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亚洲文明对话应者寥寥,党内权力受影响吗?中共不惜一切代价是什么代价?

美国媒体无视川普的极端攻击,对中美贸易战作了很细致的分析,对川普的做法提出了不少质疑。这正是美国的政治文明,是其价值、力量所在,总统有独一无二的至高行政权力,但是民众可以对其言行质疑。

而在中国宣传工具上,尽是“不惜代价”迎战贸易战的妄语,“什么都经历过的”的狂话,却无人敢说中共治下几千万的生命代价,也无人敢说没有中共,中国早就是现代化国家。

几度失言未开成的亚洲文明对话会开了,没有来几个国家领导人,更没有真正份量的领导人,等于是习近平与自己对话。 文明冲突论是错误的,但文明有优劣,需要彼此学习与包容。中国文明当然有令人自豪之处,然而,作为中国人更要自省,为什么自己的文明没有能融入到人类主流文明之中?至今还要靠野蛮的暴力维持政权?

中美贸易战冲击习近平权威?我不这么认为

大家好!中美贸易战这么打下去,习近平的权威甚至权力有多大程度上会受到冲击?昨天我在明镜连线节目里面做了一个很简练的分析:我觉得,现在看不出任何的这习近平的权力受到了根本性的挑战的迹象。这不是说他没有问题,而是说他在党内已经没有对手。准确讲,不是说这些对手不存在,而是这些对手太软弱,或者说,这些对手已经被金钱腐蚀了。

正是因为这样,习近平的决策给中国的现在和未来会造成更大的危机。中国在集中权力的同时,也丧失了一个政治文明应有的制约机制。行政权力集中符合政治伦理,但是行政权力集中,并不等于相应的制约因素不能存在。就像美国的总统,是经过民主选举产生的,在行政权力上有绝对权威。

习近平这种权威的程度和权力的含金量,远远超过胡锦涛、江泽民时期,甚至超过邓小平时期。但是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的问题是,只有党内的互相搞鬼,而没有正常的互相牵制。

比如川普总统。通俄门调查的结果是:没有证据显示他跟俄国勾结在一起。但是他对司法的干扰和影响,仍然是他的要害——不仅仅是一个瑕玼。如果他不是总统之身,就有可能被刑事起诉。

现在,国国会仍然抓住这些问题不放,仍然制约他的各种言行。而美国的媒体,虽然被川普总统极端地攻击称是“人民的敌人”,但事实上,媒体只是川普的敌人——媒体并没有在川普的攻击之下屈服,仍然坚持批评川普各种政策。包括中美贸易战,各个媒体都在分析川普总统政策的得失,甚至很少有人分析他的得,更多的分析他的失。因为得,川普自己可以吹。得,川普总统有足够的权力,用不着媒体去吹捧和鼓动他。

他有总统的身份,有民意赋予他的权力,还有美国的巨大的国力,这些都是川普总统最重要的力量所在。

而习近平在主持政治局会议的时候,只字不提现在大家最关心的中美贸易战。但是他通过幕后的操纵,让媒体和宣传工具参与战斗。

“不惜一切代价”:这个说法让人心痛

现在中美贸易战在中国更多的是口水战,而且很多人津津乐道地说:中国现在不惜一切代价!甚至还讲:中国的优良文化传统长达几千年,中国什么没有见过?

大家想一想,正是因为毛泽东的“不惜一切代价”,在五十年代饿死了多少人!五十年代有多少人被打成右派!五十年代初期有多少人上了朝鲜战场!有多少社会的精英被镇压!文化大革命,是“不惜一切代价”了,但多少人的一辈子的希望、一辈子的人生,多少人的青春、多少的家庭,在所谓“不惜一切代价”的过程中间,成为了那个“代价”!

“不惜一切代价”的1989年六四大屠杀,至今为止还是中共不敢公开讨论的一个话题,而且至今成为中国当代人内心世界里最深的一个痛。

什么叫不惜一切代价?几千万人的死亡不是代价吗?一个国家长期跟世界文明隔离不是代价吗?话讲得如此的轻狂、如此的无耻,很多人还津津乐道,什么中国有几千年的传统的文化,说什么几千年的中国的文明能够存活下来说明这种文明不可能没有好的地方,不可能没有作为一个中国人感觉到自豪的地方…

但是我们也要看一看,这样一种文化为什么始终不能跟世界文明接轨,始终不能成为世界文明的主流呢?

