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正谋划的险招:将华尔街拖下水,才能真正有牙反制美国;川习峰会有了新消息

中共正在進行的反美宣傳純屬自殘,對貿易戰沒有任何益處,除了制造官員的價值錯亂,就是制造中共回到談判桌的尷尬。 貿易戰本質還是一盤生意,即使談判技巧很重要,但終究取決於各自的實力。因為幾筆帳,大家都算得清楚。 其實貿易本身,甚至科技戰,中共還不是那麼害怕。真正擔心的還是金融戰。貿易、科技還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金融上中共能夠反制美國的力量很小。 正因爲如此,中共內部正在謀劃一個險招,以開放金融領域,將華爾街吸引進來,最終和貿易、科技一樣,形成利益交織......這便是,劉鹤所謂外部壓力給改革帶來的推動,而不是中共宣傳工具所謂勒緊褲帶的蠢招。

大家应该是很熟悉这个地方吧?如果你是明镜电视的观众的话,你应该很清楚,我刚才经过的这个地方,就是五月十号,刘鹤副总理从这里走进来,进入这个大门。这就是美国的贸易代表办公室,有时候中文把它翻译成贸易代表署。有些人误以为它是商业部的下属机构,实际上它是直属于美国总统的一个专门负责贸易谈判的机构。

这跟中国有一点不太一样,中国是由商业部的第一副部长担任国际贸易的代表,另外一个副部长担任副代表。现在的中国商业部长钟山曾经是中国贸易谈判的代表,有人误以为他现在还是代表,其实不是的。中国的国际贸易谈判代表叫傅自应,因为去年中联办澳门办公室主任郑晓松就在习近平要来参加港珠澳大桥剪彩典礼的前一天自杀了,傅自应就从商业部来接替他的位置。现在实际上贸易谈判的代表没有正代表,最近从中国驻日内瓦和瑞士的首席代表叫俞建华,他已经调到商业部担任商业部的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所以现在有两个副代表——傅自应和王受文。

我跟大家讲过,王受文是湖南大学毕业——也许可能他根本不是从湖南大学毕业,是原来湖南大学合并的湖南财经学院毕业。他英文很好,又有外经贸知识,到了商业部以后就长期担任翻译工作,主要是在吴仪手下做翻译。后来好像到西藏混了一个地方资历,然后慢慢升上来,在薄熙来的时候他是一个司局级干部。俞建华因为是商业部的党组副书记,按照这个级别来讲,他很有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升为正代表。

这只是我一种猜测,来比较一下中美之间的对接的不完全性。中国的贸易谈判代表严格意义上应该首先是刘鹤——刘鹤是副总理,级别比莱特希泽要高。手下还有几个人,其中一个是中财委的办公室副主任廖岷。当然美国的团队其实更强大,原来的总统的经济顾问也参与了,商业部长罗斯也参加了,财政部长姆努钦也参加了,实际上美国的级别也不低。

中美贸易战打到现在这样,打回到了一年以前我给他们定下的原则——持久战,现在「持久战」已经成为了中国现在普遍的一个用词。在国际的经济评论界也认为,中美贸易战不管大阪的峰会能不能达成协议,还是未来能签订什么样的条约,中美的竞争关系,至少在商业这部分会长期进行下去。因为这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由于经济不平衡也好,商业竞争的关系也好,所造成的一种必然的过程。

这样一种过程,用通俗的话来讲就是做生意。但是,在中国很多人把它赋予了很特别的期望——希望通过这样一个贸易战争来推动中国的变化;有的还寄希望于政治的变化;站在中国的角度来讲,一些所谓的改革派希望通过这样一场贸易谈判来倒逼中国的变革。这里面涉及的层次很多,我跟大家已经谈了很多次。

我今天要重点谈的是一个比较有新意的东西——不能我每讲的一句话都是有新意,但是每一次做节目的时候,要么我就希望有一些新的观察角度,要么就有一些新的信息奉献给大家。大家应该注意到早几天同时发生的几件事情,这些事情我们是可以把它进行一种联接,来找出中美贸易战发展的趋势。

大家先不要被《人民日报》和《求是》那种狗屁杂志所刊登的那些自己都骗不了的狗屁文章所迷惑。尤其是星期六,《新闻联播》播了一篇很长的文章,又长又臭,又空又洞,根本是不值得一谈的。《求是》虽然从《红旗》改名,但是搅乱和扭曲人们的价值、搅乱人们的思维这样一种理论驱动力一点都没有改变。中国真正需要的变革,不是要把《红旗》杂志改成《求是》,而是这样的狗屁杂志根本就应该关掉。

