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伤害了中共或中国的形象?反港独与反暴徒反的是谁?

8月18号,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以百万民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向全世界展现了他们不是暴徒,也展示了他们并没有制造香港的混乱。随后,特区的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女士也做出了回应,也赞赏了这次集会的和平理性,而且愿意成立对话平台,再次表示送中条例已经死亡。并且承诺,对警察的违法行为,由独立警察投诉委员会进行调查。

林郑月娥女士的回应并没有使示威抗议民众感觉到满意,因为民众的五大诉求非常清晰。尤其林郑月娥关于送中条例之前讲过「寿终正寝」,现在也讲过「它已经死亡」,但是她始终没有采取法律的语言说把送中议案从立法会撤回来。从法理来讲,如果她这届政府下台了,下一届就可以重新启动这个法案,也可以「起死回生」。我并不清楚林郑月娥女士为什么不用清晰和准确的法律术语,非得用「寿终正寝」或者「已经死亡」这种词。

对独立警察投诉委员会,大家根据之前的认知,这个机构很难取信于民众,因为很多的疑惑或者不信任正是针对警察。在我的印象中,香港警察一直以来是一支很优良的警察团队,但是在这次事件中间确实暴露出他们有滥用权力和过度执法的地方。而且,警察违法滥权的现象不仅显现在与反送中抗议的互动中,这几天在香港闹得很凶的两位警察完全莫名其妙地殴打、伤害一个被拘留的长者,就显示出香港的警察队伍是出了某些问题。

不管怎么样,针对这一次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事情,现有的警察投诉系统似乎很难令人信服。香港的一位前任法官提出来说,这样一个框架是很难真正运作的,因为很多法律的界线很不清楚,实际上很容易使这样一个类似于政府的系统发挥不了作用。所以,成立一个由各方组成的独立调查委员会似乎是势在必行——至于它行政运作的效率怎么样,或者可能会花费非常长时间——那是恢复对政府的信心、也是恢复警察声誉的关键一步。

至于对话的平台,当然是展示了政府的一部分善意。但是在反对派看起来,这个似乎是有很大的问题。就好像一个官员平时候要跟社会各个阶层进行对话一样,这个平台不能承载抗议运动的如此强大的意见,需要一种更公开、更透明、更宽阔的机制来和民众进行对话。

同时,香港的民众或者相应的其它组织如果也对林郑月娥女士的回应做出某一些肯定或者鼓励,那么良性互动的效果会更好一些,现在香港的民众或者其它一些组织似乎还要继续抗争下去。香港的局势最终的结果是怎么样,或者至少这个事件的最终结果怎么样,可能我们还需要一些时间观察,还需要看香港的政府和民众怎么互动。

在十几个星期以来,香港民众所表现出的克制,通过现代的社交媒体的传播和大量现场直播的视频,大家看得很清楚。虽然发生了一些局部性的冲突,在这么多人参与的和平集会抗议的活动中间,难免会出现某一些激进的人士。这些行为往往可以按照治安或者刑事案件进行起诉、逮捕,或者是进行相应的司法处理,西方的政府处理这些事情都是采取这样一种方式。

整体来讲,抗议运动恰恰希望的是香港政府、北京政府遵守之前的承诺,也遵守现有的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基本法》不是独特的香港某一个政党的法律,它前面挂上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就表明是北京政府所许可的,这十几个星期以来香港民众恰恰是在法律的合法框架下进行抗议示威。某一些激进活动,媒体都有报道也有谴责也有批评,甚至某一些激进行为的当事人,比如香港的学生们,他们甚至公开地说「我们错了,我们道歉」。这样的表现,实际上在国际上发生的类似的抗议事件中也是罕见的,本身就表现出抗议者和平理性的诚意。

这几天,我们注意到生活在全世界各地的华人都通过不同的方式对香港的抗议运动表示了关切,有的人给予了支持,有的人表示反对。不管是赞成还是反对,不管用哪一种方式面对香港的抗议活动,这在民主社会和现代文明社会都是比较正常的,因为有人这样做,那你也有权力反对别人这样做。

