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刘源和袁木之子是一条藤上的瓜?

刘强东没被起诉内情很荒谬;任正非、刘源和袁木之子是一条藤上的瓜?我遇到了什么压力

袁木是1989年六四屠杀者的帮凶,他未被审判而死去令人遗憾。不过,传闻他的女儿赴美签证受辱是事实吗,即使这个消息出自当时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袁木有没有移民美国打高尔夫球?从袁木长期工作的新华社获知,袁木是一个化名,他的儿子杨晓南是黄金部队的一名政委。刚刚改制的黄金部队身于基建工程兵,谷牧领导的这支非武装性的部队,当年由黄金、水电、建筑三部分组成,刘源、任正非都是这个藤上的瓜…

劳碌和压力

大家好!今天天气不像想象那么寒冷吧,我还是不要穿那么多[脱去外套]。不过风声很大,所以我今天的声音要稍微大一点。

你看,我怎么无意中间穿了一件红色的衣服,如此喜气洋洋,主要是想安慰几位网友。有的网友在网上留言,有的跟我发私信,有的跟我的朋友转了话:何频最近怎么样,好像人显得很憔悴、压力很大的样子,点点今天事的讲话吧,好像没有那么锐以前利。啧,出了什么事?为了安抚网友,我今天声音大一点,情绪高一点,衣服穿得喜气一点。

我们到了一定的年龄了都明白,中国人你到了一定程度,有两件事情是不能讲的。第一件事情,你不能讲自己成功。如果你讲自己成功,别人不仅可能老是说你骄傲了,有人会说你这个成功有猫腻;不是你的本事,是你的关系;不是你的关系,你就搞了阴谋诡计。所以说自己成功、说自己了不起的人,不是一个成熟的中国人。但是呢,你也不能说失败。失败嘛,中国人是比较善良的,他会同情你、会怜悯你。但是同时呢,也不会在背后讲你好话:你看,你看那个,他本来条件不错啊,为什么就运气那么不好呢!最后面还是证明他呀没有本事。其实成功与失败都是人生的常态。有时候的成功是你的努力,有时候是你的关系,有时候是你的歪门邪道,有时候是莫明其妙的成功。失败也是一样的,你努力了,你讲究了道德,或者说你也有关系,或者你也够聪明,其实都是正常的。人生在短短几十年中间,每个人的处境,每个人的遭遇,每个人的机会,朋友、亲人,你是没办法选择的。尤其在今天,如果你没有一个好的合作伙伴,或者是一批合作伙伴,你要把企业做起来,把事业做起来,是几乎不可能的。所以团队精神,或者是怎么样的团队,最终决定对你的成功和失败起很关键性的作用。我早几天跟我的同事讲了一番话,我说我们努力了,我们有幸地在一起,并不能够保证我们成功。但是,不管成功和失败,我们再回过头、回首我们这些同事的日子,我们应该是感觉到温馨,感觉到我们的合作,一起努力了。而不是斗争,而不是办公室政治,而不是互相拆台、挖墙脚。

我最近的问题是什么,最近的压力是什么?当然有很大的压力,这也是我憔悴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一方面,最近一段时间,我的时间变得非常地紧张:我匆匆忙忙从外地赶来,不仅是要见从德国、从英国、从香港、从中国大陆来的朋友学者、外交官,或者是帮助过我们的网友。而且最近一些天,我们的团队在各个地方赶来,就公司本身的问题进行总结。短短两年,我们好像取得了一些成就,但是我们存在的问题确实很多。哎呀,这样讲话有点像共产党领导干部。但是你管理一个企业,你就发现无论是在哪一个制度里面,哪一个人生立场中间,有很多东西是共通的。你既要制度化,既要建立流程,但是同时,要有人心相通;你既要有经验的人,同时又要新兴力量去激活。这些事情没有绝对的平衡,不可能是课本上给你讲清楚,也不可能你父母可以教育清楚,也不可能是你在过去人生中间的经验就告诉你下一步怎么走,就一定会正确——总是会有模糊,总是会有反复,总是会有摸索。过去这些天我们开了无数的会,有大会,几十人参加;有中规模的会,十来人参加,七八个人参加;还有两三个人参加的小会,就是各个小组针对公司存在的问题开的会。导播系统,编采系统,市场部的系统,节目统筹的系统,新节目的开拓,网站,App……哎呀,讲起来每一件事情,你都可以有新奇的地方。在资源那么短缺的情况之下,人员那么短缺的情况之下,在经验不足的情况之下,尤其是没有对标的企业可以学习的情况之下,你付出了一些代价,你也做出了一些成就,但是存在的问题比原来预计的要严重很多。最归根结底,除了做好产品品质,我们还有很大的距离要走以外,就是作为一个新闻和媒体,可能是永远永远都在路上的这么一个——哎哟,在路上这话想起中共说反腐败也在路上。我们说新闻的品质、追求新闻内容的优良永远就在路上——这一点又跟习大大讲到一起去了,我们尽量地不要用他的词。

