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谈判破裂内幕:政治局会议只是过堂,刘鹤团队遭到攻击,习近平自信变焦虑,误判川普后患发作,继续谈判更艰难

5月初,中国政府向美国提交了贸易协议草案的修订版,从150页(由双方经过五个月的谈判精心完成)削减至105页。纽约时报的报导说,其中满是删改痕迹,整个文档好似一片「红色海洋」。 越来越多的消息都证明了南华早报最开始的独家报导:这个收回承诺的决定来自习近平在中国,除了他,没人敢这样做。 日经新闻如此描述: 在两年前的第一次论坛上,在媒体活动中心的大型展示电脑跟随习近平的每一步,他与其他世界领导人一起在场地周围漫步,充满了自信的微笑,看起来像一位全球超级大国的领导。 今年,习近平漫步的图像无处可寻。在没有提前通知的情况下,习近平开始了他的演讲,媒体中心显示屏幕突然亮了 - 组织者似乎不想长时间显示他那令人沮丧的面容一样。 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呢?

大家好!现在越来越多的媒体报道、智库研究人员所提供的信息、来自于官员的消息,都证明了香港南华早报最开始披露出来的内容:中美贸易谈判在接近达成最后共识的时候,是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最后拍板,撤回了原来双方经过艰辛谈判所形成的共识。

昨天纽约时报的报导披露说,150页的协议最后被中国修正成了105页。当美国的谈判代表接到这个中共的修正版的时候,发现接到的是一片“红色的海洋”。因为中共用红色字在原来的word文档协议上进行了删节。

现在的中共媒体上面,并没有向中国的老百姓披露出来,美国到底是怎么霸凌了中国?怎么去提出了一些不合理的要求?反而说反悔的是美国人,说中国在还没有签订合同的情况下,不存在一个必须遵守的承诺。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些已经形成的文本,实际上是双方非常艰辛的讨价还价所形成的共识。虽然没有形成正式的文本公开出来,或者说没有形成最后的生效的法律文本,但是要轻而易举否定达成的共识,虽然不能说是违背了法律条文,但是,这使双方原来的努力泡汤了,中方原来所建立的诚信也泡汤了。

那么习近平为什么会做出这么一个判断呢?根据纽约时报的长篇文章披露出来的消息,主要是习近平误判了川普,认为川普不断地给股市喊话就意味着川普非常着急。当然,我在点点今天事中也反复讲过这个道理:中美贸易谈判虽然是中国居于下风,中国虽然需要接受美国的一些条件——也就是说需要认清单,但是也不尽然所有有利条件都在川普这一边。如果中美贸易谈判所最终能达成协定,对美国有利,对中国也有利。但是如果达不成协议,对中国将是一个非常大的伤害。

对于一个不断地鼓吹美国经济很不错的川普总统来讲,他当然希望达成一个协议。对于习近平来讲,为了让经济有更好的发展,走出现在的经济困境,达成协议当然也是一个好事情。

所以去年在12月1号的阿根廷G20会议之后,他和川普总统的会谈上,习近平表示了一些应有的让步的姿态,而且自己亲自来认这个清单。

但是随着后来中国股市的好转,经济指数的改变,尤其是中共内部对习近平的误导,习近平的想法发生了变化。

现在的官僚系统在习近平“定于一尊”的领导下,从政治局常委到政治局委员,到各个部门,对习近平的任何政策和言语都不敢提出任何非议。相反,只有想尽一切办法去讨好习近平,向习近平谄媚。

所以有一些人跟习近平就报告说:现在的中国经济情况非常好,川普现在的处境非常艰难。美国内部的权力斗争很激烈,川普甚至跟联储会也有很激烈的分歧。为了连任,川普会急于达成协议。

川普要达成协议这是不假,但是把川普的情况讲得那么的悲惨,把中国的情况描述得那么美好,这是因为在习近平定于一尊的情况之下,他的部下、幕僚已经没人敢向他提供真实的情况。