如果你真的把中美贸易战上升成为意识形态战,真正上升成一个全面的战争,等于会把中国倒退到什么年代?有人居然张狂地说,中国人可以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这种言论不但是极其的无耻,而且现实中也不可能。你要中国的民众再去过那种苦日子,跟美国去较量,维护所谓的国家尊严、国家主权,这是毫无意义的。任何的国家、任何的民族都应该有一个基本的底线——不能为维护所谓的主权、所谓的意识形态,而不惜牺牲人们生活的幸福,这一点是最起码的东西。现在所有的意识形态的宣传,所谓的「投降派」这种恶毒的攻击,这些人才是真正的人民公敌——他们才是真正的「过街老鼠」。

中美贸易战正如习近平主席在圣彼得堡讲的:全球合作的趋势是不可阻挡的潮流,中美关系是不可能脱钩的,而不可能脱钩的很重要一点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过去几天,《想点就点》最先在中文媒体披露,600家大大小小的企业要求川普总统不要再打关税战;《福布斯》杂志的前50家最顶尖的企业给彭斯副总统写信,说这样打下去美国也会吃大亏。这就恰恰印证了习近平主席所讲的「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当「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的时候,生意就有了往来——生意的往来会产生一些冲突;会产生这个时候谈的好,那个时候谈的不好;这个时候你吃亏,那个时候我吃亏。但是,这样一种贸易谈判就是一种文明的表现形式,就是一种正常的规则。

中国的商品不仅是出口到了美国,而且实际上在美国形成了一种力量——这种力量成为制约美国政客的有力武器。中国的一些清醒的领导人知道,中国只有更紧密的跟美国合作,中国只有更紧密的跟世界合作,中国才会更安全,中国才会真正维护自己的主权和尊严。因为你发展起来了,你有了钱,你可以跟别人平起平坐地谈判,而不是虚张声势的一个穷国家,穷凶恶极地跟别人叫嚷「我要跟你打」,那是纯属糊弄人的。

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个事情,国际社会没有引起特别的关注,社交媒体也没有引起特别的关注,中国的媒体也没有给予特别的重视——这就是在陆家嘴举行的经济论坛。在这个经济论坛上面,大家只看到了「科创板」的出现,大家没有意识到,这很有可能是中国另外一个大开放的开始。

这个开放就像刘鹤副总理讲的:外部的压力会成为中国改革的动力。上海陆家嘴的这次经济论坛,如果未来能够证明我今天讲的话,那么大家就没有白看今天的《点点今天事》,那就很有可能跟1989年六四大屠杀一样——要摆脱中共政权的危机,只有更大幅度的开放,让民众的经济好起来,让国外的资金进来,来缓解中国执政的危机——而不是沿着当年那种残暴和镇压的路线继续下去,那你整个社会就完全对立,就会完全失去希望。

邓小平「92南巡」就是用更大幅度的开放来软化人们的政治热情,当然其实我是不高兴的。但是从功利主义的目的出发,中共现在要扭转在中美贸易战争中非常劣势的地位,贸易战争很有可能会促使中共在某一些领域开放的速度比原来快很多。而金融这一块相对于科技战、贸易战,对于中共来讲更加致命。因为贸易战和科技战是「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你打我一下,我还有还手的余地,我们还可以有谈判的余地。而金融战没有,因为金融领域中共一直是保守和僵化,跟美国没有形成真正安全的「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的连接关系。如果美国真正打金融战的话,中国能够还手的力量很弱。

在这种情况之下,开放中国某一些原来不能开放的一些领域,用利益来诱惑西方的投资者进来,就使华尔街和中国形成了对接的关系。当对接关系一旦形成,中国的经济、中国的金融就不是由华尔街一家说了算了。所以把华尔街拖下水,是这次陆家嘴这次论坛会议的非常核心的想法,这才是中国真正的力量,这才是中国真正「以牙还牙」的牙,这才是中国能够进入世界金融体系非常有利的东西——当然,这个是中共打人的武器,很多人不希望它能够实现这个目标。但是,我们应该注意到,他们确确实实在启动这样的步伐。

中美贸易战不是口水战,那是正儿八经的惊心之战。在这个贸易关系中间,过去WTO推动了中国贸易体系的某些开放。经由WTO跟美国和世界的关系,这么多的学者和聪明的人加入到中国的现代化过程中间,驱动了中国科技的发展。而这一波中美贸易战不管能不能达成协议,中国金融体系的某一种程度的开放,也许是可以预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