另外一方面,更艰巨的任务是,一个独立媒体要独立生存,不受制于任何政治势力对你的侵蚀和压力,你要用自己的品质不断地证明你的专业人格,那你需要有独立生存能力。过去这一两年,我们得到很多网友的支持。很多网友是无偿的支持,包括我们公司的一些管理者也是无偿的奉献;包括帮助我点点今天事写字幕的人、朋友,也是无偿的贡献;很多人做节目都是无偿的贡献。但是,始终我们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就是我们的营收还追不上我们的开支。所以到了年底,我能不有压力嘛!不要说我不能加薪,我的收入远远不够生活,不得不跟银行借款。其他的同事你怎么办?你不能加薪,在这种微薄的薪水之下,你要员工加班加班加班努力——不仅是违反劳工法,而且你心里也过意不去呀。如果不能建立长期的这样一种收支系统,那么你独立性怎么保障啊!一个独立的媒体,最基本的保障就是应该有独立的营收。投资,你要还人家的——我们的投资是都来自于网友的投资,而这些网友没有一个人在内容上提出任何的想法,都没有。除了要求我们更加专业化——其他的要求都没有,没有要求现在立即的回报。但是作为一个管理者来讲,我如果不能让公司建立生态系统,不能让投资者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不是说政治风险,主要是经济风险。人家把辛辛苦苦的钱投给明镜,我们每一分钱,讲老实话,都用得心痛。很多朋友都知道,我比过去要小气多了。过去我没有用投资办明镜出版,几十年没有一分钱投资,完全是我和我的同事创造的收益——那么我任意开支没关系。现在有了投资,每一分钱你必须更加警惕啊!因为你滥用开支,不仅可能难以支撑公司继续下去,而且你等于是贪污腐化。所以我现在请客吃饭,能让别人付钱就尽量让别人付钱——我实在是付不了那么多钱——因为朋友太多了,要见我的人和我想见的人太多了。

像我已经五十多岁了,在我的很多老大哥看起来,何频老弟呀,你还年轻。其实我自己知道,即算是身体好像还没有出严重的问题,你的心智毕竟开始老化,知识结构开始老化——开始自以为是,开始以经验作为你跟别人讲道理的一个本钱。所以年轻人,年轻的专业人士要进入公司——他们是一股新水,会激活我们的活力,发现我们的问题。但是也并不等于他们很多的想法、他们的聪明才智、学得学校的学识,马上就可以运行起来。如果照着课本、照着非常成功的伟大企业对照我们存在的问题,你要一下子去改变,或者是几天、几十天、几个月改变,那公司很有可能就会变成照着课本办的一个模型,而不是一个真正具有生命力的持久的公司。所以这个里面怎么平衡,我能不头痛嘛。过去这十几天,大大小小的会,一天十几个小时下来,我还做点点今天事,我有时候还关注下新闻——我没睡几个小时啊。

事实上,明镜公司现在的内在的管理结构、营运结构、编辑采取结构,从很多方面可以说是达到了一个新的标准,或者是一个新的高度——我应该高兴啊。但是任何事情就是这样,你达到了这种程度,你压力更大——因为公司已经比原来的想象的还要好,但是还要更好,因为我们还需要更多的资金把公司更进一步发展起来。因为我们作为一个媒体的职业者,我当然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能够跟我的同事们办一个真正自豪的媒体。现在明镜有一些自豪的地方,但是还是差得非常遥远。所以我的压力是永远存在的。

