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与蔡英文争总统,中国与美国帮的都是倒忙

刚刚国民党宣布了初选的民调,高雄市长韩国瑜以44%的得票率胜选了郭台铭先生,郭台铭先生得到了27%多一点的票,而前新北市市长朱立伦得到了17%的票数。

对于韩国瑜来讲,首先他需要向高雄的市民解释清楚,他刚刚当选高雄市长,然后又急忙忙地去选总统,怎么让高雄的民众心里过这一关。另外,更重要的是国民党这些年之所以出现衰败,之所以败在民进党之下,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党内不团结,不断地分裂。最开始是被李登辉利用,后来出现了所谓的「新党」,所谓的「亲民党」——虽然其中也有一些人是理想主义者,但是从整体来讲,使国民党团结的形象不断地被破坏。

而志在必得而且霸道惯了的,在企业管理上面非常成功的郭台铭先生,领导了一个世界级的企业,他怎么接受这种选票落后于韩国瑜的现实?他是退选还是以其它政党的名义,或者是以独立参选人的身份继续参选呢?现在还没有郭台铭先生的说明。而郭台铭先生能够一出来能够取得27%的票数,也不是非常之低。如果郭台铭脱离国民党,对韩国瑜和国民党的票数当然都是一种伤害。

朱立伦相对来讲比较好办一些,因为给予他职务选择的空间还是有的。比如说副总统的职位,比如说行政院长的职位,或者还有一些其它的职位,朱立伦都有机会,所以他不太可能脱离国民党。但是,怎么去整合朱立伦的资源,甚至是接收台湾的实力派政治元老王金平的资源,这都是韩国瑜需要面对的。

他所面对的蔡英文总统是现任的总统,她的行政资源、她在任的优势,韩国瑜的资源是远远没办法跟蔡英文的相比。而且蔡英文在党内成功地打败了赖清德,在民进党的激进势力打压之下,在国民党的打压之下,在中共的打压之下,蔡英文的民意现在越来越上涨。这对于韩国瑜来讲,他的爆破力有多大程度上能够超过蔡英文,确实还是不是一个很轻松的事情。

作为网红,作为一个非正常方式成为台湾政界新星的人物,要保持持久的热度并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而相比之下,蔡英文是比较稳重地在往前走,或者是越来越多的得到民望。而且蔡英文还有一点,就是美国现在看起来对她的接受度是比较高的。这一次她过境美国,不仅是时间拉长了,而且就在同一个时间,美国批准了对台湾的军售。

台美关系在过去一段时间也在不断地上升,得到美国的某一种背书,得到美国的某一种支持,这是民进党很重要的力量基础。但是,对于蔡英文来讲,如果把希望过多地寄托在美国政治基础之上也是存在一种威胁。在中美竞争中间,由于民进党或者是蔡英文得到美国更多的背书,反而会加重中共的打压。而中共的打压未必是立即性的战争,但是军事摩擦或者是长时间的军事骚扰,对于台湾的环境来讲当然是一种破坏。

反过来讲,韩国瑜跟中国大陆的关系相对来讲比较和缓,但是也会强化台湾民众对他的疑惑。对于很多台湾民众来讲,中共的霸道,中共的意识形态,中共的野蛮,尤其是中国大陆的非民主体制很难让台湾民众放心,很难让台湾的民众所接受。在这种情况之下,韩国瑜的中国大陆关系未必是他正分,有可能是他的负分——就好像蔡英文的美国关系也未必全部是正分,也有可能是负分,或者说是负面因素。

韩国瑜能够赢得高雄市长选举已经是台湾政坛上这几年来最令人震惊的政治突破。他在国民党党内选举和初选的民调中间,能够超过从政经验早就比他要来得扎实、时间来得更长、积累的资源更多,而且这些年来一直对总统职位志在必得的朱立伦,而且能够赢过能够给台湾带来经济想象力的郭台铭——虽然韩国瑜在过去几个月在总统的选举中间一直含混其辞,但是能够以被动应招的身份得到如此高的民调指数——对蔡英文来讲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对象,仅仅是用「反送中」、「一国两制」、「红色媒体」这些标签就能够把韩国瑜打败吗?韩国瑜本身的人品问题或者是他的一些政治背景,固然可以增加一些人对他的疑惑,但是以我对台湾民情的了解,要说服多数人能够相信这种政治的说辞也不是那么容易。因为台湾的民众对于各种口水之争,有的是厌恶了,有的是使自己有了更深的洞察力。也就是说他们不会轻而易举被某一种政治正确或者某一种意识形态语言,或者被某一种本土化轻而易举吓坏或者是接受——跟李登辉时候已经不同了。所以,蔡英文面对的强劲对手,使她不敢掉以轻心。

反过来讲,韩国瑜也是一样的。对于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一个公正和独立的民主选举,最忌讳的一点就是外国势力的干预。现在北京势力干预的尾巴已经被很多台湾人抓住了,但是美国给台湾的某一些帮助,未必意味着未来台湾一旦出事美国会毫无犹豫的保护它,未必是这样一种绝对的状况。如果美国对台湾的支持有一点三心二意或者是力不从心,像当年蒋介石国民党时候,靠了美国半天,结果他发现人生最重要的几大教训之一就是美国对他的支持三心二意,使他后来对美国非常的失望。

在现在中美竞争的情况之下,由于台湾可以被美国拿来做棋子,这样也会增加中共的忌恨,所以中共在这方面会加强报复。它没有能力去报复美国多少,但是它去骚扰和影响台湾的能力是存在的。所以韩国瑜的中国关系未必使他增加了信用度,相反是降低了他的信用度;而蔡英文的美国关系,如果再往前走一步,很有可能给台湾带来的是更多麻烦,而未必是安全的保护。所以,中国大陆的关系和美国的关系,稍微一转换就会成为蔡英文和韩国瑜的包袱。怎么避免这个包袱,怎么拿捏好这个度,我们未来将会看到蔡英文和韩国瑜在这方面的表演。

不管怎么说,台湾的民主是比较成熟的,而且这种选举还是在一种可控的范围之内进行。相比很多国际上的选举来讲,台湾的选举相当的有趣——不仅是两党的纷争很激烈,而且各自政党内部有纷争、有分裂,而且中共势力和美国的势力也明目张胆地介入其中,是比较值得我们持续关注这一场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