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瓜分了劉鶴的工作?俞建華王岐山還是習近平?川普又被北京誘惑了,有限協議可得大訂單?

今天美国的财经媒体闹了一天。一早彭博通讯社说有五个消息来源证实,过去几天美国白宫正在讨论和中国达成一个临时性的或者是有限的贸易协议。这个消息一传来,对华尔街当然是一个很利好的消息。不过很快CNBC——也是美国很重要的媒体——马上给予否认,引用一个白宫消息来源说没有这回事,根本不可能达成临时性的协议,也不可能达成有限的协议。再过了几个小时,川普总统发推证实了彭博通讯社的报导,说我当然希望达成全面性的协议,但是也可以达成临时性的有限协议。CNBC马上就报道了川普总统的讲话,等于给自己打了一个耳光。

川普经过了几年之后,他现在慢慢要开始走到一个更务实的道路。这就是我讲的,川普团队不断地换人,表现出它执政能力的活力,这样一种不稳定的权力结构反而使他更具有战斗力;外交安全团队博尔顿的去职,这种及时的调整,给川普团队捭阖国际关系提供了新的机会。

川普否定了白宫的「高层人员」的说法,这个「高层人员」又是谁呢?毫无疑问是现在在白宫类似博尔顿的强硬派人物,或者叫鹰派人物。大家都知道,从经济贸易的层次来讲,比较强硬的人物就是原来加州大学的教授纳瓦罗。纳瓦罗对中国的体制抱非常严厉尖锐的批评态度,但是就经济学本身,他被美国的学界认为是非主流的经济学家。当中美经贸关系出现冲突的时候,纳瓦罗就比较容易占上风。

早一段时间,川普总统打出最后一发关税子弹的时候,当时经济委员会的库德洛、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都是持反对态度,劝川普不要把最后一发子弹打出去。唯一赞同川普总统对中国的3000亿的进口商品最后加税的,就是这位纳瓦罗,他是最坚定的推动者和支持者。

过去几天的谈判,纳瓦罗有没有参与我并不知道,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像博尔顿那样被排斥在国家安全事务之外。大家知道,很多重大的事情,博尔顿作为国家安全顾问是应该参加的,比如说朝鲜、阿富汗和伊朗,而川普的团队没有让他参加。经贸团队中纳瓦罗和姆努钦两个人不能说是你死我活,也可以说是针锋相对。去年他们在北京谈判的时候,两个人的分歧争吵的声音甚至响彻北京酒店的草坪——两个人公开就在酒店门外就干起来了,而且是在中国。两个人都各有脾气,当然纳瓦罗脾气更大一点,一般来讲鹰派人物脾气比较大。

现在中国的情况急转直下——在川普总统的威胁之下,习近平终于觉得不行了、认输了。中美关系不是一个简单的关税问题,美国手里的大棒非常之多,川普还只是用了其中一部分。关税只是一部分杠杆和压力,更重要的地方在于,不仅是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中美贸易战使国内和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更加没有信心。当然,本质的原因是中国的经济结构和最近几年由于财富的突然出现,使中国的官员一个一个变得比较疯狂、猖狂,党的意识形态的毛病又一下子爆发出来了。用党的名义去控制企业、去抑制企业,无数的企业家被抓被捕,企业被没收或者被肢解。很多因素加在一起,使中国的经济有冬天,但是没有春天,或者说看不见春天。

这是我昨天跟大家表示的观点。正是因为这一点,我觉得中国的所谓媒体那种张牙舞爪只是表象,习近平所谓的「战略定力」只是丧失了战机,或者造成新的麻烦。比如说像今年四月份的谈判,本来中美贸易如果在当时候达成协议的话,就不会有最近几个月的美国对中国的经济打击手段。但是当时候就是有人在后面起作用,最终使一个本来接近的最后就要签字的协议被撕毁,结果付出代价最大的当然是中国。与此同时,之所以出现库德洛、莱特希泽、姆努钦与纳瓦罗的不同观点,是因为这几位资深的财政官员他们非常清楚,加税本身只是一种杠杆,而不是需要打出所有的子弹,关税本身对美国的经济有非常大的负面作用。所以在姆努钦、莱特希泽和库德洛看起来,2500亿商品进行加税是可以接受的范畴,那么3000多亿加税就对自己的经济伤害太大了一点。