关注和报道世界各个角落

可能憔悴随着我的年龄更容易显示出来,但是我可以告诉网友的是,没有任何的政治压力。我对美国经常地批评,对川普总统经常地批评:就好像我以前对奥巴马批评一样的,对以前的小布什批评一样的,对以前的克林顿批评一样的。在美国三十年来的媒体,没有任何的政府部门来问你的新闻内容是不是应该这样报、应该那样报,没有过。我对美国今天的很多的发展,我有我的忧愁,有我的担心。所以我才发出我的声音,警醒大家,美国可能应该避免一些错误的方向。因为我在这个地方成为了一个生活了几十年的这样一个华人,我当然希望美国无限的美好。但是美国没给你政治压力,所以我不存在这个政治压力。也不存在中国政治的压力,因为中国很遥远,我们不拿中国政府的一分钱,我们不受制于中国政府。我们的报道面越来越广,我多么希望我们成为一个真正关注全球事务的媒体,中国的色彩要淡一些。因为我们的中国人、华人已经分散到世界各地,我们当然希望中国也美好,但是我们同时也希望我们生活在世界各个地方的华人也是那么的美好,我们也要关注他们的命运。你生活在意大利,那你当然希望意大利好,所以意大利发生事情我们当然关注。法国出现「黄背心」事件,我们也关心啊,因为我们很多朋友、很多海外华人也在那个地方,所以我们当然是关心。而且今天的世界,虽然有一些朋友反对全球化,但实际上人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连接在一起。可能有的人,人是在美国生活工作,可能圣诞节是在香港或者在台湾过。或者你是个台湾人,你可能现在已经在到纽约来的飞机上。我们的全世界都已经彼此的连接在一起,所以我希望我们的媒体的受众、我们的观众、我们的网友,更多的关注人类共同面临的很多问题:环境污染、人口问题、教育问题、法律问题、宗教的冲突问题、文化的冲突问题、就业的问题……一切一切的问题,我们都应该关注。我多么希望明镜是这么一个媒体啊。

有人曾经说:啊,你何频,你就是有很多中南海的关系;或者说中南海就是要利用你发出不同的声音;你看,所以你才讲中国那个事情很准确嘛!要不是,你怎么能别人不准确你准确呢。过去半年或者过去一年,我花很多时间讲的是美国的事情,或者是其他国家的事情。坦率地说,我私底下跟我的朋友讲,我说我对国际局势的把握的程度其实已经慢慢超过了我对中国政治的了解。有一些网友可能会同意我的话,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我对很多国际事情的判断。也有很多网友不一样,非常愤怒,怎么样怎么样你怎么怎么怎么样,你不了解美国,你不了解欧洲,你不了解中东,你不要讲——你就讲你的中国政治好了。结果后来反而证明我是正确的——当然这些人也忘记了你曾经正确,忘记了他们的错误。也许他们还可以找到一些理由说你的正确是偶尔的机会。其实也讲的很对,我不敢说我对国际局势有非常清晰的判断,不敢,不敢这么说。因为做媒体我曾经讲过,我们每一天都面临着陷阱,我们每一天都有很多的事情不能确定,每一天可能新的消息来了以后,就否定了之前的一些消息。好就好在我们头上没有宣传部,我们可以按照我们的专业标准来做这个事情。我跟我的同事也讲,人要避免犯更大的错误,就是要及时纠正小错误。人只要敢于承认自己所犯下的错误,不仅仅别人很容易原谅你,而且你也不会背上一个包袱,更不会使事情最后面不可收拾。所以媒体有错误,发现问题,网友及时提,提出来以后发现我们就纠正;网友没有提的,我们自己也要去打疑问:是不是这样。

袁木 杨晓南 刘源 任正非

举个例子来说。早一段时间,六四的一个帮凶,大家非常愤怒的本来希望能够让他送上审判台的袁木去世了。很多人,网上的人非常愤怒非常生气,甚至非常伤心:就是没有让他送上审判台。我也做了一期节目,也回顾了那一段时间袁木的非常丑陋的表演,对国际社会的误导,掩盖六四大屠杀的真相。但是,就算是对袁木这样一个人,我们对他的各种报导、指控是不是符合事实,我们也需要去不断去检视。其中我在袁木去世之前讲过一段,我说袁木真的是到了美国安度晚年么?我提出这么一个疑问。他的女儿真的是在美国么?

