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内幕被揭开,是中共打败西方战略武器?华尔街日报调查报告:这是一条盗窃之路

美国以一国之力对付华为,使一些中国人很自豪。华为是中国人勤奋与智慧的结果,还是被人指为是中共刻意支持的靠盗窃壮大,最终用来打败西方的战略武器? 被放大的华为,很多细节正被揭开,继“悉尼晨报”披露澳洲如何发现华为的间谍行为之后,“华尔街日报”则刊出更详尽的调查报告:这是一条盗窃之路。 华尔街日报记者对美国联邦法院的10起案件进行了审阅,并对美国官员,前雇员,竞争对手和合作者进行了数十次采访记者获得的资料传达着这样的信息:华为的企业文化模糊了获得竞争成就与获得方法上缺乏道德标准的做法之间的界限。 华尔街日报记者对美国联邦法院的10起案件进行了审阅,并对美国官员、前雇员、竞争对手和合作者进行了数十次采访。记者获得的资料传达着这样的信息:华为的企业文化模糊了获得竞争成就与获得方法上缺乏道德标准的做法之间的界限。

我们对华为的了解从无知开始。不仅是我,很多网友也对华为抱有一种怀疑。有一天,我说到:华为的技术有可能的确有独到之处。当时遭到了很多网友的质疑。

的确,在很多人看来,华为无非不是以廉价的方式借用了西方技术,在中国、南美、非洲这些消费能力较低的地区开辟市场。

但是我一直有个疑问:美国下如此重手打击华为,到底是为什么呢?华为到底违反了什么?有什么严肃法律证据证明华为属于军事工业系统?华为是个间谍机构?

这些严肃证据可以帮助我们了解美国政府对华为的打击的缘由,更有助于我们了解中国大型企业在全世界的扩张之路。华为真的是反映了中国人的勤劳智慧、优秀的企业管理作风吗?还是中国国家资本主义、政策资金倾斜的产物?这些问题,我们尚无答案。

澳大利亚《悉尼晨报》最近披露了澳大利亚安全人员发现华为安全问题的过程。《华尔街日报》也发表了一篇长文,细节丰富。记者查阅了大量的档案资料,采访了很多华为的员工和前员工,联络了很多华为的关联企业。

报道中讲到了一个故事。一个普通幼儿园老师的音乐作品,被华为直接拿来放在自己产品里使用。在这位幼儿园老师的YouTube频道评论区,有网友提出:你的作品被华为使用了;这位老师才发现并起诉侵权。而华为利用强大法律资源,几乎把起诉者拖垮。

类似的事实,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还披露了很多。

诚然,强大的企业总是要面对各种法律诉讼、面对社会上的各种纠纷争议,这并不算稀奇。苹果、三星、谷歌等企业也面临侵权、剽窃等商业纠纷。

但华为所面临的指控与其他国际企业有本质不同。苹果、三星、谷歌等企业是自由社会正常商业竞争的产物,大家不会去琢磨这些企业背后有什么“神秘力量”在作祟。

华为则不同。现在,华为是中美两国角力的的焦点。然而,它始终摆脱不了原罪。它生存在中国这样一个没有独立司法、没有正常市场经济运行的环境中。不但如此,中国的法律环境允许、鼓励政府将神秘的手深入商业社会生活各个角落,任何企业或个人均无法拒绝政府情报机构的要求。这是每一个在西方生活工作的中国人,每一个向国际发展扩张的中国企业都难以辩白、难以摆脱的原罪。

此外,任正非的军人背景引人怀疑。华为在进取扩张过程中采取的很多手段,也触碰到商业伦理底线。

《华尔街日报》报道提到这样一个故事:2004年夏天一个的傍晚,在芝加哥举行的Supercomm技术会议刚刚结束,一位中年中国游客穿行在已经收场的会场摊位中间,拆开会场内价值百万美元的网络设备,并拿出相机拍摄里面的电路板。保安人员过来阻止了他,没收了相机的存储卡还有随身携带的数据和笔记本。

这名男子是谁?为哪家企业盗取资料?他的挂绳上写着他来自“为华”(Wei Hua),其实这是字序的错误,他所供职的公司的真正名字是:华为(Huawei)。报道里面提到,知情者回忆说这位工程师看起来衣着皱巴巴、头脑有点糊涂,说这是他第一次来到美国,不熟悉会议禁止摄影的规定。那位知情人说,这个人与詹姆斯.邦德的经典间谍形象完全相反嘛!看起来并不像一个老谋深算的人,也许是在假装糊涂?

