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谈判,川普习近平通话互助:竞选连任,政治局会议,朝鲜事务

美国总统川普和中国的国家主席习近平突然通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从新闻的角度来讲好像是很突然,但是从时机来讲很巧妙。因为几个小时之后,川普总统就要宣布正式参与明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将会出席一个造势晚会。实际上,昨天在纽约川普大厦已经有类似这样的热身活动,但是标志性的起跑是在今天晚上。

中美贸易战其中一点就经常被人提及:对川普最为骄傲的经济有很大的伤害,尤其是对川普的票仓州。在这个时候,习近平和川普通这个电话,使美国那些试图利用中美贸易战去挑战川普的其它政治势力找不到更多的着力点。虽然两党都是支持打击中共,平衡中美贸易,但是用哪一种方式打,大家的看法还是有分歧的。

在美国,有不少人就质疑川普用这种针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进行加税的方式,直接的影响是美国的商业和贸易,由美国消费者来承担。这些消费往往手里是有一张选票,而美国的传统的农业州现在因为没有了中国的订单,即便联邦政府一直给补助,那个补助跟贸易的利润还是不能比。从生意的角度讲,我年年种下农作物,我年年有盼头,联邦政府的补贴就不可能年年有盼头。所以,这个时候习近平和川普打一通电话,是给川普的一个鼓励也好,支持也好,时机恰到好处。

同时,习近平在中共党内和中国民间遭到了非议,遭到了批评——尽管不准妄议中央,尽管有很多人因为「定于一尊」就不讲了,但是仍然暗潮汹涌。《想点就点》节目中我已几次经点到了一些中共官员对现行的对美政策、对美贸易战,中国现在用又一次制造泡沫的方式来刺激经济提出了批评。而且有人讲出来,一个人能不能当好中国领导人,两点:第一要掌握枪杆子,第二不能搞砸与美国关系。习近平的枪杆子好像是在手,但是与美国关系面临着搞砸的危险。所以习近平需要在这个时候来跟川普打通关系,来打消党内社会上对他的非议和批评。

这些天将会召开政治局会议,有了跟川普这通谈话,那么习近平在政治局会上气就壮很多。虽然政治局里面他的成员占了多数,但是不管怎么样,即算是自己团队的人,你也需要给团队打气,需要给大家一种感觉——中美关系没有搞砸,还在习近平的掌握之中。

所以,这个时候他们两个人的通话是一种互助式电话——互相帮助。习近平好像是打了一个祝贺电话一样的,祝贺川普总统要开始连任竞选了,先预祝你成功;这边川普说,我知道你要开政治局会了,我给你一个支持,谈判重新开始。

这一段时间,川普为了营造跟习近平谈话的气氛讲了很多软话,讲了一些弹性的话;而且抑止了彭斯6月4号的演讲,甚至在24号的演讲也进行了某一种文字上的调整;演讲时间还有某些微妙变化的可能性,当然我也没有最后确定;在香港事件方面,川普虽然提到了香港,但是没有火急火燎地攻击批评,也没有推动支持国会要尽快就香港方面的人权法案、政策法案进行根本性的调整——这都是给习面子。所以,两个人在这个时候觉得要通个话。

当然还有一个事情就是朝鲜问题。习近平不得不去一下朝鲜,因为人家已经来了三四次了,你这里是十四年来没有一个正儿八经的一号领导人去过。中朝建交七十周年是一个比较好的时间点,而且这个时候去可以给川普带带话。其实金正恩何尝不想跟川爷爷一起见面,但是他是一个独裁者,他需要一个台阶。而川普也希望这么一个牵线人,以此来交换一些对习近平的好处。所以习近平也是愿意在朝鲜事情上帮川普一把,也帮金正恩一把,其实也是帮自己。

对于朝鲜问题,中共希望既要控制朝鲜的核武器发展,又不要朝鲜的麻烦,朝鲜的问题都要靠自己帮助解决。对朝鲜的经济援助,中国不想永远援助下去,至少不要援助那么多,需要美国一起分担分担,但是同时又不能让朝鲜完全失去控制。这样一种微妙的三角关系中间,习近平在这个框架之内还是可以扮演推动的角色。而川普总统在过去也讲过,他和金正恩见面,朝鲜问题的解决,习近平主席还是帮了大忙。所以这个月20号21号去朝鲜,习近平又可以帮川普一个忙,这都是一些大的背景。涉及到朝鲜问题,涉及到各自权力的稳定或者能不能赢得下一次大选,所以这个时候通这个电话时机是比较好。三合一——朝鲜问题、政治局会议和川普总统大选连任。