后来我看了明镜也做了一个报道,袁木去世了以后,袁木的女儿在美国怎么怎么回事,然后办签证的时候受到污辱:因为别人说你是袁木的女儿怎么怎么样,然后她还说,「他是他我是我」。问题是这个事情还不是一般的网上传言呀,来自于美国当时的驻华大使李洁明的回忆录啊。李洁明出身于中央情报局,是一个非常资深的间谍及外交家。他还会讲普通话,他还喜欢参与很多活动。但是我对他有很多不同的看法,比如说,有一次他参加会议出来,遇到一批西藏的藏人在抗议、在示威,他就很傲慢地辱骂他们:怎么怎么样,我们怎么在为你们干活做事情,你们在怎么怎么样……我当时对他印象很不好,他生前我有时候还跟他有一些交谈,我总是在他的精明的后面发现不像一个正常的、普通的、淳朴的美国人——他的样子有一份傲慢,有一份没有必要的居高临下,不像一般美国人。一般美国人官做得大也好,或者是一个学者也好,或者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也好,一般来讲,谦和的居多,尊重人的居多。当然李洁明没有对我不客气过,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说呢,李洁明的回忆录真的是那么可信么?但是人们因为他的身份是美国驻中国的大使,袁木的女儿去办签证这么一个故事,难道不值得信任么?问题是李洁明的消息来源在哪里?是听人说的,不是他亲身经历的,而听他又讲得不清不楚。但是明镜在新华社有非常强关系的网友,或者说就是在新华社长大的网友,跟我讨论了很多次,因为他也是新华社的一个高级领导人的子女,他告诉我,在新华社大家就讲,袁木——我们现在这一次中国也没有公布出来他真实姓名——袁木可能就是姓杨,他的妻子姓王,王鹤,是『光明日报』的编辑。袁木很早的时候就参加了所谓中共革命,这个名字是后来改的,他原来姓杨。他儿子叫杨晓南,从小的时候调皮捣蛋,有一次在在新华社的食堂里打架,袁木居然跑过来维护他的孩子,闹了一个叫新华社笑话了很多年的笑话。袁木说,你们不知道我是高级干部么?哈哈哈,什么叫高级干部?新华社和人民日报那的一些人,没有行政上的很高的级别——但是他参加所谓中共比较早,所以他们的「干部级别」比较高,按照他们那个干部级别,可以算是高干,袁木也可以这么说。袁木这么一讲,大家也就笑嘛,因为毕竟是所谓知识分子的单位嘛。那么从这个说法里面你就可以看出来,袁木有一个孩子叫杨晓南,这个杨晓南,后来听说参军了。也有人说,他是武警的黄金部队的一个政委。黄金部队已经全部转业,成为国土资源部的一个职业的体系。

当年有一个中国人民解放军生产建设兵团,后来叫基建工程兵,由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谷牧所管。包括什么黄金、水电、建筑。其中水电就是刘源——在河南省的副省长任上待不下去了,拉关系走后门,跑到水电部当了一个武警水电的第二政委——后来刘源跑出来反腐败,就笑掉我大牙。我几次指责这个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太子,如此地嚣张,如此地不知羞耻!他怎么当上河南省副省长的?他怎么当上武警水电的第二政委?怎么当上总后勤部的政委?你还去讲别人腐败!别人一个农家子弟吹牛拍马弄虚作假,从班长到排长,从排长到连长,一路地爬上来,多么辛苦。人家行贿受贿比你这个不行贿和受贿就成为了总后勤部的政委的家伙又怎么样呢?难道不一样的性质么?难道你不觉得应该比他更羞耻么?今天不要骂我们的刘源,只是证明我的气魄还是存在的。

