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简报与电话乌龙

昨晚临睡之前,我突然看到路透社发出来一条电稿,讲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先生说,他不愿意看到中美贸易战升级,认为中美贸易战升级对中国、对美国、对世界都是不利的。本来我想做一个节目,但是我把全文找出来一看,发现这基本上是一个重复性的讲话,没有任何突破性的新意。

没有想到等我醒来的时候,这完全变成了一条大新闻。我看到《明镜火拍》的《全球新闻连报》的头条就是川普说中国来电要重启谈判;国际媒体也把这个新闻作为一个很大的事情处理,把它视为中共领导人在川普总统上个星期的重拳之下中国政府服软了、服输了,要重返谈判桌;华尔街股市由此还出现了涨势,原来大家预期今天的华尔街股市并不是那么看好。

川普总统跟记者说,美国接到了好几通来自中国的电话要求谈判,因为中国顶不住了——这条消息迅速被各大媒体进行传播。我和陈小平博士在《网言网事》,我一早上也在《想点就点》节目中间进行了讨论。

来电话的人是谁呢?各方面有一些揣测。有人说因为川普讲了,地位仅次于习近平,就揣测是王岐山。因为王岐山是中国副主席,而且在中美贸易谈判过程中间,王岐山的影子就一直不断出现。甚至早一段时间还说,他确实向美国的副总统彭斯提出过介入谈判,被彭斯副总统所谢绝。尽管是这样,王岐山还是跟美国的商界和前任的一些政府官员都有过很多次就中美关系的会谈,也去了欧洲去了其它一些国家访问,似乎时时刻刻都在磨拳擦掌要介入到中美贸易谈判中间来。

美国始终对王岐山参与这个事情兴趣不大。一个原因是他们并不清楚副主席是什么样的职位,在美国来讲就是根本没有权力的职位,一般不会介入如此重要的真正有实质性的谈判中去。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王岐山所认识的美国的权贵恰恰是川普很不喜欢的人物。

还有人猜测王岐山可能性不大,认为是刘鹤,因为在川普看起来刘鹤很重要。在中美贸易谈判中间,刘鹤直接就向老板汇报。而且上一次在阿根廷的中美贸易谈判,习近平之下那就是刘鹤来主导。所以在总统的印象中间,刘鹤就应该是第二位。

各种各样的猜测很多。我今天一大早的判断——当时候的资讯还不是很多——我比较倾向于这个电话既不是王岐山打的,也不是刘鹤打的。如果说有电话打,很有可能是比较中级的技术层次的人,顶多是个副部长——副部长当然算高级吧,甚至弄得不好,还是个司局级的干部——为了准备下个月九月份的中美贸易谈判,他们一直在进行一些沟通。这些沟通有电话、有视频、有E-mail,从这个意义来讲,来回打好几个电话那是完全可能的。

但是这些电话又怎么会变成刘鹤或者是王岐山的电话呢?我相信是川普总统这几天太辛苦了,在听简报的时候,一听到刘鹤是这么谈论中美贸易谈判的,他就一下子激动起来了——以他的敏感,马上捕捉到一个信息——中共服软了,中共愿意来谈判。同时在简报中提到了有一些电话在讨论技术细节,川普就把总统简报和技术层次的电话就进行了一个对接,就造成了这么一个乌龙。

我刚讲过,刘鹤的讲话在我看起来基本上跟以前并没有本质性的差别。中共官员的讲话是非常难有新意的,不像民选的川普总统。美国是一个政客们愿意跟媒体讲话的世界,总统总是会通过不断跟媒体讲话,把他的声音、把他的思考、把他的决策向全美国甚至全世界传播,历届总统这些年也是这样做的。只不过川普比其他的总统在这方面表现得更加透明,甚至他把决策过程中间的矛盾性都及时跟大家公开,所以使大家感觉到他今天这么想,明天怎么那么一个决定。实际上在决策体系里面,经常修改、经常调整是很正常的情况。如果川普总统不向大家这样报告,大家可能只看到最终的结果,觉得总统就是这么决定的。而川普总统不是这样,川普总统会把他的困惑、焦虑、愤怒、思考、欣喜都呈现出来。

毫无疑问,在很多人看起来,川普总统在下一盘大棋,川普总统在集中精力对付中国,而且只有川普总统使习近平不得不坐上谈判桌跟川普进行谈判,其他人都没有这么大的力量去制约中共。从这个意义来讲,很多人都赋予了川普非常多的期望,尤其在中国缺乏改革动力机制的情况下。实质上,在整个的谈判过程中间,你非常明显感觉到川普未必是真正精确掌握中美之间演变和互动的情况,尤其是对中国的决策系统、中共官员的习惯思维和各种政治派系,他缺乏比较精到的了解。而每天的总统简报这么多,以川普急躁的性格,以他的自信,往往未必是了解得那么真切。所以这个电话和今天的简报形成了一种混杂,就造成了今天这么一个乌龙。

这对川普总统来讲都威胁不大,因为川普总统的选民不是那么在乎这些细节。他们既然选择川普作为一个总统,他们不会在乎总统在细节上决策的一些失误,或者是思考判断的一些失误——只要不是颠覆性的,一般来讲老百姓没有那么在乎,太阳明天照样升起。

