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決定了香港的形勢?

昨天晚上,我跟大家匆匆忙忙做了一个《点点今天事》,主要观点是,香港818这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集会,不仅显示了香港民众对五大诉求的追求的毅力和勇敢,更重要的是,这种和平的方式给了特区政府一个展现诚意、展开对话的机会。

十几个小时之后,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女士开了一个记者会,做出了一些非常具有诚意的回应。首先,是要成立一个跟各方对话的平台,就各种分歧来寻求共识;第二点,由独立的针对警察的投诉委员会对警察的执法行为展开调查,而且会寻求一些国际专家加入其中;第三点,林郑月娥女士希望818的和平集会是香港局势以和平的方式重新的开始、改变;第四点,她再一次宣布送中条例彻底死亡。也就是撤销送中条例的修订。

我未必能够全部概括她记者会的内容,但是就这四点来看,并没有完全满足民众的几大诉求,离民众的几大诉求可以说还相当的遥远。但是,这四点也足以反映出特区政府已经积极的展现诚意,跟各方来寻求共识。尤其是第一点,由于展开和各方观点的人进行对话,那就意味着港人的五项政治诉求都会纳入对话的内容。

我们不可能要求无论是特区政府还是民间的抗议者,就现在这么多的分歧、积怨和问题一下子得以清除。从8月18号这天开始,到现在林郑月娥女士的回应,已经给寻求化解这一场香港危机找到了一条出路。所以,我在昨天晚上满怀激情地说,818香港这么多勇敢民众的努力展开了一个明亮的未来,不仅是给香港,也是给中国。

中国的几千年历史,不管有多少传统文化,多少先贤,始终没有建立起一个和平对话的机制,一个公平透明的政治机制,始终在人治,在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中间不断残酷的循环。通过818这样一场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和平的集会,不仅仅展示了香港人世界上少有的高素质,同时也是洗刷了中共宣传机器、那些政治狂妄之徒、那些不明事理的人对他们的污损——把他们描述成为「暴徒」,把他们描述成为「颜色革命」,甚至诬陷他们有「恐怖主义特征」。

我们现在不能确定,香港局势往良好方向转变趋势的力量是来自于华盛顿川普的讲话,还是北戴河我们那个不能确定的会议的他们的讨论,或者是习近平主席政治能量或者政治价值的表现,或者是林郑月娥女士这些天的自我反省。不管是谁,这个里面最重要的力量,最值得敬重的力量,而且是最真实的力量,恰恰是香港民众所贡献出来的力量——那就是不管我们内心世界有多么的愤怒、有多少的委屈,我们的前人已经有太多的用暴力,阴谋诡计、你死我活的斗争方式应该在我们这一代结束了。

在那样一个香港的下雨天,在那样一个没有得到游行许可的那一天,在那样一个面临着可能被镇压的一天,就是一个本来看起来宽大的维园,也变得水泄不通。就是那么一场淋雨,改变了我们中国人的残酷的历史,展现了我们中国人、香港人是可以用平和的方式来展现我们的政治诉求,来展现我们可以用和平的方式来寻求共识、化解危机。所以,我宁愿说决定香港形势的改变,是那些进去了维园的人。

香港人是世界上很特殊的一个群体。他们可能是来自于中国内地的中国人,可能是在香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他们也有很多是从亚洲欧洲美洲各个地方移民而来这里生活或者工作的人。不管是他们把这个地方当成他们的家园,还是这个地方只是他们人生的一个客栈、一个过场、一段经历。

香港是中国的文明西方的文明最好融合的地方。在这个地方,不仅仅建立了世界上少有的高效率、高品质、非常专业的公务员队伍,而且有个一点都不亚于欧美的独立司法体系,更有100多年以来的新闻出版自由,给台湾、中国大陆和亚洲很多国家提供了无法形容的自由资讯和无数的不同观点和思潮。这个地方不但是亚洲很多人的避难所,是很多亚洲人最向往的一个城市,它不仅是亚洲最辉煌的城市,甚至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城市。就自由指数而言,它是世界上自由指数最高的城市,至少在经济领域是这样的。这样一个小小的只有700万人的一个城市,它是可以与纽约伦敦并肩的世界三大金融城市之一,它不但是中国现代化的一个资金池,也是亚洲的资金避风港,也是世界上金融流动站。

这些天的政治纷争反映了这个城市在过去这些年积累了太多的问题。政治的傲慢,权力的傲慢,资本家的傲慢,资本家和权力者的勾结,无视这个城市的青年和市民的诉求,无视于他们的生活越来越艰辛,无视于他们感觉到自由被打压,无视于香港独立的司法正在被侵蚀。那么多的年轻人和市民放弃他们的学业和职业,勇敢地走向街头,冒着被捕的危险,冒着被暴打的危险,甚至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不断地发出自己的诉求。

在这个过程中间,他们暴露了弱点,出现了的错误,甚至有的过激行为触犯了法律。有的被伤残,有的会被起诉,有的可能很长时间需要在监狱里面度过他们一段漫长的人生。这一些失误和错误,挫折和代价,无不是这个城市的记录。但是,在8月18号,这一切以新的方式改变了。

这些天,全世界各地无数的人对香港的局势充满着悲愤,充满着焦虑,也充满着期待。很多人基于对中共体制的认知,基于中共历史的记录,基于现在香港的现实,很少有人会对香港的未来抱有期望,因为历史没有给我们对未来抱有希望例证。但是很多人跟我一样,我们发出的声音是一样的,那就是只有和平理性非暴力,才有可能在香港这场政治僵局和危局之中找到一条生路。没有想到,上帝终于展现了一个奇迹——一百多万的香港人以他们的素质、良知和忍耐力,给了香港一个转变的奇迹。

现在良性互动开始了,但是并不等于这一次危机被解决了。未来还会有很多分歧,未来还有很多不确定的事情会出现,未来还有一些人没有耐力,未来还有一些人因为绝望而激进。也有一些人,他们的身体里面,他们的灵魂里面,他们的脑子里面,还是想破坏这一切,无论是哪一方,他们都想给对方污名化;无论是哪一方,他们都不想给对方寻求共识的机会。

这就是现实,这个现实就考验着特区政府,考验着香港的民众,也考验着我们这些期望香港变得更加美好的人。虽然有了林郑月娥特首的这一番诚意的表现,但是官僚体系的惯性,尤其是她头上的长期以来造成香港这样一种法理不顺、权力不顺的一些中共机构,都有可能给未来的和缓带来很多不确定的变数。我们的忍耐力,我们的智慧,我们的善意,我一点都不怀疑,我仍然要抱有一种喜悦的心理跟大家说,这样一个没有妥协基因的民族,我们的政治记忆里面没有妥协记忆的民族,我们应该开始学会妥协。妥协并不等于放弃你的应有的尊严和诉求,妥协就在于要让自己能够得到尊严和尊重,也不能不给对方尊严和尊重。

让我们继续为香港祝福——这个祝福不仅是给予香港人,也是给予我们中国人。不管你是生活在中国内地,生活在台湾,生活在香港,不管你自己是不是将自己视为中国人。我们退一万步来讲,即算我们只是因为有一个共同的黄皮肤,共同的黑眼睛,我们也应该为香港这场新的开始感觉到欣慰和祝福。甚至我们再退一步来讲,我们同为人类,也应该为没有过一种用谈判来解决分歧的历史记录的民族、地区或者国家而祝福。

我们的祝福有时候就是一种力量,我们的祝福有时候就会感染很多人,我们的祝福有时候就会让上帝听到我们的祈求,它有时候就会变成决定香港未来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