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引恶法下重手了,拿黄之锋周庭陈浩天祭旗,上诉驳回民阵取消831游行集会

很抱歉,今天的《点点今天事》又做晚了,因为我一直在等待一个消息。香港民阵申请8月31号的游行集会之前别驳回了,他们今天上午提出上诉,我想看看这个消息最终是怎么落实。当然我明白,这个时候不可能会批准他们的游行集会。我在这几天的节目已经跟大家讲了,未来一段时间游行集会都有可能会被暂时禁止。但是为了这个节目的完整性,我还是希望等到最后的确定。

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游行集会被取消以后,有多大程度上会刺激香港的民众用其它的方式来表现他们的抗议和诉求,还是说香港的民众暂时可能就停止游行集会,我现在不能确定。

今天有更令人震惊的消息传来。早上7点30分,著名的年轻一代的香港社运领袖黄之锋先生,还有他的一个助手兼同事周庭女士——其实他们都是20岁出头的年轻人——相继被捕;还有准备前往东京的香港前民族党的召集人陈浩天先生也在机场被捕。

这三个人的被捕实际上是林郑月娥开始援引公安条例,也就是借助所谓的紧急状况法的某一些条款,开始对香港的这一次活动的重要人士下重手。从某种程度上也是拿黄之锋、周庭和陈浩天来祭旗,来吓唬那些香港的民众。

现在这样一种行为或者未来还有相继而来的一些拘捕行动,是吓唬香港市民和学生,还是激起香港市民学生更大的勇敢——这个后果是什么?有一点我们是可以肯定,那就是香港的民怨、香港民众的愤怒、香港民众和政府之间的对立情绪只会加深,不会减弱。

香港民众也很清楚,现在他们这样一种游行抗议的活动并没有使香港出现所谓全面性的暴乱、国家领土的不完整等等,根本没有上升到这种程度。也就是说,有一些势力努力想使香港局势失控,努力想找到一个理由要香港实行戒严,努力想创造一些条件让解放军驻军出现在街上,也在煽风点火希望中国大陆内地的武警进驻香港,把香港最终摧毁。这种目的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完全想清楚,这是习近平自己一系列错误的政策或者是他的认知所造成的这种恶果,还是习近平的政治对手就想制造香港一个混乱的局面让习近平最后面难堪。

我们知道一个月之后,中共马上就要进入所谓的国庆庆典活动,而且要举行中共建政以来最大规模、最张扬的阅兵式。这种阅兵式不仅是向世界炫耀中共的军力的高速增长,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进一步确立习近平的独裁地位,让习近平的「万岁」在某种程度上通过这个阅兵式得到一种强化。所以习近平和他的团队在这个时候当然就不希望出事,在全国各地都开始为了保卫所谓的国庆节的顺利进行,已经在全国都进行了各种各样的形式的控制。对香港来讲,他们习惯性的思维仍然是一定要把抗议活动控制下去,不能让它失控。

但是香港不是内地,不是中共已经习惯了使用一切暴力和其它手段就可以控制的城市。香港一百多年来发展过程,使香港比中国内地的任何一个城市都跟文明世界联接在一起,比全中国的任何一个城市都知道法治的意义和自由的价值,而且他们知道做人的尊严。所以本来在这一个全世界最高度物化的城市,甚至可以说在某种意义上是「文化沙漠」的地方,居然持续几个月以来爆发了这么大规模的和理非的抗议活动。

这么多人被捕,这么多人受伤,这么多人在过去几个月中间他们的收入减少,甚至有的人失去了上学的机会、就业的机会,但是他们仍然是如此的勇敢。为什么?是因为现代的文明培育了他们的人权意识,使他们意识到如果香港不能保障「一国两制」,那香港就跟中国内地的任何城市没什么差别,那就是没有人权没有尊严、任党宰割的这么一群民众而已。

他们或者是他们绝大多数的人,我是了解的。他们其实只是想过一个正常的生活——有一些尊严,有一些选择的自由。他们无意改变中国内地的政权,虽然他们在心里面是同情或者也是希望中国内地能够走向民主化。但是他们也知道,他们只有700万人,而内地是14亿人。尽管14亿人都没有人权民主和自由,都是被控制、被驯化的一批人,他们未必一定会争取民主和自由,甚至他们很多的人都成为了政权力量的一部分。香港人知道自己没有力量改变这一点,所以他们更多的立足点和五大诉求没有一条诉求是直接针对北京而去,都是一些香港这个城市的问题。

过去这几个月,有一些势力或者是中国的这个体制不断地把这个运动给刺激、恶化,给它戴上了很多很多的帽子,把它污名化,把它扩大化,始终就是不直接面对民众面对诉求——明明有一些诉求可以答应的,但是他们认为如果答应了,那后面的诉求就更多。这就是中共这个体制的刚性特点,使它不懂得一个文明社会应该妥协,使得情况就越来越恶化。他们心里面还是既想要镇压抗议活动,同时又不想让国际社会取消香港独特的关税地位,一直在这个摇摆中间。

过去几天以来我慢慢就理出头绪——解放军现在要进入戒严,要出兵镇压这次抗议活动,在目前来讲没有任何理由和必要性。但是香港的警察会使用「非常之法」,或者说我们大家所熟悉的恶法——60年代的左倾人士所煽动的暴动,当时候港英政府所制定的「公安条例」赋予了当时的总督一些特殊权利。

但是,今天这个香港的行政长官她不是总督,她遵守的法律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基本法》,而《基本法》是超过其它法律的,是香港的宪法。香港的一些大律师认为,香港的《基本法》并没有赋予香港行政长官有引用恶法的权利。但是林郑月娥在这个时候不管它了,她就是要援用公安条例的恶法——但是她又不敢全部引用。我在昨天的节目中间就跟大家讲了,很有可能是局部引用,用其中某一些细则抓捕领导者就是其中的一个环节。

现在被抓捕的人控以各种各样的罪名,而且是在法治和平自由的环境下。现在林郑月娥需要的是「杀猴子给鸡看」,把头目抓起来,威胁那些普通民众不敢再去参加抗议游行。

除了抓捕人以外,可能一些之前参与过游行示威的人士还会继续被拘捕,同时她会针对某一些特别的地区实行禁制令,也不会在一段时间之内批准游行集会。这样做的一个目的是什么呢?就是一方面控制住游行集会的产生,然后给予社运的领导者惩罚,同时因为没有进行全城的戒严或者实行紧急状况,就避免了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但实际上她援用的就是在戒严和紧急状况或者是公安条例里面的某一些特殊条款,这些特殊条款就赋予警察在特殊时期特殊的权力——所谓特权就是滥权,所谓滥权就是侵犯人权,当然现在不管这些事情了。

我前面讲了,现在我还不能判断香港民众的情绪会怎么发展——是他们觉得沮丧了,暂时妥协了,在这种压力之下暂时修整一下,还是说他们被激怒继续上街,继续游行,继续进行暴力对抗。坦率地说我现在还不能做出预判,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香港的民怨、香港的愤怒并没有化解,今天的这些行动只是埋下了更多的未来爆发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