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官員說習近平是共產主義狂熱分子,以毛澤東為榜樣;習近平大錯特錯,想拖到川普不當總統時

今天是九月九号,是毛泽东的祭日,但是今天在中国似乎没有看到来自于中共中央的全国性的纪念活动。当然,在某一些地方毛派分子还是有一些活动的,只是那些活动跟今天的中国社会和今天世界文明社会相比,好像用两个字来形容比较好——搞笑。

如果你看看《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看看中共的宣传工具在过去几年间对习近平的描述或者是发表习近平的言论,你就可以发现,在毛泽东去世的四十三年中间,中国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更像毛泽东时代。

但是,当今跟毛泽东时代有个本质差别——即算是在毛泽东的文革时代,人们还有很多的机会能够通过大字报或者是通过其它公开辩论来发表公开言论,在今天的中国为了「定于一尊」,已经不准妄议中央。而在毛泽东时代,中央即算是是二号人物、三号人物、四号人物、五号人物或者是几号人物,只要是在毛泽东之下,你都是可以批判。而今天,不但是定于一尊不能被批评,其他人中央领导你也是不准妄议——不仅是不准妄议习近平,也不准妄议中央领导人。从这个意义来讲,现在其实并不真正像毛泽东时代。

对于美国官员来讲,他们每一天接收来自于中国方面的情报,或者是中国方面的局势分析,很显然,今天中国就是共产主义的复兴。事实上,习近平也摆出了一副要重新复兴社会主义的样子。在今年的8月18号,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文件中说把深圳变成一个社会主义示范区、要把深圳变成全球的一个旗舰城市的时候,实际上,他就试图通过深圳这么一个示范区向世界展示出中国复兴社会主义的力量。

在这样一种背景之下,美国的农业部副部长麦金尼今天把习近平描述为共产主义的狂热分子,把毛泽东作为自己的榜样。在彭博通讯社看起来,这似乎是个非常严厉的评估,事实上,大家知道这并不奇怪,因为麦金尼所得到的印象不但是真实的,而且是准确的。因为今天中国的宣传工具就是如此的宣传习近平,宣传习近平的言论。这位美国农业部副部长在今天的「全美国农民联盟」对300多名农民代表讲了这番话。

麦金尼不但是美国的一个高级官员,而且他是彭斯副总统的亲信之一。在彭斯担任印第安纳州州长的时候,麦金尼就是农业局的局长,现在是农业部的副部长。其实他之前也访问过中国,我刚看到了一张他曾经在北京的照片。

很显然,这样一位美国官员对中美贸易谈判是有一些了解的。他在今天的演讲中间说,本来在五月份之前中美贸易已经谈得差不多了,用白宫顾问纳瓦罗的话来讲,「连标点符号双方都已经达成了共识」。美国商会国际部的负责人布莱恩特在昨天接受美联社采访的时候说,刘鹤和他的代表团是接受了这个方案,但是这个方案最终是被习近平所否决了。

习近平为什么否决呢?之前《今天大新闻》曾经把内幕情况告诉了大家。在政治局常委进行摸底了解情况的时候,七个政治局常委有三名赞成跟美国达成协议,有三位认为现在不是达成协议的好时间。习近平后来选择了站在强硬的一边,最终把刘鹤的中美贸易协议进行撕毁。

协议被撕毁以后,美国进行了一系列的严厉的打击中共的行为,税加得越来越多,甚至最后面把所有的来自于中国商品的税都加了。我曾经也对加税的事情表示了不同意见,布莱恩特——参与过中美贸易很多次谈判的美国商会的负责人——他也认为不是不能加税,但加税过度使美国的经济也会受到伤害。这种看法除了纳瓦罗和川普总统以外,其他美国内阁高层里经济方面的高级官员大体上都是这么一个意见。

不过,川普总统之所以这么加税也有他的一个道理。虽然美国经济受到影响,但是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对全世界的贸易秩序,或者是美国的文明价值——当然川普没有这么说——只是对经济秩序本身造成挑战的中共来讲,如果你不对它采取非常强硬的措施的话,中共可能难以屈服。川普总统说他宁愿付出这么一个代价。

