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给习近平空间,习近平会给香港空间吗?

对川普总统,不管你喜欢还是反对,他每天所讲的话是很直接——不管是他在twitter上面发的,还是他在各种场合的演讲,你都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川普在讲什么,他的政策在产生什么样的变化,而不会把责任推到彭佩奥、博尔顿或者其他领导人的身上。这就是一个真实的川普,也是通过民主选举所产生领导人的施政作风。其实以前的总统也是这样,即算是他们不用twitter,很多场合下他们都是自己在发表演讲——即便那个讲稿是写稿人给他写的,但是大概的意思、价值和政治指向,都是他们自己的决定。

我们看到川普总统在谈论香港或者中美问题的时候总是有很多变化,这就像我们在生活中一样,我们会有起伏、会有变化。他不是那么刚性,他是那么柔性,如果他错了,他可能明天又有另外说法或者表现出来,即算是他没有承认错误,他也通过新的语言、新的政策去调整他被证明是错误的事情,大家看到他就这么改了。

川普做的很多事情有的是我赞成的,川普讲的很多话是我不赞成的。我对川普总统关于中美贸易战的一些政策提出过不少批评,比如说他最近提出来的对中国3000亿的商品加税,而且是在9月1号开始——这从时间来讲来不及,子弹也一次打完——完全丧失了原来是要利用关税把中共逼上谈判桌作用。而且9月1号怎么算呢?从货物从中国开始,还是9月1号到的所有货物都加增呢?而且其中很多的商品是美国在中国加工的商品,你算谁的商品呢?

对这些疑问,今天的美国贸易办公室提出新的政策的调整:第一,把加关税的时间推延到12月15号;第二,有相当多的涉及到健康、安全等方面商品可以被免征关税。这就是调整,这就是改变。这些改变不但没有使人们失望,恰恰相反,股市还大涨,也没有几个人批评川普朝令夕改是错的。因为他是总统,他有这个至高无上的行政权力,他是美国老百姓选举出来的,有权力做出这个决定,也有权力修正他自己原来的错误。虽然我不认为民主一定是纠错机制,但是民主在纠正错误的时候是那么的柔软,不会那么刚性和对立。

川普总统谈到香港的政策有三到四次,他的每一次讲话,作为一个香港民主运动和香港普选的支持者看来应该是不满意的——他并没有给予香港民众强有力的支持,他讲得比较含糊。但是,我今天也给川普总统洗洗地。无论是对中国贸易关税的推延,还是对香港发言的柔弱,实际上川普总统想改变一种作风——他希望给习近平一些时间和机会,而不是直接跟习近平说「你要怎么样」。

过去美国的总统或者领导人,对国外的事情就是喜欢指手画脚——指手画脚并没有错,但是后面要有真实的力量去支撑,而不是口头讲一讲。以前美国的有些领导人就是口头讲一讲,调子很高,实际上做的事情比较少。川普可能也没做什么事,不过他也没有给别人压力——你必须这样去做、那样去做——香港那是你中国的事,你习近平自己看着办。

当然,美国的其它力量不是这样,比如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还有一些参议院的领导人,都表达了对香港局势的关心和对香港民众的支持。这些声音仍然是有必要的,而且我认为越强烈越好。但是大家很清楚,美国行政当局对香港或者别的国家民主运动不再像以前那么热心。中共这一次把香港这么多民众上街要求落实基本法的游行示威居然说黑手是美国,真是给错了人家荣誉了,人家没有想当这个黑手。

反过来讲,按照「一国两制」的原则,现在香港没有面临着国土的分裂,也没有面临国土被侵占保卫不了——不存在这个问题,也不存在外交或其它领域的挑战——这完全属于香港的行政内务。但是,港澳办开了一次会还不行开两次,两次不行开三次,还跑到深圳开一个「黑会」——不公开、不透明,也不知道具体讲什么,总之是要操纵香港;中国的媒体发动各种机器,用极其严厉的字句来谴责来攻击香港,扭曲香港这一场运动的主流诉求,主动把麻烦扛上肩;林郑月娥明明是可以成为替罪羊,明明她作为行政长官应该承担责任,结果北京引火上身。而且以你体制的刚性程度,你怎么让香港的事情往好的方向走?你只会往更糟糕的方向走。

