的变化,在我们看起来非常庸俗,显得没有什么意思,几年以后才明白。

原来,他真的是在下一盘大棋。

结语

“民主社会所存在的问题恰恰是通过公开的政党之争,通过公开的民众参与,进行的政治的博弈,最终能够找到大家的共识,最终能够避免国家和社会大的危机。而专制社会呢,它有能力把一切的问题用暴力掩盖下来,但是它一旦爆发,它还以暴力的方式来进行的可能性非常大。而那些政治人物,就不是那么简单地进监狱了,很可能有更大的危险。所以,专制政权它始终不能解决一个问题,就是自己何时何地安全着陆的问题。

那个时候先是赵乐际的天下,赵乐际进京以后,把天下留给了他的搭档赵正永。赵正永当然是一手遮天啊。这个魏民洲,上面就是周永康,令计划这一批的关系,再加上后来赵乐际,加上栗战书等等,当然最后面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人物,就是习近平。所以陕西那几年,那真是——和浙江和上海和福建一样的——升官很容易。一个一个从陕西平步青云,因为背景实在太强了。

让郭金龙被蔡奇取代,甚至后来拿掉孙政才,徐令义是立下了汗马功劳。其实无论是北京的问题,还是重庆的问题,哪里是徐令义这么一个巡视员可以查的呢?他只是知道上面的人需要这样一个报告来处理这些人,而徐令义顺利地完成了这个报告。

这个时候,派他去查陕西秦岭别墅的问题。而且,给了他一个特别的头衔,不是中纪委副书记,而是中央专项整治工作组的组长。也就是说,这个头衔明确地跟大家讲,这和赵乐际没关系,这和中纪委没关系——徐是直接的钦差大臣,直接地向习总书记报告。

当时娄勤俭调离西安,景俊海调离陕西,把赵正永退休,安排了胡和平来,然后让徐令义过去。有人说,2019年习近平面临危局。习近平在与此同时,玩围棋他建立了一个包围之局,而这个包围之局,就是针对陕西而来。”

——何频(@nyhopin

背景资料和相关报道

点点今天事 | 何频:赵乐际难堪,习近平会对自己人下手?陕西两大案烧及大票高官;这个月中美都在出大事(20190110)



点点今天事 | 何频:赵正永背后和关联者;谁有力量让习近平三次批示?赵乐际是亮剑还是中箭?(20190115)



今天大新闻 | 何频 刘屏 安华:习近平不止只抓赵正永,赵乐际上位靠江家人;英国脱欧不成,梅姨惨败不甘心;任正非赞川普有理,国企人员害怕赴美(20190116)



中国新闻 | 副省长出庭陕西官场要塌方;徐晓东要挑战马云保镖;王宝强2亿财产分割很偏(20190117-2)



新闻时时报|传与令计划关係密切,陝西官员魏民洲受贿遭起诉(20180507)



明镜焦点|央视揭秦岭违建弊案,前西安市长现身悔错(20190110)



明镜焦点|踩到绝对权力红线,习近平紧咬“秦岭违建案”(2019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