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着手香港进入紧急状态?错乱的一国,造成两制失败

之所以这么晚才跟大家做《点点今天事》,是我一直试图在回避一个问题——香港真的像一些朋友所讲的,林郑月娥正在酝酿或者是正在着手准备实施紧急状况法,让香港进入紧急状态。在我看起来,香港完全没有严重到这种地步。

过去这几个月来,香港的民众事实上一直给了香港政府可以和缓、可以对话的机会,但是,林郑月娥一次又一次地丧失这些机会。

有人说是她的个性使然。因为她从小成绩非常好,很受人们的追捧,认为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而另一方面呢,有人说她不懂政治之道,她实际上只是一个公务员出身。在公务员的范围之内,她的聪明、她的才智发挥得很不错,但是当面对香港如今的情况,加上北京方面在背后的影响,也使她无法以自己的政治判断来行事。

所以当香港的建制派内部很多人都认为林郑月娥应该接受五大诉求里面的至少两大诉求——成立一个独立的委员会就最近几个月以来香港出现的各种事件展开独立的调查,把林郑月娥已经确定的死亡的、寿终正寝的送中条例用法律术语把它撤回——她也无法做出这样基本的让步。

人们后来发现林郑月娥言不由衷——她根本就没办法按照意愿来使用正式的法律语言,也没有准备跟民众进行对话,或者答应民众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这样的话,就使林郑月娥所谓的「对话」、所谓的「听取意见」成为了官样文章。

在过去这些天,虽然在一些局部地方发生了所谓的冲突,甚至发生了警察对天开枪的情况,但是香港的警力完全可以控制整个情势。但有些人却在推动香港进入紧急狀況,要求对某些地方实行宵禁等等——具体怎么去施行紧急状况法,听说林郑月娥和她的秘密团队正在进行预案之中。但是我始终是不相信这一点,所以我一再想把这个节目推迟。

我也在反问自己,为什么香港的情况会走到这一种状况?为什么就是不进行基本上的让步?我们知道,在现在的文明社会里面,让步妥协是政治的基本道德。强硬、坚决不让步、彻底不让步会造成民怨,民怨造成社会的极大对立,结果往往是独裁者可能被摧毁,或者是独裁者用更残酷的手段去对付民众。

在文明社会里面,基本上就是妥协收场,或者是各自进行妥协最终达到和解,或者是最终通过选举或者到法院进行诉讼来解决这种争端。也就是说,妥协让步是基本上的政治道德。

但在中共的词典里面,它从来就不认为应该妥协和让步。它认为只要让步一点,只要妥协一点,那后边跟进的效应就会来。比如说,如果这一次答应了进行独立调查,答应了送中条例用法律术语撤回,那么民众就有可能提出更多的要求,最终可能使政府没有办法退下去——这恰恰是中共的逻辑,不是现代文明的逻辑——但是中共的这种逻辑影响了香港的决策者。

我前面讲了,香港的特区行政长官她头上的婆婆妈妈、各种势力实在是太多。一国两制曾经被中共的宣传工具和领导人反复吹捧、宣扬和推销,认为这是邓小平的伟大发明。但是我们了解一下,世界上很多国家实际上都是实行一国两制——当然有一些一国两制是失败的,有一些是成功的,有一些还在纷争之中。

比如印度跟克什米尔的争端,也是试图把原来的一国两制变成直辖于中央的一个州,而不是完全的一个特区——这个争端还在继续中间,而且这涉及到跟巴基斯坦的两国之间的纷争,不是单一一个国家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任意进行的一种鲁莽行为。

很多国家的一国两制是比较成功的,比如说加拿大。加拿大的魁北克省所享有的很多特权是其它的省和特别区所没有的,魁北克也经过几次独立的投票,也最终没有通过,现在仍然是相安无事;比如说丹麦和格陵兰岛也是一国两制,比如说美国和波多黎各也是一国两制。

这些一国两制,不管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它们都有一个基本特征——中央政府不像中国这样,有这么多错乱的错综复杂的体制去干涉特区行政长官的权力运作。

当今「一国」的中国体制相比1997年回归之前,他们的态度、立场和做事方式都产生很大的变化,包括跟1997年回归之后的相当一段时间,这些人的行事方式都不同。

我们知道,1997年回归之后相当一段时间,北京领导人还是控制了自己,尽量让香港保持独立的运作。在这种情况之下,香港的民众对中国的认同感越来越高。但是到了2006年之后就开始产生变化——现在很多香港人宁愿说自己是个香港人也不愿意说自己是个中国人;甚至在年轻人中间,几乎没有几个人认为自己是中国人,认为自己是个相对独立的、不同于中国人的香港人;在33岁到39岁之间的人认同中国的也只有10%。

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变化呢?难道是港英政府原来的英国殖民地能够发挥作用吗?难道是美国在后面进行操纵的结果吗?不是的。恰恰就是在2006年之后这段时间,由于中国的经济越来越显示出它强劲的力量。改革开放造成的经济繁荣,WTO所造成的经济繁荣,老百姓勤奋所造成的经济繁荣,使相当多的官员,甚至包括中国的一部分民众就变得非常的骄傲,骄傲使他们变得傲慢,这种傲慢就在对待香港事情方面非常明显。

甚至,中共所谓「特殊部门」居然完全无视于香港的独立司法跨境抓人,用非法手段把香港居民抓到内地去,或者把旅居在香港的大陆人任意把他抓捕回去,还有香港本地的商人或居民——甚至跟中共高层有非常友好的关系——但是在最近几年中间被抓回大陆,居然被刑讯逼供致死。

种种事件不断发生,中国大陆那种嚣张气焰越来越高。在这种直观之下,很多香港人才发现中国大陆的内地官员真是名不虚传,真的就是像传说中间那么一种野蛮、传说中间那么一种恶劣——造成了香港民心的分离。

今天的局面非常明显,一方面有特区行政首长本人的个性、能力、经历的因素,但是更重要的是「一国」造成对香港全方面的侵蚀和干预,而且用非常粗暴、狂妄、嚣张的态度来对待和干预香港,把中共自己一直以来宣传和推广的「两制」给破坏掉,造成今天的香港好像不得不要走向戒严——如果不戒严也许香港就失控了的局面。而失控呢,可能就使中国大陆的国庆不能进行下去。

正是因为进入紧急状况,正是因为对香港民众的言论自由和行动的限制,摧毁了全世界最自由的城市,也使西方社会会改变对香港的看法——不仅是一种言语上的谴责和批评,而会有相应的法律措施跟进。如果香港进入紧急状况的话,那几乎可以肯定美国国会很快会通过《香港人权法案》,原来香港所享有的独立关税区的地位毫无疑问也会被取消。在这种情况之下,依靠香港发展起来的深圳根本就不可能像中共中央国务院文件所宣布的那样,成为所谓的「先行示范区」。

如果香港真正被摧毁,不仅反映了中国领导人毫无变革之心,毫无向政治文明靠拢的目标——恰恰相反,是利用经济的力量固守自己的意识形态,用民族主义这种情绪来跟香港文明社会、跟西方文明社会、跟世界文明社会进行对抗。所以,如果说香港最终被摧毁,正如陶杰先生在接受我采访中间所讲的,那中国的国运就到头了。

我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要走到这一步,我不相信香港要进行所谓的紧急状况是必要的,我不希望它会发生,我也总是不相信它会发生。是不是未来一段时间还会有力量出来干预这个事情,使香港重新变得有希望,使香港重新看出和平的曙光——而不是现在这样走下去,一头走向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