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這是最後的鬥爭!

马上就是欢天喜地的70周年的国庆——本来应该欢天喜地,要不然庆它干什么呢?所以在这个月,应该是中共的各种宣传工具大张旗鼓地吹捧这70年来的丰功伟绩,辉煌的70年。

很小的时候我就看过一本书,红色的封面,叫《辉煌的十年》,1959年当时庆祝中共建政十周年的纪念册子。那个时候年纪小,我看了以后还是感慨很多,记得很清楚。那时候的民众,即算是经过了饥饿,经过了镇反,经过了反右,但是人们对未来的憧憬,对当时候所发生的事情,还有一种非常清新的感觉。

一晃眼到了70周年,这一段的历史就不但有了镇反、反右,又有了文化大革命,有了清除精神污染,有了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有了六四镇压,有了改革开放一系列的事情——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轨迹。相信王岐山在广东说「不要背叛历史」,背叛历史就怎么怎么样,我不知道学历史出身的王岐山副主席要不要在中共70周年大庆的时候咱们来回顾一段历史呢?

你即算不是说历史,也应该有一种喜悦的感觉吧?看一看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党校和行政学院高级干部培训班上开学的第一天所发表的讲话,叫人吓一大跳。有人统计了那个2300字的讲稿,讲了50几个「斗争」;也有人说在《新闻联播》听到有20个「斗争」,而且讲到五个「凡是」。

无论是「凡是」还是「斗争」,对于我们这代人来讲都是记忆犹新的。少时印象最深的是不能写错字,其中最重要的一句话你是绝对不能写错的——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结果有同学居然就偏偏漏了一个最关键的「不」字,就变成了「千万要忘记阶级斗争」,这就成为了当时候的反革命事件。

这个「斗争」随着改革开放慢慢就淡化下去了,虽然偶尔有人唱着国际歌「这是最后的斗争」,也只是偶尔为之。没有想到,习近平在国庆之前的一个月居然讲了这么多的「斗争」——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要善于斗争,要敢于斗争。

有了习近平这番话,可以想见中国的外交部长王毅就更要跟各个国家进行斗争——首先要敢于斗,不敢斗怎么会懂得善于斗呢?所以终于明白了,中国迎来的习近平时代就是要斗争的时代。

现在香港问题之所以这么严重,之所以弄了几个月情况越弄越糟糕,弄成了所谓的「带有恐怖主义特征」,现在又上升到「夺取政权」,这样无中生有的夸大之词就是因为斗争的结果,就是不妥协的结果,因为不妥协所以才斗争。所以把那些年轻的孩子一个一个抓起来,把香港的未来一个一个抓起来,甚至十几岁的小孩子都不放过——就是不妥协,就是不接受即算是在基本法之下的政治诉求。

香港这个局,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不抱有希望,甚至非常悲观,说最后面的结果就非得把一国两制毁掉,非得把香港这么一个活生生的国际大都市给毁掉。而且这个时候还安慰自己,完全想当然——就在8月18号香港民众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表达政治诉求的时候,以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名义下达一个要把深圳建立成为社会主义示范区的文件。建立社会主义示范区这还勉强可以说得通,反正你示范嘛,就像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一样的。不,那个里面还有一句话吓死你——要建成全世界的旗舰城市——吓死你,全世界包括纽约、巴黎、伦敦、新加坡,要变成全世界的旗舰城市,这个口气多大!

想一想也不大,因为他早就讲了要治理全球,把维稳的这套系统、维稳的这套观念、维稳的这些设备推向全世界,当然包括防火墙封网,就已经完全是跟当年在墨西哥的讲话完全变调了——一要输出革命,二要输出价值。什么都输出了,厉害了。

中美关系也是这样,明明是一个经济贸易的问题,是涉及到某一些结构性问题,也是涉及到本身就应该对知识产权进行保护。不要说保护美国的知识产权,全世界任何知识产权都应该保护,因为知识产权是创新的基础,没有知识产权的保护怎么会有创新?对于中国要强调科学技术创新的国家来讲也要保护知识产权,这是应有之意。至于贸易不平衡,你卖了那么多东西给别人,别人也要你来多买点东西,这个也是应有之意,除非你不想卖毒品给别人。虽然这个里面有霸道的成分,因为生意这个东西就不存在完全平衡。因为美国是一个进口大国,它不是一个出口大国,而中国进口不是那么多,而出口绝对是个大国,要达到中美之间贸易完全平衡是不可能的。

双方就谈判的条款进行讨论磋商,如果你一开始就有些问题,那你一开始就提出来——没有,谈了这么多次以后,到了最后面谈得差不多了,大家都已经欢天喜地准备举起酒杯来庆祝中美终于达成一个不错的协议——突然贸易协定撕毁了。中美之间的关系就产生了质的变化,就真的越来越推动了美国的鹰派,使他们有了更多的理由、更多的借口来打击中国。这些年中共那些给美国激进人士提供炮弹的所谓中国的鹰派更高兴了:你看,人家美国就这么打击我们了。

这就是斗争的结果。现在以斗争为基础、以斗争为核心、以斗争为方式来解决一切问题,在中共70周年大庆之前,向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发出了一个号召。

这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中共整个的决策层、中国整个的各种幕僚机构、智库机构完全失灵了?完全失控了?如果中国完全是独裁体制你还可以理解,因为独裁者讲什么都可以,他有独裁的基础。但是中国今天不是个独裁体制,中国是个专制体制,专制体制就该有个专制体制的样子,你是靠党的机器在运作——党的声音、党的意志即算是老毛时代都是有一批他的帮派、有一批他的人来讲出不同的思想、不同的观念,他也需要海瑞罢官这样的文章或者是其它的大字报,借此来发动他的政治权力斗争。

现在习近平面临这个问题吗?有刘少奇吗?有彭真吗?有这种野心家隐藏在哪个角落里面,用得着习近平用如此高度的政治语言?这是最后的斗争吗?现在中国进入到一个什么时代?

作为一个观察了中国这么多年的人来讲,最近我还真有一点迷糊了。我完全没办法想象这是基于什么事情,要把中国弄成一个斗争斗争斗争——与天斗,与地斗的境地。中国的情况危险到了这种地步吗?中国的经济虽然有下滑,虽然有经济周期律的机制在起作用,6%打出水分,毕竟百分之二三总是有的,真的那么严重了吗?中美之间的关系真的完全失控了吗?没有啊,别看川普整天那么写推,实际上川普也是希望达成协议的,因为达成协议是符合中美双方的利益——你们自己也说了。而香港呢,活生生就这么一个国际城市放在那个地方,给你整天送钱送钱送钱,是你外资的一个主要来源,而你为什么就把它整死呢?人家不是灰犀牛,然后你把它当成灰犀牛给杀掉;美国也不是黑天鹅,你把它当成黑天鹅给杀掉。你到底是堂吉诃德还是什么?弄不清楚。

总之,习近平这番话很快就会组织全党全军全国人民进行学习,然后各级干部各种警察就可以拿着习近平的话来背,就跟文化大革命一样的。我们要敢于斗争,只有敢于斗争才能善于斗争,只有善于斗争才会进入最后的斗争——也许,这真是最后的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