这几天张晓明、王志民,还有港澳办的发言人讲了一通恶语以后,香港的情况更加恶化了。现在整个的舆论趋向越来越把矛头指向你这个港澳系统——是你们自己把矛盾引火上身。张晓明讲的「来自中央的战略考虑」,这个「中央」是谁?是政治局开的会还是党中央开的会?还是政治局常委开的会?还只是你港澳领导小组开的一个会?不清楚,不明白,然后各种谣言满天飞——一下子又是军警到了香港伪装成为当地的警察,一下子又是连川普今天都在讲「军队在香港边境集结」……你中央在哪里啊?你习近平「定于一尊」,你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席、党的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你是无数个领导小组的组长,这个时候你的态度是什么?能不能清晰一点摆出来?无论是在电视台还是在报纸上——没有。

「没有」也有一个好处,就是当川普给了习近平一个空间,觉得这是你的家务事,你去处理好了,那这个时候习近平就该想一想:你要不要给香港空间?你让港澳系统这批人按照官僚程序去弄,只会弄得越来越刚性、越来越对立。各种小动作把香港搞乱,把无数的人给关进去,无数人的心给碾碎,打破人们的希望,扭曲人们的价值,弄到一片混乱。你最终需要武警或者是军队半戒严也好,最终镇压也好,不管哪一种情况,你都是在跟民意对着干,你都是在扭曲真正的价值,都是在毁掉香港,因为你是逆民意而动,你都是在那个黑箱里面作业,去平衡的是你的建制派内部的利益,亲中共团体的利益,你们自己权贵家庭的利益,你们党组织的利益。

这一些决策是来自于谁?是来自于港澳协调小组的组长韩正?副组长杨洁篪?尤权、王毅、张晓明还是谁?如果你真正了解情况,如果你真正是有一个没有忘记初心、有历史责任担当的人,你就应该非常清楚:香港今天的局势,只有成立独立的调查委员会,针对警察是不是和黑社会勾结在一起制造了元朗事件,各种场合的警力有没有过度使用,是人们的误解还是警察队伍里面部分人辱没了警察的职业名声。如果是警察渎职,那就把他们起诉,把他们开除。香港也曾经出现过警察黑暗时期,香港也曾经出现过腐败时期,后来不是调整过来了吗?廉政公署的建立,香港的警察系统和公务员系统,那是全世界效率最高的,执法水平也是相当不错的。

现在造成警民如此的对立,不但使民众没有安全,警察也没有荣耀。你不成立个独立调查委员会,你成立什么部门使人们更能够信服你的调查,更能够信服你最后面的公正处理呢?这是香港的主流声音,不仅是街上那些年轻人的要求,也是你建制派内部、香港的各个大商人、大多数香港文化思想精英的看法和意见,是化解今天香港对立的唯一出路。

你只要认为「一国两制」还是应该维持下去,那就应该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基本法》,这个《基本法》本身就考虑到了国家主权的完整,考虑到了外交的大权、军队的大权掌握在北京手中,这根本是不可能动摇的。军队是你从内地派过去的,外交系统也是北京派下来的,而且根据《基本法》的设计,特区首长最后的任命权、否决权也是在北京。如果为了安全起见,你也可以建立一个预选机制或者候选人机制,也由你北京认可的两个人、三个人或者五个人,符合这个爱国的基本标准才能被任命。但是爱国的基本标准你不能细化成候选人必须是地下党员,只要是在《基本法》的原则下参与选举,当然就是「爱国人士」嘛!如果遵守《基本法》还不是「爱国人士」,那要天天去喊爱国的人才能叫「爱国人士」吗?这些事情都是可以讨论的,有分歧也没关系,这比较容易达成共识。

香港目前的危机只有唯一一条的出路就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香港的未来只有唯一一个支柱就是实行普选。只有实行普选,香港的民众才对他们自己选出的领导人「心安理得」——选错了你香港人自己承担错误,下一次再换一个人。香港一切的问题,民生问题、社会问题都让香港人自己来承担,因为「港人治港」。实行普选,进行香港政治的改造是香港走向未来唯一的出路。

目前的危机,你要港澳办张晓明、中联办王志民,还有一帮争先恐后表现爱国的完全不惜把香港毁掉的所谓的「爱国人士」来处理,你就毁掉了。那些什么「国际势力」、「颜色革命」、「恐怖分子特征」,那是完全是坑害你啊习近平啊,陷害你啊习近平啊!你脑子要保持一点清醒啊!你现在是完全被他们控制了,不是你控制他们了——除非你真的跟他们是一伙的,那我的话就白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