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展示三条路中共都不敢面对:齐奥赛斯库和红色高棉领袖被追究,苏联解体

圣诞节,福建发生了8人死亡的人为惨剧。这是中国社会冲突新的一个恶例。40年前这一天,发生了改变历史的世界大事:越南入侵柬埔寨,中共支持的红色高棉领导人乔森潘,农谢等上月(2018年11月)被判终身监禁;中共老朋友,罗马尼亚独裁者齐奥塞斯库夫妇被处决,事后调查他们在国外并无存款;戈尔巴乔夫终结了苏联,但各国独立之后,遗祸至今未了。如果苏联当时只是终结共产党体制,而建立美国式的联邦体制呢?

节日

大家好。昨天是平安夜,今天是圣诞节。不仅是给大家节日的问候、问安,更是希望大家天天平安、天天快乐。这当然是一个美好的心愿,在我们的一生中也好,在人类的历史上也好,我们是在追求快乐,我们是在希望平安。但是总是有一些令人伤心的事情发生。

就在圣诞节,中国的福建发生了一起蓄意人为的车祸,造成了八人的死亡。不管是什么原因,这八位生命本来应该跟我们一样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享受人生的快乐,但是他们没有了这个机会。我经常感概的一点就是: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时间有限,应该多一些互相的理解和同情,少一些互相攻击和伤害。——这又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但是这种愿望如果不存在,悲剧会更多。

不要说昨天的这个惨剧,就在25号这一天,对于很多国家、很多民族、很多地方的人,甚至对于全世界来讲,有好几件事情,我们记忆犹新。

红色高棉的终结

对于中国人和东南亚的人来讲,七十年代的柬埔寨和越南多次被西方介入。先是法国,后来是日本,然后又是法国,然后是美国介入,使柬埔寨和越南陷入了一种灾难。再加上苏联和中国的作用,以及越南人、柬埔寨人自己的民族情感产生出来的恶果,让越南和柬埔寨的这一场灾难达到了一个顶峰。

本来在1970年,郎诺——一个柬埔寨人,在美国的支持之下发生了政变。这一个本来要对付抵抗共产党运动所产生的、美国人支持的政权,结果一样的独裁,一样地镇压异议人士。这就给了中共机会,给了柬埔寨其他异议人士机会。在中共和苏联的支持之下,红色高棉这个组织在柬埔寨实行了惨无人道的自我残杀。

为什么说是自我残杀呢?就是柬埔寨人自己残杀自己人。

若干年以后,我到了吴哥窟,我没办法想象是怎么度过在那的几段日子——我几乎是整夜整夜睡不着,睡不着,当时连吴哥窟都没有心情去看。记得我写下几个字:吴哥窟啊,不是窟,吴哥窟当哭。

后来,在圣诞节那一天,越南侵略了红色高棉,红色高棉的政权结束了。但是柬埔寨的灾难依然是很漫长,至今为止,柬埔寨都没有完善它的民主机制。就在上个月不久,应该是11月16号,如果没记错的话,对当时红色高棉的领导人进行了审判。红色高棉,我们中国人比较熟悉的两个名字,一个是乔森潘,一个是农谢。他们再一次被法庭判决终身监禁,他们的罪行是受到了追究。

但是上百万柬埔寨人的冤魂得到告慰了吗?当我去柬埔寨的时候,当地的人居然把当年被屠杀的那些人的遗骨当成了旅游的展览品,我的伤心呐,我的痛心呐——虽然这是我并不熟悉的一个民族,但是我知道,他们同为人类。对于柬埔寨的人来讲,那一天在他们的记忆中,也是一个悲惨日子。

齐奥塞斯库的诚实

就在那一天(1989-12-25),在地球的另外一边的巴尔干岛,在罗马尼亚统治了很多年的独裁者,也是中共的老朋友,齐奥塞斯库被政变者处决了。那个处决是匆忙的,那个处决是粗暴的,但是那个处决使很多人感觉到解恨。

齐奥赛斯库在罗马尼亚实行的血腥的独裁统治,在当时的苏联的阵营里面都是站在最前面的,很少一个国家像他们夫妇领导的那么残暴。若干年以后,我也去了罗马尼亚,去了那个广场,但是我没有寻找齐奥赛斯库夫妇的坟墓。在那个时候,他们的坟墓也成为了人们去参观浏览,甚至是留影的地方。

