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师法新疆之术,特首无事生非,没有中央指示,却让习近平丢脸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无事生非,中央政府既没有要求,社会环境也没有急迫,却逆民意推动恶法,涉毁灭香港之罪,给习近平丢脸,搁置,放弃恶法,下台谢罪,是挽救香港之必要。 香港警察不但公开粗暴对付民众,更是秘密追查市民,抓捕社媒群主......原来,他们曾经前往新疆学习!

如果有罪恶牵引,一个文明的城市也是很容易堕落的,也难以避免毁灭。香港这样一个自由法治的城市,正在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的领导之下,迅速地堕落下去。我们看到了可敬可爱的和平示威的香港市民,尤其是那些年轻人,他们本来应该在学校读书,本来应该在恋爱,本来应该在游玩,但是,他们现在要用他们的热血甚至生命,来捍卫这个城市的底线。

但是,香港警察的执法,极其可恶,不仅是粗暴,简直就是法西斯。在这一场被林郑月娥定性为暴乱的事情中间,真正表现出最丑陋、最暴力色彩的,就是林郑月娥本人和她领导的警察部队。

警察部队为什么如此粗暴?我们今天早上终于发现了一个线索。去年,在林郑月娥的指示之下,他们的保安团队、安全团队,前往北京、云南、尤其是新疆,学习所谓的反恐经验、镇暴经验。

我们知道今天的新疆,几乎是跟外部世界隔绝的一个特殊地区。如果你作为一个普通的汉人,也许你到新疆没有那种非常恐怖的感觉。但是如果你是作为一个维吾尔族人或者是其它民族的人,或者是一个境外的人,你就会发现那个地方现在的环境不可想象。

而香港的警察,接受了很好的文明执法的训练,而且在这样一个文明的城市里面执行法律。现在居然要跑到新疆、北京、云南,去学习这些粗暴的没有基本上法治常识的这样一种所谓的反恐镇暴经验。所以这几天香港警察所表现出来暴力特征,我们也就不奇怪。

而且,这不是命令。在去年,香港的南华早报就把这个他们去新疆学习镇暴经验的消息给披露出来。今天纽约时报披露了更多来自香港警察的恶行:其中就包括警察居然根据社交媒体上的个人信息,追踪跑到人家家里去抓捕社交媒体的群主,用无人机去拍摄抗议者的画面——主要是面部,以便他们去抓捕、指控。而且根据社交应用电报(Telegram)的方面的报告,他们在过去几天中遭遇到了国家级的黑客攻击,使电报一度失去正常的运作。还有一些其它的社交应用,也被植入了恶意的软件,比如说WhatsApp。另外一些其它的社交媒体都不同程度出现了异常。

这样一种国家性的攻击,主要是要阻止香港的真实信息,即时发生在各个场景的状况传递到世界各地。但是,这样一种控制、打压,使事件传递到了全世界。

虽然昨天川普总统的讲话,我非常的不满意——他似乎对这个事件缺乏非常真切和及时的了解——但是美国的舆论、美国的国会都对香港的情势表示了高度关切。未来随着川普总统掌握的情况更多,也许会更有力地帮助香港。

有关香港的人权问题已经被国际社会所关注。早一段时间,有香港居民得到德国政府的政治庇护,也就是说,香港这个地方已经很难以保障人权,而香港人旅游的自由权利有可能会遭到更多的损失。像加拿大,就开始要求香港人在前往加拿大的时候要填写一些资料,这就等于需要重新签证一样的,以前那种自由到全世界旅行的香港证件有了一些麻烦。虽然香港现在是属于独立的关税区,是被国际社会认可的一个自由之都,但是很有可能这种情况也会改变。

不仅是一些政客现在纷纷发表讲话,而且很有可能一些法律条文会出现,甚至可能考虑废除香港现有的特殊地位,或者是降级。这个对香港来讲,简直是没办法想象的一个损失。因为香港本来不是一个制造业基地,没有自己真正的高科技,也没有自己独特的产品。它靠的就是信誉,靠的就是自由,靠的就是法治。如果香港一旦失去国际社会对它的信任,中国大陆又是如此的摧残它,那香港慢慢就变成了一座废城。而这个中间,作为特区首长的林郑月娥,是首恶。

中国的官员已经公开表示,北京并没有要求制定这个法律、修改这个法律,林郑月娥自己也承认没有来自于北京的压力要求修订这个法律。而我在早几天的点点今天事和想点就点节目中间不断地跟大家讨论一个问题:今天的香港有没有来自于逃犯对它社会秩序的威胁,恰恰是林郑月娥极力地推动了所谓的逃犯条例造成了香港的对立、矛盾和不安、恐惧。

在习近平正在思考犹豫要不要去参加日本大阪的G20会议重新启动中美贸易谈判之际,林郑月娥在这个时候制造这么一个事端,甚至还要强行在习近平到日本参加G20会议之前要强行审议通过,这等于是让习近平在国际领袖面前丢脸。

这样一个案件,首先没有必要性,其次没有紧迫性,无限搁置它,这是最低的应该做的。根本放弃这个立法,那是更好的一个决定。但是不管怎么样,林郑月娥自己这样一种既没有中央政府的要求、也没有民意的要求的决定,实在太让人反感。她作为一个特区首长,如此胆大妄为,滥用警力对付抗议的群众,对付抗议的市民,而且面对这么强大的和平示威和抗议,对于民众的诉求居然用更强硬的立场来回应,这说明她作为一个政治人物没有基本上的对话精神,也没有对待民意的态度。不但没有得到中央的支持,反而是给她希望讨好的中央制造难题!这个人如果现在引咎辞职,比人民把她推翻、把她赶下台,也许对她来讲现在是比较好的出路。

如果她强硬的站在台上,一直担任她那个所谓的特区首长,甚至有一天还成为了所谓的副国级国家领导人,那么她的名字,那种被羞辱的程度或者是时间,远远会超过她享受权力的时间!

我不知道香港的历史上还有多少恶人,但是林郑月娥现在在我看起来,应该列为首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