到了今天,一个政权要靠法西斯的手段来维护它的政权。这样一种文明,到了今天还没有进化。这难道不值得检讨吗?

中国连基本上的言论自由、基本上的政治的选择的权利、基本上的司法独立的精神独立的运行都没有,这是传统文化的结果?还是中国共产党的恶行所造成的呢?

我们在骄傲自己文化的同时,没有办法把文明的皮肤变白或者是变黑,没有办法改变自己是一个中国人的一种身份。但是正是因为是一个中国人,我们不仅应该是感觉到自豪,同时也应该有自责和自省。

文明冲突说法太危险,实在不可取

像昨天开的所谓的亚洲文明对话会——文明对话,这是一个很好的词——但是为什么2014年开始讲所谓的什么亚洲文明对话,始终对话不起来?为什么这一次的文明对话会没有几个国家领导人参加?

你看,印度总理来了吗?日本的首相来了吗?你要对话,那你的对话对象是什么呢?

对于“文明的冲突”这样一种说法,我很长时间以来一直给予批评的态度。早几天在自由亚洲电台我跟杨建利博士的对话里面,我就批评了美国国务院的一位政策设计局的官员所提出来的美国和今天的中国的矛盾是“文明的冲突”这样一种说辞。甚至我也批评了哈佛大学的教授亨廷顿所写的文明的冲突论。

我认为这种文明冲突论作为一个学术的讨论也许可以的,但是被极端分子所利用,打击其它宗教、打击其他族裔,甚至变成打击其它国家的法理或者是理论的依据,这是可耻而且危险的。

但是,文明与文明之间,不可能没有好坏之分,就像人与人之间不可能没有智力高低、品德好坏之分。一个国家也是这样,一个文明也是这样。

我们不能轻而易举否定自己的文明,不能轻而易举羞辱我们的祖先。但是作为新的一代人,我们不能因为有了祖先流传下来的文明,就失去了进化的能力。如果文明不能进化,我们反而没有脸面面对我们的先人。

现在习近平所讲的亚洲文明对话,没有办法得到世界主要国家的认同支持,甚至连亚洲国家都没有办法支持——尤其是亚洲的主要国家。

为什么文明对话这么长时间一再地开不下来?原来宣布了好几次要开,结果拖到现在才开?

习近平似乎想传递一个信息,就是说:我就当亚洲王算了,不跟你川普争霸天下。这就是在上上个星期的《今天大新闻》的节目中我所谈的观点。

我们明镜的节目,往往有时候是比新闻发生的事情还早一些讨论这个问题。当时参加讨论的有胡平、孟玄先生。我们讨论中,我表达的想法就是:习近平其实能成为一个亚洲王都没有可能性。在目前的情况之下,你没有让亚洲的民众和国家感觉到你有一种新的文明的形态。中华民族现有的文明的形态,很难让大家信服、尊敬和欣赏,更不用说愿意把中国这种文明模式延伸引进到亚洲各个国家了。

有一些国家的捧场,无非是看上你中国的钱袋子:你的到处撒钱,到处投资,当然人家欢迎啦!因为各个国家的领导人现在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就业问题,就是经济发展的问题。

但是中国把经济取得的一时的成就误解为是它的政治制度的结果,而忽视了它们这些国家,很多虽然有经济的问题,但是它们政治文明的基本框架已经建立起来。它们有三权分立,权力有基本上的制约,有言论自由,有独立司法。虽然经济有时候好一些,有时候坏一些,但这些问题有时是领导人的责任,有时也是大气候使其然,还有的时候是国民比较懒惰、国家福利太多等等。影响经济发展的因素很多,但是一个国家最基本的坚实基础是它的政治文明。有了这个政治文明,经济上才有调节的可能性。

而中国恰恰是没有基本上的政治文明。它所取得的经济成果跟老百姓的努力、跟全球化的过程、跟中国的起点基数太低、跟中国的人口红利等等很多因素都有关系。

习近平强调民族自豪感,但这个民族值得自豪吗?

