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首斥中共是流氓政权!西方会公开中国权贵子弟资料吗?

中美贸易战陷入僵局,金融战又开始热身,没有想到中美关系急速恶化的程度比我们原来预计的还要严重。

今天美国国务院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摩根女士直接斥责中共的政权是流氓政权,是凶残的政权——用如此严重的口气指责中国政府,好象是近几十年来我第一次听到。而且,在外交场合上,由负责外交的部门发言人去指责这个强大的中国政权是不可想象的。

按照美国国务院所认定的,他们的一位外交官小孩的材料被中国政府泄露出去——在一些中国人或者是中国政权一些人看起来,这似乎是一个小事。我不知道中国政府将会就此做出什么样的解释,但是我们很清楚,这样一种指责意味着中美关系会继续的恶化下去。

如果公布美国外交官家人的资料作为对美国的一种打击的话,那相比之下,中国的官员、中国的权贵,这些年来他们的子弟、家人在西方国家尤其在美国,他们的人数、他们可能涉及到一些非法的行为,毫无疑问会远远超过美国官员的子弟在中国的情况。如果是美国政府也采取这种流氓的行为,去公布中国权贵子弟的这些资料,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

毫无疑问,这触犯了人伦最基本的底线。中国有一句话叫「不斩来者」,外交官就是来者。你不但在这些天莫名其妙地指责美国外交官的正常外交行为,居然还把人家外交官的家人资料给泄露出来,除非中国政府能证明这跟政府没有关系。

在昨天的《点点今天事》节目中间,关于最近香港所发生的事情,我举了两个在我看起来是谣传的例子。第一个是在自由社交媒体里面有人指责在香港出现的一些警察的行为有异样,认为这是内地的中共的军警人员伪装成香港的警察前往香港执法。以我的常识和理性判断,这应该是谣传,我罗列了一些理由:那种伪装成香港警察的执法太危险,太容易暴露,而且从现实的角度来讲也没有这个必要。对于很多不信任中共政权的人来讲,认为这完全可能。我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没有内地的军警人员伪装成香港的警察,但是我还是认为这种可能性极低,我认为它是个谣言。我希望大家对各种类似的说法要有所警觉和判断。

我又讲到美国的外交官去见黄之锋和一些香港的年轻人是一种很正常的外交行为,而且根本谈不上密会,他们是在万豪酒店——一个公开而且繁华的酒店见面。如果真正是密会,完全可以在美国驻香港的总领馆进行。黄之锋或者其他人去总领馆没有问题,无数的人去领馆办证件或者办其他事情都是正常的,那不是更容易隐蔽吗?

一个外交官到另外一个国家去工作,除了去传递友好的信息以外,其中还有一个功能就是掌握了解所在地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情,以便对他们国家的外交或者是其它的政策提供一些参考指引。事实上,就在当天还是最近几天,美国的外交官不但跟一批年轻人接触,他们也跟亲共团体或者叫建制派接触,也跟一些范民团体进行接触——这种接触不但是西方外交官的正常形态,也是中国或者是其它国家外交官的正常形态。所以,以他们面会来证明美国政府策划或者指导这一次的游行抗议示威完全是不实的。

我没有想到的是,随即中国的外交部香港特派员公署居然约见了美国的外交官,对他们提出了严重的交涉——这在我看起来已经是不可思议了,但是更不可思议的是,居然出现了外交官家人的资讯被公开的状况。这触犯了所谓的基本的红线,或者是突破了基本的底线。而这个底线不是国家、政党、政治的范畴,而是人伦的底线,所以才出现美国国务院的官员如此的愤怒,用如此严厉的语言来指责中国政府。

我不知道中国政府什么时候可以就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的指责作出回应,想必中国政府不会保持沉默。如果是中国政府能够作出令人信服的解释,证明这不是中国政府的行为,那么美国国务院的指责是没有道理,而且应该向中国政府道歉;但是如果像美国国务院像所认定的那样,这是中国政府行为,而且有确凿的证据,那么中国政府就会在国际社会遭到鄙视或者指责。对中美关系来讲,不仅为中美贸易谈判造成更不好的气氛,而且会在其它很多中美合作领域都会因为有这个事件受到很大的伤害。

现在香港出现的几万人、几十万人,甚至到两百万人的集会和抗议主要是针对林郑月娥——不但是她的无能,而且是愚蠢,是对故意挑起香港的对立和冲突的行为的抗议。要求的是落实和执行中央政府一直跟大家推行的一国两制,落实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基本法,港人治港,由香港人为自己的行为来承担责任。

而作为「一国」来讲,香港的防务由解放军驻香港部队去完成,香港的外交由中华人民共和国驻香港特派员公署来完成,再加上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这些都毫无疑问地掌控了香港的「一国」,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按国际法理和现实的国际政治来讲,「一国」的原则根本就没有受到冲击和毁坏,也不是这一次的游行示威的诉求,更不要说是主要诉求。

但是,这几天中共港澳系统的领导人张晓明和中联办主任王志民,还有一些其他的中国官员,比如说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他们把民众的政治诉求扭曲成是美国和台湾在后面操纵的结果。很显然,他们拿不出真正的证据,因为香港的几十万几百万人是美国政府或者台湾政府能够收买操控和指挥的,所以就把美国的外交官去和香港年轻人接触的正常行为扭曲成为美国政府干预和操纵香港局势的铁证——这种指责已经够荒唐,还出现了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所指责的把人家的隐私信息公布出来的行为。

这样一种行为是非常令人恐惧和可怕的,它是今天中国政治神经错乱的必然反应。这就是我们对中国的前途非常担忧的地方,今天中国的伦理已经丧失了,不仅是政治伦理、外交伦理,尤其是做人的基本伦理,这才是令我们真正忧心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