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争终于憋不住了?习近平在甘肃被喊万岁,人民日报却说废除终身制

政治是什么呢?政治就是权力斗争,利益的重新分配。所以,无论是民主社会还是专制社会,权力斗争和利益的重新分配其实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民主社会里议会通过权力制约会不断地发出声音,当然最重要的是每过几年——可能有的国家是四年,有的国家是六年——进行一次大选,选出总理或者是总统。不管是什么职务,每次选举的时候都是权力斗争的高峰。当选举结束以后,一切就归之平静,然后等待着下一次权力斗争的高峰。

中国共产党这样一个政治组织也是不断地进行权力斗争。它的权力斗争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到公开爆发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它后面的黑箱的运作过程,是怎么让权力斗争酝酿成长的,这和西方通过公开的竞选的政治权力斗争是完全不同。

五十年代,人们突然发现,一位毛泽东最器重的年轻领导人高岗居然突然被打倒了,一位领导了抗美援朝的彭德怀元帅突然被打倒了。到六十年代文化大革命,一手泡制了「毛泽东思想」这个名词的国家主席刘少奇被打倒了。到七十年代,写进了宪法的接班人林彪被打倒了。到八十年代,已经当了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被打倒了。后来,当了总书记的赵紫阳被打倒了。到九十年代之后,也是一个又一个的国家领导人被打倒了——倒下的政治局委员到现在为止,陈希同、陈良宇、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孙政才,数一数也是不少了。但是算一算,从十九大到现在为止,好像还没有出来一个被打倒的政治局委员、常委或者是前常委、前政治局委员。

大家觉得有一点不正常,所以人们对今年的北戴河会议抱有某一种幻想,但是大家还是不知道北戴河会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要那一个结论没有宣布,我们就可能都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就像我刚才讲的那些历次的所谓权力斗争,对于老百姓来讲,往往是中央发出文件我们才知道——原来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接班人,原来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原来毛泽东所器重的「高大麻子」,唯我彭大将军——这些人一个一个都是主席的敌人。

那习近平的敌人是谁呢?今天好像还没有被公布,不过这些天还是有一些迹象出来。这些迹象显示在什么地方?香港这个事情,明明是相当多的民众在通过和平理性的方式表达他们的政治诉求,但是在中共的宣传机器那里就变成了「暴徒」,变成了「颜色革命」,变成了带有「恐怖主义特征」,然后用极其下流的语言挑起内地人与香港人的战斗和攻击。

这样一种行为,很明显是不利于今天急迫需要的政治稳定的,很不利于即将要迎来的国庆。那谁要把香港的事情闹得如此之大,闹得不可收拾?最终还不惜要动用军警来威胁,甚至有人提议驻港解放军到了要出动的时候了。这后面的力量是谁?大家不得不提出疑问。

而就在北戴河时间之后,习近平前往甘肃。他到甘肃去扶贫,到甘肃去看看环保,到甘肃去参观一下文物。在这个时候,居然在围观的群众里面喊出了口号「习主席万岁,总书记万岁」。有人说,实际上更响亮的口号不是「习主席万岁」,而是「总书记万岁」。先不说那些口音并不像甘肃的口音,也可以解释说那是当地的游客。但是了解中国政情的人都知道,所谓总书记所到之处的「人民群众」,那是早就不知道选了多少次、检查了多少次、审查了多少次,那些「人民群众」往往就是人民演员。

我们曾见到习近平之前在澳门访问时候的警卫安排,流出来的那些画面就最形象的反映了那种恐惧的程度。所以,在甘肃那么一个人群很复杂的游客所在地,你想一想,中央警卫局能够容忍一般的人民接近习近平主席吗?所以,喊出所谓的「总书记万岁」就被一些人怀疑成为就是布局的,就是安排的。

这样一种声音,听说不止是在社交媒体上人们有意或者是「无意」地流传出来的,但是如果出现在新闻联播上面,那就是一种有意的安排、有意的预演。所以有人说,如果这种声音就这么传出去了,没有很大的反对声音,那么今年的国庆大典就有可能要喊出来「总书记万岁」了。

当然,「总书记万岁」而不是「习主席万岁」,这似乎是有了一个缓冲的空间。我们知道,一般人尤其是老百姓很少马上会想到他的「总书记」头衔,一般人习惯应该是叫他「习总书记」或者是「习主席」。对于一般老百姓来讲,更习惯叫「习主席」。这个时候用「总书记万岁」,实际上是有它精巧的地方。因为回避了他个人,而是用他的职务来代替,有了某一种缓冲的意味。用这个方式来测试一下舆论,也可以说是中南海的幕僚们「用心良苦」。