当然,核心还是贸易问题。川普发了推之后,中央电视台马上进行了报道。其中讲到习近平主席希望美国公平地对待中国的企业,其中指的就是华为。川普用一国之力去打击华为,习近平用一国之力为华为讲话。而且在元首通话这么一个短暂的时间里面,华为还提上了议事日程,这个任正非和华为真是一个角色。

贸易谈判开始一段时间川普调门弄得很高,说你不来我就3000亿打下去了;后来说你来不来随你,你不来我就给你打下3000亿,来了谈不好我也要加,如果你不来我也会加,总之只有谈的好我才不加——是这样一种威胁的口气。而现在变了,变得柔和起来了。美国经济委员会的主任库德洛今天接着讲话了,说我们会重新谈判,需要的是执行机制,需要的是重视知识产权——总之过去讲的那些话又重新讲了一次,也是空谈。

之前我在《想点就点》节目里面讲到了商业部部长罗斯在巴黎的讲话,说大阪的峰会只是重启谈判,并不是达成协议。事实上很少有人认为大阪峰会会就中美贸易谈判达成最后协定,这从技术来讲几乎也是不太可能的。但是,只要是重启谈判,这个3000亿就会暂时停止下来,只要这个停止下来,情况就不至于会继续完全失控下去。但是,恶化还是在继续,因为美国强硬派势力在这种政治正确的情况下,或者是半个麦肯锡主义的情况下,认为只有给中国一些颜色,只有给中国一些狠招,中共才会做出妥协和让步。

我们的一些报导和分析都讲到,实际上中国和美国已经处于一种分手的状况,但是习近平和川普还要表现一个恋爱的状况,两个人还要谈,至少他们两个人不想承担分手的责任。因为分手对中美的伤害,对世界未来的整体战略关系的伤害不是那么遥远。很多老百姓,很多个人,很多企业,很多政府,都会感受到中美关系恶化的一种痛,就是因为中美贸易关系已经达到「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的状况。不仅是中美关系,全世界的贸易关系都是处于这么一种状况,都是形成了环环相扣的供应链、产业链。即算是一下子分手,付清这个分手费,扯清分手的责任还是要消耗很长时间,等到把这些事情讲清楚了,或者又要重新和好了。

从长期来讲,除非中共的脑子真的是疯掉了,中共的领导人真的像《人民日报》、《新华社》讲的那些、空话、套话、假话,骗人的鬼话那样,如果他真的是相信那一套,那未来情况当然会完全失控。但是,两面人或者是多面人是中共政治机器的基本特征,也是中共每一个领导干部的基本特征,因为他不两面不多面,他没办法做人,他没办法为官。相信现在的意识形态,现在的反美宣传都是泡沫,都是浮夸。等到习近平和川普一见面,可能很多事情又会暂时停止下来。

虽然中美贸易关系的竞争是长期性的,但是防止继续恶化其实都是双方共同的意愿,至少两个当家人习近平和川普是这样。至于旁边那些极左极端分子,无论是美国的极右派还是中国的极端强硬派,他们就希望这个局面越闹越好,情况越失控越好,中美关系越对立越好。只有对立他们才有更好的饭吃,只有对立他们才有更好的舞台,虽然他们各自的对立都有理直气壮的意识形态——这边是要打击挑战美国价值的中共国家,那边是要反对美帝国主义的颜色革命,反对美帝国主义对中国主权尊严的羞辱。但是我们一再讲,王对王总是有惊喜。中美关系只能靠王对王,不能靠双方那些想浑水摸鱼的人,也不能靠一般性的官僚。

这个电话通完以后,很快中美就可以做出更多公开的行政预约工作。是刘鹤出面还是王受文出面,是俞建华出面还是廖岷出面,还是外交部的人出面,总之中方的人在未来一段时间会逐渐出来亮相。而美国的人也会重新活跃起来,尤其是莱特希泽、姆努钦这两个主要人物。那么王岐山和彭斯这两位在这个谈判中间将会怎么亮相呢?还是说他们两个还是不谈了?也需要未来时间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