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给北京打开了明亮的未来

终于有了一个令人愉悦的晚上,很多朋友在一起,为8月18号这一天——香港的100万人也好,145万人也好,170万人也好——总之,人类历史上很少有的这么大规模的和平集会而欢欣,香港人用如此平和的力量展示了中国人可以通过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

这样一场集会不仅仅是展示香港这么多的民众没有在中共宣传机器的连日的辱骂、攻击之下,或者是中共的军警的威胁之下屈服、让步、投降,他们冒着可能的镇压危险,仍然勇敢地坚持自己的诉求。更重要的是,正是因为这种和平理性的方式,也给我们中国人打开了明亮的未来——那就是说,不管我们有什么样的政治分歧,我们对未来有什么样的期待,我们都是可以通过一种和平理性的方式来寻求我们的共识,来去除我们的分歧。

香港民众的这几个月的政治诉求,如果我们仔细的洞察的话,就清楚地知道:这五项诉求没有一项是挑战中国的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也没有一项是挑战中央人民政府,没有一项是摧毁「一国两制」,没有一项是违法犯罪——而都是恰恰是维护「一国两制」,维护香港的《基本法》。

香港之所以出现这么严重的政治分歧和冲突,恰恰是这些年来一些特权集团、特权人士,一批狂妄自大的官员、傲慢的权贵集团无视香港民众的民生、民主和对法治的追求。而且,他们不断地用强硬的手段试图把香港民众污名化,来掩盖过去政策的缺失,掩盖过去对「一国两制」和香港《基本法》的破坏。

818这一天,毫无疑问是人类历史上抗争史上非常辉煌的一天,这一天给了香港人的机会,也给了中国人的机会——未来这些天,不需要通过暴力对抗的方式,而只需要彼此之间展现的诚意。香港民众这种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表达政治诉求的方式,就是一种诚意,就是一种善意。这就看香港政府、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能不能直接面对民众的这些诉求,和香港民众展开对话,而不是进行训话,而不是以污名化的手段和用粗暴的方式来压制这种不同的声音。

不管是哪一种方式,不管最终能不能满足民众的要求,这一步必须有香港特区政府迅速地走出来——是成立独立调察委员会来调查过去这几个月所出现的大家疑惑的问题,香港的警察有没有过度执法,有没有跟黑社会勾结在一起,香港的民众或者是香港的一批激进人士在这个政治运动中间有没有得到美国或者是台湾方面的经济援助、行动的指引,是不是真正的黑手——这都需要独立调查委员会未来给我们展现事实的真相。

现在各种社交媒体所传出的信息,中国官方媒体或者是中共控制的各种宣传工具所传出来的各种信息,都是彼此混乱、彼此对立,很多的信息,真真假假。这样一种真假信息使我们很难接近事实真相,这就增大了大家的分歧。如果未来的独立调查委员会非常严肃的把这些事情呈现出来,这就给我们香港,甚至给我们的中国,甚至给我们的华人社区来解决政治的纷争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样本。

中国人有时候会感觉到是悲哀的,因为我们这么长时间贫穷,这么长时间落后。过去的几十年,证明中国人完全可以富强,但是还没有证明中国人可以建立一个文明的国家。而台湾民主化的出现,而香港这个政治特区、「一国两制」的出现,给我们中国人建立一个文明的政治体制提供了一种可能性。

今天香港的繁荣,今天香港独特的政治地位,不仅是英国殖民地所留下来的,也是香港的民众这么多年的努力所带来的,也是全世界很多国家的人一起参与建设了香港,也包括中国内地。从1949年以来,容忍了这样一个言论自由的香港,甚至至今中国内地仍然尊重了香港作为独特的政治特区的存在,作为一个独特法治系统的存在。人们之所以维护这样一个世界级的城市,是因为它对很多国家、对香港本身,也包括对中国大陆——不但在过去使大家得到好处,使大家得到荣耀,使大家得到机会,这是历史已经证明的。今天,香港的价值仍然如此。怎么把香港的这样一种繁荣、香港这种世界级的地位继续维持下去,仍然需要各个国家、需要香港民众,也需要中国内地的政府和民众一起来理性的看待香港。