但是对于中美关系来讲,我觉得这还是非常危险的。由于中国方面认为川普总统的这种反复无常、得寸进尺,他们对中美贸易谈判所采取的策略就是尽量去拖延,尽量玩弄川普、玩弄美国——有时候你非常要求,也许答应你一点,过一下子又可能在另外一些方面就不一定那么答应——希望通过这么一种缠斗的方式来拖累川普,让川普显得更加焦虑、更加着急,让川普显得更希望达成协议。

其实我们稍微判断一下都非常清楚,不要说川普着急达成协议,习近平何尝不愿意达成协议呢!因为达成协议对于中国经济有非常大的稳定性作用,对于习近平来讲,要阻止经济的继续下滑、继续恶化的危险;对川普也是一样的,一旦达成协议,就使他更有力量来维持美国经济持续性的增长。所以实际上双方都是希望达成协议。

在达成协议中间,两个人的性格是完全不同的。习近平表示的是一种定力。你看到现在为止,他很少就中美贸易关系进行谈话,基本上不讲话。虽然他在后面听了无数人的意见,也及时掌握每天中美贸易谈判的进展,自己也做了很多思考,但是他始终没有公开性的表态。他所谓的很多决定都以自以为很得意的四个字来形容——战略定力。什么叫战略定力呢?就是你玩你的,我自巍然不动,用这种方式来对付你川普的千变万化。

而川普每时每刻——心情不好也好,心情好也好,他反正就是发推。甚至跟记者讲话的时候发飚,或者跟记者讲一些非常明显的逻辑比较乱的言辞。这些事情让习近平或者是他的团队看起来——你看,川普这个人就是这么一个性格,你既然这么着急,我们让他更着急。但是没有想到,川普这种真正的焦虑和着急,人家手里是有大棒的,人家手里的家伙不是开玩笑的。

虽然在我看起来,那个所谓的3000亿的税加得太急了,后面由于中国方面觉得你加了这3000亿——礼尚往来,我们也给你加个750亿——没有想到川普一怒之下,这次他可能会都不想开了——上一次他在椭圆办公室跟莱特希泽、库德洛、纳瓦罗、博尔顿还有姆努钦一起开了一次会,只有纳瓦罗支持他,其他都反对他——这一次弄得不好他根本就没有内阁成员开这个会,一怒之下就给你加上去了,甚至命令美国公司撤出中国。

后来有人质疑他这种说法,他提出来你们好好去看一看1977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那个紧急状况法确实赋予了总统很多经济特权,如果那个特权一旦使用的话,那就意味着中美之间的贸易就进入一种全面的战争状况。中国的官员或者是中国政府在美国的资产都有被冻结的可能性,美国到中国从事贸易的企业、进行投资生产、建立生产链等等。虽然从直接来讲总统没有那个权力,但是总统实际上可以通过其它的方式对美国企业形成强有力的制约作用,最终不得不使你降服下来,接受总统的要求不到中国去投资或者办企业。

对于中国来讲,这种情况一旦发生,那简直是无法形容的悲惨。本来中美贸易战川普的加税的行为本身就使中国的产品在国际市场上丧失了或者大幅度降低了竞争力,而且你要放弃美国市场的话,你根本找不到世界上这么大一个一年从中国进口5000亿中国商品的市场,而且,由此引起的对中国商业的连锁反应是无法形容的。

而对于美国来讲,5000亿的中国商品进不来不会使老百姓没饭吃,不会使老百姓没有工作找,只是使美国的一些穷人在购买产品的时候可能成本增加了,也许他们就在今年的购物季节就减少购物了——如果这些穷人不能增加他们的收入或者是批发商不能从别的国家找到新的替代品,无非就是这么回事。这个消费市场对于美国这个巨大无比的市场来讲不能说微不足道,但不是决定性的。对于中国出口来讲,5000亿的商品当然是决定性的。

在我看起来,正是因为川普的这种焦虑使习近平的战略定力就显得更牛。这种战略定力和川普总统不进行及时的互动和沟通,也不进行必要的妥协,那就更进一步激怒川普。而川普手中的大棒对美国的经济当然会有所伤害——进口商会受伤害,美国的农产品出口也有伤害,美国的消费者也有伤害——但是这种伤害对于美国经济整体危害性都不是那么大,而对于中国来讲危害性就完全不同。

中国决策层或者是幕僚团队很得意,通过这种玩弄川普的手段让川普一步一步焦虑。没有想到,焦虑的结果是真正一个一个大棒打过来。中国的商业部的一个所长说「贸易战现在是进入了很舒服的阶段」,那你真的就只能说是「受虐狂」,只能说是你认为自己被伤害有一种幸福的感觉。所以,按照现在的这种逻辑这么演化下去,川普越来越焦虑,习近平越来越有定力——那么结果真的使中美贸易全面性的对抗完全成为可能,本来从理性的逻辑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最终就可以发生。

你可以批评川普焦虑,川普的焦虑也是非常明显的,因为他就怕股票下跌,就怕美国经济受影响,他就怕连任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但是对于中国来讲,你完全置之不理就使他更加急躁——棒越来越多,棒越来越大。中国除非真的像那个所长所讲的「现在舒服死了」,那死了也舒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