我曾经在点点今天事里面指出来:就是他这么信任的,中学时候的同学的刘鹤,都不敢轻而易举向他讲真实的情况。刘鹤也只敢讲他所管理的经济这部分,其它的部分基本上不敢向习近平进言。

但是在中美贸易谈判中间,刘鹤一直是一个领导者。他当然知道,谈判的非常的艰难。但是没有人想到,有人在刘鹤后面捅一刀子,讲刘鹤他们现在谈判的立足点不对。如果达成了这么一个协议,那么大家最后面会把责任给习近平的头上,认为习近平就是一个李鸿章。 他们又说,实际上中国的情况不错,而川普现在是猴急,所以中国有条件、有理由,而且有力量去撤回原来做出的一些承诺

这些人在刘鹤后面捅刀子的同时,误导了习近平。而习近平现在实际上明显忘记了他上台的初心。

还记得他当时当选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时候,他曾经有一番让很多人感觉到接地气的讲话。而且因为他父亲的原因,大家对他多少有好感。而且他在河北也好,福建也好,浙江也好,上海也好,虽然没有做出什么成就,也没有什么恶言恶语。对部下也好,对民众也好,都没有极端和恶劣的行为。所以那个时候,大家给予习近平了希望。习近平自己也似乎想做出一番事情出来。为了支持他能够做一些事情,反腐败也好,对于军队进行改造也好,那些中共的元老们自己既出于自己的利益,同时也认识到原来的不负责任的所谓的集体领导是很糟糕的一种体制,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习近平的权力的集中。

但是没有想到,习近平的权力集中以后,越来越上瘾,而且对不同的意见完全听不进去。他旁边的人想尽一切办法就是隔离出习近平跟真实意见的距离。甚至习近平跑到地方去视察工作,当地和他在中南海的那些部下,一起联手制定了所谓的安全计划,那些习近平所看到的接见的所谓“人民群众”,实际上是人民演员。所谓考察,看到的其实是演员演出的场景。那些场景也是使用了各种各样的舞台道具。所以,习近平越来越不了解真实的情况,也越来越听不到真实的声音。加上他的知识背景缺乏,加上他的视野狭小,加上他的其它方面的判断力地下,他越来越愿意只听见好的声音,那么他就做出了这么一个巨大错误的判断。

这个判断做出来以后,他没有想到的是:川普在那个时候已经跟普京通上电话了。随着美俄关系的改善,川普更有力量来对付习近平。这样一种状况出来以后,一下子使刘鹤的团队就变得高度紧张恐慌。所以刘鹤,还有廖岷,还有其他的谈判团队,在上个星期川普发完推文之后,本来是要取消刘鹤到美国访问的计划的。但是他们的谈判团队尤其是一些年轻的技术官僚紧急去游说,冒着一定的风险去游说习近平,最终让习近平改变主意,让刘鹤到美国来继续访问。

虽然达不成什么目的,但是至少使这个谈判还没有完全撕破脸,还在继续地进行。刘鹤回去以后开了一个紧急的政治局会议。有人说这个政治局会议是习近平试图想把中美贸易谈判破裂的责任由集体来承担,但是事实上中国的一些重大事件,包括副部级以上的人事任命,往往都是政治局会议在每个月的例会上进行讨论的。

也就是说,虽然习近平已经定于一尊,但是在决策的形式来讲,仍然是要通过政治局会议这个层次。在这个政治局会议上,做出了要发动媒体对美国进行批判的决定,要发动媒体把中美贸易破裂的责任推卸到美国人身上。这样的话,表面上看起来习近平似乎减轻了责任,但是现在天底下的人都知道:这一次最开始的决策,否定这个谈判原来所取得的共识的这个决策,并不是由政治局做出来的,而是由习近平自己做出来的。

而且正如香港南华早报所说,习近平说:谈判失败了我来承担责任。实际上当时他讲这个话,没有想到,谈判有可能真的是破裂!因为他的系统所给他提供的情报、研究报告、建议是:川普不会撕破脸皮。但是,没有想到撕破脸皮的情况真的出现了。

