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令讲话吓港人,军队会出兵?朱镕基、溫家宝沒出席李鹏告别式?川普继续讨好习近平,自由行暂停助选蔡英文

根据《華爾街日報》刚刚的报导,川普总统继续向北京示好,他之前不仅阻止了彭斯副总统在威尔逊国际中心的关于六四事件的演讲,甚至还秘密地要求联邦的高级官员们对香港事务的谈话一定要谨慎小心,拿捏好分寸。川普总统这种讨好习近平的做法,主要是希望中美贸易能够达成协议。虽然川普总统公开讲现在中国的经济27年来最糟糕,美国的经济规模很大很好,实际上,川普总统非常希望习近平主席能够继续买美国农产品。

这次在上海的第十二轮中美贸易谈判时间很短,甚至可以说提早结束,不欢而散。在这个会议上,美国代表主要提出希望中国尽快能够买美国的农产品。川普这种急切的情绪,北京非常能够感受到这一点。所以,他们会满足一些川普的要求,对美国的农产品进行一些采购。但是,他们也很清楚知道,如果对川普让步很大,那么川普总统很有可能会继续追杀过来。

所以,他们现在采取的方式就是像我在大阪高峰会议之后对中美贸易谈判的预估一样——中国把它变成一个长期的缠斗——你有态度强硬的时候,我可能不答应要求;当你觉得可能没有希望了,我又给你下一些订单。这符合中美贸易战的长期状况,就是打打停停、停停打打的持续之战。

中国昨天宣布47个城市停止对台湾的自由行。中共在这个时候宣布暂停自由行,用旅游的手段显示出中国对台湾的不满,在韩国和其它国家都使用过。蔡英文当选总统以后,中国大陆就在旅游方面对台湾限制旅游人数,使台湾的旅游业感觉到痛苦不堪,曾经还上街游行抗议。旅游对很多国家来讲都属于无烟工业,希望带动整个消费产业的成长。事实上,旅游在整个国民生产总值里并不占非常大的比例。

现在自由行的暂停对台湾的经济到底有没有影响呢?当然有影响。台湾的经济本来就不是那么好,它的盘子本来就不是那么大;但是,影响到非常大的程度未必。

全世界真正靠旅游生存下来的国家其实非常少,台湾和其它国家都差不多,虽然一些行业会受到影响,但是整体来讲不会受影响。这些年台湾的旅游业可以说是做得比较粗糙,人数太多了以后,很多的景点未必能够应付得过来。如果是减少一些旅游人数,台湾其实旅游的品质还是蛮好的。

用这样一种方式去威胁蔡英文和民进党,结果其实恰恰相反。过去几十年,中共每一次打压民进党反而动员了台湾其它另一些民意——台湾人的尊严在什么地方?为什么要受你欺负?所以,无论是军事演习还是经济打压,长期来讲对台湾的经济和安全会造成威胁,但是,短期上会使台湾人的民心更加凝聚,甚至更加同情蔡英文,站到蔡英文这一边。所以,这种暂停自由行的方式实际上对蔡英文反而是一种帮助。

香港的局势仍然令人担忧。昨天狂风暴雨,很多人去声援在法庭过堂的年轻人。香港的年轻学生在这一次长达两个月的抗争中间表现了他们的勇敢,但是他们毕竟年轻,血气方刚,在这个过程中间有一些年轻人忍不住就采取了过激行为。我们知道,过激行为不是今天香港抗议活动的主流,主流是和平理性非暴力。反而最严重的暴力发生在亲共团体推动操纵,或者就是亲共团体本身在元朗公然的令人发指的有组织的对市民和学生施暴的行为,这种暴力行为对整个香港的安全都造成很大的威胁,这个才是这两个月来最令人担忧的。

虽然香港警察抓捕了一些白衣人,但是由于一些警察本身也被指控跟黑社会有勾结的情况,所以香港一直有人主张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既调查这个案件的过程,也调查个别警员此间的嫌疑,真正掌握最近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情。

大家都知道,成立这么一个委员会对缓解现在的警民冲突或者是民众与政府之间的不信任是很有帮助的。中共港澳办的记者会表示了某一种节制,甚至讲出了「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不犯井水」,香港自己按照基本法和一国两制的原则去处理香港的事情;但是,昨天在解放军的建军的酒会上,驻港部队的司令员陈道祥将军发表了对于香港暴力的不能容忍的讲话,甚至也讲到了一国两制国家主权的尊严底线不能被突破。这被外界认为军方比较明确地发出了强烈的信号。

我认为军方利用八一建军节采取发言的方式,试图能够对香港的暴力倾向形成威慑作用,站在中共的角度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并不等于解放军做好了准备积极地介入到香港的事务中间。很令人担忧的一点就是,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好像既听不懂港澳办的官员所传递出来的信息,又不能直接地面对现在香港存在的问题找到解决之道——比如迅速成立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或者是采取宽容的态度去对待那些过激表现的年轻孩子们。那样的话,也许香港的局势从某一种程度上会得到缓解。

从整体来讲,我认为香港的局势被缓解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只要未来一些天不发生激烈冲突行为,香港有可能游行示威的规模会走向规范化或者专业化,不会那么的几百万人上街,也不会产生很严重的冲突。

希望香港各界一定要坚守一个原则——和平理性非暴力。官方是这样,民间也应该是这样。只有和平理性非暴力,只有遵守香港基本法,香港政治的变革才有一种可能性,不会失去控制让每一个人最后都成为受害者。从港澳办到驻港部队司令员的这些谈话,并没有显示出北京有介入香港事务的准备。大家如果能够按照理性的原则去推动这个政治诉求的话,香港仍然有比较美好的未来。

李鹏早一段时间的告别式只报道了现任的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江泽民出现在镜头面前向李鹏遗体三鞠躬,而且还带着他的夫人一起来了——这是比较罕见的,可见他和李鹏的感情,或者是他认为应该用这种礼仪来跟李鹏告别;胡锦涛没有出现在现场,媒体只是提到他人在外地,基本上我们可以断定胡锦涛的身体是非常的糟糕。

由于告别式的新闻联播和延续的其它新闻报导没有看到其他元老的名字,所以在社交媒体、在海外、包括中国大陆流传了一些说法,说曾庆红、朱镕基、温家宝,他们有的是对李鹏在六四中间扮演的强硬角色非常不满,有的是要跟习近平唱对台戏,所以他们没有参加追悼会,也没有送花圈。

这种说法完全是错误的。这些年来,中共元老尤其是一级国家领导人的去世,除了现任常委全数出席以外,剩下顶多是三个人的名字——国家副主席和前两任的总书记,其他人在报道中一概不报道名字。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一方面是现在元老实在太多了,多到能够上国家领导人元老的名字一大串,一报起来根本就全是名字了;另一方面是现在有一些元老的身体并不好,如果你漏报了名字或者是报了他没有到现场,人们反而会起疑。

根据我的了解和判断,我认为中共的元老无一例外会跟李鹏表示致意——送花圈或者出现在李鹏的告别式。不管他们内心是怎么想的,喜不喜欢李鹏,他们在行动上几乎没有人敢跟中央唱对台戏,敢在这个时候对李鹏表示鄙视。所以,这种传说不是真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