早在1994年,任正非创立华为不久的时候,江泽民就曾经去视察华为当时新建成的办事处,称赞其工作。可见华为的力量、背景,企业老板的关系网,已经直接通向了最高层。记得今天年初,我在CES展会期间曾经做了一期点点今天事,里面提到,“华为”这个名字,蕴含了很强的政治信息:中华之作为。

现在,华为的确“有所作为”了,发展到要美国倾一国之力来反制、对付它。很多中国人感到很自豪:华为很强大嘛!美国总统为压制华为,居然动用了国家紧急状态法。

平心而论,华为产品的确有其强大、过人之处。这与我或其他一些海外观察者所直观感受到的有所不同。在我们看来,华为手机,就是廉价嘛!不久前,我从中国过来的朋友告诉我:不是这样的!华为手机的摄像头的清晰度和其他效能,比三星、苹果的手机好太多了。但是我还是不太敢使用华为手机,把朋友送给我的华为手机转送给别人了。

但是对于很多企业来讲,华为产品的品质非常不错,这点也是我所没有料想到了。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提到,从南非到瑞士,不少企业都希望华为帮助他们建立5G网络,对华为设备的质量赞不绝口。报道引述东俄勒冈电信公司首席执行官的话说,华为的设备是最可靠的,用华为的设备从来没有出现故障,这太令人吃惊了。不但如此,华为提供的价格比竞争对手便宜20%-30%,简直不可想象。

华为现在每年在全世界的销售额有1000亿美金,简直是天文数字。这让大家佩服,让中国人自豪。但是在钦佩之余,我们也难免有疑惑。华为到底是怎么发展起来的。政府、情报系统,到底有没有支持它?它到底是怎么获得这些高端技术的?

华为去年的研究预算为152亿美元,仅落后于谷歌,亚马逊和三星,排名世界第四。在截至2018年的十年间,华为的研发人员增加了一倍,达到约8万人。现在,华为在全世界各大学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招聘各类人才。这是一个真正具有强大生产、行销力量的巨无霸。

但华为的背景,现在仍然不够清晰。美国的情报、司法机构在侦察华为的时候发现:华为在美国办事处的房间无法设置电子窃听设备,认为这种设置类似于世界各地的情报站。类似的秘密房间,在华为其他地方的办公室也有。根据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的说法,华为在德克萨斯州和其他地方设立的办事处,里面都有防间谍安全房,而这些地方,美国雇员被禁止入内。有一个华为在斯德哥尔摩办事处的前雇员跟《华尔街日报》披露,华为的研究人员将外国制造的设备藏在这样的“电子安全地下室”里,其中有些设备被运到中国,被中国工程师解剖分析。 这个信息在《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中也有所披露。

回顾华为的发展历程,我们发现,美国企业对中国市场的欲望,对华为的崛起起到了推手作用。美国很多公司曾起诉华为侵权剽窃行为,但一方面,它们遭到中国官方侧面报复,比如,中国商务部会故意延长反垄断审批等等,另一方面,它们也担心触怒中国会影响自己在中国市场发展前景。结果呢,这些诉讼不少都以秘密和解结束。这些西方企业原本远远比华为强大,但是,他们为了眼前的利益而纵容了华为,让华为在短短几年间悄悄崛起了。现在,很多这样当年的巨无霸企业,在华为眼中已经微不足道了。

有一家著名美国企业思科,发现自己的系统被华为盗用了。思科在诉讼中说:华为逐字逐句抄袭了思科用户手册的全部内容。这次剽窃情况严重到什么程度?华为甚至无意中剽窃到了思科软件中的漏洞。当时,思科总法律顾问飞到深圳,当面与任正非就华为盗窃证据对峙:包括思科手册中的文法错误,一模一样的错误也出现在华为的手册中。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当时,任正非无动于衷地讲了一句话:“纯属巧合!”

华为的背景本来就不甚清晰,又出现了很多类似这样的盗窃知识产权、违背商业伦理的行为,这样的华为,怎么能不让西方担忧呢?华为的竞争对手,也可以抓住华为这样的问题,去游说美国政府给华为以打击。

华为现在做了很好的公关,创始人任正非的演说让很多人觉得钦佩、感动,也使很多人感到:华为的确是了不起的企业,是真正具有领先力量的。

但是,华为的原罪、华为自己本身所涉及的问题仍然客观存在。再加上中美贸易战、中美竞争的背景,加上西方社会对中国企业的怀疑担忧,加上中国媒体恶劣的丑态,再加上习近平各种高调的说辞…… 所有这些原因,都把华为的问题放大了,让本已处于困境的华为更加焦灼。

华为冤枉吗?事态会如何发展?它能否真正表现出坚强的力量,成为一个美国政府也打不垮的公司?还是会在全球围堵的背景下败下阵来呢?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