在这个事情中间,我们最令人难受的还不仅是香港已经发生的某一些局部冲突,真正令人痛心的是发生在全球各地、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对香港抗议运动的批评。有一些直接指责香港的抗议运动是港独,香港的一些抗议者是暴徒,或者香港出现了暴乱,需要中央政府或者香港警察采取更严厉的措施进行打击。在海外几十个城市的游行中间,我们看到了一些非常奇怪的现象,首先还不是什么开法拉利或者还是多少人参加,而在于游行队伍里面的口号令人非常的伤心和担忧——有些人用非常激烈的语言去攻击香港人,用很多生殖器的言语去攻击对方,还唱起了意识形态色彩浓厚的中国国歌。

「反港独」、「反对暴力」这些口号,反对暴力当然是对的,但指责香港民众使用暴力或者是暴徒,这是错误的指控。这十几个星期以来,最严重的情况就发生在元朗,元朗恰恰是一批所谓的黑社会或者是所谓的亲共团体的成员所组成的暴力对待示威抗议者的行动,而且有人怀疑警察还介入其中。除此之外,各种场景里面所发生的暴力冲突远远没有达到元朗事件的这个程度。抗议人群中绝大多数的人都没有喊出所谓港独的口号,也没有任何颜色革命或者恐怖主义特征。在香港有没有港独呢?有,但是这个比例也许不到1%,甚至可能更低。这是一些激进的青年为了激怒北京喊出这些口号,或者说他们本人也有这样的诉求,但是这个根本就不是主流,暴力更不是主流。

但是,在全球这些爱国华侨、华人社区的社团包括留学生的眼中口中,香港这些天的运动好像是在进行港独活动,好像香港实际上已经演变成失控的暴力事件。大家都非常清楚,不仅是818证明了香港民众的素质之高,香港的追求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目标都没有改变,这些都体现在以往的抗议运动之中。中共的宣传工具粗暴地给香港人头上的政治帽子,刺激和影响了一些比较有爱国情怀的人,尤其蔓延到了全世界各地。

不管是那些年轻留学生使用生殖器的语言侮辱香港人,还是从华人社团里面所喊出的港独和反暴力的口号,非得把一个那么平和的抗议运动诬蔑成带有颜色革命、恐怖主义特征特征——这样一个连香港警方发言人都不承认的说法,居然出现在港澳系统的发言人口中。我们现在还是没有弄清楚是什么势力在后面操纵,但这不仅伤害了香港人,也误导了北京政府,也误导了很多华人和国际社会,也使中共决策层在这种口号的政治正确的气氛中更加难以洞察香港的局势,对北京政府处理香港事情上造成更大的难题,使那些官员们为了满足民族主义情绪,对待香港的政策更加不理性。这些其实是帮了中共中央的倒忙,帮了习近平的倒忙,使习近平变得更加难堪,这种极端的口号实际上恰恰伤害的是中共的形象,伤害的是中国的形象,

用这种恶毒的语言去攻击香港人,只会使香港人从情感上更加远离中国大陆。这么多年来,香港为国内的现代化贡献了很多,在出现各种灾难的时候,香港人给予的援助数额都是非常巨大,而且香港民众也是非常用心。即算是没有这些事情,香港也是中国内地人的同胞,即算不是同胞,就是面对香港其它族裔的人在游行示威,都不能采取这样一种下流的语言进行攻击,扭曲事实的方式呈现给全世界。这种方式也伤害了和缓局势的可能性,香港的局势在这样一种气氛之下将会变得更加艰难。

我们前两天给大家介绍了所谓的来自高层的「三不要」,这种「三不要」的说法不管是真是假,不管是不是来自于北戴河会议或者中共最高会议精神,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不能因为香港的抗争增加内地人和香港民众之间的冲突和对立,也不能把它扩大成为香港民众和中共政权的较量,因为扩大化的解释使局势的缓和和最终解决有害而无利。

现在香港最需要的就是理解、宽容,如果你不了解香港,你可以不去关心香港,但不要去指责香港,更不能使用下流的语言进行攻击,更不能把它上升成为所谓的港独和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