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会议放水,北戴河有没会,习近平齐明被查是小道消息?

早几天跟大家报道了中共马上就要召开政治局会议,而且对政治局会议将会讨论的内容我也做了大体的一个预测。从整体来讲,面对现在经济不断下滑的状况,中共唯一的办法应该是继续地把泡沫吹大一点。很显然,昨天政治局会议的公报已经体现了这一点。所谓的让货币适当流通,实际上就显示北京要投入更多的货币。货币政策的放松无疑会对经济产生刺激作用,而且如果美国在这个星期宣布降息,那么中国也有可能来进一步降息,也能起到某一种刺激性的作用。

在我之前的讨论中间,我觉得中国的房地产实在是一个巨大无比的炸弹,面对这么大的一个炸弹,中共在政治局会议上很有可能不敢让它放出来。也就是说,不能炒房地产,房子是住的。昨天政治局会议的结论很显然跟我之前的判断大体上差不多。

有趣的是,政治局还强调了「六稳」。这个「六稳」恰恰是在一年以前中共提出的——是为了纪念「六稳」一周年?还是经过了一年的六个稳还是没有稳住?大家很清楚,中共现在最致命的一个问题就是不稳。其实不止是六稳,其实是所有的地方都不稳,只要不采取强制性的措施,那么都有可能失控。

在比较民主和专制政权优劣的时候,我们现在已经发现了民主制度不是那么美妙,它也有很多问题,它可能会选出很混蛋的领导人,也有可能在这个过程中间并不是那么容易被纠错,民主在现在的社交媒体时代很有可能会被滥用。但是从时间长线来看,民主社会产生的社会冲突、政治危机跟专制社会相比往往更有柔性,更有转圜的空间,更有选择的机会。而专制社会在某一个阶段可能运行的很好,但是到了一个时限以后,它就会产生刚性的断裂。

更重要的还不在于专制和民主在效率和纠错方面好还是不好,而在于民主和专制的根本区别就是民主赋予了一个人应有的尊严,赋予了一个人选择的权力,一种机会。至于选的好不好,那是另外一码事情。

政治局的这个会议,我们好像是没有看到「研究其它事项」。有可能本来要进行的人事调整现在暂时冻结下来了,原来三四月份一些省市急着要进行的人事安排现在居然停下来了。什么原因呢?因为上面没有摆平,下面也没有摆平。

从政治局会议的公报来看,甚至没有原来一些人认为在政治局会议上要讨论的香港问题,这跟这几天我讲的港澳办记者会有关。实际上,站在中共的角度来讲,在最近几年的记者会里面,这个记者会是少有的几个具有一种明智色彩理性色彩的一个。它实际上回复到了江泽民时候所讲的「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不犯井水」,也就是说,你只有不违背触犯三条红线,那么香港可以在基本法、一国两制的原则之上,以法治和自由为支点,继续维护香港这样一个社会的现状。

很显然,香港的一些民众尤其是香港的政府似乎听不懂北京的意思。香港政府继续地无所作为,甚至采取的一些措施反而刺激了香港民众;而香港有一些激进人士也没有知道自己能量和追求目标的底线,过多的使用激进行为很有可能使香港本来可能达成的理性方向会受到一些影响。

实际上,这个港澳办的记者会就已经显示出来,中共最高层很有可能在一段时间之内都不会就香港事情来召开特别会议,因为他们认为香港的问题应该更多的由香港人自己去处理。这个恰恰是香港人最好的机会,这就看香港人有没有能力把握这个机会。而要把握这个机会,不仅是特区政府脑子要清醒,听得懂北京的话,香港的抗议民众也要知道,在这个博弈过程中间,怎么能够比较理性的达到自己的目标。

很快我们将会在中央电视台上面比较少的见到中共领导人的活动情况,因为他们去北戴河了。北戴河今年有没有会议呢?媒体上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有人说有,而且预计北戴河会议会非常激烈,习近平会遇到很大的危机;有人说没有,北戴河早就没有会了,在胡锦涛时候就已经取消了办公会议了——不像邓小平和毛泽东时代,利用北戴河会议来进行非常残酷的权力斗争。那到底是有会还是没会呢?其实如果你真正了解北京的情况,应该是怎么说都可以。