习近平这个时候才开政治局会议来进行讨论,使中美贸易谈判由政治局委员一起来讨论。实际上政治局委员这么一个会议,在最近一些已经早就是形式主义了。政治局委员这个层次里面,跟习近平一起的人占了一半以上。也就是说,习近平要做什么决定,这一些所谓的政治局只是鼓一下掌通过而已,习近平基本上没什么阻力。

而且大家都知道,政治局委员在习近平现在的治下,其实只是一种形式,一个所谓的集体决定而已,根本上的决定和拍板的权力还是习近平的。所以贸易谈判这个事情,失败的责任是习近平,成功的荣耀也是习近平。

现在情况变得这么糟糕,中国鼓动媒体来发动一场无厘头的批美运动,但是官方就始终不敢把原来谈判所出现的承诺和真实的情况向民众做出交待。但是,你煽动这种民族主义情绪之后,怎么把这样一个野兽从笼子里放出来再又收回去?

所谓的民族主义情绪也好,民主自由的要求也好,本来都是在中共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他们用暴力的工具,以维稳的名义,早就把不同的声音压制在一定程度内了。但是现在,政治局会议或者是习近平本人,决定来煽动媒体批判美国,把责任推卸在美国身上,这实际上是给自己找上了一个巨大的麻烦。

民族主义在你需要使用的时候很管用,可以把帮助你把责任推卸到别的国家的身上。但是呢,它也为你在外交上进行谈判妥协增加了难度。因为民族主义情绪已经起来了,你怎么去抑制呢?你需要付出的代价就比较大。

所以,习近平利用媒体来发起反美运动,其实跟他最开始反悔中美贸易协定一样,都是非常错误的决定。这种错误的决定使他想重新去回到谈判桌,很认真地去寻求共识达成协议变得很困难,甚至让他和川普总统通电话、举行峰会都出现了一定的困难。

现在就看习近平敢不敢于及时纠正自己的错误,勇敢地来承担失败的责任了。要挽回已经逆转的方向,要么尽快跟川普通电话,要么顺势叫刘鹤团队尽快迎接美国团队,来形成恢复原来的一些共识,争取在六月底的时候,在大阪峰会上出现转机。

虽然未必一定来得及完成最后的版本,但是至少可以使情况不要恶化下去。如果中美关系继续恶化下去,点点今天事已经讲过很多次了:情况可能远远超过习近平所原来预估到的最糟糕的情况。这不是简单的像汪洋讲的GDP掉个1%那么简单的事情,那个代价可能的层次、涉及的范围,比原来预估的要严重很多。

实际上最近几个月以来,大家都看到了,习近平在各种场合下已经变得非常疲惫,非常紧张。在一带一路的峰会上,在最近的文明对话会上面,我们都不难看出,他的情绪已经受到中美贸易谈判非常大的影响。

在一带一路峰会的时候,中美贸易关系还没有最后撕破脸皮,还没有这么对着干。但是大家注意到日本媒体的长文章中一个细节:两年以前的一带一路峰会时,当时摄影机屏幕上能看到习近平的每一个动作。那个时候习近平跟各个领导人在一起,谈笑风生,充满自信。但是今年这个一带一路的峰会上,大家在会上,突然之间屏幕上就出现了习近平的讲话。

日本的记者猜测,这是因为中国不想展示出习近平更多的画面,尤其是讲话之前他那种情绪低落的样子。

看明镜电视的人都知道,我们在某一期节目里面报道了最近一段时间习近平的某些情绪,似乎使他显示出很疲惫的样子。

现在是习近平上任以来压力最大的时候。他怎么去处理这些事情?他是非常焦虑的。在焦虑情况之下做出更激进的反美措施,还是比较理性的重新回到谈判桌上,跟川普打电话或者是寻求共识?

这些事情,可能在未来一些天随时都可能会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