虽然在中美贸易中间中共完全处于下风,但川普总统希望美国的经济能够保持持续的繁荣,他还有有总统大选,所以在北京伸出几个橄榄枝的时候,川普马上就想接住。他需要关心美国的工人利益不要受到伤害,美国的农民积压的货物能够销售出去,中国愿意给予订单,愿意在知识产权、市场准入等其它很多方面都愿意让步,川普一听也觉得不错——可以达成的共识先给签了,不能达成的共识慢慢来。

下个星期中国副部长级官员就会到华盛顿来讨论细节,也就是认清单。当然,也有人怀疑中国的订单会不会像川普期望的那么大。不管怎么样,刘鹤十月一号来了以后也是准备向美国做出让步和妥协——这就看川普认不认可这种妥协和让步。如果达成共识,比如说原来达成80%谈判共识文本里面的一部分——比如最后面谈判下来可以达到原来协议里面的60%到70%,那也是非常重要的贸易协议。剩下的问题诸如结构性改造、地缘政治,涉及的一些比较敏感的区域,那就另外谈判团队来谈判。

美国的媒体用了一个「神秘团队」,因为他们也弄不清楚到底是谁。各种可能性都有,一般估计三种可能性大——因为它们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浮出了表面,或者一定程度上符合今天的中国现实。

第一个人物就是几个月以来跟大家介绍的现在中国商业部的第一副部长、贸易谈判的副代表俞建华先生。俞建华先生被认为是一个比较强硬的而且熟悉国家贸易事务的官员,之前有过跟国际组织谈判的经验,他比现在的商业部副部长王受文、财政部副部长廖岷和其他一些官员更具有丰富的谈判经验。他从欧洲急急忙忙调回北京,就是想让他参与这次谈判。至于一个副部级的官员能在多大程度上负责结构性的和地缘政治谈判,这又是一个问题了。

另外一个人就可能是王岐山。王岐山自认为是熟悉中美关系,他读了一些书,自认为很懂得谋略、战略,在美国有各种各样的朋友,可以神乎其神地把美国人侃晕。王岐山可能也愿意扮演这个角色,过去几个月他曾跟彭斯副总统办公室联络,试图在副总统级别双方展开谈判,后来听说被彭斯拒绝。因为中美贸易战的谈判基本上没有彭斯什么事,而且彭斯不是擅长经济谈判的专家,他更多的是意识形态和国际事务等政治方面的问题,没办法跟王岐山接上头。

如果王岐山介入,那当然是把刘鹤的权力大大降低了,基本上就完全被边缘化了;如果是俞建华谈,级别上刘鹤是政治局委员,而俞建华是一个副部长,差得比较远。刘鹤虽然他的权力被瓜分出去,但是还是可以给予指导、给予领导意见。结构性谈判和地缘政治这部分是刘鹤被党内批评的地方,说刘鹤太书生意气,认为他让步太多。那么刘鹤说那好,这部分干脆你们去谈。如果王岐山来接手,对刘鹤来讲也是松了一口气——这本来就不是他擅长的领域,他本身是一个比较务实的财经官员或者学者。

如果王岐山来担任,很显然王岐山真正具有某一种实权,这对于一个一直想把权力集中在自己手里的习近平来讲当然是造成一个新的威胁。如果是俞建华,他还是事务性官员,而王岐山的话就带有很大的政治色彩。这对习近平的「定于一尊」毫无疑问是有威慑作用。

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习近平自己亲自上阵。美国其实川普已经是亲自上阵,今天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就说,美国的谈判代表就是川普总统,他有很多选项可以选择,而且他愿意签合同很快就可以签,主动权是掌握在总统手中。在这种情况之下,那习近平是不是就是王对王呢?把这个谈判放到智利的亚太今日会议上来进行,有消息说这一次习近平和川普进行王对王的谈判安排了一到两天。

各种可能性都存在,我现在所讲的只是讲三种情况。官场的事情有时候未必一定在你的逻辑分析范畴之内,有时候往往就不合逻辑,所以我们还要等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