从专业的角度来讲,严格意义上的正式会议当然是没有的,没有一个决策性的会议——既不会开政治局会议,也不会开政治局常委的会议,也不会专门开一个什么元老会议,也不具有党章意义上的各种各样的决策会议,都没有。从这个意义来讲,可以说北戴河没有会议;从另外一个意义来讲它又有会,为什么呢?有一些专项会议还是会在北戴河期间来召开,除了一些专项性会议,未必具有程序意义上或者法律意义上的会议,不像那种正式会议的召开。但是这种零零散散的碰头会,私下的某一些沟通会,或者我刚才讲的某一些专项会还是会开的。

这种会会不会对习近平产生挑战性的影响呢?以习近平现在对党政军掌握的程度,以他现在集权的程度,以他旁边包围的无数的马屁精或者是各怀鬼胎的元老们,习近平现在没有一个毁灭性的危险,没有人会发生一个有形的政变把他政变下来。但是,习近平面临的问题是他的一些表现,在意识形态上、经济上、外交上、内政上、人事上,很多的问题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非议,这些不同的意见在北戴河有可能会用某种方式表达出来。

但是,中国的高级官员,无论是现任的还是退下来的人都知道一点:自保是最重要的,而且觉得现在没有多大的机会。所以虽然对习近平可能有一些抱怨有一些意见,也有可能在北戴河会议上或者北戴河度假的时候多少会流露出来,但是大家都非常的隐晦,而且不会把目标直接对准习近平。

习近平虽然不情愿听到这种声音,但是他也知道,这种声音你要完全杜绝也不可能。不准妄议中央,这些人本来就是中央,本来就是元老,本来就是领导人。他们会多少讲一些,而且有一些事情跟习近平本人不一定有关系,是属于一些技术性的意见。既然是一些技术性的意见,习近平可能会去听一听这些技术性的意见。

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讲,北戴河的「会议」还是值得关注,看看有没有一些特别的信息传出来。因为有一些政治的特别的变化外界未必能够完全掌握情况,也许只有发生了外界才知道,我们现在掌握这方面的资讯实在太少。

最近几天,在海外有一个非常大的新闻就是习近平的表弟齐明在澳大利亚被调查。最开始这个调查是澳大利亚要反对红色渗透,反对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影响。这么一调查,结果发现情况比他们想象的要复杂很多。原来一个所谓的亲共人士帮助中国做各种有意识形态色彩的政治活动的人,居然是中共自己要通缉的一个经济逃犯——而这个经济逃犯在澳大利亚受到使领馆的欢迎,是使领馆的座上宾;而且他参与很多的社团活动,跟澳大利亚的主流商业非常熟悉,在澳大利亚进行了很高级的隐秘的巨大资金的赌博活动。

澳大利亚开始查他们的非法行为,有没有洗钱,也发现他们之间还有妓院的老板牵涉在一起。但是,妓院卖淫好像在他们那个地方是合法的,洗钱似乎到目前为止也没有提出什么诉讼。到目前为止,其它行为也没有法律上的指控,未来有没有很难说。

因为澳大利亚几大媒体一起来登这个大的新闻,这些新闻就开始在全世界各地发酵,其中今天的华尔街日报也登了一篇比较长的文章。中国外交部在面对记者提问的时候认为这是小道消息,完全是捕风捉影。那我就不知道这个中国外交部的发言人除了撒谎、除了不敢面对真实以外,他这个外交部发言人的功能到底是什么?面对这么一个案子,你自己不去查清楚,不去问一下,简单地斥责为小道消息——这个从皇冠赌场所揭露出的机密材料里面指责习近平的表弟齐明涉及到几千万美金的赌博资金,这个数字完全是虚构的吗?齐明他的身份是怎么从中国内地人变成香港人,怎么从香港人变成澳大利亚人?怎么从最开始一次买房子只能买几万块钱、十几万块钱的很普通的工薪阶层的房子,然后摇身一变,可以买几百万的房子?怎么可以在赌场花费这么巨额的资金?

