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录音和记者会:中共官员和她一样做兩面人

正在发生的持续了80多天的香港民众的抗争,不但让我们看到了香港民众对于自由、对于尊严追求的勇敢和坚持,我们也会发现中共这种一国两制,现在确确实实面临被摧毁的危险。同时,我们也可以从中看到林郑月娥作为香港的特首角色的多重性。

正如她自己所说的,她要同时服务两个主人——一个是中央政府,一个是香港人民。如果把昨天路透社所独家披露出来的林郑月娥跟商界人士的私下谈话和她今天在记者会公开的讲话做一个比较,那你可以发现,这不仅是林郑月娥作为一个政治人物的两面性,而且也反映了今天中国官员的政治困境。

这几十年来,我接触过很多层级的中国官员。如果私底下你跟他进行交流,你也可以发现他跟我们这些普通民众一样的——也是有良知,也是有反省,甚至还有忏悔,甚至他们还有一些比你可能还要更具有自由主义色彩的思考。但是,他一旦回到他的官位上,又继续摆出一副官腔,摆出一副只有党性没有人性的样子继续作恶。

林郑月娥昨天她的录音被公开以后,很多人增加了对林郑月娥的一些理解甚至同情。但是,她今天的记者会不但断然否认了曾经辞职的行为,甚至说「连想都没有想过」。在那个录音中间,她非常清晰的表达出来:如果她可以选择,她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向香港民众请罪,为她造成了如此浩劫的局面道歉,然后就是辞职——那是一个真正的人,那是一个真正在香港成长的香港女性。为什么摇身一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呢?

难怪中共的党建一直要求它的党员们要有党性,因为它知道,只有反复强调把它的党员培养成党的机器、党的螺丝钉,而不能像一个正常人那样的有良知、有人性,这样才可以接受党的操控。

这是现在中国政治体制的一个悲剧。几乎绝大多数的官员都接受了比较专业的教育,而且他们的智力都是算不错的,人生也经历了很多不同程度的苦难和挑战。他们很多人也知道,中国唯一的一条出路就是要跟世界文明融和在一起,就是要把权力交给人民去选择。一个正常的国家就是应该有言论自由,一个正常的国家就是应该有独立的司法,不这样,中国永远也走不出来这个原始的丛林。但是一回到组织上,他们毫无办法。整个机制的操纵不允许任何有个性的、有人性的人存活在这个体制之中。从而这些中国比较优秀的精英阶层不断地作恶。

当然,林郑月娥她比一般的中共官员更加艰难。她毕竟是受港英训练的一代公务员,她毕竟生活在自由和法治的香港,她在选择很多事情或者做出决策的时候,也要考虑到基本上的法治、基本上的规则、基本上的伦理;同时她又不是一般的公务员,她又是香港的最高行政长官,她一不是人民选择出来的,二不是党真正委任的干部。对于党而言,她是局外人;对于民众而言,她不是被选举出来的人。而且,在香港政府团队里面,在香港那些所谓的建制派里面,很多人都有关系通向北京、通向西环。

西环大家都知道,这就是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的所在地,同时又是港澳工委的所在地。这样一个所谓的联络机构,在港英政府时期属于地下政府。为了让1997年之后不给外界一种明目张胆地干预香港事务的观感,中联办一度的工作都是比较低调。作为新华社香港分社的最后一任社长和第一任中联办主任的姜恩柱表现比较低调,第二任中联办主任高祀仁先生也遵守了对香港事务少一点指手画脚的原则。但是后来从中组部宋平的秘书彭清华之后,正值中国国力财力高速膨胀,中国的官员越来越狂妄自大,越来越无所顾忌,开始对香港的事务进行各种干涉和各种渗透。中联办作为一个联络机构,它的机构设置之膨胀、人员之多,可能比特区政府所管理的部委不会少。

今天,我在《想点就点》频道做了长达一小时的节目专门介绍所谓的「西环治港」,也就是说,真正的权力掌握在香港西环手中。中联办的前身新华社从乔冠华开始到黄作梅、到梁威林、到王匡、到许家屯、到周南、到姜恩柱、到高祀仁、到彭清华、到张晓明、到今天的王志民,他们各自的特点、各自跟香港的关系的演变过程。哪一些领导人、哪一些官员是得到了民心得到了支持和理解,哪一些人在香港造成了恐慌、造成了对立、造成了不信任。整体来讲,从彭清华开始西环的角色就改变,这样一种角色的出现是其它国家的一国两制所没有的。

中共经常吹嘘这是邓小平独创的一国两制,其实这是没有一点基本上的国际常识,这种方式在很多国家都有。加拿大就是一国两制的方式;美国作为联邦制度,那制度就多了去了,一国无数制。就算各个州算一种制度,那波多黎各很显然是不一样;这一段时间很热闹的丹麦的格陵兰岛也是实行一国两制;印度的克什米尔也是实行一国两制。一国两制非常之多,根本就不是独创的。

但是像中共这样,不但在军队和外交控制了这个地方,而且还有无数的机构隐藏在这个地方,更重要的还有党的系统在这个地方。那些中资机构有多少关系通向北京,特区行政长官能管他们吗?中联办是一个正部级的单位,主任是中共中央委员,他的权力和权威在林郑月娥之上,这样一个系统之下,她这个特首怎么为?

我之前说过,林郑月娥的悲剧就在于她不但莫名其妙地当上了这个特首,而且她当了这个特首以后想辞职都不能,甚至辞了职以后都不敢讲,甚至讲了之后反过来还说「想都没有想过」。有这样的事情吗?讲都讲过了还说想都没有想过。这种人格的分裂今天的林郑月娥是这样,以前的特首都是这样。只是林郑月娥的录音披露出来,证明她还真有一点良知,而其他某一些特首可能根本就没有这种忏悔,或者有忏悔也没有林郑月娥来得那么真诚。

林郑月娥今天的记者会和昨天路透社所披露出来的讲话,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研究中共官僚体制、中共决策体系,研究中国政治机器人的一个好的样本,而不仅是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

在那个讲话里面,印证了我长期跟大家讲的,解放军如果出军就会把香港毁掉。反过来讲,到目前为止不可能存在出兵镇压的可能性,也印证了我跟大家讲的林郑月娥想辞职都不能辞职。但是有网友说,有一点现在可能证明你何频错了——那就是香港的局势不像你想象的那么乐观。这个网友批评的对,也许我是太乐观了,也许我是对香港太有希望了。可如果不像我乐观期待的那样实行双普选,不能坚守香港的法治和已有的自由,那香港还有什么意义作为一国两制而存在呢?它就完全变成一国一制就可以了,这样中共的统治也更加顺手。

但是很显然,中共并不想摧毁香港,还是继续想让香港保持它作为世界上的城市,而不只是中国的一个城市。既然是这样,中国就应该走出这个困局,朝「想得美」的方向发展。因为只有「想得美」,只有实行双普选,才既符合香港人的利益,也才符合最终能够保障中国大陆的利益。这样一种大家都好做的事情,为什么就不能做呢?

从这个意义来讲,我并没有完全绝望,我仍然是抱有一种希望,因为「想得美」是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