建设兵团一分为三,除了水电变成武警支队以外,黄金部队就后来是专门勘探这个黄金。因为那个时候周恩来跟王震讲,我们需要点金子,然后就组建了这么一个部队。那一次的改制中间,这个黄金部队就全部转业成为这个国土资源部的公务员。哇,这帮军人爽死了,因为本来就要转业了要回去了,一下子全部变成公务员这个职业队伍,很好。其中还有一次很早就转了,八十年代,没有转成武警,全部转成中国建筑总公司——其中有相当规模的军人部队就到了深圳,成为了深圳第几建筑公司。当时出现很多问题,冲突很大,还闹过好几次事儿。这一些人我很多都熟,认识,因为有的已经分配到各个单位,有的是在建筑公司继续做下去,有的后来成了很高级的官员。比如说成为深圳市副市长的王炬,就是基建工程兵出来的,后来被判刑了。最近闹得很大的华为的老板任正非,就是基建工程兵出来的。基建工程兵表面上穿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服装,实际上就是泥瓦工,最艰苦的一批人,而且他们多数是来自于非常贫困的地方。当兵谁不愿意去当一个到前线去打仗——当然吹牛的——至少是站过岗的兵,对不对?或者是投过手榴弹。那基建工程兵就是表面上穿一个军装,实际上就是一个泥瓦工啊。所以任正非的军方背景和华为的背景,我了解得很少。我早一段时间谈华为谈了很多集,我很少谈华为的具体的问题,我只是提出一些疑问:它和军方的关系是哪一些已经证明了?它和建筑的关系哪一些事情已经证明了?如果只是说任正非来自于军队系统,那个军队系统就是个泥瓦工的系统啊。又扯远了,我因为字幕,要打字幕,我现在不敢扯得太远。

扯回袁木。袁木的儿子叫杨晓南,有人就说他在武警黄金部队——当然现在黄金部队的政委不叫杨晓南,现在主管叫徐绍吏还是徐绍史,还是什么东西——它已经并入了国务院的一个部委。但是袁木连女儿都没有,就是一个孩子叫杨晓南。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其它的消息来源,除了李洁明这个回忆录,能不能证明有没有袁木的女儿。我的消息、我的网友证明了这点,说没有这个事儿。说袁木在美国打高尔夫球,有一张照片,那张照片根据我们的网友、我们的在新华社有关联的网友几个管道证实,是在桂林打高尔夫球,根本就不是在美国。就举这么一个例子来证明什么,就是说这个世界很多的消息,就算是来自于高级的官员,就算是来自于了不起的部门,也未必是那么地可靠。所以我说,针对华为的问题也好,针对很多问题也好,我们一定要看有没有经过一种严格的程序去证明——就算是经过了一些权威系统的证明,你也可能要产生疑问。