但就是在这个时候,《人民日报》居然出现了一篇文章,讲的是邓小平当年为什么要废除党和国家领导人终身制。当然,人民日报有理由做出一个解释,因为刚刚过去的8月22号这天正是邓小平诞辰,因为他是1904年8月22日出生的。但是,从中共官方的宣传机器里面几乎看不到纪念邓小平的文章、活动,只有在他的家乡进行了一场所谓的纪念活动,在全国几乎就看不到这样一种宣传。

大家很清楚习近平或者习近平家族和邓小平或者邓小平家族的恩怨。当年就是邓小平给了习仲勋先生的侮辱,让习仲勋以休养的名义被贬到珠海,后来被当时珠海市委书记梁广大赶到了深圳。习老没有地方去,回北京的请求甚至几度被拒绝,习近平不得不坐一些当时领导人办公室外的冷板凳,等待他们发出恩准,好让他的父亲能够回北京。

这一场恩怨那可是世仇家仇,所以让今天的习近平去纪念邓小平,他怎么愿意?何况,习近平上来根本就没有想到要继承所谓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甚至他跟当年的江泽民不一样,江泽民是既有毛泽东的继承也有邓小平的继承。而今天的习近平,被很多人看起来更像是继承毛泽东。

不管是继承谁,无论是毛还是其他什么人,总之今天也不是毛的时代,而是习的时代——只是「习时代」不好意思讲出来,用了一个新的词来代替它——新时代,「新时代」实际上就是习近平的年号。大家去看一看,「新时代」不仅是冠名在中国和俄国、日本的关系中间,也将会非常广泛地用在中国和很多国家的外交关系上,也会用在一些重大的事项上,这个词就是那些幕僚们精心设计的习近平的年号。

《人民日报》今天发表这样一篇文章,说废除党和国家领导人终身制,这是邓小平政治上最大的遗产。其实不仅是邓小平最大的遗产,也是很多人的一种共识——无论是中共的元老,中共的官员,甚至老百姓。他们认为中国最大的一个灾难就是领导干部的终身制,尤其是毛泽东死在他的任上,他的晚年根本连基本的生理能力都没有,但是却操控决定中国的命运,结果他手下的几员干将恰恰就把中国变得更加贫穷、更加混乱。所以,取消领导干部终身制是当时候的共同声音。

事实上,废除党和国家领导人终身制只是解决了独裁者的一部分问题,继邓小平之后所出现的这些领导人并没有因为废除党和国家领导人终身制而得到机会——让他们也通过一种选举的方式来成为中共的领导人——并没有,仍然是黑箱作业。没有说废除终身领导制就选出一代比一代优秀的人才,其实恰恰相反,废除终身制这种黑箱作业选出来的是一代不如一代。

不管怎么样,废除党和国家领导人终身制是废除独裁者的关键一步。人们认为虽然是一代不如一代,也许有一天就碰上了一个好的人物,一个结束中国专制统治的领导者也有可能——苏共不就这么碰出来了吗?碰出来一个戈尔巴乔夫。而如果是终身制,这个领导人如果正好是个很糟糕的领导人,他要一直干到死——何况现在的卫生条件那么好,他活过100岁那中国人就惨了。所以习近平修改宪法的时候,一下子就成为了他的政治分水岭。很多人就没办法对习近平抱有希望了,因为这意味着,习近平在相当一段时间就是中国的最高领导人了——虽然一切没有明说。

在现实中间,他的幕僚、他的团队、他的部下们已经把习近平当成皇帝看待。你看看习近平坐在龙椅上,你看看习近平站在一个空大的房子等待着万国来朝,那个架势跟皇上有什么两样。你看看人家川普,一个总统来访的时候,他先步出他的办公室,走向来宾的专车去迎接,西方的领导人对外来的领导人大体如此。实际上在中共自己内部,早就有人半开玩笑、半认真的不断地叫「圣上」,实际上也是一种试探。

这个时候《人民日报》居然在它的网上出现了这样一篇文章,那不是明摆着挑战习近平吗?这是一个编辑个人的胆大妄为,还是人民日报领导人在后面的安排?或者说这个后面实际上酝酿着一股政治的暗流,这个暗流早就对习近平修改宪法废除终身制强烈不满,只是借这个机会也小试一下牛刀,就像「总书记万岁」一样,也是一种测试?人家现在拿出关于邓小平的文章,也是一种测试?这种测试、这种小试牛刀,下面是不是有真刀真枪呢?

现在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精确消息,我们也很难对中共的高层进行派系归属、划分,但是根据政治的规律,根据政治的本质——权力斗争、利益的重新分配总是有一个周期律。这种周期律在西方叫大选,在中国,用毛泽东的话来讲——七八年会来一次。现在有了七八年了吗?会来一次吗?会推迟来临还是会提早来临?不管怎么样,这样的事情肯定会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