齐奥赛斯库夫妇并没有受到法庭的公正的审判,而当时人们之推翻他也不但是他的残暴的统治,而且认为他们家族在海外藏有巨款。他们挥霍,他们腐败,人们认为对他们的处决是理所当然的。然而,后来经过罗马尼亚的议会专门设立的委员会进行了专业独立的细致地调查发现,居然没有所谓的齐奥赛斯库夫妇在海外有存款。

但是谣言摧毁了他除了残暴以外的另外一个形象——他自认为是一个诚实的人,是一个廉洁的人。但是现在谁在乎他们不像人们想象得那么腐败而是廉洁的呢?也许只有我这样的人或者是我这样的同类才愿意去追究一些历史的真相。而追究历史的真相,人们在混乱的时候,是不在乎的。

在过去一些时间,我讲到中共领导人在美国未必是像大家所传言的那样有存款——他们不需要,他们在中国的腐败已经足够他们挥霍了。甚至他们的子女所付出的资金或者资本,已经经过了很多次的洗呀洗呀洗,已经洗成合法了。

但是,我这种说法反而会被认为是洗地。不管是洗地还是不洗地,作为一个媒体人,我永远是要追究历史的真相——真相和新闻的事实是我们职业道德的支点。作为一个历史的观察者,作为一个政治的思考者,有时候我的感慨也只能自己去感受。

苏联解体

同样也就在圣诞节这一天,戈尔巴乔夫宣告了苏联的终结,苏联解体从圣诞节这一天开始。那一天,苏联有多少民众感觉到欢欣鼓舞!独裁的统治,专制的统治,共产党终于终结了。不仅仅是苏联人,欧洲人、南美人、亚洲人、非洲人,连中国人都为苏联高兴。西欧、美国民主的阵营的人更加感觉到兴奋。那意味着,冷战真的是以民主自由的阵营这一边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但是,几十年以后,我们看到了历史的吊诡。「苏联」虽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的名词,但是今天的俄罗斯对世界民主和自由的真实的威胁,一点都不亚于当时的苏联。而那些从苏联阵营解体出来的国家呢?几十年过去了,它们仍然还在转型的痛苦之中。

有一些国家,在过去这些年发生了屠杀,发生了自我残杀。本是同一个阵营的,开始变成敌人,发生了许多战争和灾难:南斯拉夫的战争,科索沃的战争,高加索的战争,包括早一段时间还在产生危机的乌克兰。

历史并没有人们想象得那么顺利地终结,反而国家分裂得越多,所出现的问题似乎更多。民族的自尊,虽然在独立建国的时候得到了满足,但是人类的合作和关联,并不像原来想象的那么顺畅。

原来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国家,实际上国家最开始也是一个现代的概念。一战和二战的结束,不仅是英镑被美元取代,而且是殖民地的结束。而殖民地的结束和苏联和东欧的崩溃一样,产生了很多民族的独立的国家。以民族的名义恢复或者是建立的现代意义上的国家,由原来的几十个变成了上百个,到现在可能有两百个。

这两百个国家有多少真正完成了民主的转型?有多少国家真正在全球化过程中,像美国、中国、印度、德国这些比较大型的国家得到了先机呢?

极端的自由

有人说「小国无外交」,实际上除了像新加坡或者北欧那些个别的独特国家,多数的小国不仅是没有外交,小国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经济规模,更不要说其它的力量了。

民族的独立是人权和自由认同的一部分,但是就像我们追求我们作为人的权利,追求我们的自由的时候,我们也发现,个人的自由的选择应该放在任何体制之前。没有自由,就没有民主。没有自由的需求和对自由的保护,法律也没有意义。自由可能是出发点,可能也是过程,可能也是目标。但是自由也有它的品质,自由也有它的力量。是我们一个人的力量大,还是我们一个团体力量大?是一个小国的力量大?还是一个大国的力量大?我并不是一个大国主义者,我也不是一个统一派,我只是从这些历史的演变和政治经济军事很多的现实状况来看考虑。

假如苏联崩溃只是共产党体制的崩溃,而苏联仍然是一个强大的经济体,它们如果能够建立邦联,甚至像美国这样一种联邦体制,也许他们中间仍有摩擦和冲突,但是整体经济的互相发展,整体政治的转型会不会更好一些呢?