刘强东免于被诉的内情

就像早几天刘强东的案件,在美国明尼苏达被检方最终决定不起诉。有的人很高兴,有的人很沮丧。高兴的人,你看,肯定这个女人啊,那个女生啊,要敲诈富人一把——设了个陷阱。也有人之前还说了,是京东的对手去设了一个圈套,送了这么一个女生。当然还有很多人去指责那个大学的不堪,指责那个大学的华裔教授的拉皮条,什么难听的话都有。你看现在终于证明刘强东没事儿了,也有人说,就是有人去买通了检方,让刘强东最后脱案——各种说法都有。其实你如果看过有一个电视剧——根据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很有名的一个电影翻拍成的电视剧《冰雪暴》,第一季第二季,我不知道第三季有没有出来——那个电视剧是一个反讽剧,是一个黑色幽默剧,它不完全是真实的。但是确实反映了明尼苏达第一是非常冷,第二呢,他们司法的资源包括警察的资源都非常地短缺——明尼苏达在保护女性、针对女性犯罪方面就是做得很差的一个州。对外国的案件他们不那么重视,这是非常明显的。从这个案件里面,我们没办法去认定刘强东是强奸了还是没有强奸那个女生,是这个女生设了个陷阱还是有其它的原因——没有经过法律的过程,只能说检方没有起诉,并不等于刘强东有罪或者没罪。当然,有罪不是检方决定的,无罪也不是检方决定的,检方只是决定了起不起诉,因为最终的认定定罪必须是法庭。但是法庭的定罪也有可能被冤枉,而很多的罪犯没有经过法庭的审判,但他实际上是犯了罪——很复杂。但是明尼苏达的警方很明显存在着令我们难以信服的司法程序上的缺失。那就是他们根本没有对这个案件进行必要的程序性的调查,就做出了这个决定。而这个决定只是来自于警察局的调查,而警察局的调查,我前面跟大家讲过,如果你们看过《冰雪暴》,如果你们看过早前的一个电影叫《三块广告牌》,你就会明白,在这样一个独立司法系统的美国,在这样一个富裕发达的美国,在很多的警察系统里面存在着很多的问题,存在着腐败,存在着人员的短缺,资金的短缺,设备的短缺,侦查案件的诸多缺失……美国很多媒体,包括美国一些电视的纪录片和调查,在这方面都有揭露。在美国很多媒体的监督的角色主要是针对华盛顿,对地方上媒体的监督力量很弱,对警察系统的监督也很弱。所以明尼苏达作出这个决定,我们要通过这样一个案件,不是指责那个女生或者是刘强东,而是要看到就算是在美国这样一个司法如此独立、法制相对完善的地方,它的司法缺失也是很明显的。而且我在刘强东的案件检方不起诉以后我讲了,我说刘强东的麻烦没有完。因为公共的资金公共的资源不足以或者说害怕去对抗一个强大的刘强东的刑事辩护团,那么它放弃了这个起诉,说明这个检察官是害怕的,是胆小的,是不专业的。要像他也算计过,如果说这个案子起诉了,最后失败了,那是他起诉历史上,他职业生涯的一个污点。有时候的恐惧和胆小就是因为他不想往前走——明尼苏达这个检察官至少在程序上显示了这一点。但是民事诉讼就不是检察官所决定的,民事诉讼可以由女生的代表律师来进行起诉。刘强东的律师团队说我们绝对不会妥协,不会给钱等等等等,这都是没有法律意义的话。真正是不是不给女生一分钱,或者是不去作出和解,或者不去走向法庭,那是由法官决定受不受理这个案件,也决定于代表这个女生的律师的诉讼团力量有多强大。所以这些复杂的事情对于我们喜欢黑白分明的网友来讲,有时候我就是一下子讲不清楚。

我是一个媒体人,媒体人不是一个意识形态的代表,除非你上面是宣传部。不是国家的发言人、代理人,除非你是「美国之音」或者是什么这些媒体——那当然是政府的声音了,你不能以媒体的标准去衡量「美国之音」。我们是一家民间的媒体,你这个背后不是宗教团体——当然宗教团体是民间的。我们也不是也不是民间的一个政党,我们就是一个靠网友支持才能够生存下去的一个媒体。那我们面对网友的资讯的要求,我们一方面要能够理解,网友希望黑白分明、简单清楚。但是另一方面,比黑白分明满足网友的需求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把事实讲清楚,这有时候就难免变得比较复杂。你不等于批评川普就是反对美国政府,这是完全两码事,但是有的人就会合在一起。甚至有的人认为你支持川普半天,你只要批评某一个川普的政策,你就是为中共代理。因为我们的网友一是分散,第二是每个人的支持点不一样,观察点不一样。当然我们不可能去满足每一个人的需求,但是最终要塑造明镜能够成为被大家越来越接受、认可是一个专业媒体,而不是由财团或者是由政治势力、宗教势力和其它势力所操控的一个媒体。那你就要通过一件一件的事情来证明我们报道的是事实。我们有哪些事情被掩盖了,网友提出来,我们观点可以千奇百怪,没有问题,但是事实必须是真实的。刚才讲的袁木这个案子,刚刚讲的刘强东这个案子,都有多面性。你就算是不喜欢袁木,但是你不能去给他捏造一个女儿的签证的故事出来,对吧?就算是你不喜欢刘强东,或者是你不喜欢那个女生,你就会讲出来另外一番完全不顾事实的话,你要澄清多个层面。

