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游行集会暂时禁止,驻军换防没有意外

在过去几个小时,不断地有网友跟我提供了一些消息或者疑问,说解放军进城了。

其实,大家对这个消息有很多的误会。从时间来讲,有的人说正好是这个时间,香港8月31号又要举行游行示威了,所以解放军选择就在这个时候来威慑香港人。

事实上不是这样的。现在是第22次换防,过去至少是第18、19、20、21次的换防都是在八月份时间,8月份是他们驻军换防的正常时间。第一次当然是1997年7月1号,那一次我正好在香港,差一点还要去前面看一看共军是怎么回事。那一天我记得下雨阴天,拍出的照片或者传送的电视画面看起来非常恐怖。我当时候没有去,但是驻军的情况我多半还是了解一点,因为我对军队还是有一点兴趣。

除了时间上没有意外,再一个就是曾经在军队服役的朋友跟我说,这个装甲车不应该来。这不对,其实在1997年的时候那一次就出现了装甲车。

过去22年来解放军的装备虽然有所更新,但是基本上大略的格局没有产生变化。海军是在昂船洲,主要是一些小型舰艇尤其是登陆艇,因为香港有很多的岛屿,登陆是海军的一个主要形态。另外就是在石岗机场的空军,主要是直升机。我还记得1997年那个时候,由于天气的问题直升机不能起飞而延误了时间。陆军有十几个军营,但是它还有一个重要的后勤基地或者是预备系统是在深圳——一方面深圳物价比较便宜,另外是地方比较大。1993年成立驻港部队的时候,深圳特别拨出一块地,有一部分军队集结在那个地方,需要的话可以随时增援。所以,从装备来讲没有发生特别意外的变化。

第三,从人数来讲。根据现在了解的情况来看,这次跟第21次相比没有任何的变化。现在驻军是多少兵力始终没有一个精确的数字,有人说是6,000到10,000,也有人说会更多一点。我知道这个建制是副大军区级,最开始首任司令员是刘镇武,由42集团军军长任上调来的,政委是广西军区熊自人。后来刘镇武升为大军区司令员,后来在副总参谋长任上就退下来了。

当时解放军驻港部队的组建是以第42集团军(现在的74集团军)为主体,另外一部分来自41集团军的「塔山英雄团」的部分部队。42集团军在广东惠州,41集团军是在广西的柳州,现在它已经被合并到了昆明去了。除此之外,当时还有来自于中央军委几大总部的一些年轻军官,也包括一部分太子党。

从22年的驻军情况来看,解放军驻军并没有跟当地的民众产生什么冲突,只有两次——一次好像是破坏一下墙壁还是什么,第二次是有一个香港游行组织去表示抗议。一般情况之下,他们非常的谨慎和小心。因为解放军是一个非常大的禁忌,尤其在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解放军的名声很糟糕,怕引起香港人特别的紧张,引起国际社会特别的关注,所以解放军在香港几乎是坐在监牢里一样的。而且根据解放军的驻军法,除非特区政府邀请他们去参与香港的一些事务或者中央军委下命令要进行国家防务保护,否则他们没有任何权利来参与香港的地方事务或者出动。解放军在军营里面也注意到了这次的游行抗议示威,但是到至今为止他们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22年来也没有特别的动作。

在三个月以来,我基本的判断就是香港不可能实行全面性的戒严,更不可能出动所谓的驻港部队来进行镇压。虽然大家这样的担忧也并不是说完全没有道理,但是我始终认为香港的情况没有严重到这种程度,除非是全面性的疯狂,否则的话解放军驻军来镇压香港的民众完全没有必要,而且等于中共是在进行自杀。

所以,从目前我所得到的资讯和对驻港部队以及对驻军的权限的了解,我认为解放军驻军这一次的换防完全是个正常的,没有任何特别的意外。

香港的局势仍然是令人担忧。根本的问题就是林郑月娥一方面刚愎自用,另一方面就是后面有人对她进行操控。五大诉求中即算是建制派内部都认为应该答应的一些诉求,林郑月娥就是不答应。比如说她就是不使用正常的法律语言撤回送中条例,甚至她也不愿意成立一个没什么了不起的独立调查委员会——她就是拒绝,她完全没有诚意。

所以香港的民众对他是非常的厌恶,70%的民众希望她不要再担任特首,应该下台。但是现在在中共的背书之下,林郑月娥似乎表现得比较强硬,最近几天在讨论是不是要进入紧急状况法。昨天晚上我跟大家做了一个节目,我说林郑月娥和她的团队正在讨论这种可能性。我做了节目之后,香港的媒体、香港的民众有了更多这样的讨论。

根据我从香港、北京各个方面所得到的消息,再加上我自己的判断,我认为目前香港特首实行全面性的紧急状况法,引用60年代的暴动所产生的公安条例可能性非常低。那样的话无异于把香港变成一个死城,无异于宣布香港不再是一个自由法治和值得信赖的城市。很难想象在香港这个地方把网站给封了,你很难想象香港这个地方的法治就停止了,任由特区行政长官权力无限——愿意抓人就抓人,愿意封掉别人的财产就封掉财产,愿意把别人驱离香港就驱离香港,就是法力无边。

用紧急状况这种方式目前看起来可能性非常之低,但是她援引紧急状况法或者是公安条例里面的特别条款是完全可能的。比如说增加更多的禁制区——有些可能是政府去申请,有些是机构去申请,有一些是特区行政长官直接下命令,有一些是香港的警务处就可以做出某一些行为——比如说更加无所顾忌地打击镇压跟他们对抗的激进民众、学生、市民——这种可能性完全存在,甚至开枪,甚至用杀伤性武器来对待和平理性的民众,完全都有可能性。但是这种范围应该非常小,不到万不得已应该不会走到这一步。

但是有一些行为他们会做的。举个例子来说,让现在的游行示威暂时停止。31号这场由香港民间人权阵线——香港民众几次最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正是他们组织的,这个组织所显示出强大的组织能力,而且维持了香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形态,所以香港政府应该对它有相当的信任感——但是现在很有可能香港警察系统不会批准游行集会。原因就是上个星期香港出现了暴力对抗,使他们认为现在情况非常危险,不能再出现这种情况了——不能出现开枪,不能出现镇压,那么就先暂时停止游行集会。即算是这样,对香港的自由和法治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而且这种禁止是否会被香港民众接受也未可知。

我不知道当香港民众接到他们不准游行示威的命令的时候会做什么样的动作,是否会展开更强烈的动作来回应香港政府这种行为。比如说下个星期要进行罢课、罢工是不是来的幅度更大一点,或者还有其它表达政治诉求的一些行为,比如说像某一个时段香港人在自己的房子里对外面喊口号等等。

总之,这种强行措施并没有真正缓解香港的民怨,香港结构性的危机都存在。但对于林郑月娥、对于中联办王志民、对于北京港澳办张晓明来讲,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全力以赴让十一国庆节之前不能出乱子,一切事情拖到十一之后再说。因为这表面上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面子,实际上就是习近平的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