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弃林郑!香港大转机和大灾难,系于北京一念?中美恶化,中共内部有异常!逼向习近平!30年来两件最大灾难事件同时发作

对于中共而言,1989年以来,两件最大的灾难性事件同时发作,也使习近平个人陷入上台以来最大的两大危机。 香港反送中事件露出了一点和缓的可能性,但最终的决定权仍在习近平手上,看他是选择大传机,还是大灾难。 中美贸易战争,也寄望于大坂峰会化解。所谓奉陪,以牙还牙,都是夜行吹口哨。持续打下去,中共和中国所谓能承受,就是承受灾难!

中共和大家一样,意识到了今年可能是非常不平静的一年——中共的维稳系统在想尽一切办法度过1989年六四大屠杀三十周年这道难关。是的,在中国内地,我们几乎看不到有规模的纪念六四事件的活动,但是六四事件在自由世界还是唤醒了人们的记忆。

中共没有想到,今年出现的两个大的危机不在他们原来的预料之中。一个是中美贸易谈判。中美贸易谈判的失败,不仅是中共没有诚信,更重要的是中共内部出现了严重的分歧。而政治立场、政治路线、政治目标的分歧,本来是政治的常态。在每一个社会里面,尤其是民主社会,每天出现的都是政治的纷争。但是中共这个体制,1989年六四大屠杀以后,它就已经越来越刚性。这些刚性的特征就使很多可以通过简单的讨论争论就可以解决或者缓解的问题,变得越来越不能讨论——所以才不准「妄议中央」,所以才出现了「定于一尊」这种极其荒谬的论调,把自己带入到没有退路的境地。这一种刚性的特征一旦爆发起来,就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在中共体制内将随时可能出现比较残酷的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甚至说不定某一天酝酿成为一场政变。

中美贸易这一场战争将会牵引着中国,可以说是1989年六四大屠杀事件以来最大的一个变因,而且谁也无法预估它的后果。固然中共自信有极大的力量去动员它的资源去应对这些危机,甚至有些人说,中国老百姓可以勒紧裤腰带重新过苦日子。但是,那是一个意识形态能够完全控制民众的时代。今天中国的很多的自豪感,或者是他们对政府的一些支持,是来自于现在中国经济还不错。一旦经济出问题,或者经济失去控制,这部份民众的意愿、民众的心情可以完全改变。

跟1989年不同,1989年还有一个社会主义阵营,冷战依然存在,1989年的孤立不完全是中国的孤立。而现在中共虽然壮大了经济力量,但是它远远没有支撑一个意识形态的团队,它在国际社会所支撑和联接主要就是经济关系。而中国自己的经济如果出了问题,自身难保的情况之下,它怎么有可能有能力去用金钱收买国际社会对它的支持?

这一种状况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中国的经济改革开放这三十年取得的成就,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跟西方国家、跟港台澳所合作,得到来自这些地区的很重要的推动力。如果跟西方的关系出现对立,尤其是跟美国出现对立,经济技术文化交流,很多方面的合作就会断裂。以中共现在的国际社会的地位,以中共现在所积累的科技经济创新等方面的能量,根本不足以支撑全面跟美国对抗。

跟欧洲的联合,不要说西欧的联合是不牢靠的,就是跟俄罗斯的合作也是非常的脆弱。甚至普京总统还公开讲,他愿意当一个猴子,看着你们两个人争斗。也就是说,所谓的提升了新时代中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纯属是一纸空文。所以我说,加上「新时代」,那只是一个冠名赞助。

这一场危机,我们现在还看不到缓解的希望。也许这个月底的G20会议会提供一种可能,但是从目前的迹象看,外界都不敢乐观。

出乎中共意料的另外一个事件就是香港现在的「反送中」事件。这样一个事件,当时以为可以利用台湾的一个案例能够借机来推动逃犯条例的实施。由于这些年香港本身的政治心理变得非常脆弱、非常敏感,香港市民对来自中国大陆的各种势力已经进入了一种非常恐慌的状况。当这样一个法律可能延伸和滥用到其它领域的时候,香港的反抗就成为了一个必然。勇敢的香港人在这样一种恐惧的情况之下终于爆发,尽力维护自己的安全。