川普这样一种行为也得到了美国相当民意的支持。川普总统不但加了税,而且逼着美国的财政部长姆努钦把中国宣布为汇率操纵国,并且还发出威胁——如果他需要的话,他可以动用1977年的《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那会赋予美国总统更多更大的权力,对美国的公司和其它国家进行贸易的时候给予一些特别的限制。

我们知道,当川普总统的关税大棒用完以后,如果动用其它的武器,那就使中国将会遭受更大打击,这就证明最开始劝告游说习近平不接受刘鹤五月份和美国谈判的方案完全是错的。中国一些所谓熟悉美国事务的前高官、现高官或者一些所谓的幕僚人员给习近平出主意,说如果川普这样下去,他明年很有可能连任不了总统,一旦连任不了总统,那么中美贸易谈判就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机。正是在这样一种愚蠢的判断之下,中共在过去几个月来表现了对美国决不妥协的样子,引得川普的大棒一棒接着一棒而来。

熟悉美国政情的人都知道,除非美国的经济出现非常大幅度的衰退,或者川普本人有重大错误或者是身体的原因,否则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川普总统连任的可能性比较大。而且川普总统也讲的非常明白,他一旦连任总统,将会采取更严厉的措施来对待中国。

不知道中共是对自己的经济发展越来越缺乏信心,还是开始对过去一段时间对美国政策方面的错误评估有了一些醒悟,来自于北京方面的消息说,中共决定对美国方面做出一些让步。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让步,很有可能愿意交出「头期款」——愿意购买美国更多农产品。当然,美国农产品也是中共亟需的进口物资,包括猪肉。大家都知道,最近猪肉在中国变得非常紧张,甚至有一些地方还实行限额购买,使中国人很容易联想起所谓的票证——限制购买某一种物资的特殊许可证。也就是说,只有在物资紧缺的情况之下,这种票证才会被使用。

中国的经济现在一方面是很不好,更糟糕的是人们对中国的经济缺乏一种长期的信心——这种信心缺乏比经济本身结构性的问题和中美贸易问题所产生的冲突造成的负面作用还要更大。在这种情况之下,中共似乎已经做出了妥协的准备,不但在农产品方面愿意做出让步,甚至在某一些原来五月份之前答应的条款也愿意作为重新讨论的重要基础,而不简单是从五月份中共所撕毁或者改写的「一片红色的海洋」那个文本上开始。

中共意识到,时间拖得越长,实际上对中国可能更加不利。不要说川普连任总统以后会对中国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给予打击——川普的个性也显示出来他非常有可能这样做——即算是川普当选不了总统,民主党人当选总统,即算是拜登,也是不敢轻而易举向中共做出妥协。因为现在对中共的敌意、对中共的打压之心已经成为美国朝野越来越多人的共识。

中共可能要做出让步。这个星期开始,中国的一个副部长级的代表团将会前往华盛顿,与美国财政部、贸易代表处的官员们就一些细节性条款一条一条磋商落实。等到十月初的时候,刘鹤副总理前往华盛顿,也有可能钟山和易纲也前来参与,使谈判团队更加坚实一些。如果在十月初双方能够就原则性的框架、概念性的执行条款能够达成共识的话,很有可能今年还是有希望实现某一种框架性、概念性,当然也包括某一些条款方面比较细节的中美贸易谈判备忘录或者协议。

这一点我曾经做过预期,现在越来越可能变成现实。在十一月中旬在智利召开的亚太金融会议上,川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很有可能在那里最后拍板,或者就没有谈成的关键性条款接近共识。当然更主要的框架还是要在九月份十月份刘鹤的团队和双方的副部级团队之间就一些分歧进行协商并最终得以清除,尽可能寻找双方所谓的公约数。

中国方面的焦虑越来越严重,川普总统也表现了一定程度的焦虑,双方都有达成中美贸易协定或者是达成部分中美贸易协定的紧迫心理。所以,我还是预期双方有可能会接近达成协议。不过,有时候形势比人强,如果在这个月开始的副部长级的谈判和下个月刘鹤副总理进行的最高层次的中美贸易谈判失败了,那十一月中旬亚太金融会议上,就要看两国元首发挥他们的创造力,发挥他们的权威,「王对王」产生新的惊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