这些情况也许是他作为一个澳大利亚的居民的行为,跟中国已经没有关系——既然跟中国没有关系,是澳大利亚在进行调查,那你这个中国发言人凭什么说人家是小道消息?我觉得西方的报导在这方面是非常谨慎的,我看了澳大利亚几家媒体的报导,没有一家媒体指责习近平跟他的表弟有什么亲密关系,或者通过这种亲密关系支持了齐明挣钱的行为。今天华尔街日报也是这么披露的,也没有证据说习近平和齐明现在的行为有什么关系。

根据我的调查,我在《想点就点》节目里面跟大家披露了更多的材料。这个材料里面讲的就是齐明和李鹏的孩子李小勇、陈希同的孩子陈小同一起在武警部队后勤部担任武警军官,后来陈小同在薄一波的孩子薄熙成的旅游局下面的北京新世纪公司的一个中外合资的酒店里面担任总经理。正是因为他们这种关系,使齐明后来在香港的陈玉书先生的景泰蓝公司有了一个工作。后来陈希同的案件爆发以后,李小勇和齐明都受到牵连,李小勇也一度在澳大利亚新加坡和香港滞留,最近几年居住在中国;齐明才从香港移民到了澳大利亚,后来担任了中兴一个下属公司的董事长,后来成为中兴通讯的首席高级顾问,而且担任了宁波一家上市公司的CEO。

在2015年显示出来,习近平为了和齐明进行切割,甚至一度齐明还被追查,追查经过一段时间以后他又回到了澳大利亚。有一些澳大利亚的人认为齐明可能是通向北京,或者是打通中国关节的很重要因素,所以他们跟齐明有一些商业关系。这些商业关系正如华尔街日报所披露的那样,他所讲的要在人民大会堂开会,要带他们去中南海参观,去看中国领导人办公地点,这些都没有实现。也就是说,从澳大利亚的媒体到华尔街日报到明镜的媒体,我们的调查我们所显示出来的各种资料,习近平没有跟齐明的商业或者其它社会活动有密切的合作,没有任何这样的材料显示这一点。反而在早几年,习近平的兄弟姊妹跟齐明的关系就有了很大的切割。

这样一种诚实的跟大家披露这个情况,北京中共的外交部竟然不去了解和甄别,非常简单粗暴地去讲澳大利亚关于齐明和其它的事情是小道消息——我不知道外交部的「大道消息」是不是就是撒谎,就是拒绝承认事实。

对于齐明也好,对于澳大利亚所涉及的其他华人也好,他们是不是犯了罪,这需要未来澳大利亚的司法当局才有权力进行起诉或者是审判。如果没有被起诉或者审判,那么这个事情未来就不了了之,就显示出来他们在澳大利亚的行为是不被澳大利亚政府或者司法当局认为是犯罪的。

对于一个名人的监督,尤其是对一个权贵家庭的监督,这是西方媒体的本能性的行为,是个职业性的行为,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欧洲经常都有这样的一些消息传出来。比如说像早几天川普总统和巴尔的摩的国会议员之间产生一些争执,川普总统批评巴尔的摩这个地方的一位议员,也描述了巴尔的摩这个地方的肮脏,甚至说是有很多老鼠在街上跑。但是《巴尔的摩太阳报》回击给川普总统是——我们这里也许是有老鼠,但是我们至少比你是老鼠要好。你看美国的媒体对一个总统是如此的不尊敬,如此的反击,可以反映美国新闻自由的程度。而且,美国的媒体很快就揭露出来说川普的女婿库什纳的公司就有很多套房子就是出租就有问题,恰恰是这些问题才造成巴尔的摩某一些地方的问题。你去想一想,川普总统是一个如此强势的领导人,在美国这样一个地方他已经担任总统这么多年了,美国这样一个非联邦性的媒体,非全国性的媒体都敢向总统这样挑战。

那齐明作为一个中共的元老之后,作为一个红二代,作为一个中国国家主席的表弟,他的行为被媒体所披露是一个非常正常的行为。就像国务卿彭佩奥前天在一个俱乐部所讲的一样,他说抗议这种行为在美国在正常社会都是正常的,就像他要求国务院去上班都会遇到抗议。但是这样一种解释到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那边居然就变成了好像彭佩奥在赞扬香港的暴力行为,甚至还指控香港市民的抗议运动是美国CIA的作品。这种事实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相差如此之大,今天是一个资讯的时代,今天是一个很容易对比真假的时代,在这种情况之下,外交部堕落成这么一个样子,中国的媒体,中国其他的发言人,你还能够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