这么多人来参加抗议示威,在世界的抗议史上也是很重要的一笔,也是1989年六四大屠杀以来可能最大规模的中国领土上的抗议活动。这个抗议活动出现了流血冲突,虽然人数不是那么多,但是依然令人揪心。因为每一个生命都是真实的生命,每一个家庭都是真实的家庭。现在的这样一种对立,由于这位愚蠢的固执的没有远见的没有爱心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至今为止还没有放弃这个恶法,矛盾仍然在对立之中。

虽然中共的驻英大使说这不是中央的旨意,林郑月娥也说是她自己的想法,而不是来自于北京的旨意——这种说法当然是很难令人信服。但是为解套现在的危机提供了一种可能,这种可能就是特区行政首长暂时搁置法案的讨论,由于这位特首已经丧失民心,她要继续执政下去,对她本人、对特区政府都是一个灾难。所以最缓和的办法就是她提出辞职,这样的话,可以使习近平如果去大阪参加峰会少了一个麻烦。

现在香港这个事情,这些天成为欧美和世界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在美国、欧洲都引起了政客们的注意,一些议员总理首相都发表了讲话;而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关注香港的人权;从法国到美国都出现了几十万人联署要求惩罚制裁香港的官员,甚至有一些提案直接对着现在的特区首长而来;而且还有一些相关的法案在未来会提出来;而且,对香港的独立关税地位和自由城市的评估有可能会重新出现。这对于香港来讲是灾难性的,对于中国来讲也是灾难性的。

长期的不稳定、长期的对立和恐怖的香港,等于是中共自己制造了一个完全不应该制造的炸弹。香港长期以来可以说是一个顺民的城市,香港人都是比较温和的理性的,多数人只是希望在这个城市里面有一个好的日子。为什么香港97回归以后,人们出现了这么大的恐慌,而且越来越对一国两制没有了信心?主要的原因是中共自己的狂妄、自己的傲慢,影响和支持了特区这些年官员们的内心之恶——让他们觉得,如果要让北京看得比较顺眼,要得到北京的信任和支持,要得到北京给予的一官半职,他们就必须要向香港行恶。林郑月娥这样一个小圈子里选出来的特首就是这么一种心态。

把这个事情搁置,特区首长下台之后,香港要重新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同、信任,而且要对台湾的统一或者一国两制要有所垂范的话,有一些媒体人提出说应该让香港进行普选。这一点我毫无疑问是给予支持的,而且是极其的赞扬。这些年我一直认为,如果说中共对内地还有很多的借口不能进行民主选举的话,那香港是最合适进行民主选举的地方。因为它的地域小,因为它的市民素质高,因为它的经济条件很不错,因为这个地方有法治基础。如果在这个地方实行原来基本法就确定的可以直选特首,那么这个特首是由民众自己选举产生的,当然有他的权威性。如果这个特首不能得到民众的支持,民众可以通过抗议示威,可以通过法律程序把他赶下台。不管怎么样,这样一种高度自治的香港,使中共自己不要沾上这个麻烦,不要主动让这个麻烦引火上身。由香港人自己治理香港,也就是自我来承担责任。

通过这样一种民主选举,中共也可以测试一下自我的承受能力,也可以测试一下这样一个方式在中国内地推行以后,对现有的官员、对现有的既得利益集团、对现有的精英团队,是提供了更好的安全未来还是一种灾难。这样一个尝试也是测试习近平和中国共产党真正有没有民主之心,有没有真正忘记初心。因为如果要讲到勿忘初心,在中共早期有那么多的知识分子,那么多的有理想的人参加中国共产党,其中最根本的原因,他们就希望通过这样一个政党来使中国走向民主自由、公平和一个有尊严的国家。

很显然,中共的历史有无数的事情证明这个政党不但是令人失望的、令人绝望的,事实上,这个政党恰恰完全走向了它的对立面。如果习近平的初心是中共建政初期,能够吸引知识分子、吸引无数有良知有理想的人参与这个政党的初心的话,那么香港就是实现他初心最好的一个地方,也是缓解香港现在对立的最好方式,也使国际社会重拾对香港信心——而不是采取现在这种办法,把矛盾又放在什么外力方面,然后又把民众的抗议示威定为暴动。那只会使麻烦越来越大,使1989年的梦魇会重新回来。

这是给习近平的一个机会,也是给中国人的一个机会,也是给香港人的一个机会——我们总是希望人们能抓住比较好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