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有没有掌握香港情势?邓小平赵紫阳江泽民胡锦涛都有香港特线

我这几天一直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中共的宣传工具用如此夸大而且恶毒的语言来描述香港的局势?中共现在的港澳系统有没有掌握在习近平手中?这样一种错误的强硬的对立的港澳政策,是习近平的拍板决定还是他受制于港澳系统的提供的信息指引?

毛泽东去世之后,中共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对外工作的高级官员,无论是对台湾、对港澳还是对海外。这位领导人所扮演的角色,直到几十年以后,我见到一些中共的老人都跟我说「如果廖公在就好了」——是的,他的名字叫廖承志。

廖承志担任过中共的侨办主任,他去世之后,他的孩子在后来以副团职的身份迅速地成为侨办的主任,跳了很多级。廖承志先生也担任过港澳办的主任,后来他的孩子廖晖也担任了这个职务。廖晖虽然也算一个比较开明的领导人,但是他自己知道,要说在党内真正的影响力,他跟他的父亲没办法相比。

改革开放初期,廖承志先生不但曾经陪同邓小平访问日本,当时候很多的侨务政策、港澳政策的平反和纠正都跟廖承志先生有很大的关系。尤其是谈到香港主权回归,谈到一国两制,廖承志先生可以说是最重要的奠基者。他的意见很多被邓小平采纳,但是很可惜,有一条邓小平没有采纳——就是廖承志先生提出来香港不应该派驻军。

在毛泽东去世之后的改革开放初期,中国还有很多左的作风,整个的民众官僚系统都不够开明,对外界的情况不那么掌握,但是那个时候的开明作风是令现在很多人特别怀念的。廖承志很多的港澳政策、侨务政策的开明姿态被邓小平所采纳,为了香港的回归,为了让香港的资本家民心理顺,当时候邓小平特别找了一位本来准备离休退居二线的前中共江苏省委书记许家屯先生去担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也就是现在的中联办前身。许家屯先生的开明,尤其是他在当时香港的反共、怀疑中共的气氛中跟各界迅速地建立了关系,甚至培育了后来的香港特首董建华。

许家屯自己跟邓小平有直接的联系,而且为了及时和中央沟通,有几位高干子弟帮助他传递信息,其中一位就是乔冠华的孩子乔宗淮。当时候他在香港中文大学,许家屯先生就把他调到了新华社香港分社,开始是担任副秘书长,后来担任中英谈判的中方代表,后来成为新华社香港分社的副社长。还有一位是新华社办公厅的副主任,也是许家屯先生的外事秘书,耿焱女士。

耿焱女士的父亲就是耿飚先生,担任过中央军委的秘书长,国防部长、副总理,耿飚先生也提出过解放军没有必要在香港驻军。那个时候,赵紫阳对香港情况的掌握与跟他的曾经一度齐名的地方改革领袖许家屯有很密切的关系,使他迅速地掌握香港的情况。赵紫阳先生在担任四川省委书记期间曾经前往许家屯先生所领导的江苏进行学习,当时候江苏有名的是社队企业。而赵紫阳是在四川,「要吃粮找紫阳,要吃米找万里」,万里当时也是通过乔宗淮和许家屯有了更密切的联系,所以当时中央对香港的情况有比较及时的掌握。

六四事件之后,外交系统周南接掌了许家屯的职务,许家屯经过了一段退休生活以后前往了美国。周南虽然在香港推行了一系列左的作风、左的政策,但是许家屯先生所留下的一些资本家的关系,使江泽民能够迅速的掌握香港的情况,其中就包括董建华先生,也包括很多的资本家,包括唐英年家族。唐英年后来和梁正英竞争特首,他的父亲很有名,和上海有很深的渊源。香港的大资本家主要从三个地区而来——一个当然是广东,一个是福建,然后是江浙上海,所以很多资本家很容易跟江泽民挂上关系,谈得上话。

即算是到了胡锦涛时期,胡锦涛安徽出生,在西北工作,后来在北京并没有多少直接的港澳关系。但是他的一位在团中央工作时候的秘书,也是后来胡锦涛担任贵州省委书记时候的秘书叶克冬被派到了香港。原来有很多人误会,以为令计划是胡锦涛在团中央工作期间的秘书,其实不是的,胡锦涛在团中央工作期间的秘书是叶克冬先生。叶克冬先生在新华社香港分社担任的是台湾事务部的副部长,他在香港工作期间不仅是负责台湾事务,他也把香港所掌握的情况让胡锦涛主席知道。

后来,一度是曾庆红负责港澳事务。他在负责港澳事务的时候,也担心来自于官僚系统的情况有偏差或者有误导,所以他当时候特别委派了已经从新华社香港分社退下来,回到北京担任北京市政协副主席的朱育诚先生,还有从国务院港澳办经济工作局局长任上退下来的张良栋先生,委托两位要避开官僚系统到香港收集各种情况。而且曾庆红先生的弟弟曾庆淮还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特派员的身份长期在香港工作,跟各界文化名流打交道,当然掌握很多香港的情况。

现在到了习近平时代,今天他掌不掌握香港的真实情况呢?谁在当他特别的耳目呢?还是他只是靠官僚系统给他提供各种情况分析呢?从习近平早期的经历来看,他是这一代中共官员中间几乎可以说是最早接触港澳事务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呢?柯华在1978年的时候担任中国的驻英国大使,那个时候,其中一项工作就是关于香港主权的回归。那个时候习近平正好跟柯华的女儿柯明明谈恋爱,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到结婚的。柯华先生是广东人,但是他的夫人是陕西人,跟陕西出来的习家有没有这层关系就不得而知。不管怎么样,柯华先生后来从驻英大使退下来以后担任港澳办公室的顾问,作为女婿的习近平应该多少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对港澳的情况有所耳闻。

习近平担任过耿飚三年秘书,而耿飚将军的女儿耿焱在新华社工作,后来成为新华社香港分社的办公室副主任,习近平一直跟耿家有非常密切的关系,直到耿飚先生去世之后,他都一直跟耿家有很好的关系。所以他不可能不跟耿焱有接触,一点也不了解香港的情况。

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先生是中国经济特区沿海地区开发的主要开拓者之一。正是他那个时候到深圳宝安的视察——那个时候叫宝安县——看了那么多的逃港者,看了当时候农民苦难的情况,他才提出来最开始建立工业区。而香港事务的主要官员,包括事务性官员,很多都是来自于广东,因为语言的方便,文化的相同,使广东的官员和香港的各界人士更容易交往。广东一直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其中有一个办公室就是针对香港而设立,在广东省委的名下。

后来,习仲勋先生离休被迫离开北京之后,长期生活在广东,从珠海到深圳。而且习近平的表弟很早就移民到了香港,拥有香港的身份。习近平在福建工作期间,他的很多官场同僚或者部下跟香港密切相关,因为我前面讲,江浙、广东和福建是香港大资本家的主要来源。他到浙江工作之后,甚至在上海的短暂工作期间,都跟香港事务密切相关。所以,像这样一位这样年龄阶段的中共领导人,很少有人像他这样如此的跟香港密切相关,而且从七十年代末期就开始了。

习近平经常讲「勿忘初心」,如果他那个「初心」包括他最开始了解的香港,那他应该是对香港抱有一份敬意,一种特别的情怀——因为香港对广东、对福建、对江浙上海改革开放所做出的贡献,香港是最重要的海外力量。以这些背景来看,习近平不会完全不了解香港的特殊性和香港特别的价值。