明镜在成长中间,我相信我们的网友也在成长中间。我们有相当多的网友跟我们一样的,我们也是从资讯封闭的一个社会里面走出来的,我们不太习惯于有多种声音,甚至不用说中国人,就是一个如此言论自由丰富的美国,很多美国人也是很极端呐。意识形态的背景,或者来自于不同的国家,是一些背景原因。根本的原因就在于我们的内心世界里面,是追求事实真相,还是只想满足于自己的价值要求,只想满足你自己的希望?我们总是在矛盾之中,总是在纠葛之中,但是,只要我从事新闻工作一天,我虽然不能保证我报道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准确无误的,但是我可以保证,如果我们报道的事实中间有任何的错误,有任何事实性的扭曲,请大家随时提出来,不仅可以跟我写信、跟我讨论,我有社交媒体。而且大家也可以在各个媒体里面张贴出来,没有问题。现在至少在中国以外,没有事实是有人可以完全掩盖的。

今天实在讲得太多,抱歉。谢谢大家。

彩蛋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似乎得到了更多的信息。但是得到这些信息以后,从这些艺术图片你可以发现出来,人们很容易找到雷同之感,很容易怀疑是不是抄袭的、是不是模仿的,其实未必是抄袭的,可能对于画家来讲也未必一定是模仿的——这就是信息爆炸所产生的另外一个负面的效果。大家没有想到,信息的爆炸未必一定会带来更多的创新思想。因为人们接受的信息其实更趋雷同,要创新,实际上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更加艰难。从这些艺术作品中你就可以很清楚地发现这一点。实际上每一个行业都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就是壁垒已经不再存在。

结语

“我最近的问题是什么,最近的压力是什么?当然有很大的压力,这也是我憔悴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一方面,最近一段时间,我的时间变得非常地紧张:我匆匆忙忙从外地赶来,不仅是要见从德国、从英国、从香港、从中国大陆来的朋友学者、外交官,或者是帮助过我们的网友。而且最近一些天,我们的团队在各个地方赶来,就公司本身的问题进行总结。另外一方面,更艰巨的任务是,一个独立媒体要独立生存,不受制于任何政治势力对你的侵蚀和压力,你要用自己的品质不断地证明你的专业人格,那你需要有独立生存能力。

美国没给你政治压力,我不存在这个政治压力。也不存在中国政治的压力,因为中国很遥远,我们不拿中国政府的一分钱,我们不受制于中国政府。我们的报道面越来越广,我多么希望我们成为一个真正关注全球事务的媒体,中国的色彩要淡一些。

这个世界很多的消息,就算是来自于高级的官员,就算是来自于了不起的部门,也未必是那么地可靠。所以我说,针对华为的问题也好,针对很多问题也好,我们一定要看有没有经过一种严格的程序去证明——就算是经过了一些权威系统的证明,你也可能要产生疑问。

我是一个媒体人,媒体人不是一个意识形态的代表。最终要塑造明镜能够成为被大家越来越接受、认可是一个专业媒体,而不是由财团或者是由政治势力、宗教势力和其它势力所操控的一个媒体。那你就要通过一件一件的事情来证明我们报道的是事实。”

——何频(@nyhopin

背景资料和相关报道

今日华尔街 | 刘强东无罪,双方皆自愿!中央经济会议全面解读;中国游戏审批大放行;中国共享经济遇寒冬(20181208-1)

新闻时时报|刘强东案双方律师各说各话,受害女身分曝光(20181220)


新闻时时报 | 刘强东事件女方律师事务所发布声明:质疑检方失职(20181222)


明镜焦点|刘强东案不起诉终结,律师扯女方主动事后勒索(20181222)

明镜之声 | 任正非最新内部讲话曝光:要充分认识西方价值观(20181212-6)

新闻时时报|华为遭多国抵制,任正非:不被认同别埋怨(20181217)

新闻时时报|袁木反美女儿却赴美留学,再谈六四“三言两语说不清”(20181217)


点点今天事 |刘亚洲刘源为什麽会离开军队?(20170130)

订阅和联系方式

激赏明镜:https://www.paypal.me/huopai
明镜火拍:https://www.youtube.com/c/mingjinghuopai
明镜火拍网:http://www.mingjinglive.com
明镜火拍Twitter:https://twitter.com/MingjingLive
明镜火拍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ingjinghuopai/
#点点今天事》 主讲人 何频:https://twitter.com/nyh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