我已经在几次的节目里面强调:中国今天的经济繁荣,如果没有共产党这样一种僵化体制的阻扰和破坏,中国的经济力量早就会表现出更加强盛的力量出来。

改革开放三十年,表面上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了改革开放三十年,其实在我看起来恰恰相反:是中国的老百姓、商人、改革者,不断地去冲破这个制度的压迫所走出来的成就,而不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而在这个领导过程中间,中共恰恰是建立了一种自我标榜的模式:标榜低人权、低法治的所谓“中国模式”,认为没有民主也能够把经济搞起来。这是完全错误的,也是违背基本事实的一个结论。

事实上恰恰相反。中国这种低人权状况之下,中国的老百姓、商人、改革者,他们是用多么坚强的精神一步一步突破中共既得利益集团的控制,打破中共愚蠢的僵化制度,一步一步走出一片天地的!

但是这个成就这个桃子,现在中共要把它摘过来。你摘了这个桃子、拿了这个成果,以你的权力,以你的暴政,大家不敢说什么。但是,如果你以此来强化你所谓的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以你所谓的中华文明来拒绝学习其它国家的文明,来以自己的文明自居,那么实际上,你就是以你中共的独裁自居。

一个真正优秀的文明,必须是在不断演化的过程中去吸收和学习别国的文明的。

现在这个世界的文明形式有很多种,宗教的信仰有很多种,社会的形态可以说是也有很多种。但是,基本上的价值观,对人权的基本尊重,对人权的基本保护,是必须通过独立的司法系统来保护的。这是政治文明的一种基本共识。今天的媒体存在很多问题,但是自由媒体作为监督的一种力量,一方面监督政府,另一方面为老百姓传递自由的声音。正因如此,新闻自由得到保护是一个国家文明程度的基本表现。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不是你自己封的“定于一尊”,而是要通过公开的透明的程序,通过竞选所产生的领导人获得这种地位。

但是,今天的中国,正在以它的经济上取得的成就逆历史潮流而动。情况实际比我们看到的经济数据的糟糕还要严重很多。

有时候所谓的不惜一切代价,只是在媒体上表现反映出来。而这个国家的民众付出的代价,这个国家后面持续的经济力量的代价,只有经过漫长的时间才能表现出来。等到中国人再醒过来的时候,时间又过去了很多年。

我曾对习近平抱有期待

全球化的过程和互联网的发展,加上中国老百姓如此的勤奋和尚商的精神,确实使中国人可以有能力迅速地进入世界文明,甚至成为世界文明里面的一个很重要的关键性力量。但是现在的亚洲文明对话,实际上只是以文明对话的名义,为自己的独裁统治和愚蠢的统治和僵化的意识形态来寻找一个保护伞、一个借口而已。

我看了习近平的讲话,用几秒钟扫了一下,基本上没有新的文明含量,甚至连基本的文明的逻辑和政治逻辑都没有。

我非常为习近平担忧:因为我对他抱有一种期望,甚至这种期望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完全丧失。在他上台之前和上台之后,我也一直反对集体领导制,主张行政权力的集中。

但是,相应的制约因素必须要建立起来。否则的话,行政权力集中最终必然会导致不可控制的独裁。现在习近平正在往独裁的方向走。如果他能够在独裁的道路上让这个国家能够转型,那他现在的独裁也许大家还可以原谅。但是,他现在所传递的意识形态、现在的施政方法,尤其是现在鼓动的“不惜一切代价”打中美贸易战,那是极其危险和极其恐怖的!

而这个代价,绝对不仅仅是我们刚刚看到的四月份经济指数的下降,也绝对不是简单的未来的股市国家队入场——即算是有国家队在支撑,也未必能够支撑下去。因为产业的转移,对中国市场信心的缺乏,让商人在中国市场始终没有安全感。不要说外国的企业,就是中国的国民,如果你不是政府采取极端的手段不让老百姓能够顺利移民,不让老百姓能够把资金自由的外延,我们看一看今天中国有多少精英人士会离开中国?

不惜一切代价的结果是:国家更加空虚!而这个代价,不仅仅是暂时的代价,而是经过漫长时间,这个国家和民族付出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