过去这些天来,北京政府在某一种意识形态或者误判引导之下,用极其恶毒的、攻击性的、污名化的方式来对待香港的政治诉求,不但使香港的局势变得更加混乱,而且把本来应该由特区政府所承担的政治责任引到了北京,引到了习近平身上。本来按照「一国两制」和香港《基本法》的原则,香港在北京看起来最重要的就是维护国家领土的完整,维护一个香港作为中国一部分,这一点在民众诉求中间根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这个想法、有这个胆量、有这个能力来操控香港,来把香港变成他们的领土或者是政治基地。香港也没有能力也没有可能独立于中国,成立一个新的国家或者一个彻底自治的政治特区,民众的诉求都是在香港现在这个区域里存在的政治分歧寻求解决的五个技术性的事项。

这种技术性的问题,首先需要的是特区政府去面对它,而不是由北京政府去代言、去下命令、去定性。因为北京是「一国两制」的「一国」的维护者,也是「两制」的维护者,不插手与北京无关的事情——这个不仅是北京没有责任,而且更重要的是符合香港的政治逻辑,也符合北京的政治逻辑。把麻烦交回给香港,把问题交回给香港,把责任交回给香港,因为那本身就应该是香港人自身的职责,也是自己的权力——这五项诉求全部都是特区政府可以直接面对的问题。

因为818集会如此和平理性,这给了特区政府一个机会。特区政府如果能够予以善意的回应,成立一个机构也好——即使不能成立机构,只要愿意跟抗议者进行对话,就为化解这一次的政治冲突展开了一个巨大的机会,而且这是唯一能走向和缓结局的机会。

有人基于对中国政权的认知,认为香港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因为中共的政治逻辑,中共的政治本性,他们是没有谈判的习惯,没有向民众让步的习惯。认为一旦跟民众让步,一旦跟民众谈判,就会兵败如山倒。我不这么认为,因为香港从1949年开始,之所以中共不承认所谓半殖民地或者是原来旧政府时候所签订的一切不平等条约,这只是一种口号,这是一种原则说明。真实的情况是,1949年开始,1950年代、1960年代、1970年代,中国那一种政治挂帅的时代,那样一种残暴和崇尚武力的时代,他们都没有对香港使出破坏的力量——即算在60年代香港的左派暴乱中间,中共的地下组织扮演了一些角色,但是那也不是真正要把香港摧毁。

中共过去的领导人能够如此的克制,就是因为香港从很多方面都给中国社会的进步提供了很多的机会。这是一个通向世界的窗口,这也是通向世界的一个通道。即算是以今天中国的强大的力量,在与西方对抗的情况之下,香港价值的体现已经不止是经济利益那么简单。

长期以来,中共宣传工具和中共教育体系的错乱,造就了一批对香港战略价值的误解,对香港《基本法》的误解,用一种恶毒的贬低的眼光看待香港。但是,中国的领导人只要稍微清醒一点,就会很清楚知道情况不是这么回事。818不仅洗清了被诬蔑为什么「颜色革命」、「恐怖分子特征」、「暴徒」种种污名,更在于它表明了——香港民众抗议的本质就是这样子。

我们已经经受过了无数次的暴力,那一场场暴力不管冠以什么样的名义,总是使很多生命流逝了,为很多家庭、社会、无数个国家造成难以愈合的伤口,难以缓解的伤痛。818的和平理性给香港这次的政治危机的缓解提供了一个坚实的基础,如果北京政府希望继续保持香港的「一国两制」,就不要像以前一样,而是要克制自己,不要在香港问题方面轻率地介入、轻率地讲话,放手让特区政府来面对这些危机——这不仅是给香港打开了一个和平的未来,也给中国未来缓解和解决很多政治冲突提供了巨大可能。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香港的危机,只要特区政府还没有展现出诚意,还没有下决心和抗议者进行对话,那么香港的危机就远远还没有解除。

昨天我们祈祷香港不要发生暴力冲突,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香港警察是克制的,香港的民众是有极高的素质的——这样一种克制和高素质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示范。或许不是巧合,中共就在同一天宣布,要把深圳特区变成中国的一个先行示范区。深圳将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示范区,我们还不能确定,但是香港的818已经是现成的示范。

所以我们期待香港的未来,在818的和平理性基础之上,展现出我们的善意、诚意、智慧,我们继续期待一个美好的未来。这样一种美好和这样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是在我们过去的经验中间所没有的——正是因为没有,所以更值得我们期待。

让我们为香港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