二十世纪是人类分裂的世纪,二十世纪是人类自我毁灭的世纪:有共产主义的试验,有两次世界大战。现在,民粹主义变得强势,极端主义开始抬头,反全球化变得理所当然。但是,我们同为人类,共同生活在这个地球之上,资源的短缺使得我们知道资源互补的必要性,遵守共同价值的必要性。基于我们共同的规则和共同的合作,我们应该更多地是走在一起,而不是分裂。

现在是冬天,我站在这个地方给大家讲这番话,未必是我思想和价值的客观体现,甚至可能只是我的一个主观的美好的希望。就如我前面讲的,人生当然不顺利,国家当然不顺利,历史当然不顺利。但是美好的心愿如果不存在,那就会更加不顺利,那就会有更多的悲剧。美好还是首先需要有心愿,需要有希望。只要有了希望,希望才可能到来。

谢谢大家。

结语

“在中共和苏联的支持之下,红色高棉这个组织在柬埔寨实行了惨无人道的自我残杀。若干年以后,我到了吴哥窟,我没办法想象是怎么度过在那的几段日子——我几乎是整夜整夜睡不着,睡不着,当时连吴哥窟都没有心情去看。记得我写下几个字:吴哥窟啊,不是窟,吴哥窟当哭。后来,在圣诞节那一天越南侵略了红色高棉,红色高棉的政权结束了。但是柬埔寨的灾难依然是很漫长,至今为止,柬埔寨都没有完成完善它的民主机制。

齐奥赛斯库夫妇并没有受到法庭的公正的审判,而当时人们之推翻他也不但是他的残暴的统治,而且认为他们家族在海外藏有巨款。然而,后来经过罗马尼亚的议会专门设立的委员会进行了专业独立的细致地调查发现,居然没有所谓的齐奥赛斯库夫妇在海外有存款。但是谣言摧毁了他除了残暴以外的另外一个形象——他自认为是一个诚实的人,是一个廉洁的人。但是现在谁在乎他们不像人们想象得那么腐败而是廉洁的呢?也许只有我这样的人或者是我这样的同类才愿意去追究一些历史的真相。而追究历史的真相,人们在混乱的时候,是不在乎的。

几十年以后,我们看到了历史的吊诡。「苏联」虽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的名词,但是今天的俄罗斯对世界民主和自由的真实的威胁,一点都不亚于当时的苏联。而那些从苏联阵营解体出来的国家呢?它们仍然还在转型的痛苦之中。有一些国家,在过去这些年发生了屠杀,发生了自我残杀。本是同一个阵营的,开始变成敌人,发生了许多战争和灾难:南斯拉夫的战争,科索沃的战争,高加索的战争,包括早一段时间还在产生危机的乌克兰。历史并没有人们想象得那么顺利地终结,反而国家分裂得越多,所出现的问题似乎更多。

二十世纪是人类分裂的世纪,二十世纪是人类自我毁灭的世纪:有共产主义的试验,有两次世界大战。现在,民粹主义变得强势,极端主义开始抬头,反全球化变得理所当然。但是,我们同为人类,共同生活在这个地球之上,资源的短缺使得我们知道资源互补的必要性,遵守共同价值的必要性。基于我们共同的规则和共同的合作,我们应该更多地是走在一起,而不是分裂。”

——何频(@nyhopin

相关资料

新闻时时报 | 福建龙岩公交车撞人事件8死22伤,事发原因公布(20181225)

新闻时时报|红色高棉“种族灭绝”定罪,但柬埔寨可能就此停止审判?(20181118)

中期选举 | 中期选举中的非典型选民:在美柬埔寨种族灭绝幸存者(20181106)

新闻时时报 | 因种族灭绝罪红色高棉领导人被判无期徒刑(20181117)

新闻时时报 |罗马尼亚89革命时期政要受到反人类罪起诉(20180402)

友渔读书 | 苏联社会转型期的痛苦和呻吟(20180820)

友渔读书 |苏联的解冻,改革和社会转型(20171113)

明镜编辑部 |推动了苏联崩溃的人(20170530)

订阅和联系方式

激赏明镜:https://www.paypal.me/huopai

明镜火拍:https://www.youtube.com/c/mingjinghuopai

明镜火拍网:http://www.mingjinglive.com

明镜火拍Twitter:https://twitter.com/MingjingLive

明镜火拍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ingjinghuopai/

《点点今天事》 主讲人 何频: https://twitter.com/nyh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